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5日

電影逍遙談 : 王家衛 (1)


電影逍遙談 : 王家衛 (1)

本章不是影評。應該說, 並不是任何"一部"single movie"的影評。看到L君在blog裡寫了當年去看東邪西毒的感想, 令我也想寫一些。只是, 近年發覺, 即使真是談一部個別的、獨立的電影, 其實是需要把整個"環境"被描述出來的。包括時空、人心。影片本身的內容理論上並不會變, 但外部環境改變了, 就會令人們對這部影片的觀感完全不同。

今時今日放 [精裝追女仔] 給你看, 你還會笑嗎?

談到王家衛, 這個"時空" "環境"的因素, 更加是一個MUST。對L君來說, 他在1994年的中學rave仔時期, 跑去戲院看[東邪西毒]; 但套用回一個典型王家衛式鏡頭 : 在1994年的這個時空, 年齡已經到二字頭的逍遙侯的情況就又不同......

先讓我們一起回到上世紀, 比1994再倒數6年, 1988年。


****** ****** ****** ****** ****** ******

1988年---- 在三年前, [英雄本色]開始令英雄片(狹義些說, 槍戰片)=港產片裡的絕對主流。過去三年間香港對外人來說是個每天都在浴血槍戰的Gun War City。而到了88年, 黑社會似乎已經厭倦了大褸黑超跟其實很重的雙槍, 食飯訓覺大便都要袋著兩把槍跟無數子彈大概真是很累吧, 在夏季的香港要穿大褸出街就算再型也不會令人愉快。

88年有[學校風雲], 把黑社會還原為大家返工放工放學街頭見到的"古惑仔"而不再是有情有義有黑超有兩把槍的大俠。在1988年, 大家對大俠英雄式黑社會的幻想破滅的時期, 出現了一套電影。


當然就是 [旺角卡門]王家衛這名字第一次被提上台面。

其實"旺角卡門"來自一個誤會, 這名字本來是另一部同樣有劉德華的電影, 大概真是愛情片來的吧? 後來記者探班誤把這部王導的片子當成那部後來沒了下文的"旺角卡門"。誤打誤撞, 成就了一個經典。
(* 我有小小懷疑最初的"旺角卡門"就是"第一繭"; 但卡士跟傳聞不太像, 除了劉德華以外。不過話說回頭, 其實"第一繭"都是一部非常非常好的電影, 不過沒有多少人欣賞。)

在這個原來的雙槍大俠夢想幻滅的時期, [旺角卡門]完完全全剛剛好好迎合了人們的需求及想像。既把不實際的黑超大褸大哥更換成街頭看到的牛仔褲市井又不識英文的"古惑仔", 同時又承繼英雄片時期的核心理念/天謊夜譚 : 黑社會都是有情有義的。

不要忘了這還是一部把乾淨槍戰換成melee的混亂肉搏暴力電影。同時卻又把本應不可能美化的肉搏情節, 美化得像MTV。籍由對88年的觀眾來看非常新穎的跳格、刻意營做的顏色燈光、還有timing控制可稱完美的常速切換、人物局部特寫鏡頭, 把任何觀眾都興奮、震撼、還有感動得像被抓到天上。言情場面那種播插曲、停頓、適時繼續播放...的in out簡直是教材。[旺角卡門]是一部幾乎任何類型觀眾都會喜歡的電影。我說它是"經典"一點也不濫。你要看熱鬧, 掂! 你要看門道, 掂! 港產片真是很少有這樣具體地做到「雅俗共賞」的這個境界。

從來沒人想像過, 拍片濫到無法型容的劉德華, 能夠有這樣的演出; 沒人想像過, 張曼玉這個花瓶(影后是將來的事, 當時她確實一向都是電影花瓶, 還是比花瓶還花瓶的花瓶)的演出能夠令人這樣吃驚。更沒有想像過由張學友去演這樣一個爛人, 效果會好到這種地步!

在1988年夏天, 人們知道了王家衛這個名字。大家都知道在英雄片沒落的時代, 這個姓王的"新導演", 拍出一部驚世(至少是驚港吧)的[旺角卡門]。男人/少年心中的幻想投射由慢動作飛躍的雙槍人, 變成投射到"旺角"街頭那些本來避之則吉的死仆街爛仔, 點解而家睇佢地覺得佢地好型? 少年們都在不自覺模仿劉德華在[旺]裡面的神態、語氣、用詞。"補飛"、"阿公"、"安家費"、"天王都冇面比!"成為中學生死o靚仔們的日常用語; 下星期六大家得閒, 去邊好? 「入大嶼山去camp啦」幾個少年會同時叫出來, 然後大家相視而笑 --- 這是88年後半年的現像。

(補充 : 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 --- 「古惑仔」在香港變成熱門的文化icon表徵, 絕對是旺角卡門帶來的。)

娛樂版的新聞 : [旺]的大成功, 令大家都在期待王先生的第二部電影。記者問到了! 王導演的第二部片, (在[旺]的成就出來後)已經落實了, 願意參與演出的卡士可以說嚇死人 : 張國榮、劉德華、梁朝偉、劉嘉玲、張曼玉、張學友。

這個陣容很可怕。但是這個可怕陣容並不是令大家興奮到"打冷震"的主因。大家除了聽到後打冷震外, 普遍還"毛管動" ------


------ 新片叫 [阿飛正傳]。主角是 : 張國榮。

新導演王家衛, 剛剛拍了的電影是 [旺角卡門]。而他第二部片換上張國榮做主角, 而片名叫 [阿飛正傳]。


各位後生仔後生女, 你明白嗎, 我們在那一代, 在1988年聽到這個消息, 真的興奮到 "打冷震" 的心情?


* 無聊後記 : 原來88年正是陳雅倫決定"突破"的[危情]的一年....原來已經這麼久了?!


to be continue

2007年8月22日

[PG] 男廁唔沖水之謎

香港地不思議之 : 男廁唔沖水之謎


《核突Topic, 女仕請迴避》


今日無意中係公司大廈男廁, 被我發現到「男廁唔沖水之謎」。呢個謎大概同「天花板波子聲」一樣, 早已被列入香港七不思議之一, 困擾唔少地道港人。眾所周知, 男廁經常出現 "屙屎唔沖水" 現像, 令人作嘔。非必話一定有, 但個頻率肯定係你見到唔會覺得出奇果隻。女廁我唔知會唔會有呢種常見現像。

首先要排除技術問題, 即係有時你會發現真係冇水, 又或者拉水制發現沖極唔去, 呢種case屬於可以解譯, 唔係人既問題。

本來呢種事大家可能見到, 講句「屌! 你老味丫」然後搵第二格就算。但認真諗, 係咪真係有咁多核突佬呢? 今時今日既香港, 又係咪真係仍然咁多邪惡男呢? 由於呢種現像常見於果d "半公開廁所", 例如寫字樓廁所、商場等等。照計會去果個廁所既 "廁客", 至少唔係甩皮甩骨果種爛人丫。會係度返工, 呢層樓個個撞口撞面, 點睇都唔似咁既人丫? 而今日我係公司男廁解答左呢個「謎」! 因此發現可能其實大家身邊好多呢種人!

原來係一個「快」字。我估有唔少人, 尤其某d好忙果種男人, 可能習慣左每次辦事既「操作時間」都係好短, 可能由除褲座落去果一刻起, 幾十秒做完全部流程抽褲走人。而因為始終唔係私家廁所, 因此係坐落去之前, 相信佢遵例走去抹抹廁板以及沖一次水; 而沖完第一次之後坐低辦事, 直到完成落貨程序, 水箱都仲未儲夠水再沖!

而正常人完成落貨程序時, 通常水箱已經充足了, 因此大部份人根本唔明, 點解幾咁靚仔既甲級寫字樓, 總有屙完屎唔沖水既cheap佬?? 而呢d "等唔切" 既麻甩, 由於其基本心態並非屙完唔沖, 而係 "精神上" 認為自己無辜, 只係 "個廁所沖唔到", 因此佢地打從心裡唔會覺得自己有問題, 甚至一樣會茶餘飯後同朋友講, 點解成日有人唔沖廁!

今日係我入廁所, 剛剛見到有人打開左廁格門, 見佢猛咁拉水制都冇反應。到我入廁格後聽到佢走左, 之後冇耐清潔阿姐入左黎, 但係佢鬧左句「仆街又唔沖水」之後就聽到佢一拉水制, 就沖得乾乾淨淨了......

2007年8月20日

憑乜野要人地支持你地?


本篇係舊文, 仲要好舊, 睇返我係2001年寫既。當年仍然係好鬼fit可以去打Game通山跑既時代。
點解挖篇千年老文出黎貼?

(* 26/Aug/07 更新 : 刪除一段原說明為甚麼要貼這篇文的說話。因為竟然發覺很多人誤解我意思, 而且還是把意思完全巔倒了, 所以刪去, 不說明了。覺得怎樣, 就是怎樣。)
==============================

一單感概, 令我再三反思

故事發生係幾個月前。今時今日諗起先'令'出黎講。

故事係我同成班朋友去打wargame, 地點係西貢某地。該處唔算係流行game場(事實上我地不會去"流行"的場地), 算係行山徑的一部份, 但是事實上屬非常小遊人的地方。

玩開wargame的人大家心知肚明, 就係根本 *冇* 任何地方係真係可以名正言順打game既(三軍之類私人場當然唔算); 我咁講既意思係, 我地好清楚乜野係責任、自己做緊乜野....等等, 而唔係果種jar支氣槍周圍射、夜晚走入商場打CQB、係窗口射樓下隻狗果D含家剷(如果看官你正係咁既人, 唔好意思我係鬧你, 唔順超既約個時間出黎隻抽。)。

因為現場事實上係 *有機會* 會有人經過既, 所以作為搞手我地已經做得相信比大部份game友都要安全(我話既!), 係路上好遠開始已經掛上大大個又顯眼中英文對照既警告指示, 而且路上前後有三個穿著反光衫(地盤果種)既"風紀"睇實有冇外人"將會"進入現場(山路前後及場中)。

一切都相安無事(當然!)直至下午打完game, 全隊返回基地小休及討論戰況等......壞事就正正發生係全日呢個剛好冇人冇風紀在現場的十分鐘......

