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10)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10)


錦州

本來在我的名單上, 除了寧遠、錦州、覺華島之外, 還打算去看看連山、大凌河城等等當年的要塞, 甚至情況許可之下還會跑去瀋陽。但結果跑到錦州後就結束這個《尋找袁崇煥》的主題項目。

其實就連錦州之旅, 也幾乎是毫無意義。但由於袁崇煥在「寧遠大捷」令努爾哈赤重傷死亡, 短短一年多以後, 就輪到他的兒子 --- 皇太極來攻。後來此戰被稱為「寧錦大捷」, 因為這次皇太極分別進攻寧遠跟錦州二城。由於「寧錦大捷」亦是袁崇煥生命中極重要的事件, 因此錦州始終有其重要性。

錦州市, 今時今天其重要性遠遠比興城這種小城大, 事實上它的規模也大得多; 但對於我此行卻甚沒趣。因為基本上, 已經找不到任何跟寧錦大捷相關的遺跡; 就連「錦州城」的一絲痕跡也再不存在。


錦州城今貌。這個古塔, 是整個錦州市現存唯一最顯眼的古跡。但跟寧錦大捷毫無關係, 因此也不貼它的其他照片。


在錦州市, 有個「軍事博物館」, 但那是邪惡醜陃的共產黨用來"紀念"他們內戰的"英勇事跡"的; 雖然以事論事, 這個軍事博物館很值得看 (因為有數量龐大的軍火實物), 但由於跟這次的主題完全無關, 因此我不打算貼任何照片。因為在這裡, 我並非寫這整個Long Trip的遊記。


這條就是「小凌河」。努爾哈赤及皇太極, 都曾率大軍渡河, 進攻寧遠跟錦州。



其他 : 煤山崇禎自縊樹

在袁崇煥的故事裡面, 明思宗 - 崇禎皇帝, 也算是一名重要角色。此人直到臨死一刻, 也不認為自己有做甚麼錯 (「朕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 把一切的過錯全部推到為他工作的人頭上。此人在生命終結前逃離皇宮, 跑到煤山上的一棵樹, 上吊自盡。






「煤山」今天叫「景山」, 即北京故宮北面的「景山公園」。景山公園算是個不冷不熱的"熱點", 因為在這裡可以居高臨下看到故宮(事實上是看到故宮的背面), 而崇禎的「自縊樹」也是景山公園的重要"景點"。

其實崇禎是否真是在這棵樹上吊自殺, 是件爭議的事; 主要問題就是此樹的位置太低, 而傳說中, 崇禎自縊時是看著皇宮的金頂自殺的, 理應差不多走到目前的萬春亭一帶了。


其他 : 廣州光孝寺

袁崇煥在「寧錦大捷」後, 曾被魏忠賢找人彈頦, 憤而辭官回鄉。他途經廣州時, 曾到廣州的光孝寺遊覽。留下詩句:

四十年來過半身,
望中祇樹隔紅塵。
如今著足空王地,
多了從前學殺人。


廣州 光孝寺 (2005年)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9)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9)


覺華島/菊花島


「寧遠大捷」雖然以明軍勝利告終, 但卻有著一個不太愉快的結尾 : 雖然把努爾哈赤打成重傷, 但在這之前, 面對明軍幾近百戰百勝的努爾哈赤, 斷不會就這樣空手而回; 女真軍在退兵離開寧遠後, 並不是即時回瀋陽, 而是繞到寧遠後方不遠處, 把明軍在關外的大糧倉消滅。

大糧倉在寧遠城的東南, 叫「覺華島」; 袁崇煥把他從兩廣招來的數千水師都幾乎全放在覺華島上駐守。

女真人本身沒有水軍, 事實上一直到清末, 海軍一直都是滿清最弱的環, 更何況這次進攻寧遠, 幾乎都是騎兵跟少量的重步兵。努爾哈赤攻不破一萬人堅守的寧遠城, 又沒有水軍, 為甚麼卻一下子就消滅了有數千精於海戰的兩廣水師駐守的覺華島?

