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3日

湘西趕屍

湘西趕屍

除了盜墓外, 中國傳統民間古靈精怪野其實數之不盡, 可惜大部份出於包裝問題, 或是被我們的上一代刻意淡化, 令到今時今日大部份較年輕的人都沒甚麼認知, 也都沒甚麼興趣。

其中有幾項是比較著名, 即使沒興趣, 也肯定聽過、知道一點點的 : 「蠱」、「降頭」。不幸的是, 單以香港人來說, 其實絕大部份人根本所知不多, 而最不幸的不是不懂, 而是往往不懂裝懂, "段估"、"識少少扮代表"的港燦佔絕大多數。不過我現在並不是想說這兩個大題目 --- 這兩者要說的話, 寫整本書也可能不夠。

今次想說的是「湘西趕屍」。

在這類傳統神秘項目裡面, "趕屍"算是有少許知名度, 但是長期以來資料都很少。為甚麼說「湘西趕屍」, 是因為流傳說此事只在湘西地區盛行。"湘"者, 湖南也; "湘西"則是泛指湖南西面、貴州那大片以苗族主體聞名的"神秘"地方。有關典型的「湘西趕屍」資料我就不在此抄書, 各位有興趣應可很輕易就search到。

不過得先說我自己的一個長期以來的看法。這個看法是質疑傳統對趕屍行為的一項基本因素。傳統是說湘西地區窮, 當地人多出外打工(這些基本屬實, 但意義不大。民間口中的"舊社會"又有哪個地區不是這樣子?), 往往客死異鄉後沒錢請人把屍體"正常地"運回老家, 就顧趕屍匠把屍體"趕"回家了。這一聽好像很合理, 但只要稍動腦子就會發覺破碇百出。假如是單身外出打工者, 死了誰有空替他打點? 即使有人打點, 又是否這麼多異地打工者會運屍回家(這點有後續推想的, 暫且先請各位記下)? 找人運屍太貴, 改而請趕屍匠, 看來應該因為請趕屍匠的費用便宜得多? 但實際上傳說又說趕屍匠 "走一趟腳"(趕一次屍之意) 所獲甚豐。推想一下以中國的舊社會來說, 人力馱運本來就是最最最普遍的運輸方式, 貴洲、湘西這些山地尤甚(其他平原可以有馬匹、驢、牛車、駱駝等選擇)。平日就以人力馱運為業的苦力肯定不會是 "收獲甚豐" 的階級, 那樣因為僱不起苦力, 改而僱之的"趕屍匠"(還要"生意"不是經常有)竟然能夠有豐厚收入? 這是最基本的破碇。

當然我不是否定趕屍的存在, 而是質疑傳統說法必然是隱瞞了大部份主要的時代因素。另外有一種說法是說因為"趕屍"方式能夠一次過運送眾多屍體, 因此能夠省錢; 但這很難站住腳的。舊社會窮人屍體不可能做些甚麼特別處理, 不可能每次都"齊集"眾多屍體出動, 除非是一次死很多人的意外。而且就算遇上了偶有一次死多人的場合, 也不見得這些屍體都運送到相同或相近的地點。我也絕不相信古代趕屍匠行業能夠"興隆發展"到像今天的速遞業一樣有"中轉操作"。趕屍行業從來都"據說"是半地下的。

另外一項對傳統說法質疑的是所謂的「趕屍匠專用的旅店」。傳統說法說得很籠統(或者說是刻意籠統), 所謂"趕屍匠專用的旅店"是怎樣一回事? 會有專門為了不多的"生意"而開辦這種旅店的嗎? 而且從傳統說法上看, 並不是所謂的義莊或者正式的儐儀場所。我個人認為其實根本不會有專屬的旅店, 而是一般旅店。只是那個年代當地開旅店的也都有不成文的一套針對趕屍匠的安排吧。

最後說說主題。其實因為近一兩年來, 查到了很多以往很難找的資料, 其中包括幾種對"趕屍"的解譯及說法, 個人覺得很值得轉述一下。首先, 最傳統的說法就不詳說了, 最傳統的"真實說"當然就是說趕屍匠真有能力/方法令屍體站立跟"跳"回老家, 還有附帶效果就是法術生效期間屍體不會腐爛。這種傳統說法, 我稱為第一種。

(二) 合理化 : 師徒背屍
這是近年比較流行的解譯。"據聞"是沈從文引述出來的, 但我不確定。近年很多主流媒體主要都是採用這種說法。
這種說法解譯了趕屍匠的師徒制及一些傳說中的"規定"; 但無法套用在"運送眾多屍體"的個案上。
師徒二人, 每天輪流用特制的架, 把屍體整個背到身上, 並罩以大袍。外人看到就下意識認為只有趕屍匠一人領著屍體。由於背屍的人看不到前路, 完全依靠帶路人沿途作出的指引、拋到地上的紙錢等等去跟隨。這也能解譯了"屍體"的奇怪彊硬前進方式、以及趕屍人沿途呼喊、撒錢等的行為。
但也沒能解譯二人到達死者老家後, 背屍的人如何繼續隱藏及離開。不過這相信只是支節小問題。