一個鬼婆行過我們的"基地", 手中拿著我們的幾個"警告牌", 向住我們一輪咀唔知up乜, 然後轉身就走。我們奇怪佢做乜囉住我地既牌走左去, 於是趕上去問佢做乜。原來佢話--我地做乜放呢D"垃圾"係度!! 根住就一輪咀講話我地 *成日* 放呢D垃圾係個山度呀、*個個禮拜*都見到呀, 等等等等難以盡錄。我地當然已經好有禮貌去解譯, 呢D唔係垃圾, 係用黎比路人注意既警告牌(我重申, 個牌中英對照既), 我地並唔係成日黎既, 幾個月都未必到一次, 而且我地一向收拾一切垃圾先會走....云云。

而想當然, 當然係冇結果。呢條臭西跟住就發爛乍走左去叫極唔應(唔好問我點解, 我都唔知佢做乜九), 注意既係佢囉走左我地好多警告牌, 之後仲要回頭大嗌話佢去報警云云, 呢D牌佢囉黎做証據云云。

或者我講得唔好, 但總之現場非常混亂, 而我地(我!!)就非常極度火滾! 非但被人當賊辦仲要眼巴巴比條臭西囉走我地既物資(你咪理呢D牌幾平幾貴, 總之呢D係我地既物件), 最緊要係我地係冇任何野可以做! 好多人(事後)同我講, 你地可以唔比佢走架嘛, 可以圍住佢架嘛, 可以追住佢架嘛....唔該唔好同我講呢D風涼話, 你講就容易, 事實上唔得就係唔得, 我夠知我"可以"唔比佢走啦多餘。講呢D說話, 就同你向一個女仔話, "個色魔想強你果時你可以唔就範架嘛"一樣低能。

之後我地係現場等左好耐, 因為我地真係打算等差佬黎(佢話佢報左警喎!)。差佬黎到我就要條臭西還我地一個公道! 結果當然係冇差佬到。而我之後係真係打算主動報警(電話都按左, 唔係講下果隻), 告佢搶走我地既野。至於點解"又"冇報到? 唔好問我, 我唔想提(這是另一個故事)。

呢件事我一直梗梗於懷, 心情差左好一段日子。但係其實令我"感概"既係兩個原因:

1. 最感概既當然係, 我地香港人自己唔爭氣先。其實我心底完全明白條鬼婆既感受(嬲還嬲); 因為我好清楚, 係香港既 "game友" 事實上就係一班咁既人。冇禮貌、冇公德心、隨便掉垃圾、破壞環境(仲要係惡意既)、去到game場當正自己大撚晒、唔 顧其他人("見到有人打game都唔撚識走, 抵撚死啦")....我當然唔係指全部, 而不幸的是, 仍然有*非常多*的所謂"game友"係咁。我本人唔知算不算得上是"game友", 卻希望各game友切勿使用基督徒戰法, 指稱"這些人不能夠算是game友"就當唔關自己事!呢D"game友"永遠只會不停抱怨, 政府不支持這種"運動"呀、傳媒抹黑呀、大眾不接受呀、冇地方打呀(所以"被逼"要係人地私人地方玩呀)、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就是鮮有望望鏡,自己反思一下, 到底"game友們"憑乜野叫政府、社會人仕支持,點解政府要批地黎比你班友搞破壞。

2. 第二樣, 我估大家都估到我講乜。就係回心一諗再諗三諗, 呢條鬼婆某程度上非常可敬, 雖然佢無理取鬧。如果呢個係香港人(中國人), 男人, 佢一定快快趣趣走夾唔抖, 而且多半望都唔敢望我地。更不要說要以一個女人之身去指罵一大班打緊game既男人(唔係一班細路, 而且叫得上係有"武器"係手。)。假如呢個人係香港人, 佢事後還只會比朋友說他"多管閒事" "有事自己囉黎" "你理得人地咁多丫" 或者有句到肉D既: "息事寧人"。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海報欣賞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系列海報欣賞

Highlander I 的其中一張我最喜愛的海報。當年香港上映是採用這張的。

平心而論, 第二集的每一張海報都超水準。無論是制作、美工、意念等等都是整個Highlander系列裡最出色的。奈何影片本身不行。以下兩款香港當年都有採用過, 兩張都出色, 但我較喜愛第一張(太空衣版本)。還有標題字體的SF設計。可以感受到電影公司當年對這套續集是很重視也很寄望的。





(第三集沒一張海報是好的, 忽略掉)
第四集 ENDGAME 的海報之前已發過, 不再重複。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IV (3)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IV: ENDGAME
及Highlander史


荊軻 - A man of HONOR?


對香港fans來說, 甄子丹的加入Highlander陣營, 肯定是一個很大的驚喜。事實上Donnie Yen也確實是本片非常非常搶眼的大亮點。假如沒有他, 此片將遠遠不如目前的豐富。不是為Donnie說好話, 事實是H4加入了他, 一副完全東方面孔、還有穿插在片中幾場完全是港式風味的武打重頭動作戲, 確實是把Highlander系列突然拉得闊了、深了。而且Donnie的角色還要是"荊軻 "這樣一個聞名的人物, 這也絕對是把Highlander故事加添了很多可以想像的空間。

(Jin Ke在片中初登場, 還要是戴著秦軍的頭盔來駕電單車!)


二千年後的現代荊軻登場



荊軻也識Jump Back Kick!!! 當年在咸陽宮有沒有使出來?

另一方面, 加入"荊軻"這個角色, 在本集來說帶給大家很多附加想像。既然Immortal必需由另一位Immortal把他"殺"第一次, 而我們眾所周知的是, 荊軻在他的 "人生" 裡面是給誰殺的? 沒錯...


秦王贏政!


根據設定, 是不是秦王贏政也都是一位Immortal!?


在片中, Jin Ke肯定是Kell的"Immortal殺手團"中武功最高者, 而他也早料到終有一天, 整個殺手團的下場就是被Kell殺死, 而他也的確在宴會中帶了寶劍到場。最後大家都在期待的Kell vs JinKe大戰竟然不發生, 實在太失望。


其餘一些本片有趣小地方:
- Jacob Kell的鞋子, 有十字架圖案。意義是「我所到之處, 均為墳地(死人的地方)」, 甚妙。
- 蘇格蘭不知道有甚麼特別之處。除了現實上這裡是Highlander傳說的誕生地(我說的是真實世界中的Highlander傳說, 不是電影)外, 片中至少三位最後決戰的Immortal也都是蘇格蘭人 --- 嚴格來說同是Clan MacLeod的人。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IV (2)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IV: ENDGAME

及Highlander史


Highlander IV : Endgame


DVD封套 : 超柒


電影版海報 : 好看得多



2000年推出的第四集, 事實上的確能夠算是一個終結 --- 至少是個段落的終結。對fans來說, 這套亦都是普遍大家能夠接受其當作是終結。說"當作"是因為我們都知道, 將來再拍的時候自然又有一套說法去自圓其說, 又或者索性連"找籍口自圓其說"都免了。這種事也不是沒發生過......

對fans來說, 本片是非常豐富的一集。對普通觀眾來說, 至少都是不會太悶的B級片。本集把"well know"的Highlander大歷史(除了Immortal的真正來源)比較側面地呈現出來。並帶來了很多新的東西進來---

- 介紹了一個相信是伴隨著Immortal歷史而出現的組織 : "Watchers"。

- 把電視版裡面的主角, 同屬Clan MacLeod的 Duncan MacLeod 帶入電影版。

- 帶來了四集Highlander裡面, 最"似返個大佬"的大佬 Jacob Kell。

- Jacob Kell帶領的Immortal Team, "don't care about the game, even the rules", 當中有我們的Donnie Yen。

- 電影系列裡第一次出現女性Immortal。

- 第一次對Immortal的 "產生" 進行了側面的說明。

在這一集, 我們會發現Highlander故事已經被注入了成為另一種新派的類吸血鬼。我先說說今集裡面有關 "如何成為一名Immortal?" 的說明。

Immortal 之路 --- "成人禮"

首先,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Immortal, 這裡面首先就是有一種先天的因素存在。這個涉及Highlander的origin, 片中繼續把其omit。簡單來說可以說人群裡面會有很少很少的 "潛伏型Highlander", 他們在 "覺醒" 前, 會如同普通常人一樣結婚、生子、老去、"死亡"。是的! 潛伏但未曾覺醒的highlander一樣會死。要成為immortal需要經歷"儀式", 這是我認為Highlander已經變成另一種吸血鬼的主力證據之一。

甚麼是儀式? 其實儀式就是 : 潛伏的highlander, 只有由另一名已覺醒的highlander所殺(當然, 不能砍頭); 他會如常"死去", 但將會酥醒, 成為真正的immortal。(這裡面似乎由潛伏者轉為真正immortal都只有一定的成功率, 不成功的轉型將會導致真正的死亡。而這點也剛巧跟吸血鬼相同。) 假如沒有經由另一名Highlander之手, 則只會是正常死亡, 不會變成immortal。

這裡需要再進一步的說明。任何一位已覺醒的highlander, 天生(指qucikening後)有著在人群裡分辨同類的本能(片裡多次對這現像進行描述), 這跟吸血鬼、甚至"寄生獸"雷同 XDDD 。因此潛伏者需要在他的"有生之年"遇上另一名highlander, 並且這位highlander動手殺死他, 才有機會成為highlander。這方面也跟新派吸血鬼的常見做法相同, 就是highlander是否會去"殺"他進行儀式? 這裡面包含劇情要素, 可以直接用吸血鬼故事來代入。例如我, 一名highlander, 是否為了使他成為不死的immortal, 而進行儀式, 還是讓他安份地做一世正常人? 讓他成為immortal, 又是對他好的事還只是使他帶入這個巨大的跙咒之中? 又是不是願意為了儀式, 冒上現在就轉型失敗而死的風險?
當然也有更普遍的情況, 就跟第一集的Kurgan一樣。我們會注意到, game rule是假如砍下未覺醒的潛伏者的頭, 不會得到quickening。只有砍下已覺醒的highlander才會取得quickening。因此當時Kurgan早已發現Clan MacLeod裡面就有一位叫Connor的潛伏者, 他並不一下子就砍頭 (雖然, 他刺死後沒等覺醒就準備砍Connor的頭, 這是當時的編劇不可能知道以後的發展)。

有關Watcher

"Watcher"是本集帶來的另一項重要變化。我們不知道Watcher這個組織的原始發起者是甚麼人、有著甚麼目的; 只能確定其存在已經有好長的歷史, 並且存在的主要工作, 就是儘一切可能避免最終的The Gathering出現、或者說是避免The Prize被任何人所取得。但另一方面我們相信Watcher由始至終都是由正常人類組成, 沒有immortal參與。


Watcher似乎知道Immortal的細節可能比不少Immortal本身還多, 而他們主要的手段很簡單 : 就是假如能夠成功把其中幾個Immortal關起來 (使之不會被殺), 則The Gathering將永不發生。另外我們也發現這Watcher其神通廣大就如任何所有"傳說中"的神秘組織結社一樣。他們的Highlander資料庫之齊全, 對每一個現存Highlander資料、每一場戰役都有紀錄, 誰殺了多少, 殺了誰都知道。

在近代, Watcher在某個地方建了一個聖殿, "The Sanctuary", 裡面沉睡了幾個Highlander, 而Connor MacLeod也都在不久以前同意加入(被麻醉沉睡)。不過這裡有個令人想不通的 : 這個The Sanctuary在電影中應該指的是已經被使用了很久很久。這樣在過去科技未發達的時候, 他們怎樣處理這些Immortal? 就是單純把他們關起來嗎?