原因是 : 袁崇煥本身是廣東東莞人。

女真人基本上沒有水軍(所以毛文龍後來能夠長期佔領著皮島, 而皇太極一直毫無辦法), 而袁崇煥帶來數千名擅長水戰的士兵來駐守一個海島, 理應是很放心的 --- 這大概就是袁崇煥當時的想法。

但這位東莞人, 沒有想起這裡並不是廣東, 而是東北。在這裡的冬天, 湖面以及部份地區的海面, 是會結冰的。某些結冰特厚之處, 在現代甚至是可以給汽車在上面走的; 而覺華島, 偏偏就是這樣子的地方。

當年的「覺華島」, 今天叫「菊花島」, 是興城這附近最主要的旅遊觀光地點(甚至比寧遠古城更著名)。這是因為對這附近土生本地人而言, 古城是沒甚麼新鮮感的老東西, 但海灘卻是年年都可以去的地方。

對, 「菊花島」之所以作為觀光勝地, 跟袁崇煥、寧遠大捷...等等完全無關。島上僅存的少數"古跡"也只是後來清代的東西, 基本沒有任何跟明末的寧遠之戰相關的東西留存。但我也把菊花島列入考察名單上, 打算至少走上島上逛逛、以及在海上給它來拍個照片的。但可惜, 當我身在興城時, 才發現時機實在不太好, 強要跑過去, 可能沒甚麼價值。


今天興城主街一景(新城部份)。跟任何其他鎮級城市沒甚麼分別, 嚴格來說屬於比較老舊的那種城鎮。圖中這個十字街已經是全市最"繁華"的地方了。


因為我來到興城的數天, 天氣很不好, 正是下陰雨的時期。這時期沒多少人會跑去菊花島玩、更沒太多人會去海濱浴場(即是海灘; 這是國內叫法); 而前往菊花島的碼頭就在海灘裡面。由於下雨, 上島的船班次特少, 來回六十元的船票(還不計島上"景點"們的門票!)對比起來實在很貴。來往菊花島的班次是硬性的, 意指假如你是乘某一班船上島的, 就必需乘坐指定的另一個班次回興城。中間時間我忘記了大約兩小時還是四小時。

由於我打算去菊花島的時候已經是中午, 賓館那兩位漂亮的前台小姐都一致不建議我去(因為太晚了, 而且下雨), 但是我仍然想去看看, 即使不上船, 也想到海旁, 向著島拍點照片, 想像一下當年的戰況也好。

當到了海濱浴場(碼頭)時, 卻看到就連想進入海邊範圍也要買票 (十元), 就完全投降了。十元不是甚麼大錢, 但我卻實在不願意, 花十元買票就為了跑到海灘上向著海島拍個照片, 因為原則上買票進海灘是游泳的。而如果要上島, 得花六十元而且要再等一個小時才有船(最近的班次已經是下午四時)。因此, 我前後整整浪費了一個多小時來回白跑, 而一張菊花島(覺華島)的照片都沒有! (整個可以看到海邊的地方都被圈起來收費了)


《Cont》

2009年9月5日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8)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8)


「寧遠之戰」是"文官"袁崇煥頭一次跟女真人正面對抗。努爾哈赤十三萬人圍攻孤城寧遠, 而寧遠城內袁崇煥的守軍只有一萬人左右。

1:13的對比, 假如是荷李活電影, 女真軍隊大概會被拍成像Aliens, 或者Starship Troopers裡面的Arachnids大蟲, 又或者像Lord of The Ring中的獸人; 而1626年的寧遠, 也並不像聖盔谷之戰, 不會等到黎明出現的甘道夫。 袁崇煥守著的是他用短短一年所趕修出來的小城, 不過幸運的是努爾哈赤並沒有甚麼攻城武器, 而袁崇煥卻早已準備了大量火砲火器來招呼他。