(三) 合理化 : 大卸八塊
這是另一種解譯。照聽也更加"中國化"。但我個人不大認為這種會是主流方式(十個趕屍匠裡面, 不一定全都是相同手法)。
趕屍匠、徒弟把屍體大卸八塊, 把份量最重的軀幹丟棄, 淨下頭部和四肢, 由趕屍匠以大竹藍(湘西地區到目前也還在用)背著回老家。一定要二人的原因是需要徒弟作掩眼法, 讓人以為"屍體"在行走。回到老家後關門"作法", 以木頭制成軀幹, 穿上壽衣, 就像一具完整屍體。
這種帶著一定的欺騙手段, 聽落也更為"中國式"。但一來仍然未能解譯到步後"徒弟"的行蹤; 二來似乎風險過大, 我不相信每個死者家人都不會有意或無意檢查屍體的。而且何時弄出一具木頭軀幹來呢?


(四) 合理化 : 竹桿抬屍
這是最新聽到的解譯, 是由台灣人想出來的。而且此說能夠解譯幾乎一切的因素, 就是比較乏味, 把一切神秘、"浪漫"的味道都全抹掉。
台灣有網站找到圖文並茂的解說分析, 這裡各位可以自己看。(不過我討厭在blog上單純的轉貼, 所以也要多口寫一兩句。)
(圖片原本還有兩張, 但我覺得那部份沒意義, 不貼出來了)

註 : 沒考慮到身高的問題。不過傳統上就已說過趕屍匠收徒必定要長得高大的。


註 : 可是我估計這樣子抬屍, 力氣方面是不化算的。我不認為這樣可以忽略掉死屍的重量 --- 兩個活人就能用這方法一次抬上好幾具屍體? 而且重心全部在肩膀下。有背人經驗的都知道即使是活人, 要這樣去抬一個人也難。何況是不會施力的死屍(會施力"對抗"的活人, 反倒比較容易背、抬、摔的, 練過摔人的都明白)

這種解譯的疑點是 : 沒能說明在趕屍期間屍體不腐的事, 不過這可能本來就不是事實。另外, 假如是這樣的話, 到步後解開屍體, 鄉民都一清二楚; 趕屍不可能演變成神秘的事情。


(五) 混合說 : 大卸八塊 + 法術
這是一種混合的說法, 但我不會排除它的可能性。
說法是趕屍匠(有法力的)仍需要把屍體大卸八塊, 但是卸好後再施術, 屍體才能自己動。

***** ***** ***** ***** *****

個人看法 : 以上幾種都有其可能性, 而且現實裡面, 上述可能全部都是存在的。中國人往往有一種可笑的思維, 就是當自己相信某種說法/方式/行為, 就會自然而然否定任何其他方式、可能性, 從來不願意想想, 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家都存在。

你用阿Ken不斷用升龍拳打不倒將軍, 最後用波動拳打倒了, 就認定打將軍一定不能用升龍拳, 必定要用波動拳。我說我用升龍拳打爆機, 你就說我說謊。

趕屍也一樣、其他很多東西都一樣。日光村的趕屍匠是把屍體斬成碎塊的騙子, 你就認定趕屍的都必定是這樣做的騙子; 不知道月亮村的趕屍匠原來是貨真價實的法師, 能夠施法叫屍體自己走。舊社會的趕屍匠們, 最大可能是以上所有方法都有用過。

說說見鬼 (2)

說說見鬼 (2)


《繼續 白沙洲事件》

《聲明 : 本文所有照片均是別人的blog上取得的》


這件事其實多年來我重覆寫過兩三次, 但永遠無法完整地寫出來, 我也說不出為甚麼。
-----------------------------------------------------
時間 : 估計為198X年
地點 : 西貢白沙洲
自我簡評 : 感覺最恐佈一次, 而且有多個朋友見證

中間大概十年、十多年無事發生(還是有, 但我又忘記??), 再來已經是讀完中學出來工作, 估計大約8x年, 參照物是事件那時期, 比較一般的普通人也開始會用初代巨型"大哥大", 而不再是"扮勁人"only。