可惜的是Watcher成員似乎也沒有甚麼足以跟Immortal對抗的能力, 在過去長期以來Immortal們都是各自為政的時代, Watcher仗在人多還能維持運作、維護聖殿。但一旦immortal聯合起來, 尤其像Jacob Kell這種 "don't care the rules" 的強者出現, 只把幾名immortal聯合進攻, Sanctuary的防衛根本不堪一擊。

(就連以往的Kurgan, 也仍然是傳統的獨力作戰, 沒有想到把同類聯合起來。不過回想起來, 其實Kurgan還算是個守遊戲規則的Highlander)

值得留意 : 從Watcher的資料來看, 所有Immortal歷來的數目總和就是"666" (不過後來Jin Ke (荊軻) 的"自殺"使得無論誰都無法取得quickening, 應該最後不會足夠666)

btw, 竟然有人看不懂, 說荊軻無端無故去自殺。其實是他自知自己必定無法戰勝Jacob Kell(二刀流!), 但不願意讓他取得自己的能量, 就用此法自行了斷, 不讓Kell得到自己的prize。

btw2 : 正式上映版刪了一些, 從原始網站上看到, 其中有個鏡頭是Connor/Duncan把劍擲向Kell, Kell 一手用像 "結界、Force" 把劍擋住的。

(To be conitnue)




2007年8月19日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IV (1)

電影逍遙談 : Highlander IV: ENDGAME
及Highlander史


(將會加入插圖。暫時DVD仍未回到手上, 無法截圖)


這篇文章已經遲了至少5年。今時今日再看 [Highlander IV: ENDGAME] 算是套很舊的片了, 連第5集 "The Source" 也早出了, 但仍想就這套第4集說一些。

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典型Highlander挑戰者迷, 雖然這個系列每況愈下, 從未超越第一集, 但這套第四集卻例外地有太多值得每位Highlander fans細味的地方。它比較正面地解譯了很多以往隱而不談的設定、前提, 當然就如一貫的, 也同時放置了一些「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的, 跟以往不相容的新設定 XD 。

另一方面, 今集在人物方面對電影版來說有很大的突破。同時讓電影版一貫的主角Connar跟「電視版」的主角Duncan同時登場(其實是進行火炬交接)、四集以來真真正正最有"大佬味"的大佬、登場不死人眾最多、還有...不死人Highlander世界首次有華人正式登場 --- 我們的Donnie Yen甄子丹, 飾演的中國immortal竟然就是 : 荊軻 !

先談談本集副題 : "ENDGAME"。其實幾乎每集Highlander都說該集將會是Immortal/Highlander們的最後決戰 (除了插在編年表中間的第三集), 然後再下一集就又不算數了 Orz , 這也是任何fans所無法解譯、也不打算解譯的永遠的傷。慢慢也變。漸漸也變成了fans們的共識 : 大家都知道乖乖地當作每集的宇宙都不相同好了。

這裡先給大家掃掃盲。大部份不是fans的, 或者只看過一集半集的朋友多半不會明白每集之間的關係。


Highlander

第一集, 無副題。要加的話頂多是 "There can be only one" 這句伴隨著整個highlander saga的壯語。後來港版出平價VCD時竟然搞笑到自行加一個"懶型"副題 "Dark Knight", 真係令人orz。
作為首集當然沒想到後來會這樣變成series。本集主要是介紹了Highlander / Immortal 的故事及登場。由於故事裡面屬於"自有永有"式的存在, highlander們總之明白自己的存在就是了, 「存在就是合理」的毛澤東式原則。而不死人為甚麼會出現? 原因? 目的? 這些問題, 主角 (Connor MacLeod) 所能得到的答案, 就正如片中辛康納利的回答 "Why the sun rise everday?"。但大家都知道最終的 "Prize" 一事。
這集裡面除了介紹了往後的主要Immortal世界觀, 部份本來微不足道的小對白, 後來變成了一些加強的設定("你只有在聖地之上才能安全"), 還有不明確的帶出了 "Immortal遍佈世界" 的原則。
不過首集本來已經被說成是Immortal世界裡的啟示錄時代, 所有慬存的Immortal們都被吸引到一起, 進行最後的"Gathering"儀式。而首集裡最後決戰的是Connor和Kugan。Connor在片末亦正式取得 "Prize"。


Highlander II : The Quickening

在第一集非常成功後, 隔了很多很多年才突然推出這套續集。
這集肯定是所有fans們都集體希望能夠遺忘、抹銷的一集。它帶來一切令人倒胃口的Highlander/Immortal "解譯", 以及無聊到頂的故事, 還有沉悶到睡覺的情節。事實上大家最後都不把本集的一切"設定"當一回事 --- 包括Highlander系列往後的編劇們!!

但是當時上映前可不是如此的。它在上映前可給了大家很高很高的期望和幻想。Fans們都想這集能夠把Highlander推上成為更流行的作品系列。在某些方面, 這套第二集有些像是參照了澳洲 [Mad Max] 系列的做法 : 雖然Highlander I 已經算是科幻片了, 但這套續集索性拍成了一套廣義上的未來派科幻片 (MadMax II就是這種情況)。

可惜它實際上那些無聊的"解譯", 加上拍出來奇差無比的情節, 只變成一套採用A級片預算拍出來的B-C級笑片。所有入場的Highlander fans無不傷透了心。也可憐了辛康納利, 參加了本片完全是浪費。

不建議未看的人看這套續作。就算要看的, 也希望先看完第三、第四集後才當作外傳地看The Quickening。
(* "The Quickening"本身, 指的是Highlander在殺死同類後, 取得被殺者的能量的那個 "充電" 現像。)


Highlander III: The Sorcerer

1994年的這套第三集, 平心而論除了選角外並不太差。但可惜的是自從第二集後, "Highlander" 品牌就已變成B級片無聊side movie的標誌, 普通觀眾絕不會刻意留意它。

Highlander III完全避開了第二集的那些令編劇勁後悔的低B設定及解譯。它整個故事其實發生在第一集的整個時間軸 "中間", 而這是很多即使看過的觀眾都沒有弄明白的。

意思是 : 第三集雖然片裡面那個古代部份, 難以判斷是否在15xx年Connor MacLeod出現的時代之前 (也可能有提及但我忘了); 但最後的現代部份, 其實發生在第一集現代對決之前的事情。即是其實在第一集最後, Connor殺Kugan的那把Samurai其實已經是第二把 --- 就是在第三集裡面重新打做的那一把新的Samurai。


(To be Continue)

高原反應談

高原反應談



跟大家談一下, 一些想去川藏、西藏等高原旅行的朋友所關心的問題 : 高原反應

首先必需厘清一點 : 城市人上高原, 99%都會有高原反應, 只是一般來說 假如程度太輕微, 不影響活動的話, 通常視為"沒有反應"。我本人就屬於沒有反應的那種。以下也依從這個簡化原則, "高原反應"意指程度比較大, 令人明顯感到不舒服的那種程度。

"高原反應"本身是指由於高原空氣含氧較低, 因而引致身體不適及衍生的毛病。但我一直都認為 "高原反應"的發生, 更多是來自城市人自己的心理暗示 : 對高原的 "未知"心理, 聽過的其他人發生高原反應的故事… 這些負面訊息容易令人不自覺地把一切都誇大、敏感, 直到身在高地時, 那怕只是再小再小的事情, 都因恐懼而被無限放大。一旦疑心生暗鬼, 開始擔心自己出現反應的話, 就更易真是令身體發生反應。因此我經常對人說, 青藏鐵路通車了, 你們這些"跟團"入藏的香港人, 肯定個個都會出事! 結果果真就在首班車上就死了個香港人...。

其實是個很簡單的推論 : "反應"來自自己的心理暗示, 愈擔心、愈浮現。那些習慣跟團的香港人, 當中肯定不少是終日憂心的。但問題是只要團隊裡面有一兩個這樣的人, 大家困在列車裡面不停說, 這種情緒會使其他原本應該沒事的人也弄成有事; 原本假如自己入藏不會有事的人, 都會被弄得入藏時擔驚受怕。不停受著團友輪流說「唉也, 我都覺得心跳喇!」「唉也,死啦死啦,我都有事呀,好頭暈!」然後就會把自己身上再小的正常現像都當成大毛病。信心崩潰了, "反應"也來了, 因為原本極輕微, 本來應被忽略掉的小事情被無限放大了。

高原反應由於是含氧量引致, 可以在事前使用藥物改善、控制一下。在四川時我也一樣有買 紅景天 (注意,廣義上"紅景天"是一個"類別",有很多品牌的), 但其實只是給自己一項"心理保險"而已, 我根本沒打算靠它。一般的說法是, 吃紅景天要在上高原前一個星期已經開始服用。但去川西時, 我只是在上高原前一晚以及當日早、晚吃了一次。而去新疆那次, 我完全沒有吃。

跟大部份城市人所想的不同, "高原反應"跟你平常的體質沒有明顯關係; 你平時是運動健將、還是文弱女會計, 跟你會不會有明顯的反應完全無關。 亦跟肺活量無關, 倒跟身體的適應力有關係。而我本人則又認為"適應力"很大程度又跟心理狀況有直接關係; "心理暗示"會嚴重地影響其適應力。

說這麼多, 怎樣避免? 我的說法是 : 請從精神上的控制開始。因為一個不斷擔心自己身體挺不住的人, 上高原後鐵定出事。跟團的話, 很難避免團員裡面那些終日把憂慮說出來(影響大家情緒)的人, 唯一可以做的是不要隨便參加相關的討論, 原因是這些討論會令你對自己原來的信心產生不安。為了更保險的話, 事前開始吃紅景天吧, 不過在香港買紅景天, 可能是很貴的天價。到了高原, 一旦自己感覺到有跟平時不一樣的"分別", 不要害怕, 不要慌張, "平心靜氣"接受它就是, "平心靜氣"這四個字很重要。年輕的青少年, 不要刻意跟反應搞對抗, 還去刻意做運動想"克服"它。還有最最主要的, 不要常常去想它。能夠分心不去想它, 身體的確就會漸漸"忘記"這些輕微反應。其實, 高原的美景本身就是最佳的藥物了。

2007年8月18日

風雪新都橋

風雪新都橋
(節錄自 走進川西Dead or Alive (2006))


有網友想看看我去年的一次經歷, 整個事件原載於《走進川西Dead or Alive (2006)》, 相信這裡不少朋友也早已看過。由於不想send幾十M的file, 而且想想應該也值得放出來給其他未看過的新朋友看看。

今次節錄的事件, 是去年五月在 四川康定 附近發生的事情。算是我目前來說在旅行過程中遇到最險峻的一次事件, 亦是一次令我確確實實覺得「執返條命」的一次。簡單來說就是乘座的小汽車在海拔4200米的雪山遇上大風雪, 我只有簡單的衣物, 而汽車偏偏跑不動。在大風雪的同時, 我卻擔心自己跑上了賊車......


