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旅程後備現金存放研究

旅程後備現金存放研究

又係眼睛想旅行時間。
之前示範過藥筒放錢範例(當時用得果定),但係其實唔係太有用,因為只能放好少既錢,因此只適合用黎放少量「最終救命錢」,唔足夠。
而我今次係示範另一個範例。請先搞清楚,我並唔係係度教大家「用某一件"指定既"物件」黎做呢件事;我一直想教導既, *係一套心法、一套思路* ;而唔係直接叫你「用乜野object」去做。



我今次用既係呢個眼鏡盒。事實上我用呢個並唔完美,只係用作表達"思路":我所希望既係,假如你地都覺得自己有相同需要 *(係旅途中,需要放一定比率既現金在行李(酒店),而唔會帶晒全部現金出街)* —— 有d人會認為冇呢種需要,我唔爭辯 —— 你地可以按照呢套心法、呢個思路、係你地手頭上,搵出適當既物件黎做。

假如只係單純「搵個地方塞到舊錢入去」既話,使撚講咁多咩;但依家要預防既唔係扒手,亦唔係打劫或者搶手袋,而係放係房間無人Attend既行李。可以係酒店員工、可以係爆你間房既賊。

其實個大原則同「得果定筒」並無分別:當一個賊能夠搵到機會巢你既行李時,佢仍然唔會注意你放錢既地方。
心法就係:要放係一個,即使個賊見到、摸到,佢都唔會諗你係放錢係入面。要當個賊見到時, *佢以為自己知道呢舊係乜野* ,而且對佢唔會有興趣、唔值得花時間去打開睇下佢。唔能夠令佢聯想到呢舊野入面會有值得去偷既貴重野。唔能夠令個賊感到好奇:放果舊野係果個地方,係「唔自然」既、顯得格格不入既。

舉幾個例。如果係你行李入面見到一個銀包,咁係賊都會去打開佢。如果佢見到有一個散紙包、或者係任何"general pocket",即係一個冇明顯用途既小袋,佢會好奇。例如你同我一樣有個放雜七雜八既旅行用品袋,但係入面寧寧叮叮有個信封,又或者無端端塞左個DVD盒係入面,係人係賊都會好奇。呢d就係「格格不入」。例如本來求其搵隻襪,塞堆現金入去包住,呢個idea唔錯;但係你偏偏就咁將「果一隻襪」(係,仲要得一隻)塞係一堆電線呀、叉電器呀、電池呀堆野入面,呢種就係格格不入。

因此其實我係本例裡面用既「呢個眼鏡盒」並唔算完美,因為佢既外觀可能會懷疑係名牌貴價眼鏡而會去打開望望。但係用黎表達我既思路已經足夠,因為事實上我可以用平凡、唔搶眼,卻又一望就知係「眼鏡盒/眼鏡套」,只係即時囉呢個黎示範。

我再重申一次。我 *唔係* 係度教你「用咩黎裝錢」,而係講述緊心法同思路。而各位假如認同呢個需求,應該按此而搵出自己身邊擁有而又適合、至少你自己覺得順手既物品。

唔講唔講還需講。講一d我認為適合作此用途既物件:
- 使立消鐵盒 (呢個真係近乎無敵,記住係鐵盒)
- 一包包既香口膠袋(個袋口有seal果種)
- 藥/急救用品盒,例如一個size剛好既藥水膠布紙盒,外觀一定要一睇就知係藥或者呢類用品
- (前面提過) 襪,要放返係其他襪呀底衫褲呀一齊
- (女人專屬) M巾 (要原裝品牌包裝一望即知係M巾,而唔係獨立既"M巾袋")
- 煙盒(零售紙盒,唔係講金屬煙盒)
- *唔‧好‧諗‧撚‧埋‧d「挖空本書放係裡面」之類on‧柒‧鳩‧弱‧撚‧智‧既‧古‧靈‧精‧怪‧做‧法* (好多台灣傻閪專門教人做埋呢亭低B野)
- ……你地應該能夠搵到任何你地自己手頭上已有、而又更適合既其他物件。

