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31日

可以做既, 做左先

可以做既, 做左先

先致聲明, 今次本Topic並非由任何單一事件引起, 而是算是我過去這兩三年來深切體會的心得。這是一項真切、具體、實在的心得, 而不是那種台式無聊"講左等於冇講"式老生常談。至少這是我在過去的兩三年裡面, 自覺最為珍貴而實在的一項經驗和心得。


「某件要做/應做/想做的事, 假如能夠現在就開始做, 那就馬上動手做了先。」


非常說教, 非常老x土, 是不是? 肯定是的, 我自己都承認。再老土些說, 其實就是「坐言起行」四個字。但我卻不得不告訴大家 : 這句老土"廢話"卻真是很有用。其實換個通俗點的說法去型容, 就是三個字 : 「唔好拖。」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意思。

具體地說, 舉點實際的例子。假設今天是12號, 收到Vendor email來一份表格, 你只需在20號前reply回去就行了, 而你"立了一立"估計10分鐘可以搞掂 --- 這樣請 "現在馬上" 就用10分鐘先做好它。在10分鐘後做完它, 你有權馬上reply搞掂, 也有權出於其他衡量因素而決定稍遲才回覆; 但這些比起來沒這麼重要。重要的是, 請在當其時馬上就先把它做完, 當然大前提是我假設你即時有這10分鐘空閒。

超老土地說, 有甚麼好處?
- 在進行過程中, 你可能發現並不簡單。原先以為10分鐘的工作, 原來需要4小時或以上。假如你開頭"段估"延到20號當天才做, 到時就弄不到了。
- 避免了大部份的"唔記得"陷阱。當然, 你現在就做完, 也可能到20號已忘記了要reply; 但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 早做完早安心。

好似好很老土, 但我不得不告訴你, 雖然近這兩三年, 我的環境不見得有甚麼大改善; 但這一個「可以做既, 做左先」原則, 卻確確實實給我幫助了很多。我以前可是個最典型不折不扣的「到時先算啦」派。

真正想說的是引申出來, 這個原則絕不限於小範圍的"工作"方面, 而是要引申到你的整個生活態度上。

XX署來信說你的xxx證件已備好, 請在本月底前到取。那就請馬上安排, 注意這個"馬上"字眼。千萬不要"奶奶閒"等到月底。

今天是星期日, 下午沒甚麼事做; 突然發現有需要買條新的牛仔褲 (我先假設不存在錢的問題 : 假設你還未至於付錢買牛仔褲都要等出糧的境地), 那就請儘可能馬上安排動身, 出門買褲。如無必要, 不要心想「硨, 等聽晚收工先落旺角買啦」等等籍口。當然這個例子未必太好, 例如可能你住上水, 返工返佐敦; 這樣「想落旺角買隻Game」之類需求, 可能真的出於技術性考慮而留待收工去比較合適。不過大致上無損我的意思。

也可以/應該引申到更大的事情上。套用個比較開心的話題, 例如說, 想去旅行。是否繼續停留在「等過年啦」「等阿Paul同阿Wing佢地放到大假一齊去啦」等等其實永遠不會停的迴圈? 還是真是「馬上」開始作安排、馬上開步走?

舉實例說明之。我想去山西看平遙、看大院, 馬上就可以查到, 機票不太貴, 馬上就可以查到路途的資訊, 以一個簡單的三天兩夜的旅程為目標, 也只花很少時間就馬上能製訂大致行程計劃、費用。看看費用, 即時已能應付; 看看假期, 其實配合周日的話只需一天或兩天大假, 而且是馬上就能夠請到假的; 哦, 要花時間跑上深圳買機票, 真是很麻煩? 其實這項說說也只是前後三小時左右的事情。最嚴重的問題也只是告假方面至少要提前幾天至一個星期罷(視乎不同公司)。這樣的一個行程, 幾乎是馬上就能起行、動身安排的, 又是否有必要拖「復活節先算啦」「下個聖誕啦」之類?

(這裡不得不說明一個可能令人覺得"矛盾"的事情 : 由於臨近農曆年, 較早前有朋友分別準備過年出發旅行。但我的即時comments卻是「唔使咁心急搞」; 我這樣說, 是否我自己在否定「做左先」原則? 其實我自己回想, 也覺得真是很容易誤解, 因為在我這樣說的時候, 其實真實意思是「弄這些事情, 幾乎馬上就能辦好」, 背後意思仍是在支持著「坐言起行」大原則 : 即「呢D野, 你肯落手搞, 幾乎馬上就可以搞好, 唔使等好耐」,「冇必要以為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安排好一次旅程」。但層層套用後, 說出來就反而像是在否定「做左先」原則。)

2008年1月25日

電影逍遙談 : [秦俑] (2)

電影逍遙談 : [秦俑] (2)

********** ********** ********** ********** **********

劇情一轉, 1930年西安。

(1930年, 兵馬俑還未被發現, 當時仍無人確實知道秦代的裝束是如何。理解這點, 對後面的劇情有幫助。)

想不到原來明確地出現民國青天白日旗。不知道當年有沒引致問題?

戲中出現過蒙天放跟Lily, 經過現代長城附近然後可以"步行"回到西安的場景。不清楚這是不是原著裡的情節(我只粗粗地看過原著); 但是這卻是個硬傷, 雖然一來以這個故事來說, 提及長城無可厚非; 二來那是當年1989年的香港, 也不應以今時今日的標準來嚴格要求這類考證功夫。

問題如下:

-長城型制 :
秦代的秦長城跟今天我們一般人看到的"長城"其實根本不是一回事, 早期秦、漢朝的長城大部份是土城, 而不是今天我們所見的(指一般人印象中的那種型制)模樣。因此蒙天放看到今天的長城, 應該不會馬上聯想到那是秦王所建的"長城"。

- 地理問題 :
在 "西安可以步行到的距離" 內, 有能夠見到長城的地方嗎?答案是 --- 我無法準確回答。但相信應該是「不行」。籍著片中所描述, 蒙天放跟Lily所在的地方大概都在以下三個地區附近 : 西安/咸陽/儷山。而我找了很久, 基本找不到有明確標示著長城遺跡跟具體地名的地圖(可能只有收費的資料)。而所能找到的資料, 基本上沒有在這附近的。下面是一段比較詳細的說明:

