2018年5月11日

和服・浴衣・羽織

和服・浴衣・羽織

(本文所有圖片均是google來的)

這是一個我注意到好多年的問題,從我「尚算可以勉強一下」的年代,到現在已經「再也沒有我的事」了,都從沒有公開寫過。
就是即使在日本這樣的國家/社會,傳統男服始終還是只能非常呆板的問題。

我是男人,但我也年輕過。我也曾經想過穿得美美的在日本跑跑影點相——
對,也就是好像女生租浴衣在京都到處走的那種,只是我是男的。而且我也不是尊尼系那種美男子,差距還是天空跟地面之別。
然後我很快就發覺,不行。不不,不是恥力問題,完全不是;而是發現「真正能找得到(租得到)」的,都難以入眼。全部(在我看來)都非常呆板又老土,總之就是不漂亮、不好看。我是絕不會花錢去租來穿的那種程度。
一定有「達人」跳出來說,日本人自己也是這樣穿的!對,我當然明白,但我就是說那些毫不好看呀。
不是真的沒有,而是……例如說,假如我要把整件事情改變一下,我改成「去玩cosplay」,這樣的話,我想要多漂亮都有。
但是那是cosplay;現實的層面來說,就是這樣表示,只不過是我自己花錢去訂做一套衣服,這當然我想怎樣都可以啦。但那跟我本帖想說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我拿點實際的東西來說明這個問題。
去日本租浴衣已經尋常到大媽都會玩了,其實有另一種我覺得「型」得多的,就是「花魁寫真」。我特意cap了一些典型的花魁寫真範例來說明。


我想說的是:「花魁寫真」夠艷麗了吧?你可以不喜歡這種強烈的風格,但一個顯見事實是, 這種花魁的玩法已經把「日式艷麗和燦爛」幾乎推到極致了 ,同意否?
但是請認真看看下面第二張圖,即使是在敢於這樣玩的情況下, 那些男裝,居然、竟然、驟然還是只有這個他媽的模樣!!
他們(對男服)就是不敢玩!!!


我再說一遍,假如要我花錢卻只能租一套這樣子的鬼和服(男裝),我還真不願意。
而我心目中覺得「假如我要花錢租,至少要達到」的那種程度,不是沒有,要不直接就是cosplay,要不只有「舞台服裝」才行。

漂亮好看的傳統日本男服,請勿見笑,我腦中最大最常想到的關鍵字,是【花之慶次】
我特意也貼了一些花之慶次的圖片。當然,那只是漫畫。但請睜大眼不要自我欺騙,你回頭去看看前面那些「花魁」?

你自己用右手撫著心臟說句良心話:這種極致艷麗的花魁裝,不也就是漫畫所能表達的極致同一層次?就是漫畫裡面的和服女人,都很難能夠畫得更加燦爛。而如果 這種「花魁」能存在 ,為何我所想的這種「傾奇者服裝」不行?
甚至站到現實層面來看吧,要玩「花之慶次mode」,其實重點也只要一件羽織而已。甚至比花魁還要簡單一些。
真心不明白為甚麼就是不肯弄這種來租,反正也就只是租嘛。陪女友老婆來這樣玩的,只要有選擇,誰還只想穿前面那些灰暗呆板又土的素撲男服?

[柒人柒事] 日本的士

[柒人柒事] 日本的士

我講既「柒人」就係我自己。
剛睇到d旅遊網站果d咩「去日本必需注意這十件事」果d,提及日本的士。我今日決定講一單我自己從來冇面講出口既柒事…

事發係關西,已經唔記得係大阪定京都,是旦啦。
我好平常咁過馬路,馬路既彼岸有架的士停係度等客。我過完馬路行過,見到佢打開左後面車門,而司機坐係司機位睇緊手機。
我當時仲係一副「好撚熱誠好撚熱心」既心態,諗緊係咪上一個客落車冇關門而佢一直都唔知?我係車門邊望兩望(司機開始注意到我),然後嘗試用身體語言指左指度門,擺出一副類似黑人問號.jpg既表情。但係個司機肯定以為我想坐的士,猛用手勢叫我上車。我仲係度諗,唉身體語言都係說明唔到,於是「好好心、非常善意地」幫佢關上車門然後仲要向司機揮揮手bye bye走人。