記住「心法」更重要。搵到乜野黎裝,囉黎放係個袋入面,自己對住佢幻想自己係做賊,見到摸到會點諗。

✩✩✩✩✩✩✩✩✩✩✩✩✩✩✩✩✩✩✩✩✩✩✩✩

最後離題講一件具體既產品: *折疊衣架* ,對旅行者黎講簡直係神物。最好同時擁有一條橡筋繩。

呢樣野我好耐之前係果d兩蚊店見過,以前覺得係典型大陸產垃圾。後來外遊時係外面先發現呢種衣架幾咁有用,卻已經完全唔見晒,最後要特登走去淘寶。他媽的買完返黎無耐,就發現忽然無論兩蚊店五蚊店定DAISO都湧晒出黎。
Yes,依家你去d濕鳩兩蚊店或者雜架攤都買得到,唔使淘寶。

2017年10月1日

「愛國不愛黨」圖言

「愛國不愛黨」圖言

趁今天10月1日,發一篇應景的舊文來贈贈興。這是特別為圖言而修訂的一份簡短版。原文(2013.03.06):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hk/2013/03/blog-post_6.html


「愛國不愛黨」是不成立的

假如你「不愛黨」,那你愛的就肯定不是1949年才誕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由始至終都只屬於共產黨而不是人民,「黨國不分」確實就是它的現實。你如果不愛黨,那就絕不可能會愛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沒有共產黨的中國」確實存在,就是《中華民國》,即是台灣。但你們卻又不見得愛中華民國/台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本來就不是你腦海中的那個「中國」,事實上你心中在愛的,是所謂「中華文化」,而非「國家」。你腦子裡的那個「源遠流長的中國」,其實不曾真正存在過;出現過的,是一堆個別、斷續、甚或同時存在的帝國們。你們腦子裡面那套初中水平的史觀,一直都是錯的。

你還說自己「愛國不愛黨」嗎?

[如何反證我的說法?] 假如有一日,中國共產黨竟然成功「和平演變」而非被推翻,變成大家一直期待中的「民主自由中國」,那我的論述就會宣佈錯誤。



2017年9月28日

蛆蟲論2017

蛆蟲論2017

我大概早在2013年左右就認為,單是「蝗蟲論」已經不足夠。「蝗蟲」主要還是跟外在群體行為掛勾;而對於許多牆民的那副精神面貌,我以「蛆蟲」來說明之 (最初期我是用「蛔蟲」,後來覺得應該是蛆蟲才對)。數年以來都沒有把這個製圖以便流傳,卻注意到,許多網民都已經紛紛使用諸如「支蛆」這類型神俱備的稱呼了。

(我的《蛆蟲論》隨著時間,內容稍有變化。)
自己活在屎坑裡,卻嘲笑外面的人類沒屎食,會餓死;其實你們除了能夠噁心一下人之外,也就只能繼續在屎坑裡面食屎。
屎坑外面的人類避你們,不是因為害怕你們或者妒嫉你們,而是你們實在太臭,還令人非常噁心。



2017年9月27日

就係中意睇佢陷家剷呀

就係中意睇佢陷家剷呀

咦?乜你班撐政府、親建制既中老廢坑,依家忽然會反對「落井下石,不斷追擊,置人於死地,係要佢陷家剷先安樂」既?
你班中老廢坑乜唔係最支持呢種事、拍晒手掌既咩?



「支那」是對中國的蔑稱嗎?

「支那」是對中國的蔑稱嗎?

『支那乃日本對中國的蔑稱』這個本來就是中國人自己製造的謊言。而華人(不只大陸人)普遍也就只有豬一樣的邏輯思辯能力,小時候聽人家說甚麼,他們就會終生堅持以為那是絕對的事實。

「支那」從來都不是「蔑稱」;『支那豬』這種才是,但那不表示支那二字是侮辱。假如現在有人罵你『中國豬』,當然是貶意,但是你會不會因此說「中國」就是侮辱、是蔑稱,不準人家再說「中國」二字?

我想不到2017年我還需要寫這等小學程度的說明。


香港仍未獨立

香港仍未獨立

敬告各位
香港仍未獨立
溫馨提示:發言莫違基本法


依家又涼唔撚涼薄呀?

