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6日

次文化批判系列(1)

次文化批判系列(1):卡拉ok之相逢何必曾相識

聲明:這個「批判系列」很可能令人不安、不舒服、或者剛巧點中閣下死穴,令你憤怒。如閱讀時感到不適,請馬上跳過。

本篇比較適合年屆三十或以上人士,否則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先給大家重溫以下這首歌的歌詞。你們其實應該很熟悉的了,不過為了避免令人誤會,以為我在「推介」,所以我只貼歌詞,不放youtube。

    [相逢何必曾相識]
    女:我信愛 同樣信會失去愛 問此刻世上 癡心漢子有幾個
    相識相愛相懷疑 離離合合我已覺討厭 只想愛得自然
    男: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問此刻世上 癡心女子有幾個
    相知相處相拖欠 緣緣份份我已覺無聊 不想愛得隨便
    女: 同是天涯淪落人 在這傷心者通道上同行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又再 又再考慮
    男: 相逢何必曾相識 在這一息間相遇有情人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又再又再灑淚兒
    (合)女: 我信愛 同樣信會失去愛
    男: 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合)女: 問此刻世上 癡心漢子有幾個
    男: 問此刻世上 癡心女子有幾個
    (合)女: 相識相愛相懷疑 離離合合我已覺討厭
    男: 相知相處相拖欠 緣緣份份我已覺無聊
    (合)女: 不想愛得隨便
    男: 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合): 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再度再度灑淚
    男: 留給你 請珍惜這段友誼
    女: 也許一天可以既話 准許我多愛一次
    (合): 且把今晚的諾言 留待以後一一發展 篇寫愛的經典




大家應該對此很熟悉的,這首歌大概可以算是其中一個很能代表著「港式卡拉ok文化」的一個巨型icon。注意,我說的是「卡拉ok文化」(一種社交活動),不是「K歌文化」(一種音樂類型)。嚴格來說它已經是1990年;但從整體上來說,我仍然歸入80年代帶下來的「港式卡拉ok文化」。

標題說明「批判」,當然不會有甚麼好說話。一談起這隻歌,大家很可能會嘔一大堆「經典呀」「正!」「果時我成日唱架」之類評價;但係神父由始至終(係,由當年起已經係)都將之評為「不撚之所謂」。
其實正因為此歌如此的「不撚之所謂」,所以它確確實實成為了「港式卡拉ok文化的一個icon」。

首先,我問一句,請大家(有親身「渡過」那段時期的人)平心靜氣細心回憶一下,不需要留言回覆,自己給自己真實答案就行:『有沒有留意過一個奇怪現像,當年大家落卡拉ok,會去點這首歌然後唱的,都不是真正的情侶?真正在拍拖的男女很少會點這隻歌,好High咁點來唱的,大都只會是兩個沒有關係的男性女性朋友?』


對。因為雖然港仔港女們唱K都從沒去理會歌詞,但他們潛意識卻是有理會的;因此情人們會下意識地去迴避,不唱這種事實上不知所謂的「偽情歌」。他們絕不會表現得討厭這隻歌,而是會以其他表徵,例如「唔使啦,比你唱啦」「我地唱呢首!(另一首合唱歌)」「唔唱喇!唱得太多喇(其實佢地只係聽得多,唔係唱得多)」等等黎表達潛意識既反應。

七字長歌名、先聲奪人扮作「氣勢滂璜」的intro、「懶唱將」式的演譯手法(簡單黎講就係「嗌」)、當然仲有必然既「臨尾無啦啦高Key合唱」、加在一起的「煞有介事」麻醉效果,就是令到大家基本ignore掉它的通篇不知所謂無聊歌詞,然後人云亦云咁一齊當左佢真係「經典」。

「煞有介事」,這是我認為最適合此歌的型容。假如你們肯放下一直以來當它怎樣「經典」的「成見」,靜心再看看上面的歌詞一遍,現在沒有了那「煞有介事」的配樂,你們大概比較能靜心地細讀。讀完你會發現,其實就是一堆拉拉扯扯、婆婆媽媽、從頭到尾原來冇講過野、前言不對後語唔知自己想點咁又唔得咁又唔啱既一段精神病人喃喃自語式呻吟。「煞有介事」地好像發生了甚麼驚天動地感人廢苦的愛情,煞有介事地搞到自稱甚麼「篇(編)寫愛的經典」,用關鍵詞的做法令大家下意識地也將其當作真是甚麼「經典」,事實卻是才剛剛說完「不想愛得隨便」然後馬上又「不必知道我是誰」,兩個人「離離合合覺討厭」「緣緣份份覺無聊」係度懶型,結果就係「留待以後一一發展」…真係想問:其實你兩個究竟想點撚樣?你兩個係度唱乜春??

即使它是以「情歌」的面貌面向聽眾,但對於真正正在拍拖的人來說,是不可能產生任何共嗚或者感動的。這就是,我前面提及為甚麼事實上真正的戀人們,在初頭「覺得新鮮」唱過兩三次,從此往往就會下意識避開不會再唱的真正原因。但他/她在意識層面是說不出原因的,因為「人人都話呢首係情歌」,歌詞拆開左一句愛的經典右一句相識相愛離離合合緣緣份份,大家的「意識」也會當作是情歌。

所以它能夠成為「港式卡拉ok文化的一個icon」。因為這首歌的這種現像,正正反映著那些唱卡拉ok的港仔港女們,即使他們雖然表現得怎樣「背熟晒歌詞」,但其實他們從頭到尾沒有用過一分鐘去 "Read" 歌詞的。

在八十/九十年代,這樣的例子很多,但《相逢何必曾相識》是其中一個最能說明狀況的案例,一時很難找到另一個能與之相提並論的例子。飛圖「生產」了許多K 歌,但由於生產得太沒誠意,即使是港式卡拉ok客,都不會去賣飛圖的帳;但像《相逢》這樣「煞有介事」並且包裝成「重量級」合唱歌的產品,那些習慣為了表 現得「我玩得好high架」而把言談、思維、感情欄柵下意識調節到很低的港式卡拉ok迷來說,就會完全「食晒」,中晒招。其實首歌到最後乜鳩野都冇講過, 本來係標準垃圾詞一首,年中都唔知有幾多百隻;不過由於被包裝得「煞有介事」,當年果d落K既港仔港女根本唔撚知隻歌做乜撚野,就以為係咩咁「驚天動地」,鬥嗌以為咁叫做好撚high;而一首咁既on9歌結果被視為「經典」,呢個就係我要批判既一點。

.

2012年12月4日

共狗的家人,沒有無辜

共狗的家人,沒有無辜

沒錯,父母沒得選擇。正正就是因為沒得選擇,你成為了這些人類中的敗類們的家屬。今天你家被滅了,你說你無辜、你說你不幸。可是假如今天這事沒有發生,你就是「幸」的一份子。你們一直在「幸」,從來都幸,想不幸都不行,只因為你是這頭敗類的家屬。

今天你說你不幸。在今天之前,你肯出來跟大家說,你幸嗎??

你出生。你成長。你上學,你上大學,你可能還出國。你的成長,你的人生一直都跟這片土地上的大部份其他人不相同。你說你沒得選擇。對啊!正正就是你沒得選擇,所以「事實上」你過著這樣子的人生。無論你怎樣說自己,你的人生,就是這樣子來的。假如今天沒發生這件事,你將繼續沿這樣子的路,繼續你的人生。對啊!這不是你的選擇,可是事實上你人生的一切,就是這樣而來的。你-就-是-因-為-這-頭-敗-類,而獲得了你過去的人生,(好運的話)還有往後的人生。

你一臉無辜,說自己沒得選擇。然而你沒有發現,這正正就是自己宣佈了自己的問題。你過往的這個「無辜的」人生,一切一切,都是從比你們無辜一萬倍的眾多家庭裡面來的。你說你無辜,然而你卻確確實實地享用了這一切,毫不含糊。我說的不一定是物質上的,還包括,你之所以風平浪靜,無風無險,順順利利,你的際遇,你身邊的順境,你從不需要像其他同齡精子們面對的那些悲苦、傷痛、挫折、壓力、打擊…你今天能如此氣定神閒,如此有「修養」,那全部來自比你們無辜一萬倍的眾多家庭眾多國民。

你今天說你無辜,敢問,另外那一萬個家庭,無辜嗎?
在今天之前, 你有一刻鐘想過他們無不無辜嗎??
你今天家被滅了。你說你無辜。你說你並沒有做壞事。 另外那些家庭又有沒有做過壞事?
假如你今天家沒被滅,你將還如昨天、前天、大前天、你五歲生日的那天…一樣,在享用著從其他比你更無辜的家庭裡得來的資源,來進行你那「無辜的生活」。你還會一直享受著這一切、一直在對自己說:啊,我可沒有幹過壞事啊!