我大概到第二日經過一整排等客的士全部打開車門時,先明白打開車門黎等客屬於"慣例"之一 (但非必然)……………




[支蛆症候群]圖言

[支蛆症候群]圖言

有幾件事是支那豬最愛做的:
- 叫人多讀歷史
- 教人說邏輯
- 教人甚麼叫言論自由
- 教人甚麼叫民主


2018年5月2日

去芭堤雅叫雞

去芭堤雅叫雞

因為我喜歡去Pattaya (細心的人會注意到,我是說"Pattaya",甚至不是說"Thailand"),我沒有少被人取笑。當然我原則上是不需要去「解釋」的,但是某些太過於常見又典型的謬誤,我卻很想認認真真寫一遍來收錄做FAQ。
不像日本,一個可能大家都沒想到的是,無論是現實還是網絡上,我自己身邊都沒有任何一個跟我一樣會喜歡Pattaya的人,截至目前,一個都沒有。身邊喜歡去泰國的人很多,但沒有人喜歡去PTY。說這個是為了說明,我不是因為受了朋友影響、或者為了取得某種認同而說自己喜歡的,相反地為此我受過不少取笑和嘲笑。

有一種最典型的論調,應該是女性才會有 (甚至是必定會有) 的想法,就是她們基本上是必然的、條件反射式的,認為是因為想去嫖妓所以去那裡,即使她們未必會講出口。對此我只能搖搖頭,倒是幾乎任何「成年男人」都不會這麼傻。(特意括著成年男人,是因為那些純情少男/青少年也是會這樣傻的)
就說香港。「咸濕佬」要嫖妓還不容易?犯得著單單為了嫖妓叫雞而去花錢、請假、坐飛機??
再說,這裡是香港呀,就是想「叫雞」,去旁邊的中國大陸還難嗎?或者去澳門不行?叫到你破產、雙腳站不起也肯定夠。
還需要「因為我想叫雞」,所以提早幾個星期(甚至一兩個月)向公司請假、訂機票、訂酒店、坐大半小時去機場check in兩小時上機飛行3個小時排隊入關拿行李逼地鐵入城去酒店放行李再出門換錢,為了「去叫雞」???
你說你傻不傻?
而這樣我居然還不滿意,還非得特意【再多坐3小時的巴士】去PTY叫雞???
最反智的還是以下這點 (正因為我不是純情小生,才會說出口):那怕就是真要去叫雞,留在Bangkok還比較好 —— Bangkok的至少要比Pattaya的更漂亮些。


因此,我可是說認真的,雖然 PTY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紅燈區 ,但假如誰認為有人是「為了去叫雞」而去PTY,就是傻,非常極度的傻。你們(女性)身邊幾乎任何一個男人都心中明白,只是他們沒打算、也沒必要在你們自作聰明地自以為「哼哼哼  你以為我不知道芭堤雅是甚麼地方嗎」的時候冒著跟你吵架的風險,煞有介事地解釋給你聽。
只有我這種人才會去花上近800字去嘗試解釋給你們聽。

再不明白,其實可能一句就足夠: 【要叫雞,並不需要坐飛機。】

2018年4月22日

中国人專屬色

中国人專屬色

這帖說的其實是我十年前(以上)的猜想了,我自己也幾乎忘了。剛巧在附近見到某些国家的人,忽然想起來。

許多人一直都有留意到,有少數非常惡俗、俗艷的幾種顏色,偏偏是中国大陸人(尤其女人)特別喜歡的。不是一般的喜歡,而是特別喜歡。這幾種惡俗顏色,已被大家暗自稱作中国人專屬色
我敢99%確定你此刻腦裡面已經大概知道是哪幾種顏色。對,例如某種桃紅色。