依家又涼唔撚涼薄呀?

敢問你班打靶老野、中老廢坑
依家又涼唔撚涼薄呀?
依家又涼唔撚涼薄呀?
定係你班陷家剷見到簡體字即刻唔敢出聲呀?
其實香港最撚無用,最應該死柒左去既,就係你地呢班中老廢坑囉。野又唔撚識,又唔知自己幾撚無知,居然仲以為自己有資格「教訓」後生仔?你地死柒左佢,香港就有光明喇。


接受現實吧,支那豬!

接受現實吧,支那豬!

台灣確實就是個獨立主權國家,不論你叫它台灣、還是叫它中華民國。
人家再不濟,也還輪不到你們支那豬們說三道四。
自己活在屎坑裡,還想嘲笑外面的人類沒屎食,會餓死;其實你們除了能夠噁心一下人,也就只能繼續食屎。屎坑外面的人類避你,不是因為害怕你,而是你實在太臭,還噁心。


有這樣的一群畜牲

有這樣的一群畜牲

香港有這樣一群畜牲,平時看到有年青人輕生,就口沫横飛、態度輕挑、盡情挖苦:
「依家d細路真係冇x用」
「咁唔捱得死x左去啦」
「郁d就要死,正垃圾」
「呢d廢青真係唔死冇用」
「早死早著」
「咁矜貴既咪再投過胎囉」

不過呢,一旦遇著是狗官、權貴死了兒子,這些畜牲就會忽然跟你大談“口德、涼薄、歹毒、冒犯”云云的了。
呵呵呵。



2017年9月15日

【十校長聲明 相關答問FAQ】

2017.09.15
【十校長聲明 相關答問FAQ】

(逍遙神父按:為了及時給大家提供彈藥,本文寫得很急趕,往後會作出修訂,或整理成「簡短版」等等。請隨便copy & paste或自行修訂作適合自己的用途)

(按2:「簡短版」已整理,放在本文之末。)


一、十校長聲明不支持港獨
一間學校的 校長不支持某種思想(例如港獨),並不代表學生就必需要跟隨他的意願。 區區「校長」,無權控制任何學生,對某項議題提出任何想法。
舉個例,某位王校長自己不贊成同性戀,學生絕不需要因此就必需站到同一立場、或者就不可以提出他支持同性戀的意見、以及任何相關討論。更不可能因為王校長自己不贊成同性戀,學生們就不可以張貼相關的標語。


二、違反基本法
違反「基本法」不是甚麼可恥的事情。 「基本法」或者「憲法」不是甚麼天條或者「神的話語」 ,所謂憲法從來都是可以修改的,當然港共狗官奴才們不喜歡的時候,就會公然欺騙市民,說「基本法不能修改」;假如你相信,代表你的智力低下即使不談港獨不港獨,只要在滿足一定條件時, 基本法本來就是可以被修改的。 多年前有關「港人非婚生子女」問題時就討論過是否修改基本法。
某件事情在今天 即使真是「違反基本法」,絕不代表就必需閉咀不能說。只要是有需要,更應該大說特說,大討論、大辯論。許多人的奴性深植在其人格認知裡面,容易給狗官一說,他就馬上覺得那些事情「連說也不可以」。


三、犯法行為不能討論或改變
「違反基本法(或憲法)」也跟一般說的「違法」是兩碼子事。當然絕大部份所謂的「成年人」對此一無所知、卻不懂裝懂。
我就是退一千萬步, 那怕是一項確實違法的行為,亦絕非「不能討論」 、或者一提起,某些人就要目露凶光、張牙舞爪。舉例說,行賄、爆竊是犯法的。但是即使我提出希望「行賄合法化」「爆竊合法化」並作出討論, 都絕不違法 。我特意拿這兩個「任何人都知道犯法、亦幾乎不會認同的行為」來作比喻,就是要大家明白「犯法行為」和「能不能討論/改變」兩者的分別, 不要傻傻的掉入特區政府狗奴才們用心設立的陷阱。
何況,讓我再重申,就是有人要提倡「香港獨立」也根本不犯法。