----------------------------------
秦長城可大致分為西段和北段。西段起於今甘肅省岷縣,循洮河北至臨洮縣,經定西縣向東北至寧夏固原縣、甘肅環縣、陝西靖邊、橫山、榆林、神木,然後向北折至今內蒙古托克托南,抵黃河南岸。北段即黃河以北的長城沿陰山西段的狼山,向東至大青山北麓,再向東經今內蒙集寧、興和至河北尚義,再向東北經今河北張北、圍場,再向東經撫順、本溪後向東南,終於朝鮮清川江入海處。現在臨洮附近,陰山、大青山一線,都有秦長城遺跡殘存。
----------------------------------


這裡找到一段香港上映時應該沒有的一場: 蒙天放穿上現代裝束吃西餐的一種非常"港產片"風味的gag, 但坦白說確實無聊。不過鞏俐的貴婦裝扮卻很搶眼。


白雲飛在原著裡, 遠沒有電影裡的"痞氣"... 至少也算半個科學戰隊吧。屬於研究深入、準備充足來進入秦陵地宮的隊伍。


秦地宮裡的水銀機關


即使李碧華原著, 也並沒有像西片一樣很清晰地對"不死丹藥"作出詳細的設定。但肯定的是不會是Highlander那種Immortal。不過看著復活的眾多秦軍, 竟然簡簡單單地就被少數一群混混、一堆小手槍輕易打死, 心中總覺不是味兒。要表達「現代人能殺秦軍」, 你好歹都至少拿支Thomson, 大家會比較順氣吧?

經典劇照之一


在原著中, 秦王最後是有復活的。可惜電影不明為甚麼要忽略這事。


最後說說 : 大陸放著好好的[秦俑]名字不用, 硬要改個難聽到震的柒名[古今大戰秦俑情], 真是不知原因。照理說1989年的中國其實也並不見得老土到這個地步, 改片名也不見得只懂改這樣難聽的名字。想想可能為了當作張藝謀電影, 拿來連做對聯吧 : 《大紅燈籠高高掛, 古今大戰秦俑情》? 其實要說的話就用回秦俑兩字也不錯呀, 《秦俑活著》夠激動吧, 《秦俑秋菊打官司》也很不錯。


[秦俑] vs [神話]:

等了多天, 身邊都沒有人有[神話]的DVD、VCD, 甚至那怕只是Video File。無法做好截圖, 結果只能醜醜的在youtube裡面抽幾張。

為甚麼要拿已經人見人憎的成龍的電影來說呢? 當然是因為[神話]無論從哪方面, 都會給人感覺想拍另一套[秦俑]一樣。而平心而論, 這套片也並不見得像大部份人所說的一無是處, 有耐性和"心理承受力"的話(能忍受看「近代成龍」的話), 也還能一看其中部份的。

而其中最主要的是有關秦陵地宮的描述。被埋沒在差勁拍攝、差勁劇本、差勁演出底下的, 其實是認真的幕後搜集資料人員, 以及部份編劇出色的基本設定(可惜肯定被後期劇本搞死了)。有很多精彩的東西, 被隱沒在完全不起眼的地方; 但懂行的, 一看就馬上知道負責設定的人員是「有做野」不是亂來的。

(單說成龍的話, 我覺得有點無奈。姑勿論近年的他是否太令人反感, 但公道說, 他有心"演戲"的話其實可以交到功課, 但在[神話]裡, 即使是以"成龍標準"來說都不合格。他本人在[神話]裡面, 就連自己的應有水平也達不到。)

以下抽一些此片值得一談之處。


神話中的秦軍服飾, 跟大眾所"公認"的秦軍服飾大不相同。其中最最主要的是銅製頭盔完全違反一向以來的秦軍研究。不過在西安城牆上的"秦兵"演員的服飾卻明顯傾向於神話裡的造型。

(附圖:現西安城牆上的"秦兵"演員服裝。主要是頭頂有羽毛, 跟[神話]相似)

(無圖, youtube裡找不到) 神話中有一兩個 "床子弩" 的鏡頭。記憶中應該是唯一一套有床子弩登場的古裝電影。


成龍死前的 "一夫當關" 一場, 這是還算值得看看的一場動作戲。


以下是最主要的始皇陵地宮設定。在記載裡面, 始皇陵地宮裡佈滿水銀、也大量運用水銀能量。例如所謂的以水銀制作的河山、還有頂部滿佈星宿、人魚膏為燈油的千年燈等等。另外有關地宮裡面的機關、孥箭等等也傳說是由水銀作為動力的。

舉目觀看地宮結構


在電影裡毫不起眼一閃即過, 但只要有了解過秦宮傳說的觀眾都能一眼就留意到的 : 皇陵天頂上滿佈發亮的閃閃星宿

還有以水銀製作的山川江河(可能看得不清楚)

一層一層高低錯落的軍隊、馬車等。以往是解譯為上下數層的結構。而[神話]利用了電影本身的原素, 而採用這種解構也是既符合記載而又確實很新鮮的想法。


不過可惜這些細節上的用心, 絕大部份觀眾都不會注意到, 實在太浪費。

2008年1月24日

電影逍遙談 : [秦俑] (1)

電影逍遙談 : [秦俑] (1)

幾經辛苦及漫長的訪尋, 終於找到了1989年上映的[秦俑]電影DVD。這套片知名度很高, 但神奇地一直沒有看見有正版的DVD推出過; VCD年代好像見過, DVD初期也可能短暫發行過也說不定, 很多片子在早期DVD發行混亂時都有這樣的情況。但明顯的是這幾年裡面基本上市面是找不到這套片的DVD的, 能夠買到的是大陸較早期出版的廉價DVD(不是指老翻)。由於早就得知這個版本非常非常差, 因此一直沒有購買。另一方面由於此片算是舊片, 因此就連老翻也可遇不可求。

(有充足的購買大陸D9經驗的都知道, 只要你要買的不是新鮮熱辣的新片的話, 雖然每間DVD店都填滿著無數片子, 但要刻意找到指定的某套舊片, 根本不是容易的事。)

而且[秦俑]這部片, 我記憶中就連LD盛行的年代裡面我都沒有租過回來重溫, 但已忘記了是我沒去租、還是根本連LD都沒有見過。總之今次買到回來打開, 就完全發覺自從在戲院看過之後一直沒有再看過它。可以說是圓了一件等待多年的心事。

這部1989年上映的片子, 是難得的張藝謀主演(!!!)的電影, 而且是大部份香港人首次認識鞏俐的電影。1989年的鞏俐對香港人來說是很震撼的, 那副完全不同於香港女星、台灣女星的味道, 對於些60-70年以後在香港出生的觀眾來說, 是很新鮮的。有些事情今天回頭看當然知道很幼稚, 但放回198X年, 那卻是大家心中的想當然。例如那個時期, 大眾都是頗幼稚的認為「大陸冇靚女」「要搵靚女(指女星)只會在香港明星裡面找」, 連台灣女星也普遍嫌「娘」「老土」。這種刻板印象直到大家看到鞏俐在此片的那張經典草帽回眸照片, 確實對很多人是有一種「冇聲出」的感覺。