這個現像有個長期誤區,就是不喜歡用腦的人常會說:假如沒人喜歡,廠家就不會生產那些顏色的衣服 —— 認清事實,事實是過去多年來幾乎都沒有任何廠家(尤其外國品牌)會用那些顏色來做衣服的,基本是零,就是有都是極少極罕見。「一直有用這些顏色來生產」的就是中国大陸自己的廠家。其他廠家也開始做這些顏色,都是在大陸人開始廣泛走出去 之後 的事情。

這個奇怪的現像其實我在剛開始要常跑大陸的時候就在想了,認真一點說,這不是單純一句「大陸人沒品味」或者「大陸人品味惡俗」之類 「自己覺得順耳」 就覺得不需要再討論下去的結案陳詞 (說尖銳點,這種「只求速食答案」的思維,本身就是支式文化);而我想的是「 為甚麼 她們偏偏喜歡這幾種 (別人都覺得很難看) 的顏色?」

答案 (我重申一下,這個答案只是我的個人猜想,但我深信是正確的):
是「植物」。更準確些說,是「花卉」。那些都是花卉的顏色。
那些都是她們在幼年/成長過程和環境中,常有機會接觸的植物顏色。這些花卉的顏色是在她們幼年裡容易接觸的、不多的鮮艷顏色。這些顏色在成長過程裡面曾是少數令她們感到愉快、舒適的象徵物。這種象徵性是成長期刻在潛意識裡面的,就是現在你去問一個中国大媽為甚麼她喜歡這些顏色,她自己都說不出來。
而偏偏,正就是中国大陸常見的花卉極多這種顏色 —— 而且幾乎剛好就是中国才如此普遍;外國也偶有這類顏色的花,但並不像中國那樣屬於極其普遍。


你必定會說,以大陸社會或者中國文化來說,最常出現的鮮艷顏色是大紅色啊?對,事實就是中国女人同樣喜歡這種大紅色,但是卻因為其實不單大陸,全世界都喜歡這種紅色,所以並不特別令人注意。


這早已經是我當時(十多年前)的猜想。而令我今日忽然決定寫的原因是:過了十多年,現在2018年再審視,我更堅信這個猜想正確:
因為如今的新生代大陸年輕人,會喜歡這種顏色的「比率」已經明顯少了 (那些不能自由選擇服裝顏色的幼童不能算,因為都是父母爺婆買的)。而這個轉變也就是因為新生代成長在城市而非農村鄉野的比率更高 —— 用取樣過濾來說,會成為「遊客」的「年輕」群體更加是城市年輕人遠高於農村年輕人。她們的成長環境裡面,也同樣已經大幅減少接觸這些花卉(大規模地,而不是家中只插了一棵)的機會。
因此新一代大陸年輕人對顏色的審美,也明顯開始變得跟外面世界較接近。我反對一味以單純的「品味」來說事。

一個旁證,就是「鮮黃色」。
其實假如你真是有足夠的自省能力,你就可以客觀地發現,就是外國也一直流行的「鮮黃色」其實應該也算同等的「艷俗」。但我們(包括鬼佬)都不覺得它「艷俗」的原因正是:我們也是一樣,這種顏色的花卉,在我們 (即使活在像香港這樣的城市) 的成長環境裡面都是極常見的。
(也必然要作出預解: 我當然明白 外國服裝常用這種鮮黃色(例如最常見是運動外套)是因為這種顏色最搶眼最反光最容易被發現,這些「功能性」我當然知道,你以為我是小學生?我這段在說的是: 為甚麼 我們卻不覺得這種鮮黃色「俗艷核突」。)

2018年4月20日

日遊綜合小tips (2018.04版)

日遊綜合小tips (2018.04版)

有人快將首次遊日,我特意把一些以前寫下的小東西收集整理一下補充一下,順便也貼一遍在這裡。

以下是特別過濾出「一般人不會提」以及部份狠狠抽"達人們"臉的tips。都是一些真真切切提煉過的tips,不是那些「日本垃圾要先分類」「坐電車不要談電話」之類老生常談或者人云我又云的屁話鬼話。「日遊達人」很多,但不論港台,大部份都有個明顯問題,就是他們自己的日遊經驗太多太久了,他們自己根本已經忘記了/不知道/不關心一個真正的「新手」究竟需要的是甚麼、「真正新手」去到日本會遇到甚麼困擾等等。