你可能只活了五年。也可能活了十五年。也可能已經活了二十五年。你籍由那頭敗類,在用著這些資源來生活了五年,十五年,二十五年,然後在今天,「不幸」「無辜地」被滅了門。

然後你跟我說,你沒得選擇父母、你無辜???!!??!!!?

.

2012年12月3日

【反共教室】一種病徵

【反共教室】一種病徵20121202

今天說一種在目前的華人推特、G+、FB圈子裡,頗為常見的病徵。我敢保證大家必定見過。例句:
「挑动人民斗人民,共党最拿手了,可惜傻逼们尚不自知,还为自己xxxxxxx而自喜,却不知已被共党一锅烩了!」


其實這樣的人是很可憐的,因為無論大家做了甚麼 (或者沒做甚麼),在他眼中,都是「中了共黨陷阱」,「已被共黨一鍋燴」。在他們眼中,潛意識就認定共匪是很高明、甚高明、極高明的,大家無論做甚麼,都一定及不上共匪,共匪必定「早已安排好整個局」;大家做甚麼都沒用,共匪必定比大家更高明。

這類人往往是另一種極端。他們意識上是反共抗共的,可是潛意識裡卻早已絕望,絕望到了「根本不相信自己"有機會"勝利」。他們遇上事件,會花精力來「猜想」出一個「深不可測的共匪大陰謀」,務求令到任何事件的任何結果,都是「在共匪的預期之中」的一種結論。

在這種心態下,他們會不自覺地逃避勝利、樂於擁抱失敗。假如有炒股票經驗的,會比較熟悉這種情緒,我們香港人常說的「敢輸唔敢贏」。

2012年11月15日

中國大陸的青少年志願者

中國大陸的青少年志願者

G+上看見一位很可愛,人氣不錯的女孩子說,剛通過了「亞青會志願者的面試」,還有複試、「有領導,注意儀容」甚麼的。我不忍心又一個花季少女當上這種冤大頭,甚至還可能會有其他損失,當然要力勸。

再想想,那段留言其實很值得獨立拿出來給大家看。有「活動」,搞「大會」,想去當個「志願者」(義工)本來是個非常陽光、非常正面的事情。可惜那裡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一塊正常土地,不是一個正常國家。

聲明:由於現在這篇文章,我是刻意不想牽扯任何一個"具體"的網友;在這裡我並不是勸具體的一個人,而是給大家描述這個廣義的現像、情況。因此不會帶有任何具體的網友或原帖訊息,請見諒。


--------------------------------------------------

對不起,我忍不著要明說了

這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裡,任何一切這些會上做那些「志願者」的,都是SB,而且還是最可憐的一種SB

那怕其實我仍不知道今次這個"亞青會"是甚麼東東。那無關重要,在這片土地上,一切活動那怕是最大最國際的奧運會,當「志願者」的都同樣SB

你去做個「志願者」,還要這樣一試二試三試,擔心儀容擔心衣著被評頭品足,還得被那些肚滿腸肥的他媽的「領導」們先視姦一遍、無情評擊

你合格了,到時付出自己的時間精神氣力,去給人家當免費勞動力,人家搞活動的收大筆大筆的錢,招一群你們這樣的孩子去免費給他們出力,抬東西搬工具拾垃圾,活動時跑來跑去抓插隊甚麼的,被人家罵個狗血淋頭,你還得笑臉迎人


天氣曬的,人家肥領導和肥領導的寶貝孩子小三們就安坐在冷氣包廂、遮陽坐位,你們不收錢的還得像石像一樣在烈日下挺立,站得不好還得受批評

混得好的,就要滿臉笑容去給領導、小三、寶貝孩子們打傘跟出跟入,人家還連正眼都不會看你,就當你是個跟班奴才,好像你這些「志願者」就是生下來給牠們服務,天經地義的

當個爛志願者,就吃他們給你的爛盒飯,人家還正在用「活動經費」在外面五星酒店吃著豪華高級餐呢

漂亮的,肥領導摸手摸腳你還不得作聲,逼你給他手機你敢不給?晚上累死時接到領導電話要你陪牠去唱歌,你去不去?


弄完這樣子的他媽的「活動」「大會」,人家還會說,

「總得有些百姓孩子們去幹這些事嘛,難道要我家孩子去幹不成!」


年青人哦,你們真的要去幹這種SB,還不收錢嗎??


2012年11月10日

新鐵金剛雜談

新鐵金剛雜談

如常,對於我寫的電影文,請勿將之當成影評。純粹是個人對電影的情感拉雜談。


(本文有Skyfall劇透。)


Skyfall上映,評價很兩極。本來這是「正常」的,港燦們看戲從來就是這樣,周星星的片子他們會說「好有深度」,Watchmen他們會說「唔知係度做乜,一味係度講講講」,皇家賭場他們會一句「見到男主角就唔開胃!」然後覺得「好型」地拋下一個嘲笑的icon離開。

可是Skyfall會這樣我倒很奇怪。因為本應會很喜歡這部片子的那些「老觀眾」們反而評價不好。這部片子根本是為照顧你們的呀。

我並不是單純想說Skyfall。要說,得從1995的GoldenEye說起。

========================

GoldenEye是很重要的一部邦片。

其實,Skyfall裡面探討的許多主要命題,本來就在GoldenEye中出現。這兩部片的同質性是很多的,例如說,當「邦片」去到像這兩套片子這樣子的轉捩點時,都恰巧是把一位了解MI6的前情報員放到大反派的位置上。而兩片最大的同質性,當然來自「新舊交替」這個命題。也自GE起,邦片名字就變成了「新鐵金剛」。

在GoldenEye裡面這個命題雖然同樣貫撤全片,但只有Skyfall,才需要James Bond(還有其他人例如M)等等片中主角們,去回答這個命題 (GE裡面主角們遇上這命題,浸在其中,但並沒有作出回答。Bond在GE裡面,也只是吊兒郎當地以自己的一貫"舊派"作風去應付之)。

眾所周知,GE整套片子都是針對這個「新舊交替」的主題而自嘲,甚至就連片名本身都是。而它是有條件這樣做的 ——— 它的片子背景,是一件真真正正的大事:蘇聯的倒台、冷戰的結束。這亦是我極喜歡[GoldenEye]片中的opening theme的主要原因。

GE跟SF的另一項明顯近似,還是「電腦Geek仔」角色的參與。只是一個成了中Boss,一個成了Q (當然,SF的Q要討好得多)。還有那輛Aston Martin DB5,也同在兩片中出現,不過在GE裡沒有這麼顯眼。(* 這輛DB5最初是在GoldFinger現身)

有一點是應該要注意並且弄清楚的。GE開始的幾套布斯南主演的邦片,裡面的James Bond其實 "仍然是以前的那個James Bond",仍然是那一個。即使是在冷戰結束後的新世代,這位Bond仍然是他以往的那一套作風。即使GE全片滿佈著新世代的衝擊,但整個靈魂都還是以往的那一套。

這個舊邦派作風直到布斯南的最後一套Die Another Day,電影公司應該也是知道這將是「這個風格的邦片」的最後一部,因此可以說是把那份舊派的「玩法」一下子推到了極致。DAD好不好看?非常好看,屬於老式邦片的盡頭:滿佈特點的隱型戰車、邦式戰車vs邦式戰車、Laser到處射、基因變臉而又無夢的對手、真實的VR模擬、照亮黑夜的超科技技術、從衛星射下來的強力雷射武器、冰宮、以及整套穿上身的衛星武器遙控 (我還以為那是一套戰甲) 這一切都一下子全堆到一部片子再塞到你面前,怎可能會不好看。老式邦片至此可謂發展到了極限,再要前進就變成科幻片(其實DAD就已經是科幻片了),MI6要對付外星人或者Ironman的了。