部份文字修訂過, 主要是刪除一些, 現在看來覺得沒大意義的廢話。

*** *** *** *** *** *** *** *** *** *** *** *** ***

(情況 : 車子下午到了四川康定, 由於去新都橋的正式班車要明早6:30才有, 但這裡有其他"面的(面包車)"。)

第二天拍的「溜溜的康定城」。就是在跑馬山上拍攝











一下車, 第一個感覺是 : 這裡好凍! 在丹巴一樣是高原(比康定低些), 但那裡是穿短袖Tee的天氣。一來到康定, 卻冷得打震了。這個廣場、街上, 到處都是那種"很風味"的康巴人, 但我不得閒看了, 先跑入商場, 找廁所, 並找個地方拿出風褸、長袖Tee穿。

跑回大街, 站了一會, 沒見到甚麼去新都橋的面的, 倒是不少司機問我去不去成都。我走到一架停著的車前, 問司機, 請問這裡是不是有車去新都橋的?



馬上有不少司機圍過來。這司機說, 新都橋? 太晚了, 早就沒車了! 通常甚麼時間有? 早上吧...或者中午兩三點也還會有...。有個司機叫我包車, $280 (!) 還猛說不貴不貴。


就在交談中, 原本的司機突然大叫「喂, 喂!!! 還有呀!! 還有呀!!」嚇得我... 原來他是向一架剛剛在前面駛過的私家車喊叫的, 這架私家車也利害, 竟然在這情況下還聽到司機是在叫他, 猛然就這樣在路中心停下。那司機叫我, 「快! 快! 這架車就是了, 快點過去!」然後對路中心的私家車叫「等等呀! 還有一個新都橋!」私家車馬上打開車門喊叫我快上車。這時候在路上其他車已經不斷響號了。

假如是你, 怎麼辦?

我馬上道謝, 跑向私家車。私家車也慢速駛向一邊讓我上車。車上早就逼滿了人, 後座座了兩個康巴巨漢(*)。我旁邊的這個墨西哥型巨漢, 巨大得像鐵拳5的那個摔角手。我被擠在門邊, 動彈不得。車門也要好辛苦才關得上。抱著背囊很辛苦。
巨漢看看我, 問我「很難受嗎?」當時沒想太多, 點點頭, 笑笑答他「有一點點」。事後回想, 這是大錯特錯的錯事來。
我先型容一下車內各人。司機是個青年人, 因為在駕車, 很久才看到他的面, 是個年輕的"印第安型"。司機旁邊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漢族, 似乎跟司機很熟。後座左邊是個較大的"印第安型", 身穿藏服。我旁邊(中間)是"墨西哥型"巨漢, 戴著牛仔帽, 便服。即是說, 只有我跟前面的男人兩人是漢人。而明顯地只有我一個外人(遊客), 他們全都是當地人。

也忘了是誰, 總之有人問我去新都橋鎮嗎? 是去旅遊的吧? 我說是。"漢人"問我, 是從廣東來的吧? 我答, 「呵, 是的。你怎麼知道?」 (這些是癈話, 只是用來把話說下去的連接用途)
「因為我也在廣東打過工啊, 一聽口音就知道。廣東的哪裡啊? 」

假如是你, 怎麼辦?

「從哪裡來」, 這個問題不是隨便能回答。我常對大家說, 每次出門在外, 我都會自動開著危機sensor。在四川幾天, 絕大部份時間我的危機sensor都沒訊號, 每次我都很放心地答從香港來。但現在, sensor突然大響。
「啊, 我從...中山來。很遠吧。」
為甚麼選擇回答 "中山" ? 原因是:
- 他答我在廣東打工, 我儘管搏一搏, 搏他自己不是廣東人 (這也從他的口音上判斷)。
- 這裡是川西, 他們應不會很熟悉南方的情況、也應該不會經常接觸廣東佬。
- "中山" : 一個他們應該聽過名字的廣東城市, 但又不會很了解情況的城市、沒甚麼新聞的城市。假如我答 "從深圳來", 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穿煲"的可能性很大。
- 因此這個"廣東城市"可以在之後一些可能的情況下, 為我的「爛普通話」「相貌」「奇怪衣著」等等進行掩飾。
聽到了中山, 幸運地, 他們沒有再問下去。

巨漢問我, 「去塔公嗎?」我答「啊, 現在不去了, 太遠。」這時, 漢人回頭望一望我。我拍拍巨漢, 少聲問他:「這架車, 多少錢?」巨漢望著我, 笑了笑, 然後向我伸出三隻手指。
(我趕著跳上車, 沒問清楚多少錢是我犯的一個錯誤。我輕聲問他, 是因為不想司機知道「原來我不知道價錢」。當然他們可能是一伙的, 但至少可以試一試。巨漢一聽就馬上明白我小聲問他的原因, 因此也不說話, 用手勢回答我。)

車一直向山上駛去, 而溫度就快速下降。路上沒有甚麼車, 只有偶然對面線跑過一輛大貨卡。巨漢跟司機用藏語(是吧?)談了幾句, 車子在上山的中途, 在一個路邊商店停下。司機走了出去, 後座兩個藏人都出去。巨漢見我滿面疑惑, 對我說, 「等我們一下, 買個東西。」這是在上山的途中, 車已跑了約十五分鐘, 外面天氣很冷很冷, 下微雨。視線內只有我們一架車停在這裡, 山邊有兩三個小店。這時車裡淨下我跟那個漢人。

假如是你, 怎麼辦?

在停車的一殺那, 我已想了很多情況。想到多少情況只是上集, 你能夠有多少選擇, 才是下集。首先, 我對"上車"這個選擇沒甚麼看法, 因為我知道當時這個上車的決定, 是合理的。要時光倒流一次, 我肯定仍會急忙跳上車來。

是不是現在開門, 逃走? 車已上山跑了十多分鐘, 路只有一條。假如現在下車而他們真是有問題的, 我是跑不掉的。假如其實他們根本沒問題, 一切只是我多疑, 這樣我也跑不到。我計算不到在這個寒冷的氣溫下要步行下山, 要多久...這時, 漢人開口了。
「你今晚在新都橋住的吧。找了住宿了嗎?」他這樣一說, 我反而馬上輕鬆了些。(只不過都係推銷住宿咁乍下?) 但我沒有完全放鬆, 因為可能性仍很多。「沒有, 到時再看看。」
他果然開始向我推銷住宿了。我問他多少錢, 他遲疑了一會, 答「三四百元而已」(!!) 我答, 「不行! 太貴了。」「不算貴了, 你...到時看看再說吧。」這是很正常的對白, 但... 他的語氣幾乎等如寫上字幕旁白: 會這麼簡單才奇! 我只好用明顯不耐煩的語氣說「太貴了。到了鎮上我自己看看就行了!」
我還未說完這句, 他突然很認真地回頭對我說, 「你剛剛來這邊, 你不要隨便跟"他們"談話呀。他們這"老藏", 跟我們不同的。你看吧, 我跟你都是漢族呀, 跟他們不同的。在這裡, 我們漢人不會騙你的。他們不同。」
他這樣說, 令我一身冷汗。我不得不清除cache, 再把他這番話倒入去分析一下。
這是我一直沒想過的事。(從日隆那邊開始, 一直沒有想過)。他的說法, 明顯地表示, "老藏"跟漢人不和; "老藏"可能騙漢人、可能...害漢人。真是如此嗎? 我可從來沒有想過沒有注意到。

是敵是友?

在我深深考慮他說的說話時, 我唯一離開的機會都沒了, 三個康巴人已經回來, 繼續開車。不過其實, 我也根本不會選擇離開。
當時, 我一心在等待的士的出現, 因此, 對於對面線走過來的貨車車身上的一個特別顯眼的現像, 我竟然沒有太為意, 沒有process time去理解, 這個現像代表甚麼。畢竟, 現在是五月。畢竟, 這幾天我都在山區, 一直穿著短袖Tee。
每架對頭車的車身車頂上, 黏著很多白色的東西。
康巴人上車後就開車。駛了不過五分鐘, 大家都看到前面遠處山頭的景像 : 前面的山, 已經有白色的積雪了!
明顯地所有人都很奇怪。司機開始撥打電話, 漢人也在打電話。在他們未收線, 車就已經開始在積雪上走, 車窗都有一點點的雪片了。「今天下午開始突然大雪。」司機對漢人說。
我早幾天, 第一次身處雪地。但那時是"積雪", 不是下雪。現在才是我此生第一次見到"落雪", 但卻一點心情都沒有, 因為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大家面對這種不應該出現的現像, 一直無言。對當地人來說, 這也明顯地是不正常的事。積雪愈駛愈多, 司機把車速顯著變慢。外面的風雪很大, 能見度愈來愈少; 漸漸除了車前正面勉強還能夠看到不同顏色的路面外, 車的兩旁除了比較近的樹和牛外, 就甚麼也看不到了。

大家也不再說話。車漸漸爬高, 已經跑了一個小時了。司機把車愈開愈慢。車裡面愈來愈凍。巨漢跟左邊的"印弟安人"本來已經睡著了(我當然一直都不敢睡), 但是一陣特別的震動, 令大家也醒了起來。
車子在尖叫著, 但並沒有向前行。司機停了停又再踩、停又再踩、車子前進一步, 又不行, 司機用力踩著(我覺得已經是地板油了...), 輪胎尖叫, 但是汽車非但不動, 還開始...溜後!!!我們都面面相觀。溜後了一米吧(這可是山路, 就是那些沒欄的山路! 再溜的話肯定要跌出去了!), 司機搖頭, 猛然一踩殺車, 車子轟一聲停下(還好, 能夠殺車...)。司機回頭, 你們先下車!