努爾哈赤把孤城進行大包圍, 激戰首先發生在西門。

有許多「袁黑」們用這點來攻擊, 想抹黑說記載是虛構的。我最初對此也有疑問 : 努爾哈赤從東北來, 但為甚麼戰事最先打響、以及最激烈都發生在城西跟城南。但很快就能明白 : 從東北來然後進行圍城, 部隊的尖兵們自然就在城的西、西南部份。而選擇在西門開打, 還有一個理由 : 避開了相對較強的祖大壽跟滿桂。

西面的戰鬥, 女真的攻城部隊接近全滅。而南門的戰鬥最激烈, 就是無數的火器、炸藥跟大砲也無法阻止女真部隊的強攻, 仍然給大量敵人用雲梯攻上城牆, 在城牆上進行白刃戰。但南門最主要的危機, 不是雲梯。

在南門, 雙方都緊緊盯著準備出擊的一支部隊。女真/金的騎兵天下無敵, 但眼前這支部隊的祖先, 曾經比騎兵更令宋朝頭痛。中國人叫他們 :「鐵浮屠」, 即當年金國的超級重裝步兵團 (*「鐵浮屠」是"中土"對其的稱呼, 但不知道金國自己是怎樣稱呼這支部隊的)。重裝步兵團幾乎成功把城牆挖穿。

我估計努爾哈赤所帶來的鐵浮屠人數肯定不多, 假如數量再多一些, 可能寧遠城就破了。他大概低估了步兵團的重要性, 因而不願給重裝步兵拖慢騎兵的步伐, 只帶來了很少的數量。其實他就算來晚一點也不要緊, 因為這時的寧遠根本不會有援軍, 再多等數天也沒關係。

鐵浮屠再利害, 最終也被袁軍的各種火器所消滅 (主要是燃燒性的火器), 而袁崇煥也把"本陣"遷移到南門直接坐鎮, 甚至親自搬石修補城牆。

努爾哈赤在晚上, 發動夜戰。他大概認為在黑夜, 袁軍的火槍跟大砲, 對他們的威脅會大幅減少吧。但守城的部隊居高臨下, 在黑暗中的亂戰, 最終結果是嚴重的 : 女真軍隊損失的絕對值可能並不大, 但這個一直以來「天下無敵」的部隊卻終於出現了「無視命令、自行撤退」的現像!

****** ****** ****** ****** ******

第二天, 沒有甘道夫出現, 相反努爾哈赤集中全軍進行對南門的總攻擊。經過前一天的激戰, 南門的損傷不可能在一晚之間修好, 火藥砲彈也將近用盡; 而原來分別圍城四面的敵軍, 集中在傷痕累累的南門總攻擊, 寧遠必破。

可是...... 南門城上發射了一砲。

這一砲, 擊中了女真軍裡面的一個很顯眼的黃龍帳。直到今天, 仍然沒有任何"明文"清楚說明究竟這一砲擊中了甚麼人; 只知道這一砲令女真全軍「嚎哭奔去」; 這一砲令女真人馬上全軍「後退五里」然後退兵。只知道這一戰之後, 天下無敵的努爾哈赤再沒有上過任何一次戰場; 只知道女真在短短數個月之後, 公佈神勇的努爾哈赤已經去世, 皇太極登位。

這便是「寧遠大捷」。


《Cont》

2009年8月22日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7)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7)



今天的「興城」就是過去的寧遠。在興城的東站中央, 聳立著袁崇煥的雕像; 估計真實的袁崇煥肯定不像雕像那麼壯健(他是文官); 不過雕像刻意把重要的「紅夷大砲」(或「紅衣大砲」也行)放到他身旁, 也算是有意思的。


寧遠之戰是一場著名的戰役, 但當我打算非常認真地嘗試描述一下它具體的進行過程, 卻發現不可能。本來在中國, 想好像西方或者日本那樣子, 對一場戰役有著具體的攻勢、戰況型容, 是無法苛求的; 但是我曾經有著錯誤的期待, 這是因為表面上, 「寧遠大捷」的史料"好像"並不少, 而且稍為搜尋一下, 也"好像"找出很多看像非常仔細的抽述。但當我較真起來, 就發現所有這些"看似"寫得很仔細的文章, 裡面的細節要不是很有問題, 就是互相矛盾, 出入非常大。因此我原本想做的戰況流程無法做了; 以下我只會把所有我能找到的、互有出入的資料之中, 能夠可信而且不會有很嚴重矛盾的東西寫出來。