========================

然後就是Casino Royale的Reboot。

2006年起,邦片作出了這個頗令許多觀眾難以理解其邏輯的Reboot (坦白說我也花了許多時間去理解),新的風格明顯很大程度受到了「美式特工片」的赤赤裸裸的影響,不過我很歡迎這種改變。對,嚴格來說,布斯南的幾套「新鐵金剛」其實並沒有甚麼骨子裡的改變,只有到了CR,才是一次破斧沉舟的改變和Reboot。

原本在CR的片末,Bond又穿上了禮服,我以為這樣已經完成了Reboot了。但原來整個Reboot的過程,足足用掉三套片之多。到了Skyfall,新邦片可以說終於完成了整個Reboot的儀式。由CR到SF的三部曲(?),可謂是以往整個007系列的一個Pre-load。

SF重新拿回「新舊交替」的老命題,很難具體說這是出於甚麼現實事件的啟發,但倒很能反映出英國近年給大家的感覺。只是跟GE不同,這次,所有角色都一起投入對這個命題的回答。裡面幾乎可以說每個角色,都能夠很清晰地冠以「新派」「舊派」的標簽。呼應這個命題,故事裡也牽扯到香港1997的「政權交替」上。當然也有難以判斷的,例如大反派(以下會解釋)。回復男兒身的新M其實也頗難歸入其中一派。但整體上這樣的「新vs舊」安排是很明顯的。

說大反派難以歸類,是因為雖然在戲中,他的能力似乎被誇大了(說坦白的,我就不太覺得他真如澳門女郎說的那麼「令人恐懼」);但他卻是新舊兩派通吃,既精於老派的特工作戰、心戰技巧,卻同時精於新世代的電腦網絡技術,就連Q都完全不是對手。在這個角度而言,他是兩面通吃的屈機角色。

本來,看完SF,對命題的回答已經很明顯,但問題卻出現在Q上。因為,James Bond留下了,以往的M回來了,就連Moneypenny也回來了… 但是Q卻是一位「新派」人物。由於這位Q明顯很被受落,因此相信他會繼續做下去。拋開這位年輕新Q引致的不協調,基本上reboot後的邦片,下集已經可以直接「銜接」Dr.No…

說明一些常見的SF問題。SF的真正「邦女郎」就是M無疑,如此明顯的處理都看不懂的話,真是回去看周星星然後大呼「深度啊!」算了。作為Reboot三部曲儀式的終結,選擇M來做James Bond的「友伴」(甚至拿起槍來作戰),確實是個一流而且動人的決策。

新Q太討好,令觀眾忽略了兩個問題:
(1)其實他從頭到尾沒有甚麼功勞,雖然在片中他很落力
(2)大家都忘記了他的身份是Q,其實理應不會參與後面那些具體的作戰行動的。
不過本片連新舊男女雙M都要「拿起槍戰鬥」(我還沒提Moneypenny),連Q也要參與行動也不過份。另外,新世代的Q輸給新舊通吃反派的「傳統心戰tricks」,這個構思我卻想到《SALT》,裡面大反派老伯做的更好,用的是最最最上世代的那種舊式「大陰謀」,就連武器都是本應老土到笑的「鞋頭刺刀」,但就是有效。

新派作風除了前半由新男M帶出的觀點外,Q也很明顯。Q帶來的「新槍」,回歸回到傳統老邦片的PPK,「不會有炸彈筆」,就連手槍也要經過掌紋認證,而這個附加的功能,客觀上用作減少射擊,而非增加火力。

曾經說過不只一遍:Skyfall港譯「智破天兇城」看像無厘頭,但看完你就會會心微笑。向老邦片片名致敬的那份「情懷」實在令我等老觀眾心頭一熱。唯是假如改為「勇破」更好得多也切題得多。有人說我是過度解讀,但我是有證據的:自己翻查由GoldenEye開始的「新鐵金剛」系列,本來老早就沒有再用過「X破XX城」這樣子的老式片名的了,改名的人絕不是出於偷懶,而是有心這樣做的。

(有關Skyfall其實欲罷不能,可能還會加以補充下去。)





2012年11月9日

「禍不及妻兒」

「禍不及妻兒」


先發表結論:  
在華人社會,根本沒有「禍不及妻兒」這回事。你試試得罪權貴,看看那些貴人們,又會否跟你說「禍不及妻兒」,放她們一馬?禍不及妻兒,從來只是受害人在求情時說的說話;它從來不曾在中華文化裡面出現過。不要再天真了。


我一直都很奇怪,香港人大都自少時候開始就見慣黑社會、江湖人士、爛仔,即使自己不認識,都會見得到,何以會長期"以為"「就算黑社會都禍不及妻兒」??有沒有這麼幼稚??大件事的那些殺人放火燒全家,確實未必人人有機會見;但小如追數見過了吧?你長這麼大,身邊總有人試過家人欠債的吧?誰會跟你說甚麼他媽的禍不及妻兒??有,不就是你們這些「好人好姐純良市民」,常常"以為"人家會「禍不及妻兒」囉。

-----------------------------------
由於時間相近,為怕大家誤以為我以下段落是說「500人情港女」,特別聲明:我說的,是朗思的這張圖。而我是「支持起底」的一邊。

-----------------------------------

逍遙神父從不要求別人「贊同」我的說話,但卻非常害怕別人誤會。故特在這裡說個清楚一點點。

我贊成「反擊」,那怕用的是一般人眼中「不對」的方式。

至於界線在哪裡,去到哪一條線為止,我放棄討論。因為這條線在每個人心中都是不同的,討論屬於無謂。還有人堅持說遊行示威要打不還手、微笑回應呢。注意:不是沒有界線,而是我「不討論」。

各種所謂「不對」的事情,人家天天做,分分做,秒秒做。你忍氣吞聲受盡屈辱,還要當聖人,談這個手段不對,不可以做;那個手段不對,不應該做;那好,你慢慢。而我支持大家用盡各種各樣「能辦到的」手段去反擊。我是不談「對錯」的。再說一遍: 對於反擊行動,我是不談對錯的。只有成敗。像「禍不及妻兒」這種其實從來都是子虛烏有的「偽規條」就不要拿來對我說了,因為「對家」可是根本不像你這樣會把這些空話當一回事的。

而界線,在各行動者自己的心裡。

此人走水貨,挑機;並非殺人放火,而現在大家亦不是要殺他全家。還沒有還擊,港人就先起來先把自己的手腳給綁起來,談甚麼抗爭?談甚麼反擊?

退一萬步,我從不認為這一種程度的「起底」有甚麼問題。

2012年10月30日

有關「繁簡之爭」的個人聲明

有關「繁簡之爭」的個人聲明


突然覺得我很有必要主動作一次個人聲明。有關繁簡中文。為了我自己的方便,用來作個人FAQ之用。

雖然我一向給人的感覺是立場極強硬,但其實在某部份議題上,我卻是相對地比起許多「一般香港網民」更溫和更包容得多的。「繁簡中文」就是一個具體的例子。

(出於習慣,我不執著於叫「繁體」還是「正體」,另一方面,其實我本人基本是不會把簡體稱做「殘體」的 —— 除了刻意說出來氣某些腦子進水的中國大陸人的時候。)

很可能就連一些我經常接觸的網友們都會對此很奇怪 (但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有類似的言論發表)。其實我對簡體中文,比許多一般香港人還要更「包容」,個人來說,其實並不太反感的 —— 當然絕對絕對不會喜歡。我個人來說並不抗拒看簡體字的書、看簡體字的網頁,這一點甚至在過去很長時間裡,被那些現實中認識我的朋友網友們取笑和嘲笑。甚至於身為香港人,我還曾經公開提倡過在中共倒台後的新中國實行「繁簡混用」的人。這個想法即使對哪種立場的人來說都是大膽的。