我們所有人馬上下車, 除了司機。我當然緊緊把袋子拿在手上。一打開門, 啊, 這就是風雪! 我第一次遇"落雪"就是面對這樣的大風雪; 雪片打在面上身上的感覺並不令我覺特別, 反而覺得是"當然如此"的感覺。看看其他人, 從他們身上的衣服作為background, 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風雪"的景像。這完全是電影見到的典型影像, 但是現在絕對不是欣賞的時候。
我出了門, 因為不想站在山邊(車已經溜得很近山邊了...), 於是直覺地走開, 但一時沒留意到更蠢。「快走開, 不要站在車後!」巨漢喊叫。我這才注意到自己有多蠢, 急忙跑到另一邊(車的左邊)。這時發現, 腳要在厚厚積雪上走, 已經相當吃力了...

少了四個人的負擔, 司機繼續嘗試前進。車子前一下、溜一下、前一下、溜一下、就是不能正常地走。司機停了一會, 再前進。行了! 向前緩慢地走了幾米, 我們也慢慢追上去準備上車。輪胎突然又再尖叫, 然後又不動了!
司機一直在嘗試重覆以上動作, 總括來說車子是前進了, 但卻是幾米、幾米的前進。我不知道其他人如何, 而我此時已經凍得就快動不到了。我身上穿有一件短Tee, 加一件長Tee(普通長袖衛衣), 外加一件"城市風褸", 一頂帽。普通hiking鞋、功能褲、沒有手套及其他。我可沒有預期會在大風雪裡活動的。

當汽車再在一輪尖叫後, 突然沒了聲音。我直覺就是大事不妙了, 果然, 汽車突然死火了。司機不斷噠車, 但....噠不著。

假如是你, 怎麼辦?

之前是很不安, 但這跟現在發現車子噠不著相比, 就是兩回事了。
漢人攀在車窗前, 不斷跟司機商討如何點火。之後兩個康巴人開始有動作, 站在車後開始推車。這時我也馬上加入推車,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 我很希望自己能夠幹些甚麼。

但是很令我氣憤的是, 那個"漢人", 站在旁邊完全沒有幫手的意思!

我發現我的加入其實無意義, 腳下根本發不到力, 一推之下腳自己向後滑, 車子就沒反應。都是巨漢利害, 他一動, 車子就向前推了。我們一直推, 司機一直點火, 但也一直失敗。推了好久, 車子已推前了一段距離了, 但都是點不到火。大家都開始累了。
兩個康巴人倒沒甚麼, 他們似乎不當一回事。本來他們這麼不在乎, 對我應該是安慰的; 但是, 我安慰不起來。因為, 我非常唔掂!
他們生活在這裡, 雖然今天沒想到會落雪, 但他們對風雪並不陌生。而雖然不下雪, 但今天這裡本來就凍, 他們本來就穿了一定程度的冷天衣服、皮褸等等。康巴巨漢更好像完全沒事似的。但我這個"香港人"可是生平第一次遇上風雪, 對風雪沒有經驗及認知。而且, 我也沒有任何適當的衣服及裝備!
開頭因為緊張, 以及有活動(推車), 身體也還不覺很冷。但隨著開不到車的時間愈長(我已無法估計停了多久), 風雪愈大, 我已變得很冷很冷。我知道雙手(手掌)已經沒了感覺了, 就好像睡覺時把手吊了在床外, 醒來時"碑"了無法活動, 只能夠靠手臂搖動一樣。而我就連手臂都開始沒感覺了。頭頂出奇地暖(帽的作用吧, 暖的意思也只是相對而言), 腳的情況比手掌好一點點, 鞋的厚度在積雪下保護了不少, 但也差不多沒感覺了。腿是最冷的, 也濕, 薄薄的褲在雪黏上後就溶, 滲入褲管內, 而半濕的褲面就更黏雪片...我當然把風褸的帽也戴上了, 緊緊包著臉 --- 雖然沒甚麼作用, 總好過無。把背囊背上, 令背部不需要黏雪; 但前面就沒辦法了。

回來後, 有人對我說風涼話, 說你應該一直活動身體呀! 哈, 說這話的人當然是因為自己未試過遇上!!! 我當時當然有嘗試這樣做, 但實情是你會發現根本動不到甚麼... 而且在積雪上活動, 要花上幾倍的體力, 尤其是移動的動作(例如想跳動、緩跑等等)。伸展運動在"伸"時會異常冷, 因為表面積增大; 我能夠做的, 就是停止大動作, 而以小幅度的身體活動維持感覺。

我不知道這段時間有多久, 只知道連司機也停了動作, "攤"在位子上不知道怎麼辦。我的手已經沒感覺, 面孔露出的部份都沒感覺, 腿可以動但是腳掌也活動不了。當看到司機這樣, 我在心裡說「不行了。」

這段期間, 山路上完全沒車經過。亦不知道多久才會有車經過。司機跟漢人早就已經停止打電話了, 因為明顯地甚麼訊號也沒有。但此刻看到司機那放棄的模樣(*), 我卻馬上很想很想打電話。想打回家。因為在那一刻, 我知道我很有可能, 就要死在這裡了。
(* 即使繼續這樣子, 對他們來說, 他們不一定會死; 但是我知道假如開不到車的話, 這裡第一個死的一定是我。我沒有風雪的經驗、沒有衣服、身體在幾個人當中也最不適應雪地、心理上的恐懼也是最大的一個。)
我知道肯定沒訊號, 但在這時候, 我非得要自己試試不可。手已沒感覺了, 我只能夠先用手臂, "吊"起雙手, 吊著在身上風褸上擦。風褸上很多雪, 手在上面擦, 就好像拿著兩件"東西", 把衣服上的雪撥開一樣, 很奇怪的感覺, 但我笑不出, 因為那是我自己的手。一般來說, 這樣"痺"的情況下, 手一碰到東西會是很痛的; 但這時, 它卻沒甚麼感覺。
我吊著雙手在擦, 慢慢, 雙手的感覺開始回來了。這時才覺得剌痛。手開始能夠活動, 很艱難地打開扣子, 拿出電話。我那一刻一個不安的直覺涌現 --- 我很擔心電話也不著 --- 這是電子器材在冰天雪地常有的事。好在, 電話仍開著, 不過, 訊號一格也沒有。
我緊握著電話, 心理上希望只要它"夠暖", 說不定能夠打得出... (可以看到, 思想已經很混亂了) 然後即使一格都沒有, 我仍然按重撥鍵, 嘗試打出電話。試了幾次當然是失敗, 只好暫時放回電話。

這是我有生以來, 第一次切實覺得自己可能要死。這跟以往的所有感覺都不相同, 我不能夠型容。我在想的是各種不切實際的事, 例如我忘了叫阿媽抄下我出發前買的旅遊保險單號。我在想我弟弟能不能醒目地在我電腦desktop找到那個確認保險的jpg文件。

假如我說"不驚", 那是騙你。事實是我非常恐懼, 但又不想作為香港人給他們看到此時我這麼恐懼。我當然也忘了不久前才向他們自稱是中山人。坦白說, 我把所有曾經知道的神佛、"真言"都全搬了出來了, 連小學時接觸的「一貫道」的三寶都拿出來了...。

這種"慢慢等死"的感覺是最可怕的, 可怕得...比起其他東西都難受。對時間已經沒了感覺, 不知道期間到底有多久? 只是記得在這個時候, 情況終於有了些變化。
一 ) 我這時是背著他們, 也就是面向下山的路。雖然能見度很低很低, 但我突然看到, 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有打著死火燈的車子在山下一閃一閃。(那又怎樣?) 只能夠說, 在當時來說, 這是一件令人覺得「事情有變化」的感覺! 雖然, 山下有架車在打死火燈, 其實跟我們的情況一點關係也沒有。
二 ) 司機也突然在身後說 : 大家再來推車!

這兩件事加在一起, 就無緣無故地突然令我也有了信心。或者這就是需要新變化的心情吧。今次就連"漢人"都終於肯加入幫手了。當心情不同了, 身體也變得開始靈活。車子被再推前了兩個車位, 仍是點不到火。但是司機不知為甚麼, 現在很有信心, 叫大家停一停(休一下)再繼續, 「應該差不多了!」。大家都被他的語氣感染, 開始有信心起來。
就這樣, 停了停再推, 仍是不行。再停, 再推...終於, 終於能夠點著了! 汽車開始重新有了動力。但司機此時卻把車停在原地, 轉頭叫巨漢不知去幹甚麼。巨漢打開車尾箱, 取出一塊木板 , 跑到車前, 放在前輪前面。汽車慢速開動了, 向前緩慢走了一會, 我們全都緊跟在後面。再駛了一會, 司機叫大家「上車了」!
回到開動著的車上, 大家都是興奮的(最興奮那個肯定是我)。車子慢慢地走, 又駛了五分鐘, 輪胎再次尖叫, 然後又死火了。之不過今次, 經歷了之前的事情, 現在我已經變得不懼怕了。大家再次下車、推車, 再次跑了一會成功發動車子。

事情, 是否就解決了?
(車子再次發動後, 我才記得拿出手機出來拍下了當時的情況。大相機當然不適合拿出來)












前面這人就是"漢人"


藏族司機




再駛了半小時, 發現原來剛才出事的地方, 幾乎是打折多山最高的地點, 積雪也最厚。車子開始變成向下走, 然後, 大家看到, 前面所有車都停了下來 (難怪一直沒車經過了)。停了幾分鐘都沒有動, 司機開始鼓燥。下車, 走向前面看看發生甚麼事。康巴人也走了下去。漢人沒有下車, 對我說, 前面可能封山了。
封山?