寧遠城的四個方向的守備分配, 大致上是可信的。但「袁崇煥居中」, 基本上是一項沒有實質意義的說話; 至於理由, 我後面會談到。




這裡是寧遠城的西門以及其甕城。寧遠城雖小, 但它的甕城相對來說卻很大, 而且其半圓型的型制, 也是獨特的。袁崇煥是善於大量採用(當時)先進的火砲、火器的, 在築城上也體現出以利於使用火器為主的理念。


半圓型的甕城內側, 各位可以判斷出其範圍。注意的是其原始型態, 並非如現今一樣在半圓的正面有開口; 而是半圓的甕城, 其出入口均是在如圖中那個圓頂拱門那樣, 是斜向的。

(現場觀察, 我有以下疑問。袁崇煥築城時已清楚知道自己的敵人, 是騎兵為主的女真/蒙古人; 而想有效對付騎兵, 甕城便不應該做得如此大。當進入甕中的敵人騎兵, 在甕城之內還有空間可以給他們輕鬆活動的話, 即使在甕中也很難有效消滅的, 即使城上的守軍使用火器也一樣。你可不是使用MG42!)


我經常會想到, 寧遠之戰, 大概很像Lord of The Ring II裡面那場聖盔谷Strong Hold。但再細心想想, 情況肯定遠遠比聖盔谷之戰更慘烈。

這兩場戰役的其中一個共通點, 就是在實際交戰之前, 寧遠城也像聖盔谷一樣, 首先在臨戰之前, 收容了非常多的、原在城外流離的鄉民。(高第下令軍民同退入關, 撤退秩序極度混亂, 女真人還未打來, 鄉民就已經死傷無數)

但聖盔谷卻是背靠天險、只守一面, 而寧遠卻要面對四面圍城。聖盔谷守城的"神人"數量多, 而寧遠頂多只有袁崇煥、滿桂、祖大壽。最重要的是 : 聖盔谷只要成功守到破曉, 就有甘道夫跟他的強大援軍; 但寧遠城, 卻絕沒有任何援軍。



踏上寧遠城的城牆之上(左邊是城外及甕城方向)。在這裡, 一萬守軍將在這上面, 直接面對城外, 努爾哈赤的十三萬無敵鐵騎。


這裡仍是剛才的西門甕城, 堅守在這裡的, 是袁崇煥的副將左輔。

由於寧遠城很小, 因此從一個門要走到另一個門, 也不算費時。


在每個城角, 有這樣突出於城體的砲台。目前外圍的這種型制肯定不是當時為了給火砲進行攻擊的設計。


走到南門的甕城。這裡是他的參將祖大壽的地方。南門是前後兩天裡面戰況最激烈的主戰場。


在南門上還放著一尊當年的紅夷大砲。它並非佛朗機, 因為它是明朝自己鑄的「紅夷大將軍」, 而且是最高的五千斤級別。當然了, 就看現在竟然隨便地把「紅夷大將軍」放置到指向內部, 也就可以知道當地政府究竟有多少誠意。


無論是哪個城, 對中國的城堡來說「南門」永遠是最重要的, 因此放在南門的資源自然也較多。大部份介紹寧遠古城的照片, 想當然也都是南門這裡拍的。


從南門城樓向北望, 可以清楚看到後來祖大壽、祖大樂的牌樓。再後面的屋頂才是居中的鐘鼓樓(袁崇煥時期, 鐘鼓樓是分開的兩棟建築)