以下盡量上圖說話 (排序並不完全跟隨電影分鏡)。由於此D9是複製自法國版秦俑(畫質遠較早期大陸版佳), 因此有部份鏡頭, 我也不確定當年香港上映版裡面有沒有。

修建中的始皇陵。片中沒有很具體地說是皇陵的哪個部份, 但肯定只是些邊緣地區。雖然在電影裡, 此情景確實給人很大的衝擊, 但是認真一點看, 其實連目前的兵馬俑一號坑也已經比它大得多。
我不想變成那種令人討厭的雞蛋挑骨頭型台式影迷, 而是籍著重看DVD, 推翻長期以來對這個鏡頭的一個普遍誤解 : 我要說明, 這個鏡頭裡, 蒙天放監督的這個部份, 絕對不是皇陵的核心主室/地宮部份。

多部涉及秦王的電影中, 唯一一部有「十二金人」存在的電影。所謂"金"其實是指銅。咸陽宮的「十二金人」是秦滅六國後"盡收天下兵器"所鑄。假如要寫Timeline, [英雄]排在[秦俑]之前。英雄裡的秦王還未滅六國, 自然也未曾"盡收天下兵器", 因此英雄片首裡的咸陽宮沒有十二金人出現。

「存疑」: 在這法國版裡面, 鞏俐其實很早就已在片中露面了。但我記憶中上映時沒有露面這段。秦王下令盡燒天下書籍, 在黑夜裡面, 一副污髒村姑look的鞏俐在陰影裡露面了一下。但我不排除當時觀眾基本不認識鞏俐, 因此就算有這組鏡頭, 也沒有跟後來令人眼前一亮的"冬兒"拉上關係。


「經典鏡頭」

不需多說。本片最最最為人所熟悉的一個ICON/畫面/鏡頭。就是這一殺那, 所有一直帶著「大陸妹? 挑!」的觀念的人從此不敢再大聲說這種說話。

鞏俐演的"韓冬兒"飾演徐褔帶出海的五百童男童女(*註)。(*註 : 本片採用"五百童男童女"說。另一種通俗說法則是三千童男童女。又及 : 本片其實從頭到尾只見童女, 不見童男...雖然不會有觀眾想看甚麼童男。)

不是說笑... [滿城盡帶黃金甲]有人說新女角李曼"有點年輕鞏俐的影子", 我一直視之為笑話; 這李曼跟年輕時的鞏俐相差了不止兩個level。但是重看秦俑, 我倒真是發現她倆某些神態倒真是倒模一樣。(可惜我的[黃金甲]D9無法在電腦上播, 只能在DVD機上播; 無法截圖)


冬兒用載著雨水的碗, 敲出如編鐘一般的樂聲; 另一邊的蒙天放籍著她的"鐘聲"練劍。這個概念後來在張藝謀自己的[英雄]裡面被幾乎XCOPY了一次。
(又及 : 請記著[秦俑]是程小東的電影, 不是張藝謀作品。)


始終, 這是程小東、徐克的作品; 冬兒的角色跟做型, 還有鏡頭的運用, 確實非常「聶小倩」~~


拍得非常美的Love Scene

The Kingdom of Heaven(天國驕雄) , Eva Green?


[秦俑]全片真正的靈魂 : 「焚心以火」



蒙跟韓的私情揭發, 徐福知情但特意放她一馬(可能剛剛相反, 是不想被拖累?)。
「船已經走左, 但係, 冬兒唔走。冬兒就算死, 都要同郎中令係一齊。」
郎中令(蒙天放)緩緩拔出那把秦王卸賜的寶劍, 快速向冬兒揮動 --- 把綑著冬兒的繩子斬斷。冬兒失神, 一愕, 撲向蒙天放, 緊緊相擁。蒙天放在眾將士面前拋下寶劍。
在這裡可以看到, 參與這部程小東的影片, 肯定令張藝謀大大衝擊。後來的[英雄], 就顯然不自覺地在重製[秦俑]裡面的一些原素。

程小東在本片水平最高的一組鏡頭 : 冷冰冰的畫面, 籍由跳著如舞步一樣、拉著整幅鮮紅存幕的巫師交錯把畫面封起, 然後取代的是拉開後整片整片火熱的紅色 --- 火紅的布幕本身、一身火紅的冬兒、還有動態的整片火海。錦上添花的是配合得天衣無縫的配樂!


秦王最終放蒙一條生路, 但冬兒必定要死。每個看過本片的觀眾都深深烙印著的鏡頭...

經典的「餵麥提沙」一幕

冬兒撲火; 雖然後來經常被惡搞, 但無損這段戲的經典動人地位。


[焚心以火]假如這段戲裡沒有適當地配上主題曲[焚心以火], 又或者這主題曲選錯了、水平不足, 都將令這幕的經典地位消滅。在電影裡面的[焚心以火]版本同樣地跟後來大碟中的版本不一樣, 而個人仍是比較喜歡電影裡面的版本。其實有可能是因為, 通常大家會對大碟版本非常熟悉, 因此一旦回頭再聽電影版本, 就會視為"第二版本", 有著不一樣的新鮮感, 而且往往"第二版本"對人來說都比較吸引。(例如那些翻唱的歌曲, 往往大家對翻唱的評價都比較好)
另外, 在片末credit發現最初此曲叫[燃燒我心]。當然[焚心以火]好得多了。


《to be continue》

********** ********** ********** ********** **********

2008年1月17日

逍遙劇場 : The Punisher


逍遙劇場 : The Punisher

"Punisher"本來就是一套美國漫畫(也有電影版, 亦有街機版)。而我最初認識它, 是它的Capcom街機版。而坦白說我對真正的The Punisher本尊其實毫無興趣(反正也就是那種最最老套的故事), 令我有興趣的只是它的這個名字(Punisher)。

這個名字令我靈感湧現。也因此想到了一種應該沒出現過的故事模式; 我覺得很難說是"創作", 因為其實真正重點並不是故事內容本身, 而是「故事展開的方式」。

而我估計這種模式最適宜採用漫畫型式表達。

而這是怎樣的模式呢? 我就用回 "Punisher" 概念來說明。

"Punisher"照譯可以叫做"懲罰者", 這是一個老土到爆的名字, 但卻很適合引爆出我的故事。先想像一個最最典型的英雄主角人物 : "Punisher懲罰者", 他有著天底下幾乎任何國家任何作品裡面英雄的最最基礎公因數 : 「好打」。