四、言論自由被濫用
「言論自由」本來就是針對「公權力」的東西 ;它所保障的,偏偏正好就是像現在的這種情況。現在的這堆所謂「校長」以及特區政府一眾奴才狗官們的所作所為,正正就是「打壓言論自由」的活生生例子。
大部份成年港豬愛把「言論自由」掛在口邊,可是偏偏絕大部份所謂成年人,其實屁兒不懂「言論自由」所針對的、所保障的究竟是甚麼。
「言論自由」保障的,是個人言論不會受到公權力一方(簡單來說就是政府)的打壓、攻擊和報復。 為甚麼是針對公權力?因為個人的言論對於其他「非政府」的個人/機構,本來就有其他「法律」來限制。例如無論是哪個國家,也並不表示你可以指罵某個人是「殺人兇手」、或者某間餐廳的食物「會毒死人」 —— 這些本來就有類似「誹謗」一類的法律來限制「言論自由」保障的,是你批評政府,並不需要擔心因此就會有警察因為這件事而抓你、然後利用法律來「治你」。
對,這也就是為甚麼說鄰國「沒有言論自由」的基礎。


----------------------------------------------------------------

【十校長聲明答問FAQ (簡短版)】
 「校長」不支持某種思想(例如港獨),並不代表學生就必需要跟隨他的意願、按照他的那一套想法。區區校長也無權控制學生,不能對某項議題提出自己的想法。
「違反基本法」和一般所謂違法/犯法是兩回事。「基本法」或者「憲法」不是甚麼天條,憲法從來都是可以修改的。即使某件事情違反基本法,亦不代表必需閉咀不能說。既然是有爭議性的,更應該大說特說,大討論、大辯論。
那怕就是某項確實違法的行為,亦絕非「不能討論」。 舉例說,即使我提出希望「行賄合法化」「爆竊合法化」並作出討論,都絕不違法。何況,談論「香港獨立」本來就不犯法。
「言論自由」本來就是針對「公權力」的東西。在談論這些問題而說「言論自由被濫用」本來就是偷換概念,居然還是大學校長說出這樣低級的指責。



2017年9月10日

逍遙神父Facebook專頁

逍遙神父Facebook專頁

曾經早在2013年,嘗試開設facebook.com上的專頁,跟Google Plus同步發文。當時試驗後發現根本無辦法方便地在兩邊同時出帖(當時是有試過一些聲稱能辦到的工具),遂放棄。

人的心態是一直在變的。我自己也曾經是大中華膠呢。從現時開始,我期望能夠盡盡綿力,給香港的年青人提供多一點的「彈藥」;我會嘗試多做「圖言」,因為任何人都明白,「圖言」是相對最經濟而有效的兵器;這個顯淺的道理我明明知道了許多年,但過去多年來幾乎沒怎樣做過(是有的,極少),總是有一些心障,覺得自己做的難看核突又老土;而以往確實也許多做圖的高手,實在也輪不到我出來拉低大家的水平。
但是時而勢易,到像如今這樣的境地,還要去在乎手上不多的彈藥,那些彈殼磨得不夠光滑嗎?

十年前左右,我主力在打五毛;現在,我決定主力打擊的是「大家身邊」的那些畜牲中老廢坑。這一類畜牲將是我往後的中期打擊對象。這些敵人當中,很大機會包括你們的「同事」,很多所謂「親戚」,甚至是你們的父母。當然我也會希望更多人一起打擊這些目標。我一些朋友經常說我「落後」「落伍」,不過事實是,我常常走前別人好幾年。部份有幸被流傳過的blog文,往往還是發了好幾年之後才忽然被轉發的。回想起十年前我不斷打毛、還跟"當時的"一些朋友說,叫他們預早準備,將在香港戰場上湧現的五毛。他們還取笑我,說「不會的,"這裡是香港",不會有五毛出現的!」。