人物 : 連我在內共6人, 3男3女
目的 : 西貢白沙洲露營

這個"白沙洲"是個"半荒島"(相信現在仍是), 島少, 沒居民, 應該沒定期街渡(主要都是租船往返), 但島上卻有少數救生員建築(卻不見有當值), 也有市政局的公廁。沒有食水也沒電。我們一行6人準備wildcamp, 到達後島上除我們外還有估計3-4組遊人, 都是燒烤, 有一組少年是來打wargame的, 不過看來他們一見這個荒島就決定不玩了, 其中一個game仔拿出"大哥大"打電話叫船家來接他們走。也是因此 "大哥大" 成為此事最主要的時代參照物。

不想事後孔明, 先作說明 : 此島上岸(碼頭)是一端, 而能夠活動的部份是島的另一端, 需要爬過/繞過一座小小的山頭, 山頭上是有很多墳式者那種有小平台的大墳。不過不要太在意以為這是甚麼"伏線"; 因為這樣的山墳在任何新界、效區本來就很平常。

到傍晚, 原來的幾組遊人都全走了, 只淨下我們6人。我們還以為還會有其他人在此camping呢。"霸晒成個島"這個事情非常令我們興奮! 因為在一個沒有街燈/電燈柱的島上"遙望"岸邊(大概是西貢?)的那種串串燈光, 隨而想像自己正是在平時在沙灘之類地方望著海上的那種無人小島上, 感覺也是很有趣的。

我就是走到這個部份的海邊。中間那裡就是營地跟燒烤場。唯一那"山頭"就是我說的山頭。


中間是很忙的弄晚餐等等事情。估計約八至九點左右, 我自己一個散步走到去海邊(不是碼頭那邊), 只是坐了很短時間就開始覺得凍(那是夏天, 但在這種無遮掩的海中小島晚上, 原來也很凍的), 就走回帳幕。走到一半路程左右, 就聽到帳幕內有其中一個女的哭聲(!)。我的第一想法是甚麼? 當然是"II"(非法入境者, 香港人大概好多年冇再聽過呢個詞了), 隨即回頭, 在地下找到一支遺下的燒烤叉(好歹都有野渣手先), 摸黑靜靜走近帳幕。

接近一些看。我們去的時候水比較淺, 中間的"通道"仍很寬的。可能記憶有誤, 忘了為甚麼這張照片看不到那救生員的小屋, 而且應該有個小小的燒烤場。可能是還要稍稍繞過一下才看到, 忘了。


在距離幾步的地方停下, 細心聽聽發生甚麼事。聽了一陣都不像有甚麼"意外", 就埋去拉開帳幕, 一拉開仲嚇親入面的朋友們。問他們發生咩事? 妳做咩喊? 點解你地厘晒係度唔出去?

朋友(男)說, 你先坐低, 拉返拉鍊先。我地"頭先聽到d聲呀"...

我心想, 「挑!」, 我一直在外面, 大概是我所發的聲吧。坐低, 拉拉鍊, 問他究竟聽到甚麼聲音, 我剛才就在外面, 應該是我的聲吧? 他說, 唔係, 應該唔係, 你坐低一陣睇睇仲有冇d古怪聲先啦。

「你頭先係外面, 有冇係咁踼d汽水罐?」「冇喎」
「咦, 殊!~~」(我應該剛剛講緊"冇喎", 沒留意外面的聲音)
「arm arm又有喇...」

於是我不出聲, 也一起靜心聽---應該說"等待"...

然後, 我聽到了!!

確實是 "踼汽水罐" --- 外面有燒烤場, 也的確零零丁丁有汽水罐在地下。但我們也一致裁定, 不是風吹汽水罐 --- 風吹汽水罐的話, 是不會 : 先是一下子清脆的碰撞, 然後一至兩秒後就是罐頭跌回地面並滾動幾下的那種聲。絕不是風吹, 明顯是"踼罐"的聲音。

也有一個證據, 就是每次發生, 都是獨立的"一個汽水罐聲", 而且是分別出現在不同方向。假如是風, 就應該隨機幾個罐混合出現。

再聽下去, 還有其他怪聲。可是因為 "踼汽水罐" 過份明顯又"搶耳", 所以大家都要再過了一會才聽得到同時還有其他怪聲出現。我要說, 當中有很多我連想像也想像不出是甚麼的聲音, 我已經不提了, 姑且當作是島上的"自然聲音"; 姑且當作當中部份只是城市人出於不了解、不熟悉的聲音; 但還有不少, 是能夠判斷出來的, 就像踼汽水罐一樣。