很快他們就回上車, 一副無奈的表情。「哈, 出了事, 可能會封山啊, 哈! 你們要在山上過夜了!」

前面的車都停了下來不動

我其實知道"封山"是怎樣一回事。跟塌方一樣是山裡偶然會有的事。可能是風雪太大, 可能是大塌方, 可能是交通意外, 可能是山上突然掉下一塊巨石攔路, 也可能是路面崩裂了一大片車子過不到的空位...總之遇上這些事, 而在風雪中, 工程車、拖車之類也開不到上來; 或者單純是, 在另一邊的風雪太大, 交通部不容許再有車輛出入...甚麼事也有可能。我根本不敢想像今次又會弄多久。只是再次把剛才的所有神佛真言都全拿出來再唸一次。
"封山"的問題會有多大? 事後, 我就剛好在旅遊書上看到一段, 可以參考一下:




看來這堆"真言"之中, 可能真有一組是有用的。五分鐘左右, 車子們就開始移動了。
車隊慢慢順利地開下山, 之後先是看到一架貨車翻側了在路邊, 但不知道有沒傷亡。
















(明天離開時, 仍能見到這架車)
然後看到了一個非常令我驚訝的場景 : 一架軍車停了在路邊, 有幾個解放軍下車來, 其中有些在修車, 有些在指揮路過的汽車, 後面還有一個...喇嘛。
從陣勢看, 這架軍車是"護送"這位喇嘛出康定(或者成都、或者其他地方)的, 只是剛好在這大風雪, 軍車出問題跑不到了。解放軍們都穿著綠色的軍大衣、頭上也戴著連耳套的軍帽, 威風懍懍。喇嘛一直站在路邊, 我從汽車望落去見, 他似乎已經在這風雪中站了好一會了。
經過他們的時候, 看到軍人們, 衣服上、帽子上, 都有著不少積雪。當他們一活動時, 就把一些雪片震下來。但這喇嘛, 只穿著那種常見的喇嘛袍、頭上也沒有戴帽。神態自若, 很自然的神色。而...不可思議的事是 : 他的身上、袍上、頭上, 沒有雪! 或者, 常有人說很多喇嘛都有神秘的武功, 原來是真的吧?

過了神秘喇嘛, 差不多到平地了。這晚遇上的麻煩似乎沒有完結。突然在山邊有塊石頭滾下來, 車子閃避不到, 被撞上了。司機馬上停車看看, 車頭被石頭撞凹了, 不過問題不大, 繼續前進。然後, 我知道終於到了新都橋鎮了。漢人突然輕聲對我說,「一會你不要下車, 不要理他們。你跟著我, 我下車你才下車就行了。」他想帶我去的那個"住宿", 必定是還要座一段距離才到的。怎辦?

到鎮上時天色已很黑了, 這超出我的預期, 有點麻煩。因為來到已天黑的話, 我就很難獨自在這種小鎮上找住宿, 何況…風雪還很大的情況。車在路邊停下, 司機說「鎮到了!」就跟兩個康巴人下車。我這時還未決定應該如何做, 仍然座在車上。

巨漢跟"印弟安人"下車後, 就大聲用藏語在街上談話。我聽到常有"塔公"兩個字; 我相信, 他們是在問, 那架車肯去塔公? (巨漢上車時曾經問我去不去塔公)

漢人再次對我說, 「你不要下車, 一會我帶你去住宿的地方看看。」「不要了, 你就告訴我, 價錢多少?」「(不作聲)...你先去看看再想吧。」「不, 我怕到時我不住, 但跑不到這麼遠回來找!」「(他開始急了) 不, 到時你不滿意, 我再義務車你回來找吧!」(我想 : 我信你才奇!)
司機發現我未下車, 突然伸頭入來:「咦, 這裡就是新都橋鎮了啊!」漢人急忙用眼神、動作在叫他, "不要理呀, 開車開車" 而司機明顯地不理解他想做甚麼。

這時候, 再笨的人都會有決定了。假如是平時, 我也絕不可能座在這裡這麼久。可能是車子發動不到時, 他不願幫手的行為令我心生討厭, 更可能的是他由始至終的言行, 無處不在說明他多麼奸詐。 除了... 他說的"老藏"究竟是否真是信不過? 我不敢確定。但我能確定的是, 他這"漢人"一定信不過!
我說「不了, 我自己在鎮上看看吧」就開門下車不理他。他也沒再說甚麼。

我下車經過司機身邊, 我再問他「這裡就是鎮了嗎?」他給了肯定的答覆。經由剛才一路過來的事情, 以及在川西多天來的感覺, 我認為這藏人至少遠比那漢人更值得信任。我問了他一句,「鎮上多不多旅館啊?」他看了看我 (下了車,在風雪中我仍因為寒冷而打顫), 說, 「跟我來吧! 我介紹一間給你!」我問他, 多少錢的? 太貴的我住不起的。他答, 「二xxx而已」我聽不清楚他說甚麼, 以為他說兩百多元, 就答他「有沒有百多元左右的? 兩百元太貴了」他聽到我的回答, 反而呆了;「你想找百多元的嗎?」一副吃驚的樣子。

他帶我去的並不遠, 就在路口。一入屋, 非常溫暖, 其實我已經投降了。他在旅館裡叫, 一個藏族女人走了出來。他們談了兩句, 帶我上去看房間。我一看, 還算乾淨, 但沒有衛生間。不過這個時候, 要不要衛生間已經不重要了...我問她, 多少錢?

她答, 25元。










房間


第二天早上拍的, 雪已停了




還想出去風雪中找另一間嗎?

2007年8月13日

講飲講食2007 : (排排凳)

逍遙侯講飲講食2007 : 揀餐廳2 (排排凳)

今次講 "排排凳" 既問題。

我超憎同人出去食飯, 揀到間似樣既餐廳, 一打開門入去就發現"能夠比我地坐既"都係排排凳。咩叫排排凳? 我畫左個圖仔比大家參考:

斜線係牆、淺藍色係張檯、橙色分別就係凳以及貼牆既Sofa (或者埋牆果邊都係普通凳。而我既"排排凳"定義仲係指 "兩張檯中間冇野隔開"。有極少數餐廳雖然座位編排係呢種格局, 但佢兩張檯之間會有partition隔住, 呢種我唔會列入"排排凳"類別。
討厭"排排凳"既條件之一主要係, 特別當你係兩個人, 帶住條女or打算溝既女呢種情況。一旦見到間野係咁編排座位, 我會好唔中意。情況許可下我一定掉頭走人。

我保證唔少讀者睇到呢度就會「哈~~」咁笑出黎, 心入面會講一句「真係頂你唔順」。覺得我多九餘、無聊、on9...之類。但係根據我既經驗...
絕大部份既朋友, 醒目少少果d, 一聽到我型容"排排凳"即刻用力點頭, 馬上明晒我想講乜野; 而大部份一般人, 係聽完我解譯後, 都會承認 : 其實佢地一樣咁憎呢種座位, 不過佢地全部每一次好泯咁食完一次之後, 就會完全拋諸腦後冇左件事。而下一次出去食飯, 就又會"唔覺意"再中一次招...。亦有一部份朋友, 其實每次入餐廳都會發現呢個問題, 但係怕被人笑/怕條女話佢/話多事/怕唔好意思 --- 而自己就範, 死死地氣跟住waiter行入去坐, 而唔肯/敢話唔中意呢d位, 行返出黎。

我肯定睇緊呢篇文既你都一定係以上是但一類人。因為堅持認為「都冇乜野o者」既人其實唔多。大部份人都係到臨場就"算啦" "是但啦"而就範。

好痛苦既事實係 : 在香港, 通常會係貴既、靚既餐廳先多呢種編排。反而cheap cheap茶記基本上唔會咁做。

請各位睇睇下圖 :

當你同條女入座後, 就會出現如圖的情況 --- 我仲先假設間野唔會衰到搭檯 --- 明唔明有乜問題? 問題好簡單 : 你會發現你冇辦法講任何野, 冇辦法安安樂樂同條女傾計。
當然, 起碼一半以上既 "香港人" 會無視呢種情況, 但我估呢一半以上香港人, 並唔會走黎睇我呢篇野囉。你會發現, 你只能夠坐低, 叫野食, 食食食, 講下無相干無謂野, 冇辦法放心地傾計的。如果你答我「挑, 理九得佢丫! 照講囉! 我地傾計關隔離撚事呀!」ok, 你勁, 我甘拜下風, 但我做唔出囉。

講飲講食2007 : (等位)

逍遙侯講飲講食2007 : 揀餐廳1 (等位)

有d開始熟又未熟到"好熟"既朋友, 往往話同我出去食野"麻撚煩", 我認, 我自己都覺得麻撚煩架, 不過至少到目前(2007)為止我願意堅持囉。
其實講來講去係得幾點o者。不過首先開宗明義我份人所謂"食野"其實食地方遠多於"食物", 或者話我既選擇取向偏向於考慮餐館既"環境參數"多過考慮佢既產品(食物)質素。可能有人話我咁樣係本末倒置, 但我既答覆係 : 其實大部份一般人都係一樣(並非真係以食物質素作判斷條件), 只係其中我敢講絕大部份人一係不自知, 一係唔承認。

快速歸納出黎有以下幾個大point:

- 唔等位。("訂位"係另一回事, 唔好混淆)
- 唔選擇"排排凳"。

其實諗左好耐, 對我黎講最主要既限制都就只係以上兩點。今次主要先談 "唔等位" :

唔客氣講, 我認為「沒有任何一間餐廳既食物, 係好到值得任何人去等位超過10分鐘既」。No exception. 所以d咩金滿庭(兵馬俑)、假和風餐廳、咩咩拉面...唔使旨意我去食。
間野多人食, 要等位, 唔係佢錯, 但係你真係on 99走去等位就係你問題。o拿我問你, 通常咩原因會令你走去等位入場食野呢?

- "有人話" 果間xxx "幾好食架"~
- 果間xxx "好抵食架"~
- 果頭冇選擇。

可惜以上三個令你去等位既理由, 大部份根本唔成立。

先講 "冇選擇"。我自己既對拆係: (1) 唔食住。錯開時間直到少人。 (2) 寧願食貴d既地方。 (3) 去第二度。這點通常又要同第1點配合。


「有人話果間野幾好食」迷思 : 呢個係最常遇到既事情, 永遠大家身邊總有d人會同你講, 去邊度邊度邊間野啦, 「我個同事話果度幾好食架」或類似情況。但係你地一行人好辛苦咁去到, 發現門前大排長龍, 呢種情況你咪話未試過。
好可惜又悲痛既事實就係, 10次裡面有3次, 結果係其實冇乜特別, 唔知有乜咁好食。有3次, 冇錯係ok, 幾好(都只係好少少), 但係其餘條件令人難受, 例如服務勁差、逼夾、間野唔舒服、四圍都係仆街客等等。而另外有3次, 直頭係「根本唔好食」! 只會有唔超過1次, 係的確好介紹。
而用我既講法係, 就算佢其實的確係比平時既好食少少, 「但係絕對唔值得為左呢個差別而去排隊等位」。為左食佢d "其實只相差少少" 既野食, 你地一行人付出左更大既成本, 包括等位之類。
唔該下次遇到呢種「人地話果度好食」既情況下, 你自己留個心眼, 食完返出黎印證下我講得應唔應。絕大部份「人地話好食」既地方, 根本就唔好食。諗住「食好d」作條件而願意事前付出成本(等位), 大部份情況下都係失敗既。