這是東門甕城。袁的大將滿桂駐此。


城東北角的砲台。


北門甕城, 守將是副將朱梅。


從北門城牆上向外望。當年, 備戰的城外堅壁清野, 視線範圍沒有樹木, 當然也不會有高過一層的建築物(在把鄉民退守到城內時, 已把城外樓房燒光)。


目前城中心的鐘鼓樓。這是在清朝重建的, 已不再是袁崇煥年代的東西。在袁的時期, 鐘鼓樓是兩棟相對的建築, 但估計規模是差不多的。


鐘鼓樓內保存明代大鼓, 非常精美。


樓內也展出少部份當年守軍的兵器(真傢伙)。唯是最下圖中的物品比較特別 : 這種鐵盔應該是女真部隊中的重裝步兵的。到這裡, 估計很多人都沒有想起來... 這個重裝步兵團的祖先, 有個顯赫而威風凜凜的名字 : 鐵浮屠

(當然, 到了袁崇煥時期的女真/後金重步兵, 型制已經跟岳家軍對抗的「鐵浮屠」有很大的出入。宋朝的「鐵浮屠」遠比明末後金的重裝步兵團, 還要再"重裝"得多。)

(「鐵浮屠」部隊跟「拐子馬」, 是極多人誤解的。至少在我小學、中學時期所流行的理解、中史sir當年的說法, 基本上都是錯誤的。當然只要一天還沒有發明時光機、一天都沒有所謂真正的真相; 但以今時今日比較可靠的推斷, 「鐵浮屠」是步兵團的可能性遠大於騎兵部隊。我經常想就「鐵浮屠」跟「拐子馬」寫些東西, 但始終覺得我掌握的資料還不足以寫出甚麼來。)

另外, 下圖裡面的那把劍, 應是真貨, 但我判斷不到是明軍還是清朝的。估計是清朝的東西機會大。


從清代的鐘鼓樓向南門方向外望。由於鐘鼓樓並不高, 因此視野其實並不遠; 能清楚看到城中心至南門中間的兩個牌樓, 勉強能看到南門城樓。但根本不可能觀察得到城外的戰況; 因此部份資料指袁崇煥坐鎮中央大概只是戰鬥開始時而已。戰鬥開始之後, 袁崇煥肯定已轉移到城牆上游走。


《Cont》

2009年8月20日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6)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6)


* 更正 (一) : 由於過份依賴科技, 因此有些不應該發生的錯誤, 竟然發生了很久, 都一直沒發現。
遼寧省的省會「瀋陽」, 我在前文竟然一直寫作「沈陽」而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何在。由於近期看的相關的書籍、以及相關的網頁、資料等等幾乎全部都是簡體中文; 而我由於已經看到太多寫成「沈」陽的簡體資料、書籍, 因此在轉碼後, 仍然下意識地覺得「沈陽」是正確的。
內文已修改, 但寫進地圖裡面的, 不打算修改了。


* 更正 (二) : 再三查閱, 女真/後金是在1625年, 努爾哈赤時期定都瀋陽的。前文說「那時候的瀋陽並非女真人的首都」是錯誤的。




袁崇煥一生的偉業, 始於山海關外的寧遠城。

時間是天啟二年(1622), 在這時期, 仍然是神威無敵的努爾哈赤時代, 女真人跟明軍交戰, 打一場、勝一場。那時候, 山海關以外的明軍陣地已全部失陷。

「...就在這京師中人心惶惶的時候,袁崇煥騎了一匹馬,孤身一人出關去考察。兵部中忽然不見了袁主事,大家十分驚訝,家人也不知他到了哪裡。不久他回到北京,向上司詳細報告關上形勢,宣稱:「只要給我兵馬糧餉,我一人足可守得住山海關。」 」 --- 《袁崇煥評傳》




寧遠城, 即今天的「興城」。興城就在葫蘆島不遠。

天啟二年九月, 孫承宗派袁崇煥、滿桂駐守寧遠。天啟三年九月, 袁崇煥到達寧遠。當時寧遠「城」是連城牆也沒有的小城。袁崇煥立即下令築城 --- 「城牆高三丈二尺,城雉再高六尺,城牆牆址廣三丈」