其中容易描述的, 包括有腳步聲。

這是個海中小島, 海浪聲在晚上是頗大的"背景音效"。而且有偶然的風吹"索索"聲, 還有超搶耳的汽水罐聲, 但後來我們都開始聽到有"腳步聲"。這島是那種草地+泥地+碎石地, 腳踩在碎石上的聲並不會大, 但我們幾個都靜靜坐在帳內、也確定外面理應不會有人的情況下, 大家要聽還是能夠聽出來的。腳步聲不是不直出現, 而是聽著在這裡走了一會, 消失; 然後在另一個地方, 又開始走動... 這絕不是我一個人"好驚"之下幻想出來, 因為每次又再出現, 我們幾個都能輕聲討論 : 「又黎喇...今次係'果'邊喎」

其實我也忘了我們這樣聽了多久, 相信頗有一段時間, 可能有半小時以上。夾雜在裡面還有很多不知名聲音, 但大部份無法描述的, 我們已經很"豪"地不討論(在事後), 當作是自然聲音。之後最恐佈的"效果音"來了。

"有人"在括帳幕。確切些說, 是在用指甲來括我們的帳幕。

大家應該想像得到這些wildcamp帳幕通常是甚麼質地, 拉開後怎說也不是拉得很緊的, 怎也會有些少鬆動的。想像一下假如你刻意要"括"它, 你不是隨便輕輕就能括它, 它是會被你"按"下去的; 你要稍稍施力令它拉緊, 才能"括"。而你應該想像到"括"它大概會是甚麼聲音。對, 就是這個聲音。

這個聲音是絕對不可能聽錯的, 這是剌耳的, 這是"大自然"無法做出來的。而且, 聲意的距離那麼近!!! 你應該能想像當突然"括帳幕"時對我們的震撼程度!! 我們(包括我)全都一起「呀!!」叫了起來。

由於幾種聲音是交雜地出現的。我跟其中一男的說好, 門外再有腳步聲、汽水罐之類的話(因為每次的方向不一定相同), 我們就一起拉開拉鍊。然後我抓住拉鍊、他拉緊"門"邊(這種廉價帳幕, "門"不拉緊的話很難拉得開拉鍊的)。等了一會終於在對著門的方向又有聲了, 我們望了一眼, 把拉鍊拉下來打開門。門外當然甚麼也沒有, 但看到估計是剛剛被踼的罐。說坦白, 當時一殺那我是不太敢走出去的, 並不是怕危險、直覺上沒有感到"危險", 而是害怕會見到甚麼不能接受的東西。最後都是跟他一起出去, 在附近走了一圈。當然了, 我們走出去繞場的時間內, 沒有怪聲音的出現, 只淨下很平常的自然聲音。

說真我們也不會走得很遠, 也就距離帳幕十多步左右的距離。始終那3個女的還是很驚慌(也不能怪她們),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 我們即使"扮勁"也必需要死頂在這外面"行必"多一會, 否則這晚實在無辦法過。(為甚麼只有兩個男的出來? 因為第三個勁人, 他竟然一吃完飯就在裡面睡著, 甚麼都不知道!)

很典型的, 在我們"行必"的期間, 一切怪聲都消失。我們走了一會也沒有任何發現, 就回帳幕。進去後確實也有一少段和平期, 忘了多久, 估計15分鐘上下吧? 然後聲音又重新出現了! 但是我們實在累了, 是指精神上的累, 有種覺得「認了, 算了, 算你叻, 你好野, 我地冇符」的心態(至少我是這樣), 反而感覺就"安樂"得多。回想起來, 一個詞非常貼切 : 「本Pai」, 哈哈。

最得人驚的"括帳幕"也偶有出現。不多, 估計總共也就5-6次。照理說, 無論"它"是甚麼, 要"括帳幕括得出聲"(肯定是帳幕, 因為聽得出就在旁邊)我們應該能夠"見到"帳幕被括的那個部份有異樣; 但是實情是幾次聲音一響起我們就猛看, 都看不到它具體在括的哪一部份。(帳內有燈, 假如位置正確, 應該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當大家, 連那3個女的也開始有「本pai」「算你叻, 你好野」心態, 其實也就感覺平靜下來了。開頭我們也還安排定時要有兩人清醒著"做看更"的; 但實際上很快就大家都忍不住全睡著了。甚麼腳步聲? 汽水罐? 去他的。

"碼頭"附近, 上船的地方。基本不會有人留在這邊。


第二朝起身, 大家當然說起這事, 也確認了不是一兩個人的幻覺, 除了那個一開始就睡著的強者不知道外。中午坐船離開, 向船家問起, 他說, (具體忘了, 大意如此)「你地濕碎啦! 大把人睇得清清楚楚tim呀!」

2008年2月5日

說說見鬼

說說見鬼

臨近農曆年, 煩事纏身(煩惱的私事, 也有難搞的公事)。在這種過年氣氛下沒有甚麼愉快的情緒, 反倒心血來潮跟大家說說"見鬼"。

其實有點怪, 以一般香港人的標準來評, 我本身根本不算是那種在這方面"八掛"的人 --- 我很喜歡稀奇古怪東西, 但卻對這種典型港式靈異野, 即係咩鬼古、迷信、睇相、拜神...那類東西沒多大興趣。但是偶然"回顧"一下, 就會驚訝地發現其實我本人的這類事情, 遠遠比那些喜歡這些東西的人要多。