(小說好、漫畫好、電影好、日本好、美國好、港式好...英雄主角可能是男可能是女可能是外星人可能是神佛妖魔可能會死可能不死可能識超能力可能識絕世武功, 但只有一點是可以說99%必定共通的, 就是「好打」。不一定打不死不一定是絕世頂尖, 但一定好打。)

而我想的故事骨架, 就是:

- 在任何時代、任何國家(地區), 都有他們傳說中的"Punisher"。
- 這"Punisher"型像總有大致上的共通之處, 舉例說, 總是穿黑衣服。
- 這"Punisher"永遠無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 這"Punisher"如同任何英雄角式, 他總會在邪惡氾濫之時現身, 打擊"壞蛋"。

照聽上去很廢, 很普通, 因為幾乎每個故事都是如此的呀。而特別之處其實是在第一點 : 可以是在任何時代、任何地方出現。而每個"scene"裡面, 都各自有本身的Punisher傳說。

例如採用單元式的漫畫來做的話, 第一話, 可能是在中世紀歐洲小鎮裡面, 人民都相傳有個像"Zorro"這樣樣子的黑衣劍俠Punisher, 必定會在黑夜裡現身, 打擊鎮上那邪惡古堡裡面的壞堡主。第二話, 可能變成幕末時期的日本, 頭戴草帽"文次郎"型像的劍客"懲罰者", 會協助飢荒下的農民對抗拉壯丁、姦民女的藩主; 當然在這一話裡面的"懲罰者"使用的是日本刀和日本劍術。

第三話可以跳躍發生在那種暗黑又冷冰冰永遠下著酸雨的那種未來世界城市, 一身全黑色高科技裝備、強火力槍械的Punisher, 會以特務式、特種部隊式手法進入城中心那座高聳入雲守衛深嚴的大樓, 跟主宰本市人民的財團首腦的高科技部隊作戰。

也可以有一話是世紀末倫敦, 市民期待這個雨夜裡, 傳說中那穿深黑大衣的Punisher會現身街頭, 抓到/消滅Jack The Ripper。

在同一年代的美國, 芝加哥市民之間流傳著一位手拿Thompson、黑色長雨衣跟帽子的 "Punisher" 會在街頭出現, 消滅那些幫會。

在明朝的大明帝國, 東廠跟錦衣衛們每人都知道京城裡面出現了個黑衣劍客, 這個多月來都在午夜出沒, 已經有不少東廠高手跟錦衣衛被殺, 但總是無法尋得此人的真實身份。初頭為了剪除這人, 也為了威嚇, 抓了不少可疑人士立馬便殺。但參與的官差補快要不馬上就在第二天就被殺, 甚至在把疑犯公開處決之時, 當著群眾面前被這劍客現身救人、當場殺死監場的朝延要人。負責此案的大太監曹少欽被勒令限期破案, 但大家已不敢再胡亂抓人。百姓們全都知道這號人物, 大家給他起名做「京城判官」專門懲罰朝延鷹犬, 但混入市井的錦衣衛也發現無論是城中名士、綠林中人、甚至向來都打算造反的那批人們, 大家都不知道這號突然冒出來的人物, 大家都以為是另一方面的人馬。曹少欽只能暗中加強他在城東的莊園護衛, 並時刻緊握他那把曾經名滿江湖的「玉佛劍」。因為百姓們都流言說, 明天就是十五, 「判官」會夜闖莊園取他的人頭...


每個章節、每個時代/地方裡的 "Punisher" 並不一定是同一人 --- 因為這不重要。各個地方平民各自的Punisher傳說都是獨立的。各個時代出現的Punisher都各有自己的技巧去對付反派。而由於時代/地方都不同, 因此每一個新的章節, 其風格也可以完全不同。假如這個框架是用在漫畫上, 則可以每章都由不同的作者去畫, 風格、手段、過程也都有不同的變化, 只是"框架"都不會改變。


其實這類這樣的"傳說"是存在的, 試舉一例, 「合資格的死囚會被政府吸納為殺手」這種傳說就是不論古今中外都存在的。小說太多不說, 單是電影都隨手舉出幾例 : [NIKITA] (同時也有港產[黑貓]...)、[火燒島](台灣垃圾片)、[殺人者唐斬](不說小說, 因為我發現大家知道這套電影比知道小說的多) 等等都是以這種說法而創作的故事。

2008年1月16日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3)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3)


《日本武士篇》

第二個有關Predator的創作, 其實在構思上屬於我自己的一種「Punisher類型」故事。甚麼是「Punisher類型」故事將來再說, 現在解譯就是說 : 在不同的時代裡、不同的地點/文化裡面, 也都可以曾經出現過Predator的身影。只是不同的文化, 對其的描述可能不一樣。

其實這個發生在古日本的同人創作, 其原本的構思並不是為了創作一個Predator故事, 而相反地, 是為了創作一個日本武士的故事, 而後來才想想不如在這個"類武俠"日本故事裡面加入Predator, 將更有趣。Why not? 曾看過武俠小說裡面, 眾人爭奪的絕世劍法原來是宇宙船上的雷射武器。吸血鬼故事可以發生在一個未來的科幻背景中。[Mad Max]第二集可以由原本的警匪片突變成科幻片(還要是一部對後世有深遠影響的科幻片)。Apple II上的[Ultima I]裡面你可以找到激光劍跟雷射槍, 有個Quest還要是駕飛船打UFO(!!!)。在日本武士故事裡面加入Predator為甚麼不行?