寧遠城事實上很小, 大約只有平遙城的四分一左右。但這裡本來就是"關外邊城", 而這個"城"亦是袁崇煥, 在短短的一年間急修起來的, 城雖小, 但型神俱備。兩年多後, 袁崇煥再向外修築錦州、大凌河城等要塞, 鋪設了一條為女真人而設的「地獄公路」(可參閱前文)。




圖上 : 左邊的是平遙古城, 右邊是寧遠古城。
圖下 : 平遙古城已算是個小城, 而寧遠面積大約只有平遙的四分一。



今天的寧遠古城全貌。可見正中央的鐘鼓樓、四面突出的半圓型甕城及城角砲台, 在衛星圖上非常顯眼。

但就在「地獄公路」完成之時, 發生了點事情。魏忠賢(當時實質上的皇帝)撒走了強人孫承宗(袁崇煥的上司), 改派高第上任。廢人高第上任後的高見, 就是認為「關外之地不可守」, 下令全軍撒回山海關, 放棄剛修起來的寧錦八寨。

發生這麼大的事情, 努爾哈赤怎會不知? 當即發兵, 在天啟六年(1626)正月, 以十三萬大軍進攻!

「...朝廷荒唐,主帥荒謬,援軍是一定不會有的。那怎麼辦?棄城而退是服從主帥命令;守城罷,寧遠一城孤軍,怎能擋滿清的傾國之師?

他和大將滿桂、副將左輔、朱梅,參將祖大壽、何可綱等,集將士誓死守城。袁崇煥刺出自己鮮血,寫成文告,讓將士傳閱,更向士卒下拜,激以忠義。全軍上下在他的激勵下人人熱血沸騰,決心死戰。

...他將母親和妻子都搬到寧遠城中來住。全家和寧遠共存亡的決心,表現得再清楚也沒有了。 」--- 《袁崇煥評傳》



這就是「寧遠之戰」的前因。在這一戰, 百戰百勝的努爾哈赤帶著十三萬強悍的女真鐵甲騎兵; 而被主師(高第)放棄的袁崇煥, 守軍大約一萬人。人數比例是1:13, 而且那時候, 袁崇煥還未有「關寧鐵騎」; 不過這次不同後來的北京保衛戰, 因為袁崇煥駐守堅城。這個是他親自修築的城, 那怕只是個小小的城。



寧遠之戰的守軍分配


《Cont》

2009年8月19日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5)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5)


「袁督師廟」


同樣在北京, 還有另一個跟袁崇煥相關的遺跡, 就是今次說的「袁督師廟」。其實即使是「袁崇煥墓」, 也絕不算是著名的地方; 但比起今次說的這個「袁督師廟」來, 則袁崇煥墓已經"流行"得多, 因為就連上網, 都多能找到「袁崇煥墓」, 但很少能找到「袁督師廟」。

「袁督師廟」是大約1917年, 由康有為等人所籌建的; 而地址呢, 則又是一個故事。此廟究竟何在? 上網找找, 有寫「潘家窯西」的、有寫「龍潭湖東」、有寫「龍潭公園東湖畔」等等。基本上只有最後一個"勉強"算是正確, 但同樣亦是一個令人困擾的地址。其實第一個「潘家窯西」也沒錯, 但那不是給現代人看的。等如今天我告訴你, 某某的家位於「茶果嶺南」一樣毫無意義。

我去找這個廟, 也費了點勁。我最初得到的資料, 是「龍潭公園東」這樣子的資料。「龍潭公園」是北京城東南的一個公園, 它的南方就是袁崇煥最初駐紮京外的左安門, 它的北方就是袁崇煥血戰的廣渠門。想當然的, 的哥以及他的行家朋友們全部都不知道甚麼「袁督師廟」, 也實在不理解所謂「龍潭公園東」到底是指甚麼。我一直也給字面誤導, 以為是指在這個公園東邊某個角落或者小胡同。

北京的的士司機我一直都非常討厭。初次來京如是、現在再次來京猶有甚之。我再三用強烈的語氣"命令"他, 給我先慢慢繞著龍潭公園走個圈, 我還指望會見到這個廟。這裡是公園的東邊, 當的士走到公園的東門時, 我請司機停停車, 我去門口問問, 看看她們知不知道這個廟在哪裡。

售票亭子裡面, 年輕的一個搖搖頭; 但年紀比較大(也並不太大)的女孩子答我 :「就在公園裡面呀!!」
(那個年紀輕的女孩子也都是職員, 但是竟然連作為職員, 也不知道公園裡面有個「袁督師廟」!)