日本新手交通Tips
- 唔好晒時間查「邊個站轉車會快d」咁撚無聊,世上最弱智行為之一
- 如果預計當日主要逗留在某城市,一朝早即買pass,唔好左計右計抵唔抵,世上最弱智行為之二
- 每一次入駅前,先睇鐵路圖,默記目前駅名、中途要轉車駅名、【這條路線的下一個駅,和終點駅名】
- 月台排隊睇清楚地板,唔同列車各有不同排隊位置
- 每次落車後必需先在月台弄清楚要去邊個出口先好行,因為【行錯未必有得返轉頭】
- 注意日本街道圖【未必向北】
- 大駅內迷路好平常,無需懼怕,日本人自己都會迷路
- 印定鐵路圖,【要練習如何在鐵路圖上快速分辨某個駅是JR、地鐵、還是私鐵駅】
- (東京) 首次遊東京建議買JR地區日票,唔好煩。因為你幾乎只會用山手線
- (東京) 最大交通陷阱是地鐵「大江戶線」如無必要盡量避開不要坐
- (京都) 使用率很高的「京阪本線」是私鐵,只有貴pass才能隨便用
- (京都) 使用率極高的「河原町 - 祇園四條」事實上是「兩個車站」,是要出地面,過橋,再落地的。新手中伏率100%
- (京都) 如非「必要」,【不要浪費時間坐巴士】。說「在京都坐巴士很浪漫」的人100%是騙子旅遊婊


General Tips
- 「新手」,看清楚我說新手,【不要聽人老點】浪費時間精神心力跑去 [樂天日文網站] 訂房。【不要再叫我解釋】
- 真是很急要找廁所:地鐵電車駅、【柏青高店】 (這個無敵保命秘帖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柏青高店還有濕紙巾提供
- 多準備100円硬幣,或者至少要把100円硬幣獨立區分,放在容易拿到的地方
- 在酒店附近,從駅到酒店途中如果某個十字路口出現密集的食店,尤其連鎖如KFC麥當勞CoCo這類,請默記該十字路位置,這將是你晚上想食野/食宵夜;或者朝早想食早餐時的最佳地點
- 沒有任何必要跑去【任何要排隊入門口】的餐廳,沒有。當然不是指去麥當勞要排隊點餐這種情況。直接抽臉:「名物文化」不知所謂
- 沒有任何理由、原因、動機去吃「立食」店子(要站著吃東西的店),本地人有吃它的原因,假如遊客吃的話,是世上最弱智行為之三
- 日本拉面,「湯」才是重點,跟中国面食不同。新手很容易忽略這點出洋相,而又很少有人肯寫出來提醒新手
- 許多小餐廳尤其小咖啡店,'o契'茶,香港人會覺得裡面很熱很難受。因此假如行得一身大汗打算進咖啡店休息,可能會跟你想的不一樣
- 午後某段時間許多小店餐廳都不做生意
- 某些地方如寺院、部份餐廳、居酒屋等需要脫鞋,重點是你無法保證你當天一定不需要脫鞋。因此襪子的選擇和狀況以及腳臭是許多人出醜的原因
- 假如住的酒店很大,即使距離駅很遠,也可能有直通駅的地下通道,但可能只在酒店自己的地圖見到,因為是屬於酒店而不是駅的地方
- 豆知識:"寺/院"是佛教,"神社/大社/神宮"是神道教 ("神社"可能只是一個神櫃,未必有一整座建築物),兩者從本質上就不一樣,但它們卻常常黏在一起,令外國人(即使是懂漢字的華人)混淆,其實不能怪人

(此部份不斷追加)

VR虛擬檔案室(1994)

VR虛擬檔案室(1994)

(好像很利害其實卻是笑話的侯選名單)

在近年Dan Brown大熱之前的那個年代,米高基里頓 Michael Crichton (《侏羅紀公園》) 是同類型的人物,他比Dan Brown要多產得多,因此當年他的作品是輪著被搬上銀幕的。其中有一套Disclosure《叛逆性騷擾》因為主題沒有那麼驚天動地所以常被忽略。

