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3日

讀完《城邦暴力團》

讀完《城邦暴力團》

終於讀完,實在很難寫這部書的讀評。

我知《城邦暴力團》已有多年。作為香港人,對此書的最初認知,當然又是因為倪匡,估計大部份知道這部書的港人,都是出於倪匡的緣故。當年倪匡對此書讚賞有加,但那時在香港的書店卻幾近無法找到此書,偶然只能在書店找到其中一本半本。直到數年後(對現在來說則是數年前),這部書在香港正式發行,全套前後四部超大部頭,記憶中售價在那時來說算是非常貴,至少是那時的我雖然很好奇、很想一讀,但也沒勇氣淘鉅資去把這一整包書帶回家。而現在,我是買拆分為上下兩集的簡體版。



訂購此書需要小心,因為似乎各網上書店都常把不同的版本混售,便宜的版本是我買的上下兩冊的大陸簡體版,而另外普遍還有前後共四冊的版本、有可能是原裝台灣版(不敢確定),此版特色有二:一,封面是巨大手寫《城邦暴力團》書名,比較漂亮好看。二、四冊厚度完全不一致,個別售價也差距很大—雖然通常此版本都是四冊同售。

要我向未讀此書的人推介,我首先不會跟你說這部書有多好看多精彩,相反地我會先向網友朋友們大潑一桶冷水(我愈來愈發覺在香港,這樣做才是正確的方式。無論是評論一本書、一部電影、或是一間餐廳。)。首先,假如你根本不愛看小說,這固然甚麼也不需要談。假如你討厭看歷史小說,請回頭。假如你不喜歡中式說書類型文章,請回頭。假如你能接受金庸古龍式古裝世界、但討厭近代「舊社會」背景的一切(覺得好很老土)的,請回頭。假如你是那種必需要每一句每一字每一詞都完完全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那種人,請回頭。假如你是只能看最最最正常最標準最典型鋪陳的那些中學生作文水平的港式作家寫的東西,請回頭。最後,假如你心目中的「武俠」世界裡只有金庸,認為不是金庸就不是武俠的那種弱智仔,請回頭。

此書是非常原教旨、非常好看的近代武俠。
此書是大半部類歷史小說。
此書一半以上場景,都是很多港人聽見便已大呼「老土」的那段近代史時期,但對於衛斯理fans來說應該絕不陌生的那種「舊社會」(不是古代)場景。
很難給此書裡的「武俠成份」下標籤;因為一方面它有著細緻而具體的實際肢體動作描述,這是「現實系」功夫小說的常見面貌;但同一時間,它卻也有著如美式超級英雄式的「超級系」武功。
此書的「類歷史」「揭秘式」部份,對台灣讀者來說肯定看得很興奮很有趣;但確實,對香港讀者來說是隔閡不少。(舉個實例說,「國軍搶運黃金來台」,香港人肯定遠沒有台灣人看得津津有味。)
此書人物的武打部份描述,實在型到爆燈。

此書對讀者來說的缺點也不少的,作為一篇實際的讀評,不能避開它們、只讚不彈。
此書絕不容易看。很多地方拿古文說事,一般讀者不容易消化—例如我。
人物眾多,很多時候在某章節寫到一半才會驚覺,啊!原來是說這個人,前面曾經粗粗提過。
時序混亂(「混亂」在這裡是一個單純的型容詞)。雖然這確實是令人感到不容易看的原因之一,但嚴格來說其實不一定是「缺點」;尤其作者是刻意這樣做。
對我這香港人來說還發現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在閱讀前30%時尤其嚴重:有些時候我根本不知道那個場景其實是發生在中國大陸、還是後來的台灣島上。往往到該章節較後時依憑登場的人物才能判斷。

[題外]

由於這部書確實「難讀」,肯定不合大部份港人的胃口,因此我不敢隨便叫你在未知合不合味的情況下便淘錢買書。幸運的是 (1)你能在網上找得到此書的前面一小部份來「試讀」看看合不合味。 (2)更幸運的是目前網上能找到的部份(至少我只能找到這麼多)只大約是全書的1/5左右(不太精確的估計)。因此也無損喜歡的人淘錢買書的意欲。


[題外:一代宗師]