(當然也發生過一些很無奈的誤會。舉個實例。某年在某個深圳舉辦的場合,由於當時與會的其他香港人,都出於對簡體的反感、討厭以及真的不懂,而令場面「不太好看」。當時我想我大概是在場唯一一個相對下不抗拒看簡體字的香港人,於是請纓做一個中間人。可是我卻高估自己了 —— 我看簡體書、簡體網頁完全沒問題,因為那些都是工整的印刷體;但對著那種手寫又潦草的簡體字 (可以說是簡體再簡體),幾乎完全認不出來。於是只好硬著頭皮回答:還是看不懂。問題是結合當時的情況,大家(包括其他香港人)都以為我是刻意「玩嘢」,結果好心做了壞事,場面比之前更難看。)

不要想得太深,我不太抗拒簡體字,其實只不過是出於很單純的功利主義,我從不否認這點。舉例說,我樂於讀簡體的書籍,理由純粹就是因為價錢便宜。出於對它售價上的優勢,我願意以看簡體字來作出相對的trade off (當然同時包括要忍受大陸式的譯法、等等),就是如此簡單。《達文西密碼》精美的台灣版要賣超過一百元港幣,大陸簡體版大約30元,我單純是出於價錢關係而選擇去看簡體版,而絕不是因為支持簡體或者我「愛國」甚麼的。假如簡體版賣80元,看看我還會不會去買簡體版。

網頁的情況大致相同,況且在電腦上能輕易地簡轉繁。不過看簡體網頁,跟讀簡體書有一個認知上的分別:書是買回來自己擁有的,網頁不是。我會將之視為,現在是我跑進來看你們的這個網站,這是你們的地方,我接受你們採用簡體的習慣,我作為外人不會對此說三道四,頂多自己按一下鍵將之轉成繁體來讀,而不會跳出來罵網站為甚麼不遷就港台人士。但這個態度也僅止於「閱讀」,假如我要在大陸網站留言,我可是不會費心跑去轉簡體來發的。

我的基本態度是:無論歷史原因是怎樣的,你們十幾億人現在日常生活「確確實實」在使用簡體中文,這個是一件事實。 它(簡體中文)的醜陋、一字多義、意象丟失…等等這些問題,同樣全是事實 (這些倒是較多香港網友常談的)。那些為了把「中共簡體字(註1)」合理化而強辯說這種醜陋的簡體中文如何的好、繁體如何的差…的那種SB,我是會毫不保留地恥笑之。只是無論它有多差,我會出於承認「你們十數億人已經慣用它了」這一點,而認同它的「存在」。假如幻想著一旦變天了,就要十數億人馬上用回繁體中文,也是不切實際的,這也是我提出過「繁簡混用」的背景。(我的「繁簡混用」是指,將之视为相同文字的通用寫法,两者可以隨意混用,就像现在。) 至於長遠是否給下一代重新學習繁體中文,那是中國大陸人民自己的選擇,說實在的,我不太關心。

(註1:這是個我說了超過十年的說法。語言和文字本來就是不斷演化的,只是新的東西很多時候比沿用著的更差。我常用在Diablo裡面loot武器來作例子。而目前這套由中共政府推行的簡體中文,就是個非常差的產物。但是誰也不知道何時會有另一套整體來說比目前繁體更好的未來簡體。)

(另一方面,我個人而言,其實也不贊同把繁體字的那些原始「意象」的重要性捧得太高。因為現實裡根本沒多少人真的關心和明白這些東西,但一樣用得好好的。舉例說,現代火星文,韓文都有一套說得頭頭是道的內在意象,但事實上對大家來說,這不就是個屁嗎?反之亦然。不值得把那些所謂「漢字意象」的重要性放得過高、高到超越了現實的地步。)

我真正討厭、反感,並且會將之指罵的, 不是簡體中文的本身 (這點我得一再重申),而是常見於中國大陸人腦袋裡面的那種「中國邏輯」 —— 用盡一切手段,企圖強逼所有人都要按照他們的一套、必得照顧他們、並且還要消滅別人本身的一套。真正討厭並且要對抗的,是中國大陸人 (不只是中共政府!) 企圖要令繁體字從世上消失、只能存在一種中文,就是他們偉大傑出的中國大陸人使用的簡體中文 —— 的那份可恥的態度,那份唯我獨尊、別人全都要讓路、我們(這個爛國家這堆爛文化)就是世界之王…的那份醜陋的心。套用現實的例子來說明,我其實一點也不介意香港的街道和商店「加上」簡體字。但情況卻是把繁體字撒下、換上簡體字。這是我們絕不能接受的。

順便一提。很多時候香港人和中國大陸人的爭執無日無之,繁簡之爭只是其中一種常見的。很多時候一個最明顯問題是,爭辯之中的那些中國大陸人,其實他們由一開始就不是「討論」(當然他們卻會在堅稱自己是在「理性討論」),而大部份時候,只是高興於逮到了一個機會去自說自話,發表一大坨抄回來、卻當作是自己思想的屎,而根本沒有打算去理會人家事實上是在說甚麼。


(不知不覺寫了很多,卻覺得還有許多本來想寫的東西卻忘了。因此不排除還會不斷補充。)

2012年10月29日

我為何仍未踏足西藏省

我為何仍未踏足西藏省 ←注意這個"省"字


(我成日以為呢個問題係blog寫過,原來只有粗略提過一兩句)

話說其實任何一個「剛剛」開始嘗試返大陸自遊行既人,大都實會有一種,將西藏當左係某一種「階段性目標」,神父都唔例外。然後好快,我就明白「大西藏」同所謂「行政西藏」(即西藏省)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事實上「藏區」我去唔少 (雖然早被漢人大幅同化成半個「漢城」),所謂「藏區」對一般人既果份神秘感對我早已消減好多。因此要我「特登」走去中國人口中既「西藏省」去踏足果d漢化城市(例如拉薩),只剩低一份象徵意義,而冇太大逼切之心。

對我黎講,假如我逍遙神父要話比人聽「我入藏」既話,我就當然要入後藏 (否則咁同我早去過既「藏區」何別?)。而去後藏本來就唔算簡單,唔係就咁拉薩落機入市區行兩日就算(連如家酒店都搵得到)。假如我的起心肝入藏,咁我就會視之為一趟 認真看待 既旅程 ——— 因為我尊重 吐蕃呢個國家 ,而唔係當成「我地中國人」既咩後花園(「老子想去就去咋麼了」)。

(又及:我經常同身邊朋友講,當年新疆之旅,係我失敗既一趟旅程,我浪費左一個應該加倍深入既旅程,而我去得太早,當時既我(以我自己個人標準)根本就未夠level去新疆。而吐蕃同蒙古,我唔想再變成咁既情況。)

假如我入藏,要花既時間同成本肯定唔低。早幾年我仍會好樂意,但今時今日既話,我就會優先選擇其他國家,而唔係太想花錢同時間繼續去「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下既地區」。

因為我相信我已經有資格講:中國地區我見得夠多了。

仲有好多個人因素。最主要就係當我開始想去既時候,其實「已經遲左」。西藏早已經變成一種「潮流」旅行品牌,然後仲通埋個青藏鐵路,阿豬阿狗維園阿伯官塘師奶都話去。「鐵路」同「機場」對任何國家都係一種特殊既存在,一旦由無到有,都將會引致巨大既變化,而剛剛開始既一兩年,更必然係最混亂既時期 (因為連社會地下秩序都未平衡到)。我更加要先避其鋒,漸漸直到而家2012年都冇踏入過「西藏省」。

推薦一篇好文章,【關於西藏和平均律】。原文是大陸,大陸人的「入藏潮」比香港早得多,而近幾年(確實就在青藏鐵路通車前後)開始,文中情況已經完完全全地係香港發生: http://docs.google.com/Doc?id=dv687r2_0hdfb4rd8


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被這樣子壓逼,當地人在看著這種這樣子的路名、路牌,還會有甚麼樣子的想法?