其實這本書的原著我自己覺得寫得比侏羅紀公園還要好些,但是貫徹其中的一個關鍵想像構思/點子,稍為肯用自己的腦子想10秒,就會發覺已經超越了「可笑」的境界。我已經是在說「當時」,而不是現在用2018年的上帝視角回頭來取笑1994年的書/電影。

男主角是某科技公司的技術部門管理人員。在書/電影裡面這個公司的其中一項未完成而又將成為超新星的產品,是一套建立在VR體感系統上的企業檔案系統

很簡單,就是用戶穿戴上那些VR眼鏡啊數據手套啊、站到專屬的一個用來檢測你步行動作的板子上之後,你就進到一個虛擬檔案室/圖書館;裡面就像個圖書館一樣按照你公司檔案目錄系統而作出劃分,你想找甚麼檔案,就能用一種直觀的體驗方式,例如向前行轉左進入「人事部」的區域再走向前面標著「2015年」的位置…去找你要的檔案。無論書裡面還是電影,都很仔細地描述了整個真實使用過程。



我居然在youtube上找到了剛好這個部份。大家可以先花點時間欣賞下




好了,現在我就給大家10秒鐘(畢竟今日是2018年了);大家想想這個「劃時代高科技檔案系統」究竟可笑到了一種甚麼程度??
.
.
.
.
.
.
.
.
.
.
.
.
.
.
本來就已經是在檔案系統內的東西,本來就可以拿mouse click click click幾秒鐘、頂多一分鐘就能找到的東西,為何還要戴一大堆機器然後 居然還要走路 去找file?
(注意一下,我已經刻意不提"search"了)
我敢賭十元,你這樣在圖書館裡面找file一定、絕對、百份之百比你在目錄系統裡面click click click要更難找到你要的檔案。 而且你還要反覆行來行去!

#米高基里頓是科幻大師


猜想類似會被人當高科技產品的:
「VR書籍」—— 你要戴著VR眼鏡、用手逐頁揭的模擬實體書本 (模擬書簽需要另外購買)

反共的標準

反共的標準

在推特上討論在中国的「反共/反支」人數問題。而我忽然注意到一個就連我自己都常常無視了的問題。
【用甚麼準則來判定某個人已經到達 [反共] 程度?】

因為其實即使是最基礎的「反共」,都是一個「過程」,而不是像RPG這樣一下子由黃名變成紅名的。各位(無論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回想下自己當初反共的心路歷程應該明白。

就是像我這樣的人,當初都不是一下子就馬上「決志」反共的。就像大家常在大陸論壇裡看見的,許多許多還是只不過對單獨的某一件具體事情不滿、憤怒,但覺得「黨的上面還是好的」壞的只是基層某些貪官云云 (香港人回憶一下劉夢熊?)。在一個很長的期間裡面,大概仍然會覺得「黨可能還會慢慢改善」之類。

而我的這個問題就是,要某一個人到達了哪一個階段/哪一條界線,我們才應認為此人「已經達標」,能夠被稱之為「反共人士」?
(例如剛才我提的,前面某些對白,其實就是出自劉夢熊之口。而大家無論是那時候還是現在,都不可能認為他是個「反共人士」吧。)

大阪四天王寺

大阪四天王寺

身邊有人準備首次遊日。我寫下了一些個人的「精煉景點tips」,其中提到大阪的四天王寺 (實際上通常直接叫「天王寺」)。天王寺是有點"奇怪"而我覺得值得寫幾句的。

我每一次去大阪時都會特意去天王寺走一趟的 (其實不只是為了天王寺本身,也也包括我很喜歡在那附近某些街區上走走)。這些年我至少去了關西四次,即是說天王寺也去了四遍了。 但是我居然還是會迷路的

(對,看看地圖, 按道理說 只要跟隨那條大馬路,就算合上眼走應該都能走到。這裡反覆強調一下,我可不算路痴,而且再壞我也敢說自己至少尚算是常常去陌生地方/國家旅行的人。)