而我這個故事的原意, 就是一個純粹創作出來的柳生十兵衛傳。

如同西部版, 也如同我自己典型的這類同人創作, 其實除了故事背景以及設定外, 真正的"劇情"本身根本沒有多少細節; 而以這個故事而言, 柳生十兵衛怎樣對付出現在古日本的Predator? 一些想法後來我看ARMS發現後面有些點子跟我當時的構想非常近似, 暫時先不說, 要說到的時候大家自然分辨得出是哪一個點子。

如同大家知道的, 柳生十兵衛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 而 "柳生心眼流" 則是我主要圍繞的內容。當然我對真實的柳生心眼流所知不多, 知道的跟大家能夠找到的不會有甚麼出入。在我的故事裡面的完全是我自己創作出來的一個"柳生心眼流"而已。而且我的"柳生心眼流"是以劍術為主體的武功 (目前留傳下來的"柳生心眼流"主要是柔術博擊術)。而我的創作中, 除了眾所周知的 "柳生心眼流" 外, 還同時有一個完全是創作出來的 "柳生天眼流" 。

****** ****** ****** ****** ******

"柳生心眼流" 跟 "柳生天眼流" , 在故事中的相互關係恰恰就是北斗神拳跟南斗聖拳的一樣, 而我當然不否認這完全是從北斗之拳裡脫胎的。天眼流廣招門徒, 成員眾多; 而以十兵衛為主的心眼流門人稀少, (在故事時期)具實力的也基本只得十兵衛一人。

柳生心眼流的核心思想是「我知道你將會施展甚麼招式, 就如擁有一雙心眼, 把你看得一清二楚」。
而柳生天眼流的核心思想則是「我不需要知道你將會施展甚麼, 都能克制你, 就如擁有一雙天眼, 你的一切動作都逃不出去」。

在那個時期, 尾張柳生(兵庫助利嚴)跟江戶柳生(但馬守宗矩)兩個柳生家相互競爭, 爭取著下一代哪個柳生家成為正統、代表著的是幕府方面的巨大利益, 無論是各方面的。而實際上當時已屬"大家"的柳生一族除了表面上的尾張、江戶兩個"堂"外, 還有另一個不被公眾所知的立體層次 : 所謂的"裡 柳生"柳生烈堂。

(* "裡 柳生" 柳生烈堂, 出自 [帶子雄狼] 裡面的柳生家, 也就是跟拜一刀對抗的那個柳生。不過其實我沒有仔細研究帶子雄狼裡面的年代, 到底是在十兵衛以前或是以後。在此暫作為以前。)

而雖然但馬守宗矩, 是"劍聖"上泉信綱親傳的印可狀的傳人, 但在這一代的柳生家內部, 卻得不到支持, 尤其是在族內舉足輕重的"裡柳生", 而且門人也因為十兵衛的古怪性情而非常稀少; 而「活人劍」的理念太新, 不容於思想彊化保守的日本武士階層, 「心眼流」講求天份、唯心以及感知方面的極高要求, 使一般武士難以修習, 遠遠不同於尾張柳生支持的「天眼流」派別的容易入門、容易很快取得成就。

但馬守宗矩主持官職, 表面風光; 但也因此任何風險都變得致命。而偏偏這種緊張時候, 堂中最強的十兵衛(當時十兵衛雖強, 但並未到後期的人盡皆知的境地)卻執意要在這時候獨自入山作武者修行。眼看得到裡柳生支持, 日益壯大的尾張柳生派, 他們任何一刻都有可能發動總攻擊, 吞噬江戶柳生的一切。雖然人少, 但留在江戶城, 也還能有著無型的保護; 此刻一旦被裡柳生知道了十兵衛將離開江戶, 想必會動員誅殺他, 而十兵衛這個呆瓜(?), 卻偏偏要獨自一人上路。年輕人啊, 你就是武功蓋世, 一人一劍也難敵柳生天眼流的劍陣啊!

「十兵衛! 你難道不知道只要你一踏出江戶城半步, 尾張的劍客們就會有辦法找到你嗎?」
「我知道。」
「你知道天眼流他們, 必定會以多人劍陣殺你, 他們不會講究甚麼單打獨鬥的規則的嗎?」
「我明白。」
「那你為甚麼要去?」
「那是武者修行。」
「那...你至少帶上宗次郎、五郎、右京他們三人啊! 他們最能幫助你。」
「...那是我的武者修行。」
「你知道你必定會被殺嗎?」
「...那正是"武者修行"。」

宗矩看著他這倔強的兒子, 一言不發。突然十兵衛倒開口了。
「不要派忍者來跟蹤我。不論你派誰, 讓我發現的話, 他...只有死。」
宗矩禁不住一笑。這個兒子, 總是能知道他在想甚麼, 就像是有一雙心眼一樣。心眼刀啊...可能你不斷掛在口中的"心眼"是確實存在的吧? 希望你這雙"心眼"能夠在路途上保護你吧...
十兵衛竟然真是微笑, 點頭。
見鬼!

宗矩剛準備開口, 輔一動口, 十兵衛就提手阻止, 說道
「我"當下"馬上就走。」
宗矩只有微微搖頭。

十兵衛果真當下就動手, 拿起那個漆黑的劍鐔, 再以專製的棉套小心包裹, 拉起兩邊的皮繩, 套到他那明明是健全的左眼上 ---

--- 其實這隻左眼並不"健全"的。他自己知道、他父親也知道、當然大眾也"知道"; 只是大家對這"健全"的定義, 有一點點分別。

看著十兵衛戴起眼罩, 宗矩又想開口, 給他兒子再次揮手示意, 但這次他一揮手, 宗矩就喊, 「讓我說!」
「我那時確實應該把它剌瞎的。」
十兵衛沉默。父子相視一會, 十兵衛站起, 轉身拉門走出去 --- 這個江戶柳生家的隱秘地堡。

****** ****** ****** ****** ******

「客官, 不如嘗嘗大明國特產, 桂香五花茶吧?」
高尾山腳下山道的小茶寮, 老闆正在招呼一個戴著竹帽的浪人。外表打扮像是浪人, 但他卻沒有刀。
浪人在長椅邊上坐下, 慢慢地喝那五花茶。

這種炎夏雖然入山的人本就不多, 但也不應像今天這樣, 早晨以後大半天也只得這一個浪人客官。今天到底甚麼事了?