當一個民族,兒童連自己民族的文字,都只能在 少部份 指定的學校裡面才能學習,這種文字被一個外族當成可有可無的點綴,更像是一種用來向人炫耀的「戰利品」。這種不是包容,而是侮辱。

2012年10月15日

「了解國情」

「了解國情」

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何時開始,已經忘了過去兩三年上SNS的初衷。 其實我從twitter上,逐漸把主力轉移到G+上 (facebook.com我基本不玩),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讓更多的人,香港人「了解國情」,知道這是個怎樣的垃圾賤格國家、知道這個鬼國正在發生甚麼事情。把這些大部份港仔港女連想都想不出來的事情,推到大家面前。讓大家不要再天真幻想,更不要繼續想當然,以為「這一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臭國家還可以救」。

因為確實,很多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想法,都是出於「想當然」。而他們所依靠的訊息來源 (香港各種傳媒) 所塑造出來的「中國大陸」卻根本不是那一回事。甚至於如我常言,大家身邊那些常常以「大陸通」自居的那類中年麻甩,事實只是一大群終生只去去深圳東莞,偶而返返廣州,可能工作跑過一兩次北京上海,「上車睡覺,下車看廟」跟過團旅行一兩次的那種人。上深圳見到地王大廈就讚嘆「嘩大陸依家不知幾進步」;返深圳開會經過d咩咩數碼城、商業大樓區範圍就大講人地靚過你中環金鐘、但係就假裝忘記再靚既甲級商廈一入lift就臭過屎、商廈走廊地下可以有條放左幾日無人理既見血M巾、「數碼商圈」居然可以大白天「電力錯峰」一個禮拜兩三次。你們生活上遇到的大部份所謂「大陸通」確實都是這一類爛人。之所以他們這類爛人能夠在你們面前裝「大陸通」,很簡單,就是因為更廣泛的大部份一般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認識,事實上比他們更貧泛、更「段估」。

2012年9月22日

中港問題個人FAQ (2012.09)

中港問題個人FAQ (2012.09)


以下,是我最近跟一大陸網民的對話摘錄。其實議題本身毫無新意,也就是大家這些年來討論了三千二百次的那些中港議題。為甚麼現在2012年9月還跑去花時間跟人說這些早已看都看到眼袋發黑的東西呢?其實說起來我是有點私心的,原因就是我想到,雖然在這些話題上,我耗費了如此多的時間,但我卻居然一直沒有把這些回應整合一下,好作自己的FAQ文庫;於是就借著這次「機會」,把許多一直零零碎碎地說過寫過的東西,集中地再寫一遍來保存。因為大家都明白,像這種這樣的議題,即使我們說了多少次、解釋得多麼明白,也還是不停會有「新人」跳出來跟你「從頭開始」一遍的。

由於是在一連串的反問對談裡面出現的,因此事實上並不算是「一篇」完整的文章,只能算是在一個問題大綱之下,數段針對不同部份的個人回應。至於其對應的問題是甚麼,估計並不需要刻意標示出來,因為我相信大家一看,就會明白是在說甚麼。文字也跟真正原文有修訂,較為適合於相關爭議時的普遍性。

當然,我不排除有時間時,再重新整合,重寫為一篇獨立的文章。

===========================



事實上,無論在網上還是現實,我都能遇到不少相當不錯的大陸網友 (單就是G+這裡和推特就已不少),可是把他們所佔的比率,放到「中國大陸人」裡面,這個比率其實是極低極低的。很多大陸網民們都下意識地忽略掉「取樣率」和「過濾性」這些問題。舉例說,雖然說現在大陸人要上網很容易了,可是請不要一再「想當然」,細心想想中國大陸其實有多少人真的會上網?這裡面又有多少會上論壇看文字,而不是CS打牌鬥地主?又有多少會去發帖回文?又有多少去翻牆,上G+推特FB,還會關注這些話題?

今天你會跟我在這裡,無論你是我的網上好友、還是正為這些而跟我吵架,這本身就已經是一連串的過濾下的行為。其實這一方面,你們 (大陸網民們) 試試自己馬上跑到街上,找個街口站5分鐘。然後靜心想想,這麼多中國人,又有多少是有自己在網上遇見的那些較有「素質」的人的水平呢?

--------------

對我們香港人來說,以往的善意和耐性老早就消耗完畢。我們個人所認識的那些相對比較「有素質」、說道理的大陸朋友、網友,事實上跟我們「實際在香港街頭」所見、所遇、所面對的那些中國人,完全不是同一回事。請不要高估那些來港同胞的水平。

當這些跑到街上的自由行裡面,較有素質的比例是3%對97%,那樣,對不起,你可不能幻想我們還能有耐性去為了3%的好人,而容忍那97%的醜陋。假如你本 身是好人,但你身旁卻有97個不好的人,那不好意思,你也只能不幸地被當成他們的一部份,因為我們沒辦法輕易地在醜惡洪流裡面,摘出那只屬極少數的清泉。而你的不滿,更應該指向那絕大部份的「同胞」。是他們令到你們當中那少數的好人,也蒙受不好的待遇。

而且我不客氣地說一個事實:就算是在早已磨光善意和耐性的今天,我們香港人在面對大陸自由行時,其態度普遍也仍然是遠遠遠遠遠遠優於大陸人面對自己同胞時的態度。

--------------

其實現今大陸人的普遍"素質"何以變成這樣,大家都懂。香港人當然理解大陸人為何變成這樣,在情況還沒變得太過份的時期,我們港人還是非常容忍的,甚至早期是天真幼稚到希望香港的社會,能夠「感化」「改變」 「喚醒」那些來港的人。

可惜我們失望了。而且香港已經為當時的天真幼稚,付出了極大代價。醜惡含量「極高」的中國大陸人群不斷湧入及侵蝕香港,而且「已經」在改變香港(而不再只是猜想)。我們港人即使本來不關心的,也已經無法繼續不關心,因為早已經切切實實地影響甚至「傷害」著我們。

打個比方。小偷可以有一千一萬個理由而成為小偷,但這些全部都不是「要大家容忍小偷」的理由。大陸人素質差,可以有許多原因,大家懂且理解,但這不是因此我們就要默許他們天天跑來破壞、傷害我們的理由。

又舉個真實例子,我們明白大陸計生辦行惡,我們表示理解。你們因此想盡辦法跑來香港生孩子,「本來」我們一直在容忍,諒解;但當情況去到,大陸人已經令得「我們自己的妻子要生孩子都不行」的情況,對不起,請你們走。

你們受共匪逼害,我們理解;但假如因此就得要我們容忍你們跑來,把我們的家變成你家一模一樣,對不起,我們會起來,叫你們走。

--------------

假如你們連香港都沒去過,但卻因為那些來香港破壞的人而感到很無辜受牽連,那你們應該向那些親愛的醜惡同胞們問罪,而不是幻想著別人要為極少數的好人而忍受另外絕大部份的醜惡。善意和耐心是有極限的,我們的善意和耐心,早已經被你們那些親愛同胞們全消耗掉,而且預支光了。

--------------

我的頭像,很簡單直接,就是「反共」的意思。「反共」由始至終都是我的第一命題。但是「反共」的同時,並不代表放棄守衛自己的家 ——— 我申明一下,香港人其實過去十年一直在包容忍讓,可是情況早已經到了我們逼得要扯下臉來吶喊「忍夠了」的程度。

--------------

很多自以為在「說道理」的大陸人,在事實面前而無法再否認大陸人的普遍質素還是極低的時候,總愛把質素低的事實,扯上「並非他們的錯」這類說法。但其實「是誰的錯」從頭到尾都不是重點。
假如我是女生,有男人抓住我要強姦我,我應當做的事就是把他打退,而絕對不是請他娓娓道出自己何以弄得性飢渴、 然後說「不是你的錯」再默默讓他恣意抽插 。

--------------

又這樣說吧。人家美國日本德國瑞士…,從來沒有限制過國民出境來港,多年來香港人也從來沒有擔心過像「X國人會不會全跑來用光我們的資源」這種問題。可是,為甚麼就是中國大陸,只稍稍「有限度地」開放國民來港短短十多年,就有本事令大家憤怒地喊出「忍夠了」、就連家庭主婦、老人、學生…都要站出來怒吼?