即使是這樣, 認識我比較久的人都會知道, 我不是那種經常拿這類事情出來加油添醋大說特說的那種煩人, 甚至很多時候, 在那類最多香港人喜歡大講鬼古的晚間飯局裡面, 我往往甚至忘記了我自己也有不少這類經歷。

說這麼多, 也只是為了說明 : 我相信自己不是那種"八婆", 並不會下意識把一些沒甚麼特別的事情神秘化。

這些事情之中有些很"典型"又平淡, 有些疑幻疑真, 有些具體到足夠寫個短篇出來。例如有兩件比較特別的事件由於竟然跟"電腦科技"扯上關係, 因此印象特深, 比較"有趣", 恐佈成份也不高, 因此已經算是我拿來說得最多的事件。

先說現在還記得的, 最早的一次"見鬼"事件。

(我不再用甚麼"懷疑見鬼"之類字眼了, 反正這些事情, 當事人經驗再具體真實, 都總有懶醒人士打哈哈說是假的、其實是甚麼甚麼...。)


-----------------------------------------------------
時間 : 難以判斷, 估計在197x年
地點 : 秀茂坪村
自我簡評 : 既典型又"標準"。真實性極高。

記憶中那時應該在小學三年級或以前了。估計為熱天, 因為當時是席地睡在廳中間地板。爸媽都睡在旁邊。夜裡忘了甚麼原因而醒了(可能口渴, 可能尿急, 忘了), 由於無論是去廁所還是去拿水(年紀大的朋友應該知道早期公屋的格局, 廁所廚房都在"騎樓"的)都要繞過睡在旁邊的爸媽, 對小孩來說也是感到麻煩的。因此並沒有馬上起身, 而是那種典型的繼續睡在地上"發呆"(用現今說法是"Hei緊"或者"牛緊"), 但因為心理上想去騎樓, 雙眼就下意識望向騎樓。由窗外透入來的光, 除了明顯熟悉的窗花、掛著的刀等等東西外, 還看見有兩個"人"正站在廚房那裡在交談著。

必需聲明一件事 : 那時那個年紀, 心中還未有甚麼"見鬼"概念, 根本不懂得究竟看到甚麼, 也根本沒有甚麼"恐佈"、"好驚"等等情緒(以前大部份同學、朋友們往往都不理解(不相信)這點, 尤其女人)。

再說明一點 : 老鬼才會知道, 秀茂坪那類老式公屋, 客廳跟騎樓中間除了"門" --- 99%住戶都會把這道無意義的"門"拆掉; 70年代沒多少公屋家庭裝冷氣 --- 外, 那牆都是有玻璃窗的, 客廳內可以直接望到騎樓, 除了廁所看不見。

我是在"阿媽平時煮飯"的那個位置看到兩個"人"的。到現在我還連這兩個"人"的動靜都大致記得。由於背光, 我只見到兩個黑影/剪影, 照理就算那是兩個"真人", 也大概看得不清楚的。但是我就是明確知道那是一男一女 : 感覺上男的像是在做菜 --- 指的是他站的位置, 而女的就在他身後, 而且明確地見到這"女人"正在不斷對"他"在說話。回憶起來假如忽略這件是靈異事件的話, 那情景最像的是男的在做菜、女的站在後面不斷指導他怎樣做。

爸媽還睡在我旁邊, 而且那"女人"是長髮的, 不是阿媽的髮型和高度。這兩人一直在"交談"(應該說只見到女的在說話), 但聽不到任何聲音。

兒童思考是很單純的 --- 「啊, 廚房有人喎---」這個想法, 就令到我繼續睡在地板上看著兩個黑影, 然後一貫"唔覺唔覺"又睡著了。

第二天起身, 也還過了好一段時間才記起這事, 跟阿媽講尋晚廚房有兩個人。爸媽當然大吃一驚啦, 左問右問左看右看, 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像 (他們當然第一時間認為是賊)。而此事也完全沒有任何後續東西, 沒有發生任何可能相關的影響。單純就是這樣半夜看到兩個人。

估計直到之後兩三年後, 我才慢慢意識到, 這件事可能就是人們所謂的"見鬼"。


-----------------------------------------------------
時間 : 難以判斷, 估計仍是197x年, 但絕對在「黑影男女」事件後
地點 : 新界某地, 7x年代"街坊旅行"最常去的那類地方
自我簡評 : 典型又標準。但我本人早就忘記, 無法自行判斷真實性