為此,我重新拿出丟著很久的facebook專頁出來,因為要供應彈藥給更多的年青人,首先就不能要他們花時間從前線上分心、跑去(對他們來說)不方便的Google Plus去找、去抄、再去貼。為此,我願意跑去我極之討厭的facebook.com去貼圖,但是這需要許多人幫手,有空要幫我share到那些需要彈藥的地方(和戰友);否則放到facebook上去也只是電子垃圾。


"逍遙神父"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644676712218643/


謝謝大家。有空還請多多share。


2017年9月9日

涼薄,沒口德?你地吔屎啦

(神父按:本文用字、口吻以及部份切入點,跟我一貫文章稍有不同,因為撰寫本文的原始意圖,是寫出來預備給大家copy & paste轉貼的。我相信有許多網友們,身邊存在大量口德村村民,亦未必敢於馬上撕破臉來跟這些村民直接PK;但是「轉貼」則好做得多。建議直接copy內文之後自己貼,而不要轉link。)

--------------------------------------------------------------------------

涼薄,沒口德?你地吔屎啦

換上抽氣扇旗二十年,香港許多所謂「成年人」已經不懂得甚麼叫"說人話"了。

一頭揭力染紅毒害香港學生和校園、作惡已久的狗官,還是乜叉防止自殺委員會委員會,自己親兒跳樓死,大家慶賀「現世報」。然後看著那些豬一樣的廢中廢老廢坑們紛紛指罵年輕人"涼薄"云云,還有一頭豬校長居然爬出來"恐嚇"貼標語的學生,會看CCTV"調查"要人退學云云。也有一些明知道港共狗官的下賤,卻選擇去"同情"這些狗官的人,大說甚麼「禍不及妻兒」,真是可笑。

要說"涼薄",香港地又有誰及得上那群豬一樣的廢坑們涼薄、賤格、卑劣呢?當年輕人被畜牲警察們用武器打得頭破血流、踢倒在地頭臉壓向水泥地時 (這些畜牲狗警還是出著官糧來打年輕人的呢),這些中老廢坑豬隻們說甚麼呢,「呢d廢青比人打死晒就啱喇」「係美國你地比人開槍啡死晒喇」「成班仆街仔咁中意訓街丫拿」—— 這些中老廢坑好意思跟人說"口德"兩個字?
要說"涼薄",是哪一群打靶廢坑,平時看到有年青人輕生,就態度輕挑、口沫横飛、盡情挖苦,「廢青真係冇x用」「依家d細路唔捱得」「郁d就要跳樓死」「唔死冇用!早死早著啦」「咁矜貴既咪投胎投個有錢佬囉」—— 呵呵呵,一旦是狗官權貴死了兒子,這群畜牲就急急爬起來華麗轉身,大談"口德"了?呵呵呵。
要說"涼薄",這群天天歌頌某強国的中老廢坑們,怎麼不敢談談最喜歡「喪事當成喜事辦」的某国"涼薄"?

看看每逢那些親建制撐政府、「愛國愛港」的畜牲中老坑們躝出來喊打喊殺、動手打人 (最後都會被黑警放走。你不信,只是你無知) 的那副下賤咀臉?居然還會有一些「所謂成年人」,看見這些垃圾時就沉默是金;卻來指責那些一直被打壓、頂多也只能上網寫寫字"慶賀"一下來泄憤的年輕人"涼薄"?
你們究竟還是不是人類?
你們究竟那來的自信,發出這些放屁一樣臭的批判?
這些狗官們一直在茲意殘害年輕人、殘害香港(不過你們假裝看不見)、還敢佔著話語權爬出來公然羞辱香港人的時候(看看袁國強這頭食屎狗?),這些所謂「成年人」有膽站直身子來罵這些狗賊們"涼薄"嗎?

至於那些傻到說「禍不及妻兒」的人呢,我就引用一段2012年的舊話就足夠了。

『在華人社會,根本沒有「禍不及妻兒」這回事。你試試得罪權貴,看看那些貴人們,又會否給你「禍不及妻兒」,放你的家人一馬?禍不及妻兒這回事,從來不曾在中華文化裡面出現過。不要天真了。』

説「禍不及妻兒」的,敢不敢跟我談談劉霞?





(最後再重申一次:請直接copy內文來貼,而不要轉link。轉link牠們不會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