浪人喝完那碗五花茶, 放下茶錢也還一直坐在這裡。「再來一碗嗎? 還是來個燒餅?」
「不了, 我在等人。」

就在這時, 路上兩邊各有數人同時從視線盡頭出現。從山的方向出來的有三人、從城的方向過來的有五人。清一色的正規武士裝扮。

作為這種時代的平民商人, 當然"經驗豐富"吧; 二話不說拿起錢兜就跑到攤後不遠的一堆人身高的大石後面躲著... 選在這裡擺攤正是老早就知道有個地方安全躲起的。

路的兩邊距離並不一樣, 但這八人卻很恰當地配合著, 大家都在差不多的時間走到茶寮前。

八人中的一人上前三步, 向浪人道:
「你知道甚麼事了吧。」
「...哈, 你認為呢?」
「那...你好歹也轉過身來吧。我們怎也不想這樣就在你背後下手。」

這浪人不是十兵衛, 還能是誰。

十兵衛站起, 轉身, 面對著說話的武士。
「我想問一件事。」
「請說。」
「你們...是第幾組的?」
武士之中, 至少有四人不禁微微低下頭來。「第十四組, 五級。」
「嘿...! 你們自己怎看這個任務?」
「嗯, 必死的任務。」
「......」
「......」
「說下去。」
為首的武士抬起頭, 隨意地環顧四周的遠方。
「我們作為五級劍士, 當然自知必死, 嘿。」輕輕一笑,「就是我們有八個人, 使出天眼流劍陣; 但五級劍士又怎可能對付得到, 江戶柳生家第二把交椅的你呢。」
「你們出動前, 都交代了身後事嗎?」
「(點頭)對。雖然自知必死, 但這是堂主交代的任務, 我們也只好照辦。而且,」
十兵衛咀角起了一絲笑意。
「...死在你手上也還算是光榮的。說不定能夠親手傷著你, 也算是額外的利息!」
「那也對。(十兵衛也環視了四周)誰真是傷了我, 就是死了, 家人也能夠取得額外的賞金吧?」
「對。何況...嗯, 說也無妨吧, 你說到底也一樣是柳生家的人呢, 呵呵呵!」大家, 連十兵衛聽到都都忍不著一起笑。「何況, 我們勇敢地死, 對下一組很有幫助。」
「這個當然了。」十兵衛道。他想, 其他劍士隊伍當然都正在遠處監視著這裡的一切。此戰(以及之後的每一戰)也將給其他劍士很多的訊息。

心眼流劍術的訊息。他本人修為的訊息。

十兵衛想, 他仍然無法理解裡柳生的作法。為甚麼他要這樣做? 既然預備了這樣一大批人來"送死"的, 假如索性單純一點, 一次過把這些所有人都一起送過來, 殺掉我的可能性遠遠高於這樣呀?
柳生烈堂, 你在打甚麼算盤? 我這個"心眼刀"竟然也看不破你了。

「嗯...十兵衛君, 我想我們應該辦正事了, 對嗎? 這樣乾站在烈日下, 我可是寧願馬上痛快打打了。」
「哈哈哈, 對極、對極。」笑著笑著, 但十兵衛仍站在原地不動。
八名五級劍士動作一致, 齊齊前進了一步。為首那劍士把劍稍稍拉前, 再踏前一步,
「但...你的刀呢?」
十兵衛再次露出那暗暗的笑容。
「我的刀嗎...」

十兵衛移動了。
說他"移動", 是因為怎也不像是正常人的動作。上身姿勢分毫未變, 只是腳下像是滑行, 又像是人手把一整隻旗子拉動一樣的感覺, 在武士的右側"滑"過;
只是, 在滑過之前右手順勢拉著武士的刀柄末端, "協助"他把整把刀身拉出。
又只是就是剛剛拉出整把刀身之時, 手腕轉回半圈。變成刀刃反向著武士。
武士呢?
武士本已準備拔刀, 右手已握著刀柄。然後刀伸出, 不過奇怪地今次拔刀竟然遠比平時快、輕, 就像是刀身自己要跑出來一樣; 手也自然被刀"拉著"。但是竟然就在"刀身自己跳出來"的一殺那, 手腕不其然被刀柄拉著向前反轉半圈!
而由於十兵衛是"前進"的, 因此刀身拉盡之時, 整把刀都已經貼在武士腹前。十兵衛沒有停步, 繼續向前"滑行"。
只是, 手腕轉半圈後, 繼續把整把太刀拉走。

「...不是正在我手上嗎?」

為首的武士被自己的刀切開腹腔, 身子倒下。

從武士身前拉走太刀, 十兵衛完全沒有停止過"滑動", 也沒有把手抽回來。就這樣, 右手太刀"拖"在身後, 滑向後面最接近的兩個武士。


《To be continue》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2)

逍遙劇場 : Predator III (2)

急急收皮算, 因為真是想到頭爆 >_< 話說其實多年前的原始構思, 固然根本不會有很具體細節的"劇本"分場, 只有些基礎想法以及局部的幻想中的畫面片段之類。而且當年所想的結局方式坦白說也太柒, 現在想起覺得臉紅完全不能寫出來, 唯有現在重新"創作"一次。可是這段時間事件多多, 偶而抽空想想, 又實在想不出叫自己接受而又"見得人"的煞科。 主要困難是 : 要想辦法"殺死"Predator還算容易, 但要想個可以令它合情合理得到那把手槍的話就R爆頭。原因是根據P2結尾的感覺, 取得這把手槍的過程必定是個惺惺相惜的情節, 而不是無聊的「Predator打死了個槍手, 拿走手槍」。而且手槍的原主人必定有令到Predator"酋長"覺得他是真正戰士。

*** *** *** *** *** *** *** ***
btw, 2007/08年已不再是上演P2的時代, internet的發展實在改變了太多事, 以前難以找到的資料訊息現在幾乎隨手拈來。我找到了P2裡面這把1715手槍的真正來歷。跟我一直以為的大不相同, 我一直以為會是個人所共知的歷史事件, 原來純粹是來自一個Predator的同人side story。 這個side story大致是說一艘海盜船, Predator(就是二集那酋長)現身並準備大開殺戒, 而"獵物"是海盜船長。但遇上眾海盜判變, 酋長跟船長合作消滅判變的船員, 並準備在之後才在船上決一死戰。就在兩"人"都以為已把所有船員消滅後, 一個未死的船員從背後殺死船長。 延伸閱讀: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edator_2
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054082/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lony_of_Roanoke

有人說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裡面一個角式, Davy Jones 的做型刻意帶有Predator的感覺, 其實就是回應著這個同人創作(暗示它就是P2的酋長)。不過[Pirates]本身劇情應該再無取自這故事之處, 因此這說法存疑, 但姑且記之作參考。

*** *** *** *** *** *** *** ***

說回我自己的創作。粗支大葉些寫寫, 因為實在想不出"過到人過到自己"的具體劇情細節來。在此非常希望有朋友看到後有想法的, 可以聯絡我提供這部份的劇本。

我的想法是(當然是指現在重新想的, 不是當年的柒構思), 實際上在西部故事中出現的Predator, 還未到"酋長"登場; 二來是目前登場的Predator並不止一隻。「幽靈不止一個」這點可以作為劇情裡的一個縣念, 當槍客跟戰士一起正面遇上幽靈後逃生成功(怎樣逃生一時倒想不出), 大家明確知道在雙方以外還有一個顯著更強更可怕的對手, 就暫時決定合作, 之後才一決雌雄 (我必需聲明, 這一點絕不是在查到"海盜和酋長"後模仿的! 這種安排也並不算特別, 各自想到也不稀奇!), 當然不排除後來會出現吳宇森式惺惺相惜之類吧。