這件事其實我自己已差不多忘光了, 倒是阿媽記得很清楚, 反過來說回給我聽曾經有這事發生。由於這樣的"轉述", 因此不會太詳細。

事件是那種屋村街坊會旅行。這種旅行不是去沙灘、就是去新界那些鄉效, 70年代"去沙田"已經是旅行了。其實我記得當天的旅行本身, 就連"事發地點"的場景我都依稀記得, 不過事件的本身就已忘記了。

情況是旅遊巴停了在某個小山頭, 大家下車"看風景"。我還記得那天是那種很大霧的天氣, 在山頭望出去其實看不到很遠。根據阿媽的說法, 由於那個小山頭本來根本四處沒人, 只有我們一架旅遊巴到那裡停車, 大家下車看風景, 很快就重新上車繼續去另一個地方。在導游叫大家上車時, 我對阿媽說, 剛才這裡明明有個黑衣阿伯(還是阿叔, 忘了, 要再問阿媽)向我笑, 然後走了幾步就見"他"整個人漸漸透明然後不見了。

這個事件應該不是就只有這麼簡單的, 因為肯定的是阿媽當時聽到, "竟然"沒有嘩然, 而是好像有其他原因, 令到她聽到我這樣說, 也並不太覺得出奇, 而會不作聲(不跟其他同行街坊談論)繼續行程。

這裡說說另一個奇怪的事, 就是無論是「黑影男女」, 今次的「透明阿伯」, 還有後面的一些事件, 我也根本完全沒有被嚇一驚之類表現, 而是好像當作一件平常事一樣告訴阿媽。而且除了「黑影男女」記憶深刻外, 另外幾次類似事件都都竟然像今次一樣, 自己可以幾乎忘記, 而反倒是阿媽複述給我聽。這是某類旁證, 說明在我那個年紀, 對這類東西完全不覺得甚麼大不了。

但肯定我絕不是那些所謂的陰陽眼。假如我"是"的話, 那樣從少到大必定看得相當多, 即使再認為"平常", 也不可能忘得一乾二淨, 而肯定還記得當中一定程度。反而到比較年長後, 再遇上這類事件時, 才很"正常"地感到恐佈。


-----------------------------------------------------
時間 : 跟上一個「透明阿伯」時間差不遠
地點 : 好像在家, 還是某個親戚家
自我簡評 : 又是自己老早忘記細節, 由阿媽複述那種

這件事就連"阿媽複述"給我聽的東西, 我也再一次忘得七七八八; 只是記得一個大概中的大概。細節更少:

就是在家(假如是我自己家, 那就肯定還是秀茂坪)、還是在阿婆家, 有一個不應該存在的"阿伯"跟我談話。好像還給了一些小東西我。由於此事我就連複述都幾近忘光, 因此先把一些模糊的選項寫下, 遲些再問返阿媽再補充。
- 到底是在誰的家?
- 這個"不存在的阿伯"為甚麼阿媽一聽就知道"不應該存在", 記憶中是因為阿媽一聽就知道"這個是誰"。忘了是另外某個應該已過身的親戚、還是已過身的街坊。
- 到底"他"有沒給我一些東西? 假如當時有的話, 又是甚麼? 因為肯定的一點是 : 當我說給阿媽聽的時候, "那東西"就已經找不出來了。

同樣地, 根據阿媽說法, 當時的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覺得這有甚麼特別。


-----------------------------------------------------
時間 : 估計為198X年
地點 : 西貢白沙洲
自我簡評 : 感覺最恐佈一次, 而且有多個朋友見證

中間大概十年、十多年無事發生(還是有, 但我又忘記??), 再來已經是讀完中學出來工作, 估計大約8x年, 參照物是事件那時期, 比較一般的普通人也開始會用初代巨型"大哥大", 而不再是"扮勁人"only。

《to be continue》

2008年2月1日

中國式"盜墓"

中國式"盜墓"

本篇內容幾乎全部都不是我的原創, 由於我非常刻意地避免, 不會在這裡直接發整篇"轉貼"的東西, 但又覺得很值得把內容擇要出來給大家看看。因此以下我將用非常愚蠢的方法, 就是把自覺有意義的內容, 自己重新寫一次。這樣至少不是「轉貼」吧。

本篇內容主要都是說"中國式盜墓"的。當中尤其提及「中國式彊屍」的部份, 非常值得一讀。大陸由【鬼吹燈】引致的 "盜墓" 作品熱潮, 較早前已說過了; 今次說的來自一篇網上文章, 內容幾豐富也有趣, 坦白說我個人覺得裡面大部份東西都「好堅」。而且往往是很少人會觸及的一些細節, 頗為難得。故覺得即使花時間"重寫", 都值得發給大家看看。