廟在公園裡面, 但進入公園是要門票的。目前是區區2元, 作為京城來說算是很便宜了。很不幸, 我可是從東門一直繞繞繞過去的; 假如你們想去, 請緊記打的去"北門"吧。不過事實上這個公園本身也不錯, 假如時間不急的話, 花2元進去慢慢走走也很寫意。就算你不是喜歡逛公園的人, 肯定至少也不會反感。

我懷疑上面那個公園導覽圖的比例有問題。因為看來似乎應該很容易便能找得到裡面的「袁督師廟」, 但事實上我走到公園西北角的這一片土地, 竟然前後跑了兩遍也找不到!

我前後問過兩個公園職員, 互相給我相反的方向。

我走到湖邊, 看見有三個坐在棋桌上乘涼聊天的老伯。我直覺告訴我, 他們會知道。我走過去開口問 :「大哥你好, 我想問一下, 請問這裡, 是不是有個袁督師廟? 我走了很久也找不到。」同時遞上我的小筆記本。(因為這類景點的"名字"往往有許多。我的筆記本上同時寫著 "袁崇煥墓" 和 "袁督師廟"。)

三位老伯一面看著我的筆記, 三人自己就已在討論了 (題外 : 大陸年輕人已經開始看不懂繁體字了, 但老人當然沒問題)。其中一位正跟另外一位老人說,「那個墓呀, 應該在廣渠門那處呀...」我插咀 :「啊, 不是那個, 廣渠門那個, 我已經去過啦!」

老人看著我, 停了一下。「你很崇拜他的?」

我點頭「對。我是為了他而來北京的。」

老人又停了停。「你是哪裡來的?」

我「我從香港過來的。」

他頓了頓, 若有所思, 然後指向一個方向, 叫我穿過去就是了。我始終不知道他的若有所思, 是甚麼原因。很大可能是, 現在這一代, 已經沒多少人, 知道袁崇煥了。(即使是北京, 其中一個的士司機、一個公安, 還以為是那些「紅軍革命烈士」。)



這個袁督師廟非常細小, 比袁崇煥墓更小。就如圖所見, 整個完全隱沒在樹木群裡面, 我剛才在它附近繞了兩圈也找不到它。



裡面其實沒有甚麼很重要的遺跡, 因為從一開始, 這裡就只是個純粹的"紀念"地點。只有一幅即使在現場, 我也根本完全看不到的"袁督師像"、反而這裡最有名的, 是梁啟超等人題的字。


在北京, 對僅有的兩個遺跡"朝聖"後, 將會跟隨袁將軍的步伐, 走出山海關, 步入他一生偉業之始 : 寧遠城。


(又及 : 袁崇煥本身為東莞石碣鎮水南鄉人, 目前除了在北京有上述的兩處紀念袁將軍的遺跡外, 在東莞亦有一個相較起來應該大得多的「袁崇煥紀念園」。我沒有去過這裡, 具體位置只知道就在「東莞市石碣鎮水南村」; 但肯定只要到了村裡, 不需要地址也能找得到。不知道要不要門票。)


《Cont》

2009年8月15日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4)

《鐵血忠魂: 尋找袁崇煥》(4)


袁崇煥墓

今天的北京, 跟袁崇煥相關的「景點」基本上有兩個, 並且非常容易叫人混淆 (即使是北京本地人也往往會混淆)。這也難怪, 一來兩者也絕不是那些「著名」的景點, 二來這兩處的名稱也差不多。

一個是「袁崇煥墓」, 一個是「袁督師廟」。

由於事實上就連北京本地人, 對這兩處也不熟悉(我能證實這件事); 因此對於那些認為自己一切都能在網上找得到、相信internet上的東西必定就是事實的傻人, 是個災難。

(題外 : 我一直很想對這類傻人問個問題 : 請問你們認為, 以往沒有甚麼internet或者"新假期"的古代, 人們是否就不可以出遠門呢? 以往沒有Microsoft Word沒有internet沒有google也沒有wiki的時候, 大學生們是否就無辦法寫論文呢?)