--------------

2012年9月10日

你們假裝忘記,就讓我來說吧

香港人,不要太慌。有許多做法,是即使整個社會連選票都沒有,也是可以做的,只是你們都忘了。可能不是忘了,而是心裡明白但是不敢想,或者不敢說。那就讓我說出口來喚醒大家的記憶吧:要令那些侵害我們、傷害我們下一代的人們消失,不是只有「選票」的。 

當然,假如你們全部還是停留在覺得「十萬人集會都沒垃圾」就「很自豪」的理性溫和階段,就請當我沒說話。

2012年9月8日

寫於九月七日政總集會後

《寫於九月七日晚政總集會後》







《《《文章或許令人反感或唔舒服,自己衡量睇唔睇。》》》






我知依家講呢d說話,會令人唔舒服甚至反感。不過我都係要選擇依家講,因為假如我將來再講,我自己會唔舒服。

無論係現場、定返黎睇大家d反響… 好明顯,其實呢9年來,香港人既「抗爭」其實係白做了。倒仲真係「原地踏步」。大家其實骨子裡面,依然係覺得「我斯文,我和平,我自豪!」。

我唔係叫你一定要「搞事」一定要玩大,而係,喂,真係唔該,唔好到依家2012年9月,仲係度為左自己參與左一個「理性和平有秩序好乖乖唔掉垃圾」既集會就覺得「好自豪」丫唔該!我講幾句坦白話:well我一樣親身多次到場,一樣日日「不遺餘力地用我既方式」黎為呢個運動係網絡場上「掃蕩」;但係其實無論邊一次(包括最多人既今晚)遊行、集會,我完全唔覺得咁樣有乜咁「值得自豪」。

我再repeat多次:我依然落力聲援,但呢種集會,我完全唔覺得有乜咁「值得自豪」。

我冇資格阻止其他人講「嘩咁多人集會都冇乜垃圾喎,身為香港人我覺得真係好自豪」之類,但係香港已經係過去幾年付出太多,買返黎既教訓亦「理應」好多人都能見到,就係香港老早就唔可以再倚靠呢種類型既集會 (本來我既字眼會更「到肉」,但係最後我都係唔忍心寫出黎)。講到呢度stop,留空間比大家思考。

2012年8月27日

佛山黃飛鴻肖像


佛山黃飛鴻肖像

我沒有甚麼資格來給黃飛鴻「考證」,但假如有一些事情,簡單到連我這種普通人都能明白,我就很難繼續忍受一些很低級的錯誤。




跑了佛山一趟,看了祖廟裡面的「黃飛鴻紀念館」和「葉問館」。紀念館遠比我想像中簡單,非常「唱遊」。可惜因時間所限,沒能跑去西樵山的黃飛鴻故居,估計那裡能看的東西會多得多。

(「葉問館」就不要提了,祖廟裡面那個明顯是梁挺那邊修的,而非近來才新建的那個葉問紀念館。)

說回黃飛鴻。今次想說的是,那張相信大家已經看得很面熟的「黃飛鴻照片」的問題。



其實一直有人說,這張照片上的根本不是黃飛鴻,而是其子黃漢熙。而我在佛山這裡,基本肯定確實只是黃漢熙。

看看這張,這是1958年,其時黃飛鴻已過世,莫桂蘭亦已經一把年紀。而莫桂蘭身旁的這位,基本上明顯就是那張「黃飛鴻肖像」上的人,但他是黃漢熙。




但在佛山的這個「黃飛鴻紀念館」,卻仍然把那張大家慣見的黃漢熙照片,依舊放大並繼續稱其「黃飛鴻」,可見這個「紀念館」的本質如何。也頗無奈。可以想像的是:由於黃漢熙的照片早已「膾炙人口」,大眾已經認定了那是黃飛鴻的照片,就連辦館的,都不甚了了不道破,選擇繼續把謊言傳下去。

另外,假如各位是那種只靠上網來「找資料」的朋友們,在搜尋這方面的資料時,醒目些的人大概就會在搜尋過程裡面,發現一些很奇怪的矛盾以及貌像有一些「隱藏」著的東西。

1) 黃漢熙究竟是第幾子?有說第四子、有說第十子。
2) 黃漢熙究竟是由誰所生?

在華文社會,假如只懂上網、上網,會發現很多是一看就「應該」發現有問題的文章,例如這段:
「黃飛鴻一生行為正直,生活嚴謹。一生結婚四次,都是在妻子去世後續娶的。嫡妻羅氏,婚後三月亡,續娶馬氏,生漢林、漢森二子後,亦病卒,續納岑氏,生漢樞又病卒。人們都說他命中克妻,因此再續莫桂蘭時便稱為妾,而名妾實妻。桂蘭十九歲嫁飛鴻,(飛鴻年紀已老故桂蘭末有所出)前,也曾得家傳,習莫家拳。…」
莫桂蘭嫁他後無所出,「岑氏生漢樞又病卒」,那漢熙何來?另外居然還有許多文章說黃漢熙是「十公子」的,怎樣解釋?

其實先說個明顯的,「十子」顯然為「四子」之誤,而黃漢熙是第四子(由岑氏所出),這個也能找到其他旁證,較能取信。

簡略整合一下這個誤會的全過程:
- 七十年代《真功夫》雜誌,託梁挺(對,就是大家知道的「那位」梁挺)訪問莫桂蘭。莫找不到黃飛鴻本人的照片,就拿出黃漢熙的照片,表示黃漢熙跟黃飛鴻相貌非常像。(此照片沒有被刊出;但後來追查時一切均能被解釋:包括誤認為「梁挺主理的真功夫雜誌」、「真功夫雜誌稱找不回照片」等等,因為照片沒有被刊出,而由梁挺保留著。)
- 後來梁挺在自己的書裡面,把黃漢熙照片當成「黃飛鴻本人」刊出。 *這個是此照片被誤認為黃飛鴻本人的真正源頭* 。
- 即使在那個年代,梁挺刊出了「黃飛鴻照片」亦沒有被大規模傳播,因為只有功夫迷會跑去買功夫書(而且還是詠春書),大家看完,「哦」了也就算了。
- 直到徐克《黃飛鴻》系列大收,大眾才重新對佛山黃飛鴻發生興趣;但那時香港的internet仍然不發達(基至根本是,沒有)。娛記也不會知道/記得梁挺曾經在書中揭露過「真實的」黃飛鴻照片。
- 要一直到互聯網時代,「黃飛鴻照片」才在某段時間突然被重新傳來傳去。我作證,最初傳播的還只是非常少眾(而且還是直接scan梁挺書中的),要再後來,才被大規模廣傳,然後就到了如今「人所共知」的地步。









2012年8月24日

「刪帖」和「言論自由」

「刪帖」和「言論自由」

(本文原載G+。其實由於本人向來討厭「畫公仔畫出腸」,因此常常令人投訴「成日講d唔講d」,沒辦法,已致力改善中,但大部份時候,總還是愛「給出線索,然後讓大家自己意會」。言論自由的話題尤甚,這個本來就是永恆話題,但是非常局部的範圍卻可以談談。)

今天只談「刪帖」,主要會拿G+來作為具體的討論案例。

太多香港網民長期都有個深入骨髓的認知:就是先入為主地認為:《不刪帖才叫言論自由》《刪帖就沒資格說言論自由》。基本上我敢說這是大部份網民們的認知,我敢肯定正在看帖的人當中,許多現在就在對此暗暗點頭,不過逍遙神父從來不會這樣想。我發覺大部份人,往往總愛 把「言論自由」無限延伸 ,其結果就是自己的言論不自由,「敵人」卻反倒非常自由。

(先指出一個常見誤區:在這方面,傳統的 "Forum" 或者早期的 Newsgroup,跟現在的G+、Twitter或facebook 在本質上並不一樣 。這裡不打算深入研究,提一提便算。)


其實有關刪帖,我常常用「清理別人拉的糞」來作比喻。說得非常頻密,幾乎隔天就會說一次。其實自問這個比喻 (以及其衍生出來的其他論述) 已經是極之淺白的了;幾乎現實裡帖子內會發生的一切現像、觀念,都可以套進去類比。在這裡作個簡單而又淺白的說明:

- 別人進來拉了屎,我要打掃垃圾,跟言論自由屁事沒有。
- 別人拉了屎,我不打掃,引致的「真正後果」是甚麼,後果很多,自己想想。
- 留著別人拉的屎,認為留給大家「鑒別香臭」,其實是一種完全沒有意義的事。
- 你可以「原諒」一個跑來大廳拉屎的人,但這跟你打不打掃那坨屎,是無關的兩件事。(注意:「是否Blacklist某個曾進來拉屎的人」,不在今次討論範圍。兩個問題無關。)
- 至於甚麼是屎,當然「我認為它是,它就是」。大家不是小學生,有誰連「甚麼是屎」都沒有自信下判斷?(延伸:退一萬步,掃走了一塊「不是屎但令我以為是屎」的東西,有問題嗎?)
- 最重要的:他們本來就可以自己在自己大廳拉屎,「言論自由」一直就在體現著、一直就在那裡。說你「沒有言論自由」的指控,從根本上就不存在。


問題是我看到,還是太多人下意識覺得「打掃了屎便,便是破壞言論自由」。其實可能許多人根本沒有想到,其實言論自由一直都能夠被體現,他們大可以自己開帖,說甚麼也可以,原則上沒人能夠阻止,而且大家同樣能對其進行批判和指罵 (註) ——  而這本來就是一直在體現著的言論自由。它-本-來-就-在-那-裡。從來沒人阻止他們自己開帖說話。 我要刪你的留言,跟「言論自由」根本屁事沒有。相反地,我跑來你的地方留言,我也根本不介意你刪,我認為這是fair game。

(註:這個則是許多人的另一個誤區,不只是五毛。太多人以為,因為「有言論自由」,所以別人就不可以批評他放的屁——華人社會(含香港)太多這種弱智人士,而且跟教育程度無關。)

2012年7月21日

你真以為你在FB那個叫「假帳號」?


你真以為你在FB那個叫「假帳號」?


(參考文章:【面書上,大家都在裸奔!】 )


文中所提到的那個「事件」本身早已不是新聞,地球人都知道。facebook.com這個「企業」(不是網站)有多賤格也不是秘密,只是大部份香港人喜歡「假裝自己不知道」。我本人之討厭facebook.com更不是秘密,還曾經是身邊那些「潮in勁人們」的笑話。之所以轉這篇,因為看到了下面這段,令我非常感慨。

「Max 指出,即使你在面書上使用了虛假的身份,透過分析你的朋友圈,以及你的朋友如何談及和標記這個影子身份 (shadow profile),也能分析到這個你的身份,如同學圈、團體圈、政治意見傾向等。」

他是老外,由他寫/說出來,會比起由我說出來,更能令大家細思。對,其實這個就是我在最早期,堅決把當初那個帳號deactive(那時候一般用戶根本無法"delete"),並且連所謂的「假帳號」都不用的原因之一。我很早就已經不信任這個叫facebook.com的企業,而我現在在用的那堆假帳號,也並非一般人所想的。

我還覺得很可笑的是,許許多多即使自己是幹IT業的,都弱智到覺得『超,我唔驚呀,我係facebook果D資料都係'假'野黎既~』。他媽的,做IT的卻連其實甚麼叫「假帳號」都不理解,這種人,活該繼續停留在他的那水平。

當然可能我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不能太怪我,在那個時期,網絡上是基本很少這一方面的探討;而我雖然自己明白,但卻難以把所想的描述出來。那時我分別跟不同的人說過幾次,無一人知道我在說甚麼。

在像facebook這樣子的「社交產品」(注意,這裡我不叫它網絡)裡面,實名甚麼的個人資料不消說了,而絕大部份人直到今時今日都不明白的是,在這些產品裡面,所謂的「你」其實是甚麼?「你」其實就是由你所認識的人、你的行為(例如對甚麼按下Like)、言論…等等所構成。其中最關鍵的,當然也就是作為社交產品裡,最核心的「人際關係網絡」。無論你自稱自己是誰,圍繞在你四面八方的人們,便已經影射出「你」這個實際存在的人。

即使你真名叫陳大文,家住黃大仙,但你在facebook.com上填上名字「海邊的村上春樹」住台灣;你以為這樣叫做「很安全」,然後加回所有你的小學中學大學同學、join回校友會、連結回你近兩間舊公司的一些同事們…這樣你的「安全」就是個屁。你在facebook上的這一堆纏斗著的關係,便已經構成、反映了「你」本人。

2012年7月1日

「香港警察不對市民動武」

「香港警察不對市民動武」


有網友提及「希望香港警察不至於對市民動武」,有感而發,覺得有d說話要公開講講,對於各位示威常客屬於人人皆知,但係好多呢d野我地知,但一般市民仲唔知。訊息不對等下,會令警方得逞,令外界傾向警隊一方。好有必要公開寫幾句。

其實香港警察老早就對市民動武了 (假如閣下係果種認為「去示威係激進,活該,不能算入市民」的弱智,可以依家就關閉browser)。當然新聞不會播,播了也會被稱一時誤會、意外碰撞。

現在最常用的是打完之後見到你「唔好恰」貌似會追究,就會即時插水馬上反控你襲警。因為咁樣呢個「個案」就會變成「示威者襲警後稱警方動手」。大家依家新聞上睇到既個案大部份係呢種。當然,其實絕大部份個案根本唔會報出黎。

對於經驗尚淺的朋友們,如何判斷「對方」是存心打你?這本來是個可以很深入的話題,但是我近一兩年卻注意到「他們」的一種常用手法,其「常用」之頻,足讓我相信,這手法很可能甚至是他們「官方」傳授的。當你發現被人打,然後你很快地望向對方,你發現他一看到你望他,馬上放開雙手半舉,並且向你發出一個甚有深意的「笑容」。這組動作本來是很正常的「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身體語言,但是「實際上」你經歷過一兩次你就知道是怎樣一回事。很多時候你會看到真的是無心之失(或者他其實是在對付你身邊其他人),這種情況他根本沒空留意你,還在忙著幹他正在幹的事,例如仍在出力推著鐵馬。

比較接近兩個較激進團體既朋友們,都會識一樣野:行動中途假如真係想去驗傷、睇醫生(唔理關唔關差佬事),絕對唔可以天真到向差佬提出甚至比佢地知,因為佢地100%會即時「先發制人」檢控你襲警,並且會搵個「受襲差佬」搶係你之前驗傷。

邊個企過前線既未比差佬郁手打過?我示威以黎都比前線差佬打過唔知幾多鎚,有次更係背脊向差佬都比佢地存心打(係咪存心打,厄我唔到。)。胡椒食得唔多,兩次咁大把,不過我次次都有所準備,冇咩傷害 (題外一句,我真心唔明部份戰友「常客」們,企前線都唔係第一日,點解唔肯做少少預防措施?我無意揣測)。


再提一次: 假如你係常客,你要記住好多野你可能一早知,但一般市民仲未知。比大家知多d,長遠亦係令自己減少「二次傷害」既手段。

2012年6月25日

【D3手扎】

【D3手扎】

「他媽的看你們這些自稱勇士的,也不見得就是真心為殺Diablo。看你們不停殺怪後來來回回就往那些商家去轉。」

「就是你們這些外人,弄得整個崔斯特都是武器店霸權了,別的店鋪全都活不下去了」

「你們都說Diablo壞,我怎麼看不見?你們說它壞,有證據拿出來嗎?」

「又是說多少年以前的事、哪次大屠殺嗎?」

「看看現在D3的城鎮,遠比以前D2過得好多了,崔斯特這十年來的進步怎的你不提?」

「他媽的我看你們這些鬥士都不是好東西,殺了Diablo又能怎樣,你們有想過嗎?給你們這群鬥士們上台,只怕比Diablo更差。」

「殺了Diablo,下一個上台的難道必定不會比它更壞嗎,改朝換代,受苦的始終是崔斯特老百姓啊。」

「看他們這些鬥士們多殘暴,天天在村外喊殺震天,你們煩不煩,有種的自己去找Diablo去,在這裡吱吱噶噶有意思嗎」

「冤有頭債有主,那些小怪們只是辦事的,你們這樣殺它們又跟你們口中的Diablo有甚麼分別」

「又是你們這些遊戲外的鬥士們,唯恐天下不亂,每次進來鬧數個小時就拍拍屁股退出去了,留下這裡的爛攤子還不是我們的城管收拾,都不是好東西,不要再幻想這些外人打救了」

2012年5月6日

分享Picasa相簿時不變成G+模式

分享Picasa相簿時不變成G+模式

前提: 假如在「傳統的Picasa網上相簿」跟「目前G+式的相簿」中,你比較喜歡G+式的話,那可以跳過本帖。

本帖是給那些仍然喜歡傳統的「Picasa網上相簿」模式 (Pic.A),不喜歡「G+相簿」模式(Pic.B)的人們,例如我本人。又特別指,當你準備把相簿發給朋友網友時,較為希望他們以Picasa模式打開而不是G+模式打開時。