這時應該是電影中期靠後, 槍客跟戰士可以有一段典型的"設計及佈置陷阱"過程, 而跟第一集區別的是還可以著墨在兩個不同的文化(白人跟美洲原民部落文化), 各自提出不同的點子, 當然也不能少了那種兩位主角相視而笑之類鏡頭...。而在第一次"反捕獵"中, 雖然成功重創(未能殺死)了幽靈, 但很快發現「還有一隻!」, 兩人急忙撤退。

由於"幽靈不止一隻"這事實太震撼, 因為既然不止一隻, 就不排除還有很多! 兩人商量, 知道單靠兩人是不可能對抗的, 但這裡有的是正規軍隊! 槍客建議雙方(指團體)合作, 但戰士不同意, 只願意以自己個人身份參與。因為, 他很清楚即使槍客是個正直的人, 但白人軍隊在成功擊退"幽靈"後, 必定會即時反臉, 把現身的族人殲滅。族人的單純認知裡面, 是不能及時防避這些, 能夠面色不變地對剛剛才合作的伙伴下手的白人的...

戰士在槍客帶領下回到軍營, 槍客向指揮官詳細說明了他們所知的情況(也出示了, 染有幽靈那發光的綠血)。指揮官並不是傻子, 同意把消滅幽靈變成首要優先行動, 並且以整個軍團來投入消滅幽靈的行動。

經過詳細的磋商, 了解到"幽靈"的搜獵習性 ---

--- 工業時代以前的人類, 如何對抗到連P2那種"科學忍者隊"都無法對抗的Predator? 這個課題是我取用這個"西部故事"後一直在想的問題。Predator是個實質行為上非常依靠科技的唯物主義部族(雖然設定方面採用強列的"部落"風味), 因此要在古代對付Predator, 必定是一些, 這種科技獵人所不懂的東西。

我的解答是, 美洲原住民的精靈文化。美洲文化裡面那種"跟精靈溝通"、"跟自然生命溝通"的神秘技巧。而我發現這樣設定的話還有個好處, 就是在第一、二集, 其實也都有對這些神秘主義的微少著墨 : 首集的印弟安隊員「往往有奇怪的感覺」, 往往能夠辨認出隱身後的Predator來。二集的Voodoo巫師"毒王威利"雖然被殺, 但也是預先就大概知道對方是甚麼東西。

籍著這些美洲本土的精靈文化(技巧), 戰士取得了大量Predator的訊息 (可以是籍由部落裡的巫師來操作, 從森林中的生物 : 小兔子、野牛、死亡士兵的馬、甚至是老樹之類 --- 來取得珍貴有用的訊息。而唯物的科技獵人Predator是不會想到在這些生物上能夠取得它的資料, 因此往往不會加以掩飾, 也可以加入一些, 例如針對人類的光學迷彩, 波長對兔子來說可能無效之類新的"設定"。), 並配合軍隊的先進(相對而言)戰術技巧, 配以更龐大的誘餌群(例如另一個小隊的士兵等)來佈下一個格局非常大的戰術陷阱。

作戰開始, 陷阱把Predator (應該也只有2-3個) 引出山谷, 等待它們的是白人軍隊的橫列火槍陣。老式火槍威力弱, 但火槍陣的優點是無法避開, 出了山谷也沒有大樹讓它們跳上去。火槍當然不能殺死Predator, 但卻成功打壞了裝置, 使"幽靈"們在眾人面前真正現身。Predator面對火器, 肩砲威力雖強但屬於"點放"的武器, 在射死一兩個火槍兵之後就是軍隊的第二波攻擊 : 利用左右兩列成夾角的軍馬陣列, 向Predator衝鋒, 主要目的是希望直接能夠這樣殺死它們, 次要目的是至少把它們趕入某個hotspot, 以便發起第三波攻擊。

(Predator力大無窮, 但面對"馬力"即使能夠對抗, 也都不會輕易應付; 何況是如同天然坦克一樣的馬匹陣列? 在這裡將會由戰士主持, 因為戰士懂得如何在不需要騎士的情況下控制動物 ------ 這裡得再提醒一點, 就是美洲原住民事實上是沒有見過馬的。"印弟安人騎馬"是個被誤會的印象。印弟安人對馬匹及騎術的認知, 是在白人把馬匹帶來新大陸之後的事情。不過對於文化裡面本來就對生物有特別感知的美洲民族, 熟習騎術並不難就是了)

(當然, 也可以採用典型"西部牛仔"方式來驅趕馬匹。)

馬匹陣列絕對使Predator忙了好一陣子, 當然也急忙靠手上的近戰兵刃來解決了一些馬匹 --- 而這也是整個戰術的重點之一 --- 就是要想辦法令它們忙著作白刃戰。在這段時間軍隊已經把第三波攻擊準備好 : 那就是之前因為運輸不方便, 無法帶入山谷裡面的重型砲火。

由於這種大砲的瞄準、上彈藥等等需要時間, 而馬隊的真正用途就是為軍隊贏得這個時間。當馬匹被衝散、殺掉後, Predator眼前的是數門剛剛開火的大砲...

"幽靈"被消滅, 軍隊回營, 而戰士跟槍客一直留在原地直至幾乎入黑, 大家都不談話(直到大隊都跑掉了)。兩人走到幽靈們留下的殘骸, 以及"噴灑"到四周的一大堆暗綠色血, 那裡還有著少部份奇怪的金屬破片, 來自幽靈所用的兵器。就在槍客拿起一支Predator的矛頭時, "擦"地一聲, 槍客看著從他肚子上穿出來的另一支染血的長矛。戰士也呆了, 退後, 看著在槍客身後現身的幽靈。"支~支~支~" 如同P2結尾, 圍在他們四周的是4-5隻現身的幽靈。第一隻現身並殺死槍客的幽靈(它才是P2裡面的酋長)拔出長矛, 戰士轉身抓住身後想剌他的一支長矛並用武技踢走該幽靈(美洲原住民跟古代中國人有關連, 已經是愈來愈被證明的事情; 而美洲人本身有武術則已是常識。在這裡我當然會把戰士所用的武術直接用"類東方武術"來表達), 持著這支長矛衝向酋長。酋長正有所動作, 戰士就被旁邊另一把刀(predator)斬殺。

酋長拿起槍客的手槍, 掛在腰間。而那拔刀的Predator, 也拿起戰士那隨身的手斧(這隻Predator後來並沒有在P2裡出現)。不過我想不到怎樣能夠表達「酋長覺得他倆是合格的戰士」。

《美國西部版 完》

2008年1月9日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一)

中國古城對比研究(一) (Jan 2008)

(節錄自 《硝煙.細雪.大院 – 2007 Dec山西行》)


出於個人的興趣, 不自覺的選擇取捨, 過去多次的旅程, 都有意無意地多次觸及到「古城」這個課題。嚴格來說, 個人有其興趣的是傾向於帶有軍事性質的「城」(或索性說城堡, Castle)而不是以民生為本質的 “City”。 不過實際上也不會刻意去劃分到一清二楚, 畢竟不是很嚴慬的學術研究 --- 我可是在用自己的錢跟時間的, 而沒有甚麼人贊助我啊!