「有人話抵食」迷思 : 呢個理由通常排第二, 而又常見於果d乜Q火鍋打邊爐、"大大件壽司"。呢個迷思其實最易穿煲厄唔到人, "好唔好食"係唯心o者, 你有權夾硬話某某餐廳好食; 但係 "抵食" 有數計架喎。你地各位自己回憶下, 記憶中對上一次、兩次N次「人地話抵食」飯局, 埋單果時點?
基本上係90%以上, 埋單計一計數, 其實同平時去食相同野完全冇分別。有分別果次, 可能指既係 "幾個人去食, 每人平左10蚊"。可惜既係有好多時候結果發現貴過平時。

我唔知呢種「有人話抵食」迷思點解往往能夠在朋友同事間流傳到, 因為照計馬上就會被揭穿。但係又的確會被一直流傳落去。大家都好大方既, 當初因為誤以為果度"抵食", 因此可能千里迢迢、或者去到等位等成粒鐘、或者被"抵食"誤導, 因而忍受左間野d其他唔好既地方。但係結果埋單才發現呢個唯一優勢根本並唔存在

我永唔會因為「有人話抵食」而違反「唔等位」呢個前提。因為我好清楚任何、基本上是任何, "朋友既朋友試過話抵食"既店, 全都係一肚氣。10%食完真係平既店, 幾乎就一定勁難食。

2007年8月12日

北京 地鐵篇

北京 地鐵篇
(節錄自 [2007上海北京商務行], Aug/2007)

北京地鐵是我見過做得最最最差的地鐵, 即使只是用國內的來比, 這個首都的地鐵系統竟然是最差的。廣州的舊地鐵也要比它好, 重慶輕軌也要比它好。
北京地鐵的差, 非常難得, 因為它的 “差” 是全方位的差, 不是一兩方面的差, 差得均衡。某方面差很常見, 難的是每一項全部都差, 更難的是想找一個 “還算好” 的部份都找不出來, 這才是水平! 差到這個地步簡直要拍掌。

先說一個小故事 : 大家可能聽過北京「西直門立交」的大名。一個小故事是說某人約了朋友在西直門附近, 他去到立交橋十字路口了, 但完全找不到地方可以走到對面去, 最後認命地花3元跑入地鐵走到對面去。這個故事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 : 既然有地鐵站能夠走到對面, 為甚麼要花3元走過去呢?
當我來到北京, 一切真相大白。首都人的思維確實不是我們這些香港人能夠理解的, 因為在這些京官的思想裡, 既然 “地鐵” 是個營運的商業機構, 那它的存在就是為了贏利的, 而不是為了便民。所以…你想進入地鐵站的每一個出入口, 都要買票後才能進入! 在香港已經成為深層認知的 「落地鐵站, 經過大堂行去對面xx街出口」這種事, 在北京根本不能發生!

首都地鐵並不是為了便民而建設的, 它就是個純粹的商業機構。它不會給機會你免費使用它花錢建出來的通道。還有更過份的事情 : 即使你是付費坐車的, 但是你竟然不能在你面前的這個入口進入, 而非得走10分鐘跑天橋走到對面馬路的入口!!! 稍晚一點, 我會為大家介紹這種獨特的北京地鐵風情。









北京地鐵車公廟站月台內景。其實單說這個景觀的話, 坦白說令我想起的是東京地鐵站。指的是歷史悠久之感。

北京地鐵N宗罪之二 : 地鐵車票, 竟然……仍是用類似30年前香港巴士上賣的那種小紙飛!
假如「地鐵賣紙飛」令你跌下巴的話, 請你先接好你的下巴, 因為我還未說完。

買完車飛入站, 一左一右兩位阿姐站著在閘口前 “收飛入場” ??!!!??!!!!!你沒看錯, 人手賣票(你要走到櫃台前排隊, 跟counter說你要甚麼價值的車票), 賣的是紙質車票。入閘, 靠的是人手收票驗票。這就是天朝首都的地鐵系統。

北京地鐵N宗罪:

- 車廂臭。其實…我很快發現臭的不是車廂, 而是「人」。可能是食羊肉多的關係, 非常臭。而其中肯定同時夾雜一些其他因素, 我沒有弄明白、也不打算弄明白, 氣味比新疆的更難聞 --- 沒有那麼濃烈, 但一旦聞到, 就會覺得更難聞。但奇怪的是白天走在街上, 並不會感覺到(除非剛好走得很近)。可能在地鐵車廂內, 人與人之間距離接近而又集中吧?
- 車廂老舊。但平心而論, 這一點可以被原諒。
- 速度慢! 很慢!!
- 乘客不文明。在車子停站時, 下車的人跟上車的人的兩軍對壘情況, 直令任何人搖頭。醜陋和難看的程度我不懂得量化。對不起, 我無法很確切地型容出那種厭惡感受!
近期的熱門電影 [300] 中間有一段是斯巴達人方陣strong hold, 跟前面的波斯大軍直接對壘的一個鏡頭。我覺得非常非常適合說明那情景。
準備開車門了, 雙方隔著玻璃對恃
衝~~~呀~~~~ 用力推!!!!

依~~啊~~呀~~~讓開!!! 媽你的B!!! 靠~~~ ~~~

對的, 當時就是這樣的。
- 也是乘客不文明, 不過是指上車後。在車內亂撞、在兩個座位之間強要硬生生插入中間逼開兩邊乘客的、明顯是刻意地超級大聲地在試電話玲聲的(對, 就是數年前香港人最喜歡做的那種臭事)、在擠逼的情況下死要打開報紙來看的強者(對, 也是現在的香港人非常喜歡做的事, 但不夠北京人的強)。
- 在車廂吐口水。
- 轉車, 中途走了估計有6-8分鐘。不過說句公道話 : 日本地鐵的換乘, 要走的也差不多遠。
- 反而打尖 --- 基本上沒怎樣發現。原因是月台上根本就沒有 “隊” 這回事, 何來插隊? 整面月台向著車廂的一邊密密地擠滿 “人壁”, 你根本無位可以前進, 何來打尖?


剛才我跟大家提過, 只有在北京, 能遇上想坐地鐵但 “有站進不得” 的情況。
我很辛苦地走回原來的地鐵入口, 卻被職員欄住。這裡只能出、不能進! 你去哪裡的?「…去西直門的」「去西直門, 你要到對面的那個入口。」像很平常地指向對面馬路的站口。
我馬上明白了這種北京獨有的規定 : (1) 站口並不是必定能夠既出也入; (2) 就算能入, 也要選對方向來入, 因為進入了站內, 並不一定有機會給你再選擇上哪方向的列車!他指了指對面馬路, 說得輕鬆。當然輕鬆了, 不是他跑啊。而且北京人對步行的觀念不同我們, 他們走20分鐘、半個小時去坐車認為是很合理的事情。
要知道這裡是北京, 它千不好萬不好、馬路的建設卻偏偏在不應該認真的地方最認真。幾乎絕大部份雙程的車道(只要不是太細少的路) 都必定弄了中間隔開的圍欄, 基本上無法直接通過去的。一般來說都可以走到路口, 路口都會因為車要轉彎而沒有欄杆。但偏偏北京的馬路的 “長” 卻是著名的, 要我走到沒欄杆的地方, 比我依 “正途” 走到天橋的路更遠。而要走到天橋再上、下橋、重新走回頭路回到地鐵站, 又再走了10分鐘!


一張北京地鐵月台照。這是在復興門月台拍的。

2007年8月10日

大陸旅行 小攻略篇(1)

大陸旅行 衣食住行小攻略篇
寫給其他沒有太多大陸出差、自遊經驗的朋友們
(寫於 27/May/2006)

- 不要太擔心"吃"的問題。只要不是野外宿營, 即使當地的餐食多麼古怪, 你總能夠找到某些最基本、走不到甚麼樣的基本食物的 (例如面、水餃、包子、或者餅乾、杯面等)。當然了, 假如你不幸地帶著一個或眾數的港式少女、女人、師奶, 那埋口面大大聲「妖, 點食呀!」「(皺眉頭) eee~ 咩黎架~~」「(唔望你, 黑起面) gip, 我夜晚一定要食飯架!」...等等, 唔好意思我幫你唔到, 請連夜包車去最近既城市機場即刻買機票返香港, 陪佢排兩個鐘買份太陽報等位飲茶啦, 去乜鬼旅行丫。

- 廁所。內地即使在城市, 有些廁所仍是不能處理廁紙的。也就是說...嗯......要把廁紙掉在旁邊的垃圾桶內而不能掉入馬桶內...至於怎樣區別? 呀......執生吧, 教不到你......

- 機票問題。假如你打算香港直飛, 我強烈建議你一開始就係香港計劃好來回日期一次過買round trip (冇錯, 會缺乏彈性)。假如你想慳錢係大陸起飛(以及, 好多地方香港根本冇直航), 由於航運業"生態"唔同, 建議你先上網把來回程、中間轉飛...等等的大致時間、價位等等資料先抄低。唔需要抄得太詳盡, 因為冇用既 (哈哈), 大略抄低邊度至邊度, 將會有乜野時段既飛機、折扣價大約幾錢之類。記住大陸機票的"打折票"是指四折-六折左右; 八折或者九折的機票其實已經唔算是"打折票"了。仲有記住打折票唔係必然, 例如我就有這「兩分鐘400元」的血的教訓。

- 另外也是由於生態不同, 買大陸機票一般來說不適合買round trip, 較適合單純地一程一程買 --- 你當作是買車票就明白了。假如你對下一程的日期非常明確, 那就非常建議你在到步後, 馬上在機場內即買下一轉的機票。如你對下一程仍未決定(如我), 在城市內買也是很方便的事情, 逛市區時經常見到有大大隻字"機票"、"航空"等字眼的店子(在大陸反而儘可能不要在"旅行社"購買), 不過記得入去後首先就要問, 是不是能夠「即時出票」的? 即時出票的意思是成交的話, 你給現金, 他們是即時把你的機票打印出來, 馬上可以帶走! 否則的話他們會說「免費送票」, 但這對於你這遊客來說就完全不方便了。注意的是這些店子並不一定能買到你上網見到的打折票。我近來比較喜歡用來查價的網站 : http://www.ctrip.com/

(Update Aug 2007 : 出票問題 - 目前大陸基本上都已採用電子機票了, 但其原則不變)