原文標題 : 當代摸金校尉大揭秘
(留個標題大家可自行search。大陸網絡同一篇文被轉貼10000個網站是"正常")

原文極長, 下面我自行消化以及節錄成point sheet。

==================================

[名詞說明]
摸金校尉 : 指 "正規的" 盜墓者
鬼吹燈 : 盜墓者行規之一。進墓後點起蠟燭, 如發現燭滅則需馬上撤退。


[有關行規]

- "雞鳴不摸金" : 主要還是安全問題, 免得白天被發現。

- 一些飲食方面的"行規"說到底也是安全問題, 例如"活動"前不喝酒不吃飯等等。說穿了也就是提防被下藥等等。

- 正規摸金校尉的規矩是一墓不去二次。


[有關師徒關係]

- 傳授的多是技術、實際操作之類, 反而鑒定、行情之類以一般人想像中屬"次要"的技巧, 反倒視為核心機密不會直接傳授, 只憑徒弟自行學習。

- 師徒間關係甚差、甚"提防", 徒殺師、師殺徒之類不罕見。

- 進墓 : 徒弟先行師父在後。出墓相反, 師父先走徒弟在後, 而取得的寶物則是徒弟(在後)帶上來。(這裡我有疑問。徒弟在後還要帶著寶物, 這不是殺掉師父的最佳時機嗎?)

- 師父懷疑徒弟、想殺掉的話, 深夜進行"挖洞訓練"把徒弟活埋是常見手法。

- 盜墓者們有自己行內一套通用聯絡方法, "聽說百里有效"; 用於一旦發現一些需要較多人手才能弄的大墓時, 等待行家再一起進行。(出於利益關係, 可以想像這是萬不得已的做法)

- 當兩組(或更多?)盜墓者們一起進行"活動"時, 規距是兩組人馬互相交插進行; 以下原文照錄:
『比如校尉A和校尉B一起帶徒弟去摸金。規矩是A的徒弟先下,然後是B師傅,然後是B的徒弟,最後是A師傅。這樣排列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考慮。』
『出墓時的順序正好倒過來,是A師傅→B徒弟→A徒弟→最後是B師傅手拿東西出來,或者B師傅拿跟繩子拴個包在後面,誰要動手的話誰也拿不到東西。』
『通常在進墓和出墓是動手做掉對方的最好時機。而如果按上面排列,A師傅和B師傅誰要動手中間都隔著徒弟;並且即使真要動手起碼能拉對方一個徒弟陪葬。』


[有關彊屍]
(簡介 : "真有殭屍", 但不是大家想像的東西。而坊間一提"殭屍"(指中國式的), 型像總是一副清朝官服的型像, 這也完全是有原因的。)

- 摸金校尉的一般工作環境 : 陰冷,黑暗,潮濕。

- 典型的"工作"姿勢 : 以下原文照錄:
『說白點就是正常的性交姿勢,把一個捆屍帶一頭綁住屍體脖子,一頭綁住自己脖子或膀子,從平行姿勢就是接吻的姿勢帶起騎在屍體身上然後騰出兩隻手好摸屍體下面的「金」,這中間自然要與屍體親密接觸。』

- 為甚麼總是 "清朝官服的型像"?
◇ 道行較高的盜墓者們, 有興趣的都是達官貴人, 不是普通老百姓。
◇ 這些"貴人"往往有一定的防腐處理, 『屍體保存比較好,甚至還富有彈性, 身體裡面的筋鍵還在』。(神父按 : 這裡面還包括棺木的選擇) 這些"彊化"的屍體(但又未到只淨白骨的程度)就是所謂彊屍。
◇ 出於行業關係, 年代太久的墓往往早被盜空, 甚至被盜多次; 而清朝的墓較"近代"。
◇ 出於難脫手的原因, 真正價值連城的寶物其實不一定受歡迎; 反而價值一般比較常見的東西最受歡迎。而這也令清墓較受盜墓者垂青。
◇ 清墓由於年代相較起來不太遠(相對其他朝代), 假如一個建得比較好、保存比較好的墓, 屍體界於腐爛和沒腐爛之間的機會多, 裡面存在大量細菌、病毒等等(年代再久遠的話要不早全化了, 要不是干屍, 反倒危險性較少)。

- 也出於清人有留指甲的習俗, 這些"爪"往往非常長。

- 在摸金校尉工作中的情況下, 很容易被指甲劃傷、或是由於屍體筋腱、以及把屍體拉起等等動作而被死屍的牙"咬"傷(死屍的牙往往突出, 且因臉部肌肉腐爛, 容易開合。