直到今次的山西平遙之旅, 我覺得已經得到了一定的取樣率, 至少這些全都是我親自去過看過摸過的, 至少有點發言權吧。今次先作個簡單點的、單純以面積作個實實在在的對比。

XX城和YY城, 哪個大些? 哪個小些? 當你親身去到某個甲城, 你就會不自覺地跟腦海中那些, 你曾經去過的、或者根本沒去過, 只在你想像中的其他乙城、丙城等等作出比較。當你站立在甲城城牆上向外望, 以 “半RTS視點” 幻想著前面的攻城軍隊, 你就會同時在腦海中想像, “乙城”比起來又會如何呢 (即使你其實未去過乙城)? 同理, 當你在地面, 站在西安北門門洞前想像著 “入長安”, 你也可能會同時幻想, “入邯憚” 又會如何?

古城、城堡的比較, 最易被理解也最易進行的就是面積的比較。不幸的是我要告訴你, 實際上即使這些城池你全都去過, 但身處其中時其實是很難有個合理的判斷的, 而且出來的結果往往更跟想像中大有出入。我以下把一些我去過的、比較著名的、有其象徵意義的一些古城、城堡的數據儘量找出來比較。不幸的是很多時候這些數字並無標準, 我只能夠儘可能用旁敲側擊的做法來求得一個可以比較的列表。

舉例說, 像故宮這種地方, 馬上就可以找到它的長、寬數字; 但如平遙古城, 卻無法這樣簡單地找到長寬數字, 只找到其四邊的“周長”。 又例如根本沒有城牆的麗江古城, 雖然它其實不算是軍事性建築, 但出於其知名度, 我也並放一起比較。很多城池並不是具體的矩型(例如麗江、南京、交河), 我也依靠能找到的已知面積, 去 “假設” 它是個矩型的話, 佔地多少、四邊多少。不嚴慬的四方型城池如平遙, 就簡化地調整一下視作是方整的四邊矩型。

下表是我的推算數字。當中藍色數字是直接找到依據的數字, 其餘的是我以這些依據來求出來的假設性數字。例如平遙城, 已知周長為6163, 我就假設它是個正方型, 得出長寬為1540.75(M)。其中 “城牆” 的高度跟寬度基本上都有依據, 但往往由於城牆本體都是上窄下寬的, 而且不一定是四邊厚度相同, 因此該數字的具體意義不大, 慬作參考。



- 我親自到過的, 可以跟這主題扯上關係者 :

故宮
西安城牆
平遙古城
肇慶宋城
高昌故城
交河故城
帕米爾石頭城
東京皇宮

- 原本是希望把日本東京的「江戶城 - 皇宮」都放入表內作比較, 皆因事實上很多人都會下意識地拿故宮跟日本皇宮比較。但不幸的是我以為日本對這些數據的考證, 理應比中國人更全面; 但現實是我到目前仍無法找到可靠的數字, 那怕純粹是面積的數字。皇宮內個別建築物的數據倒很詳盡。而不幸日本皇宮又是個不規則型狀, 因此更難以用其他方法求得數字。
- 不負責任的肉眼觀測及評估 : 絕大部份人(華人, 不理是否國內人) 都下意識地認定, 中國故宮 “想當然” 比小小島國日本的皇宮大得多吧! 但我評估後相信這個是誤解。日本皇宮的範圍其實比很多人想像中大, 但因為內部建築佔地較少也分散, 常令人以為總面積都小。另外很具體的印象是, 外部圍牆及護城河, 肉眼看上去兩者規模幾乎相等 (下圖:左邊的是故宮, 右邊的是東京皇宮)



- 高昌故城跟交河故城其實性質相差頗大, 我只是順便放在一起給大家當作額外的訊息。
- 想不到高昌竟然會跟平遙相差不大。
- 交河故城其實是個 “船狀” 城池, 但我也姑且當作它是個長條矩型。
- 本來也想把帕米爾高原的石頭城也一併列入, 但一來找不到具體數字, 二來石頭城應該大概只屬於Fortress, 無法跟這裡的城池作類比吧。
- 可能有人會認為我拿故宮跟西安比較是不公平, 要拿是否應該拿過去的整個北京城來比較? 但一來已經無法知道 “北京城” 確切數字, 二來也弄清楚, 現西安內城, 其實還大致上只是唐長安的 “宮城” 範圍而已, 拿它來跟故宮比較也並不失禮。
- 以這個比較的性質來說, 照理很應該要把 “南京” 確切地計算一下。但我發現找得到的南京城數字, 有點不可思議。由於南京城是個不規則城, 無法取得長寬; 而且 “城” 的邊界周長似乎也根本沒有數字, 就只有一個很令人吃驚的 “總面積” 數字41km2 ---整個西安內城也只不過是約9km2吧。因此這個 “41km2” 其實很可能是類似 “整個老北京城” 之類的數字, 因此我只放入列表參考, 而不把南京作直接比較。
- 可惜的是暫時我還未有機會去看看真正的西洋 “城堡”。 印象中Castle都比中式城池為小, 但應該兩者的概念本身就不同。
- 倒很想找找中國古代那種 “一城一國” 的城邦遺跡, 直覺估計這些 “國” 大概會跟平遙城這種大小差不多。即是類似《墨子攻略》裡面那個「梁城」的“一城一國”。


下圖就是我的比較結果。有趣的是, 似乎這種比較, 並沒有人公開做過(純學術性質、或者只有大學教授看的那種研究, 我當然不會知道)。相信頗令很多人驚訝。


雖然不太適合這樣比較, 但也作出一個包含高昌、交河兩個古城的比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