最初第一次去時迷路找不到並不稀奇。但即使第三次第四次去,我居然還是每一次都需要花點時間才會繞繞繞繞繞到它的門口 —— 即使已經有google地圖的情況下。其實四次都是,從駅走出來,開頭的一段路都是相同的,我早已很熟悉。但然後每次都是過了某一段路之後,我就會進入斷片時刻 (指的是:已經完全忘記"上一次"過了這個路口之後,我是怎樣走的)。當然最後也會找到,但總是繞繞繞繞。

不不,我不是說鬼故事或者鬼打牆甚麼的,我去天王寺也永遠是大白天。我純粹視作一件「有趣的事情」來說。




嘗試用street view來"模擬"自己的走法,不行。看圖很清楚,明明就是一整條大直路而且是大馬路。但往往到了中間我就發現怎麼好像從來沒有走過那段路的感覺(即使現在是在street view)。

還有一件非常「有趣」的發現。看看圖中紫色圈著的地方。按照任何常理,我再怎樣路痴,也沒理由會繞了去那裡,但事實就是我經常繞了去那附近 —— 因為我反而很記得每次"迷路"時都曾經到過這個三角路口,而且記得那個「一心寺」……


2018年3月18日

現實中的居合斬或拔刀術

現實中的居合斬或拔刀術

今天談一個幾乎在任何平台都會"引戰"的話題類型。想談的是日本的「居合斬」,你叫拔刀術也沒問題。(通常單是這一句已經足以引戰,在其他地方必定已經有人跑出來引經據典"教訓"我「居合跟拔刀術不同」云云。我想說:那些"引經據典"的內容我全部都知道。我只是不想發一篇只有"行家"才有資格說話的帖。)

嚴格來說,我此帖對象,至少應該要在認知裡面"知道"甚麼是居合斬或者拔刀術,那怕對此的認知都是來自漫畫、電影或者遊戲 —— 事實上我也只是這樣而已。

基本上無論對此的認識來源是甚麼、是哪裡,我估計絕大部份一般人(沒有真的跑去學劍的人)腦裡對「居合斬」的"認知"是像這樣的:劍在鞘裡,神速拔出並同時斬中對手。我不需要貼任何圖或視頻了,因為我敢100%肯定你們心裡面的畫面就是這樣,無論你的認知是來自浪客劍心天翔龍閃戰國無雙明智光秀修羅之刻還是月華之劍士高嶺響…我再數30個例子都不會有分別。

但是,一個我塞在心裡面多年的「謎團」是,現實裡面我"幾乎"從來沒有見過真能這樣做的示範,注意,那怕是示範。不是完全沒有,而是99%都不是我所想的那樣。以往沒有youtube年代,要看到居合的表演是不容易的;那怕你去少數店鋪租那些老翻日本錄影帶或者LD都不容易。但是到了youtube年代,要看居合表演/示範一點也不難,但是基本上,幾乎可以說「從來」沒有見到過真正"接近"我們心目中的「居合」。我當然已經不會真傻到幻想game裡面一模一樣的神速或者真會揮出一輪刀光之類傻念,但是事實上卻是連"接近"的都基本沒有。

截至目前(意思是:我可不是最近才"忽然"扮勁去找的,而是一直以來都會經常性地去找)我在youtube上能夠找到的,比較"接近"大家心目中的那種居合的人,只找到兩個:
- 鼎鼎大名的"平成の侍" 町井勲 (修心流居合術)
- 黒田鉄山 (民弥流居合術)

真是要嚴格說,也都不一樣,但是已經是我見過最接近的二人了。

這上面的"接近"的意思是:我看了許多年了,失望的還是就連我這個門外漢,都能看得到、感受到現實裡面見到的拔刀術跟認知裡面的根本不是同一回事。我並不是說「真人沒有遊戲角色的神速」這類弱智想法,我就是說「本質上」就已經不相同。