- 由於以往醫學不發達、盜墓地方又偏遠、再加上盜墓者們除了自身技術外, 也不會有甚麼學識及文化; 被屍體弄傷後非常容易變成破傷風, 發作時無比痛苦, 甚至靠咬接近的人發洩。"知情者"就會說, 他被殭屍咬啦、他也變成殭屍啦之類, 變成傳言流傳到一般人耳中。

- 某些「貼符咒、燒符」等動作, 其實目的只是要不把傷者弄暈, 要不索性籍此弄死他, 這個"新彊屍"自然就"不能作惡"了; 而把彊屍燒掉的做法自然也是為了消滅細菌病毒免得傳染。

- 以上這些行為, 在鄉間不知情的一般村民眼耳相傳, 就演變成傳說中的"彊屍"原素 (如清朝服裝、咬人、被咬變彊屍、需要燒掉等等)。


[其他]

- 前線的盜墓者們, 事實上能賺的沒一般人想像的多, 真正賺的是中游的文物販子。

- 有關捆屍帶 :
◇ 由於真實作業的墓多半都是單室 (遇上電影式大墓的機會當然少), 空間非常少。
◇ 空間少是原因之一, 令整個作業時間成為關鍵(時間愈短愈好)。時間影響的因素有二, 一是被人發現的機會, 二是氧氣(所謂「鬼吹燈」很大程度就是氧氣的問題)。
◇ 在狹窄的墓室裡面, 捆屍帶的作用等如第三隻手, 讓你自己的身體代替手去把屍體拉起來(好讓你能夠去"摸"屍體底下的東西)。

- 「當代的貨幣」在此行業屬於一種常見又"無價"的東西; 在盜墓者裡往往一找就是滿滿一罐那樣出土。可是事實上既難脫手(能脫手都是非常賤價整批賣給文物販子), 又難保存。

- 常見「濕屍」的製作方式: 先在棺材底放石灰(要做成磚頭大小,用紙包好後整齊的放在棺底), 再在石灰上鋪上藥材。石灰是吸收棺內水分和防止細菌生長, 藥材是驅趕習土性生物比如蛇,老鼠,蟲類生物。但這種方法只能幾十年有效,時間長了,石灰和藥材失效後屍體一樣腐爛。

- 再談所謂「鬼吹燈」:
◇ 「鬼吹燈」的本質之前已談過了, 主要還是空氣的問題。但其實細敲下去也有非常複雜的因素...以下原文照錄(稍作刪減個別字):
『摸金校尉打洞非常高超一般不會讓空氣不通的,那蠟滅就有問題拉,鬼來拉?是"鬼"來拉,這個鬼可能是同行,也可能就是自己的徒弟想把師傅留在下面.』
『有這種情況:兩個摸金校尉不約而同的看到個寶,一個先來,一個後來,而後來的知道有個先來的,而先來的不知道還有個後來的,想約而進麼?利益私心不允許,怎麼辦呢,太簡單拉,在先來的進去後時候把土回填就OK拉,過個三五天在進就好拉.』
『同樣,先來的在採點的時候發現後來的,而後來的不知道還有個先來的,發生的情況同上一樣,在下面的人正在墓下高高興興淘寶的時候,發現鬼吹燈這個時候想閃已經晚拉,所以真正的鬼是沒有的,不對,有鬼在人心中.鬼吹燈的核心秘密就在此.』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動棺木或者屍體的時候,某種情況下千百年積攢的毒氣突然釋放,這也會導致蠟滅,趕快閃吧.』


==================================

最後說說一些跟盜墓無直接關係的東西。在這個帖子, 先後就有至少兩個"自稱"跟行內相關的網友發言, 一個自稱認識盜墓者、另一個稱自己就是盜墓者。誰是誰非是一回事, 但可以看到一種典型的中式現像...

我先打個比喻。作為南方廣東人, 大家應該很明白甚麼是「神打」吧。有些「神打」師父可能是真的, 但同時也有些明顯是假的。這兩種同時存在, 根本不矛盾。可是在中國人社會, 真正的神打師父, 一聽到別人說「神打是假的」就會搶著辯護, 非得要說的人承認他看到的是真事(那怕那人所看到的確實是那些騙子)。而那些假的江湖藝人, 又往往因為自己幹的是假的神打, 就以為天底下所有"神打"都必定就如他所學的一樣是假東西, 堅決不信真有神打 ◇ 態度甚至比普通人還要堅決。

盜墓也一樣, 有些盜墓人可能水平高些、動的墓大些; 有些盜墓人師父差些、只懂動些小墓。這本來都不構成矛盾, 但放出來, 就變成互相都會說對方是錯誤的、假的、根本不是"行家"...。不過也不稀奇, 就如原文貼者所言, 盜墓者往往文化水平不高, 產生這類誤解也是平常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