因為, 目前在網上找得到的相關資料, 有一半都是錯的。先說明一下,「袁崇煥墓」本質上傾向"民間", 這裡就正是前面所說, 袁崇煥的余姓僕人偷葬起來的墓。而另一個「袁督師廟」, 則是直到1917年(距今不足一百年 - 寫於2009), 康有為等人所建的。目前網上幾乎有一半以上資料、圖片, 都把兩個地方混為一談。

而且就連地址也是錯誤的。嚴格來說不是「錯誤」; 但是, 一個連北京本地人、以及北京的職業的士司機都不認識的"地址", 算不算是「錯誤」?


先說說「袁崇煥墓」。

你(以及我)能上網找得到的「袁崇煥墓/紀念館」地址, 是 "東花市斜街, 廣東義園舊址"。但是這個"地址"卻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地址。其實我之前早已有疑問, 並且也估計到問題所在, 所以才早有心理準備。首先所謂"廣東義園舊址", 我不需要去到北京, 都已可以肯定, 根本不會有人知道一個已經消失了的廣東義園的"舊址"。舉例說在香港, 表面上似乎有很多人都仍知道"大大公司舊址"是哪裡; 但你試試跑出太子, 認真地問問路人, 看看知道的人到底有沒你以為的那麼多。另外就是所謂"東花市斜街"基本上都是一條不存在的街名 : 一條連的士司機問遍行家也不認識、附近公安也答我「沒有聽過」的一個街名。

我最後找到它, 其實帶點僥倖。不過首先就是我事先已經sense到地址一定有問題, 老早Expect了會花點工夫, 所以才願意花數倍時間(跟的士錢...)請的哥給我把那附近整個區域都「巡遊」一下, 才能找到; 否則一上車聽到司機說不知道這條街道, 大部份人應該就已經放棄了。

找到它真的有點僥倖。是的哥正好打算在路口停停, 下車去問人的時候, 我才看見這個牌子...


它的具體位置 (其實也不怎樣"具體", 仍然只是個大約位置)

袁崇煥墓/祠

北京崇文區 白橋大街

東花市南里 東區 "裡面"


還有另一個更直觀的參照物。在它的對面不遠, 有個小酒店。我特意抄下了, 你們可以索性打的到這個酒店, 在它的斜對面就是那個閘口了。(這酒店超貴, 不值得住, 看看就好):
鴻潤商務酒店 崇文區白橋大街28號

它在經歷多次變遷, 就連整片區域都已開發成新式住宅小區; 但仍然能保留下來, 也還算是北京政府的一點點誠意。這閘口自由出入(希望將來你們去的時候仍然是), 進入後會找到個小小的花園, 在花園裡面就能找到袁崇煥墓。當年, 他的最後一戰, 就在這裡不遠的廣渠門外。


整個墓/紀念館不大, 門票是象徵式的2元, 可惜忘了是星期幾休息的。有件事要稱贊, 在這裡工作的人員, 似乎都是確實了解袁將軍歷史的人。另外有資料說, 這一代的余姓守墓人, 目前(還是解放後?)仍然作為紀念館的終生顧問, 不過那天我看不見她。



這是袁崇煥唯一留存下來的筆跡 : 「聽雨」。


在紀念館的後面, 就是這裡的核心 : 「有明袁大將軍墓」。旁邊的, 是當初為他偷葬的僕人, 死後依然守護在他的旁邊。


紀念館內, 也有少許當時的兵器展出, 但當然不多。





《C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