信不信?我作為門外漢,得經過了許多年,才終於想明白怎樣描述自己覺得「本質上不是一回事」究竟是指甚麼。無論漫畫還是遊戲裡面的「居合斬」都是一氣呵成的一個動作;而現實我們能看到的99%的居合表演,都至少是兩個動作:(一)拔刀 (二)斬。這裡面根本不是單純的速度快慢問題,而是「一!」和「一、二」這個本質問題。這才是我從多年前一直感到「本質不一樣」的真義。

我們在日漫裡面也好遊戲裡面也好,我們完全可以明白事實上「那本身就是"日本人"自己對此的認知」 —— 這點不太易懂,估計也最容易令人不明白。嘗試用另一個角度說:正正是對日本人自己來說,「居合」的本質應該本來就是那樣一回事,所以無論是哪種作品裡面的居合也是採用這種表達方式。那怕一句廢話就是當然會誇張其速度和力度,但是這種招式的"本質"應該是這樣子、修練的終極目標應該也是這個樣子 —— 當然我沒說揮刀的時候要在背景出現一條龍或者要同時大喊必殺技名稱之類。

這個「謎團」距離真正在答案還遙遙無期,僅是想趁現在剛好想起而又有空就快點寫下來。為甚麼我不去問那些真有去學居合的人呢?不是沒試過,首先,我沒認識練居合的日本人、就是認識都沒能力問這麼仔細的問題。而在香港呢?真是不好意思,我還真有認識過,但是,well…基本上跟這個人無法作任何真正有價值的討論,就連「華山」那些鍵盤劍聖的瞎BB都要比他說的更有營養成份。

下圖是網上搜到的,不知道來自哪裡,不過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正是我想說的:這個本來就是大眾(包括日本人自己)的認知嘛!



附錄:
"平成の侍"町井勲的斬BB彈斬棒球教機械人之類視頻已經屬於「Youtube FAV」我就不再貼了,相信會花時間看到這一段的網友們(說明你本身對這些是有興趣的)都早已經看過。
黒田鉄山的也就自己youtube就夠了。

特別附上一個町井勲的展示性視頻,大概是我見過同類型的示範性視頻裡面,最好看、"最符合當代審美"的視頻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vQWZQ4l1Wg


2018年2月5日

小談「反支自省」

小談「反支自省」

或許有一類人認為只要是支那就"必需"要反對或者喊不好,絕對不能說支那有任何"成功" — 那怕是在一些他自己根本並不理解的東西。
我也反支,但是這樣子的「反支原教旨」,我覺得其實也很丟臉,這只是另一邊的粉紅而已。
支那可以被恥笑的東西本來就多,實在沒必要糾纏在自己不了解的範疇上丟。


再談一件反支者常見問題。就是為了突顯支那的低劣醜陋,而無視/拔高某些可能更差的族群:例如正在毒害歐洲的中東穆斯林們。又如阿拉伯人雖然有點錢(不是壕),他們都會令你想起支那。黑人跟支人相對互有優劣;但大部份人包括我其實並不了解非洲本土那些黑人國,我極相信它們比支那要更惡劣。


你接受被稱作"華人"嗎

你接受被稱作"華人"嗎

問各位「反支」好友:你們對『華人』這兩個字的看法為何?
這樣問是發現雖同是反支,但部份人對『華人』二字看法分歧甚大。
(我本人)我認為「華人」二字是"去國籍化"的,是泛民族及文化的籠統稱呼,亦"可以"用作稱呼任何中港台+東南亞+已移民的人,無關國籍。
具體說,我能夠接受被稱作「華人」。
有些人是認為「華人=中国人」,而這卻正是我多年來一直在努力指正的『錯誤』。"華人"絕對不等同"中國人"。
而"華人"一詞又跟虛構的"中華民族"有何差別?"華人"一詞的界線是"民族文化向"的,舉例說維吾爾族人,會被"中國人"強逼歸類進"中華民族"裡面;但他們卻一定不是"華人"。
英語環境裡怎樣"簡易"區別「華人」和「中国人」,是個存在已久的難題,早在大家普遍討厭中国人之前也一直存在 (大部份人說要用 "Ethnic Chinese",但我覺得要用這個繞口的字眼毫不現實)。我是會分開來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