- 選擇機票的技巧 : 主要不是看飛機何時起飛(當然太早太晚的機都不好), 而是看飛機甚麼時間到達目的地, 因此你必需大致上先知道航程多久 (這個原則, 對安排火車旅程更加重要)。無論何地起飛, 只要不是最後一程回程, 個人來說早上10點-12點左右的機最歡迎, 因為這樣無論航程多久, 抵達時仍是中午、下午的美好時間, 無論吃飯、逛一下街、轉車去別處、找酒店...都是最適當。記著無論在哪個城市, 通常都要預備一小時從機場回到市區。太早機的話, 你要忙著趕在很早很早起身收拾行李、退房、不同的城市早上如何到機場、有沒方法到機場都是不確定因素, 往往心急之下要打的, 結果為了節省一百幾十元去買極早機的優勢是毫無意義。另外, 部份酒店在早上不一定肯安排入住, 到時又可能要帶著行李走幾小時。飛機(或火車)抵達時間太晚的話(在大陸, 這條死線約在晚上九點前後), 首先, 你這一晚算是浪費了(大陸店鋪通常很早關門了), 而最主要是天黑才到達一個陌生城市, 帶著行李找住宿可是不簡單的事, 難度比白天找住宿困難/麻煩/危險幾倍。而且這種情況下你難以選擇, 變成是你被控制。

- 住宿的問題。我不建議沒經驗的朋友像我這樣住廉價旅館。但一個通識是, 大陸旅遊不同外國旅遊, 絕大部份情況下, 你根本不需要緊緊張張地book好酒店才出發, 因為這樣反而礙事和更花錢。我每次到大陸任何地方永遠都是到步後才找酒店(除了上海行是買套票), 因為在大陸, 酒店賓館等等真是遍滿了地(當然我也試過像中山這樣的情況), 你可以隨時慢慢逛街, 選擇地點、價位、外觀...等等合心意的地方才住。當然了, 有些人並不喜歡這樣。

- 在中國, 由於住宿相對便宜, 完全沒任何必要去找甚麼青年旅館之類。很多年輕時曾經在歐美玩流浪的人, 都在這點上誤解而浪費了不少精力。鬼佬backpacker不同, 他們刻意找青年旅館不是錢的問題, 而是為了找到一大群同道者。

- 大陸酒店賓館的實價往往是牌價的50%、60%左右, 不要相信counter前的價錢牌, 那會嚇跑你的。問房價記得要問清楚, 「xx房打折多少錢?」。假如你不想煩, 在到步 (火車站、機場) 時如果看到那些代訂酒店、車票的店子(很易認, 在店內往往掛了寫滿酒店名和價錢的大牌子), 可以放心幫趁。也可以向他們求建議, 例如你想找間在市中心的、或是接近某個特定地區的(例如你是出差, 要找個接近公司的), 在推介中選擇個價錢接受的就行了。他們提供的價錢幾乎一定比你walk-in問的打折價更便宜, 只是我本人更喜歡在市內自己選擇吧。另外假如該店非常主動、強烈地推薦你入住某酒店, 那就未必是好事。另外, 我也曾經試過因為這些店子自己看錯酒店名字打錯電話, 結果我以極低價錢入住了當地高級5星酒店的事情 (該5星酒店跟我問店子的廉價賓館只相差一個字)。

- 廉價的住宿 (招待所、客棧等) 應問清楚是否「有衛生的?」(即是否有獨立洗手間), 價錢出入很大。另外, 不論廉價住宿還是中高檔酒店, 你不放心的話都可以要求先帶你上樓看看房間是否滿意再決定是否入住。當然了, 適可而止, 不要搞得對方太麻煩。

- 很多較舊(開業十年以上)的賓館、招待所, 是不會有房卡或者鎖匙給你的; 要你回房時才叫每層樓的服務員幫你打開房門。這點請有心理準備, 不需要大驚少怪。

- 去大陸旅行, 內衣褲、襪子不建議辛苦地帶回香港, 建議穿污了就丟, 在旅途中補給, 反正廉宜。洗衣方面是個問題, 主要是洗衣容易乾衣難, 旅途假如不是"定點式" (在同一城市停留幾天) 的話, 每天轉換住宿、座車座飛機, 你根本沒時間沒機會讓衣服變乾。只能夠在旅途中偶而安排住得好些(例如有空調), 那樣才可望利用冷氣機一晚內把衣服抽乾。而大陸是滿地洗衣店, 但通常是不肯幫你優先處理你那少許衣物的, 肯的話也可能收取非常不合理的價錢。

- 在大陸任何城市、任何省份, 在車站、街頭見有派卡片的(通常是介紹住宿、機票車票、旅行社、賣地圖等)話, 千萬千萬不要理他, 更不能自己主動接! (有時座的士在燈位停車, 也有穿梭在馬路的人把卡片"丟"入車內, 只要不要理會就行了)

- 大陸的每個省份、同一省份內的不同城市、地域裡面, 各行業的生態都稍有不同。雖然每個城市已大體上發展得差不多樣子, 但細味一下當地各產業的不同之處, 你會發現是樂趣之一。(例如, 地域裡面的sub-traffic。在的士以外, 有些地方是面包車、有些是白牌車、有些是三輪、電單車(摩託)、甚至是人力車; 甚至有抬驕的、租馬的, 山區裡更有租拖拉機的! 同樣的載具, 生態也不一定相同, 例如面包車或白牌車, 有些地方是的士式營運, 有些是小巴式營運等等)

- 永遠不要因為"慳錢"而去座市內公交車 (巴士/小巴。長途大巴和機場巴士不算)。你慳不到幾個錢的, 風險就以倍數計。沒特別理由請不要在大陸座巴士; 打的吧。真是想座的話, 請視為一項帶有中級風險的項目去進行。

- (Update Aug 2007) 永遠不要笨得去到當地, 然後參加那些甚麼local tour! 這裡是中國, 不是歐洲! 不要做這種事後沒人會可憐、只會笑你的笨事! 你要跟團的話怎麼不在香港就跟團?

- 去"旅行"的話, 就請不要理會身邊、公司的「貨Van人」「北上男」們蹈蹈而談的所謂"大陸tips"。這些人一生所認識的"中國"就是深圳、東莞, 而他們以為, 也努力地令你也以為, 全中國都是一模一樣的。


以上的只是平常衣食住行方面的Tips, 仍不是安全方面的攻略。有關安全方面的攻略, 可以另寫一篇相當的文章了...

北京 首都機場


北京 首都機場
(節錄自 [2007上海北京商務行], Aug/2007)

網上對北京首都機場的劣評不是少數, 而它的管理及設計、安排等等也確實很差。我很難想像這樣情況的機場是一個國家首都的機場。下機後走道設計混亂、標示不清楚(直接說是 “沒有”, 我只是跟隨其他人走的)、辦完入境後走法令人"R頭"。 過了行李廳步出海關, 「到達廳」(套用香港說法) 才令人大開眼界, 其細小、嘈鬧、混亂、無序 --- 還有可佈的瀰漫在整個到達廳裡的一陣怪味 --- 網上很多人說是涮羊肉的氣味, 但我覺得不是。狹長的到達廳, 但佈滿、站滿、座滿、甚至是躺滿了各種類人型生物以及各種型狀的包包, 互相發出疑似華語的怪聲、喊叫、疑似人類嬰孩所發出的叫聲、笑聲。最後我終於發現怪味其實主要是從這些類人型生物身上(或者是衣服上) 發出的。不客氣地指出, 這是我在國內到過的機場之中, 情況最惡劣的機場。成都老站(川內出發廳) 也只是規模細小, 但因為人少, 並不混亂。

這裡也站著很大比率的外國人 --- 外國人無一不是只能站著的, 在中國「爭位」以及無處不可座的「國技」對洋夷來說是跟輕功一樣神奇的技術, 他們這些才文明了沒一千年的洋鬼子怎能夠跟我上下五千年博大精深文明大國國民相比, 老外全都笨得像豬的, 那邊有半個位子你不懂得去搶嗎, 沒位子你不懂得在地上坐嗎, 你身後不遠就有欄杆你這些死老外就不知道欄杆是可以坐的嗎, 站在這裡排排排排甚麼隊, 你就不懂跑到櫃台前面鑽入去嗎, 死老外就是笨。對鬼佬來說, 神秘的中國也實在太神秘了, 何況這裡正是中國首都, 在這裡中國人的行為也必定代表著泱泱大國人民觀念裡面的正確觀念, 覺得不正常的話必定是我們不理解, 對中國人民來說這一定是正常的行為來的。很多穿著整齊西裝的鬼佬環視四周, 然後跟同伴對望一下, 然後無一例外的都在搖頭。中國文化實在就是高、高、高, 難以從表面理解, 我們西方人要學習的實在很多。

為甚麼我能夠把情況描述得如此清楚、連鬼佬們的行為都說明得絲絲入扣? 原因是我在 “出關” 來到到達廳後實在磨得非常久, 快可以畫出一份平面圖出來。由於飛機延時起飛, 原三小時的航班變成四小時, 我來到北京已六時了。我急於像上海之行一樣, 在機場找旅社訂酒店。但我先在到達廳轉了一圈, 基本沒有任何類似的店 --- 其實是有的, 但是是那種一看你就知道不是為你這種階級而設的櫃台。當然了這裡是首都呀, 香港已經回歸, 我始終是個香港同胞, 首都人民應該視我比鬼佬稍為親切些吧? 懷著冒險的心情去 “HOTEL/INFORMATION” 的櫃台問問, 職員先是看到我臉色就一沉, 然後我用我的港普話弱弱地問「可以介紹個酒店嗎? 要在海淀區的---」我還不敢開口說希望價錢不超過三百元呢, 他已經把視線轉到其他地方, 木然地答我「海淀區? 那裡沒有酒店的, 我們只有在這附近的酒店---」手指在台面的北京地圖上的天安門、長安大街一帶掃了一下。

然後我可是上下跑了首都機場三層, 包括毫不可能有旅社的出境廳, 以及地下的機場時租酒店。當我確定首都機場不會有我需要的東西後, 按了一下F5重新整理資料, 評估目前情況, 考慮下一步動作。時間慢慢過去, 太陽正在下山。好在我早已有個後著, 在出發前我已先找了兩三個還符合條件的酒店, 並且把資訊 “用紙跟筆” 抄了下來, 而不是單純把它save到Notebook。 因為我很清楚一旦要使用這些訊息的話, 絕對不會容許慢慢打開Notebook的 (*請各位參考一下這個想法, 我發現原來很多人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資訊需求原則」 --- 包括一些自認經常出差的人士 --- 他們往往在身處異地時花高價打長途回港、碾轉聯絡同事/秘書/行政部/朋友幫他找資料, 然後呆等回覆。)

我先跑出大樓外, 並確定了在大樓外的視線範圍似乎也沒有這類店子 (有一些情況是可能在大樓外設置這類店鋪的, 比如說以前的皇崗口岸)。算罷, 只好把身份重新切換為Backpack旅行者。買了機場巴士票, 座上中關村線路的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