知道王家衛《一代宗師》正是張大春編劇,這直接令我變得非常想看這套電影。因為該片顯露出來的「味道」完完全全就是《城邦》那個舊社會時代背景。「葉問」這種身份也明顯很適合作「張大春式」詮譯。還有只出現過硬照的「八卦掌」章子怡,任何看過《城邦》的讀者都100%會在腦海裡把孫小五或紅蓮套入章子怡身上。

假如你看過目前那段「雨中惡戰」trailer,讓我抄一段大概屬於《城邦》中最為點題、也最為人熟悉的那一句開場白:

『孫小六從五樓窗口一躍而出,一雙腳掌落在紅磚道上;拳抱兩儀、眼環四相、氣吐三分、腰沉七寸,成了個蹲姿。』
我敢保證,你腦中必定馬上播放了trailer裡的某個鏡頭!

2011年8月5日

劉慈欣科幻:球狀閃電

【劉慈欣科幻:球狀閃電】

剛看完大劉除了【三體】系列之外,最儈炙人口的作品:【球狀閃電】(除此之外另一本大概是【流浪地球】吧)。坦白說,因為書名的關係,聽上去太像那些「中學生推薦課外讀物」、「青少年科普叢書」之類的,我一直都把它押後而沒看。

想不到,別人對它的好評絕對是正確的。

當然,如同我看到書名後的感覺一樣,這絕對是跟像【三體】一類完全不同的科幻。這是一本「硬」得多的硬科幻。在它裡面沒有發生些星際大戰、外星人、超古文明…之類的東西;但隨著劇情,也發展出一些甚玄的東西,不過以它那套正統科幻框架來說,卻是完全在可以被解釋的方框以內的。即使對於並非資深科幻迷的讀者來說,只要他也對一般「科普級」的東西有所認識,也絕對能感受到【球狀閃電】的動人 —— 當然,在其尺度上你不能假設其有像【三體】那種宏大 —— 這完全是兩個類型的科幻作品。

(雖然,在【三體】裡面同樣有「球狀閃電」這點子出現過、而且也同樣有丁儀博士這位經常在大劉作品裡到處Crossover的角色。BTW,丁儀從設定上可以被理解為一個假想中的「中國愛因斯坦」;但作為初登場作品,他在【球】裡的「演出」卻不能不令我想到 [銃夢] 裡的羅亞博士!)

雖然到了中段開始,隨著丁儀博士的出現,劇情突然急劇加快,很多地方變成大劉式的純理論推導;但不需要害怕,因為單看他怎樣把幾乎人人聽過、但不見得就理解的「量子坍縮」、「觀察者效應」(* 具體來說作品裡面的並不是一般指的「觀察者效應」,但也可以使用這個名稱) 等等表現得如此活靈活現,在科幻作品中已是甚難得的。而且也不要被書名所誤,而擔心是一本很悶的科普書,因為其核心故事骨架,就是描述「球狀閃電」這種東西如何被武器化的故事。

而作為一部科幻,大劉對球狀閃電這種東西的假想,偏偏可以近乎「完全」、完全可以把現實中對球狀閃電,以及很多相關或者「表面上沒人想到相關」的神秘現像,完全合情合理地解釋,並且符合其科學理論推導的結果。

不滿的地方…為了不劇透,我這樣說吧:看到一本左右,我便一直認為/以為,故事的結尾必定是「跟家人重逢」,估計這會是絕大部份讀者的估計和想法,而且這樣也「很荷李活」。不過我們都錯了。但不是壞事,目前的這個結局甚有詩意,以一部科幻作品來說,能擁有一個如此富詩意的結局的,不多。


(下文為2011.09.01後補充 )
想到大劉的設想有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不敢說是否bug。

拿"傳統"的《薛丁格之貓》來說, 未開盒,貓呈生/死疊加態,打開盒子時才發生量子坍塌。假設現在開盒,坍塌的結果是貓死了。坍塌後的是一個被確定了的結果(貓死了),之後即使觀察者消失 也並不會令貓重新回到"疊加態";即是你第一次開盒看到貓死了,你再不停把盒子蓋上、又再打開,是不會出現「有時是生、有時是死」的結果,因為在你首次打 開盒子,所觀察到的坍塌後的結果已被確定。

但《球狀閃電》的基本猜想,則似乎是假設你能籍著不停開關盒子,就能有機會把本來死了的貓「偶然復活」。不知道我有沒有錯誤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