(下圖 Pic.A:傳統Picasa模式。  Pic.B:G+相簿模式。)



目前即使你親自進去Picasa裡面開Album,但想把Album Link發給別人時,即使url明明是寫著picasaweb.google.com的,但別人一打開,預設仍然是被強制以G+模式打開 (Pic.B)。可能你會覺得沒所謂,但我就會覺得很不爽,非常不爽。

可以怎樣做呢?有兩種方式。(註:當然假設你已把Album的開放性設定好。)

1) 在你還在Picasa時,打開該Album並抄下當時的url。在這個url後面加上 "&noredirect=1  "?noredirect=1",然後這個url就可以發給你的朋友網友們。(你要先自己試一試用上面哪一種)

2) 你不可能經常記著上面那句的。事實上你可以把Picasa提供給你"分享"的那個連結,打開後(會自動以G+模式打開)等兩秒,畫面上方會出現「按一下《這裡》返回Picasa網絡相簿」 (如圖Pic.B)。打開後,抄下這個url就等如上面 (1) 的那個url。

2012年4月29日

談共青團 (FAQ)

談共青團 (FAQ)

按:這幾天有關「共青團」的討論減少了,但覺得應該也放一份在本樓,至少將來引用方便。


《共青團》是共產黨周邊組織,無論它怎樣普遍,加入它確實是額外優勢,那怕你說微不足道。香港人他媽的不熟悉這些大陸垃圾國情,天經地義。任何正常人類,討厭跟共黨有關連人士,理所當然。你既聲稱那身份無意義、無好處,又想當香港公職,公開宣告退出吧。怎的這也不敢?那為何港人要相信你的鬼話?

《共青團》爭論也能清楚見到許多大陸人的咀臉。年少無知從不是理由,你們不重視「承諾、誓言」不表示別人不重視。當初你宣誓加入,為求取得優勢(那怕微不足 道),現在卻不承認有好處?假如真是不重要,可以公開宣告退團,你們卻又不敢;這不就是直線承認:「共青團身份」無論多普遍,都還有制約力!

強調一點。無論如何淡化,「加入共青團」確有優勢,得到甜頭卻撒賴不承認。香港人現在跟他們較真,正是給大家明白:這些事情都是有成本的,誰都可能有需要還 的時候。本來無人關心他們是否共青團,但當他們發現要付上成本,連一個公開宣告也不敢做,卻要求港人相信「這個身份無傷大雅」,你騙鬼?

2012年4月25日

[寓言] 藍白色的房子

[寓言] 藍白色的房子

把今早的MSN對話整理修刪,改寫一下放在這裡。因為「對象」不同,所以寫得淺白一些。
===============================


在你和朋友面前,突然出現一個房子,要穿過一扇比尋常矮小的門,才能進入房子。

有朋友招呼你進去,你發現那裡似乎也不錯,頗有趣,進來的朋友漸多,大家在裡面逗留的時間也愈來愈多。漸漸你們都習慣了這房子的藍白主體裝修。你們漸漸習慣了不約而同進來這房子裡聚會。也有朋友喜歡玩那邊那些免費的遊戲機。

這些都令到大家覺得,要稍一屈身來進入那扇門,是件無傷大雅的小事。

漸漸你把你家中的照片、相部、日記、喜歡的書等等…都帶進來放著。你朋友說想看看你上星期去台灣玩的照片,你會叫他進來房子裡看。

然後有一日,你看到那扇門後面的門衛,把一個想進來的人踢出去。你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因為你從來沒給阻止過。被門衛踢、甚至進來抓走的人開始多,然後你注意到這些人裡面,許多(但不是全部)都穿著藍色的衣服。你有點奇怪,因為房子裡面明明也還有許多人穿著藍衣,包括你的朋友。

有一些人在門外脫了藍衣再進入,門衛就ok了;也有另一些人沒有再回來。有些曾經被抓走的,換了衣服再回來,門衛也不肯再讓他進來。房間裡的藍衣人也愈來愈少。

你根本沒去關心,為甚麼穿藍衣就會被抓被踢。
可能因為剛巧你自己不喜歡藍色,因此也從沒穿過藍衣,你覺得這根本不影響你。
也可能你沒有色彩偏見,也偶有穿藍衣來,只是從沒被阻止過。

但事實是:從此每當你準備來這房子之前,你都有意識地避開藍色衣服。

然後有一天,你的朋友因為藍衣被抓,不能再回來。你看著那個朋友所留下在房子裡的照片,然後回頭看到自己帶來的東西,突然吃驚地想到:「天啊!如果自己被踢走,不能再回來的話,OMG!」

你開始對那些仍穿藍衣的朋友「好言相勸」,叫他不要穿了,「被踢的話多麻煩呢」。

那些沒有再回來的人增多,你不再對你的藍衣朋友「好言相勸」了;你開始覺得堅持穿藍衣服,是「不可理喻」「搞事」「不成熟」的人,因為你覺得不穿藍衣沒甚麼所謂。你甚至認為「繼續進入這房子」,比「自己是否可以穿藍衣」更重要得多。你開始同意「硬要穿藍衣被踢走,是活該」。

你開始害怕被率連,急忙劃清界線。偶有朋友穿藍衣進來,你和其他朋友們都不答腔,假裝不認識他,假裝聽不到他正在跟你們說話。最後,你開始「爭取主動」,當看見他們進來,就出言譏諷取笑,甚至指責他們這些「煩膠」不要再在你面前出現。

你跟你其他留下來的朋友們說,不明白為甚麼好端端的,卻硬要穿著藍衣服進來,唯恐天下不亂;大家一起在笑。但你們由始至終從沒有去想過………


完。

2012年4月24日

港女口味:談黃德斌

港女口味:黃德斌

突然想囉黃德斌出黎講。大家亦都唔使又藐藐咀「挑你神父又係度嫌三嫌四唔抵得人地多女仔中意」;我搵佢出黎講,確實係因為我見到都幾多女仔中意佢。咁又點?關我咩事?點解我又唔囉吳彥祖古天樂出黎講呢?

是咁的。其實神父我一直識得一個朋友,又唔算真係話好熟好friend好深交,但係都叫識左都十幾年果隻啦。姑且稱其為H先生。

呢位H先生,個樣基本上係同黃德斌相似度達90%以上,而且武功高強。我講既「武功高強」就係字面上既「武功高強」,唔係咩比喻。面型,H比黃瘦;身型,黃生屬於果種比較漲既玩GYM式健美先生型,而H則係消防式鋼筋型,兩人身高差唔多,年紀都差唔多。個性嘛,應該係較大分別既地方,H雖然身強力壯武功高強,但卻居然算係有d「內向」既;好難想像佢會如黃生一樣去做演員。其他「非外在」既元素,由於我現實中並唔認識黃生,因此無法比較。不過估計黃生教育程度比H高。

但問題係,我識得呢位H十幾年了。因此佢既一d「往績」我地圍內都好了解。

論外型,兩人係相當接近的,可以講係同type。年紀都差唔多,照計對於女人黎講,兩人既吸引力「理應」也差唔多。但係事實上,多年以黎H對女仔黎講,都係屬於唔受歡迎既。甚至過份d既情況,有一大班人相識果種場合(如Karaoke),我聽到果d新相識既女仔幾個私下講,「Eee~正核突佬~~」yes,佢地講緊H。

呢個case比較mean,但係確實好能反映大多數既情況。呢個情況我地圍內早已習慣並視為「正常」,H本人都唔見得會太在乎。曾經有另一老友多次介紹女仔比佢識,其中一位女士事後既另一經典回覆:「我接受唔到帶住個三行佬去見我班friend囉。」。

呢個就係我一直想講又唔知點講既,其實差唔多既兩個人,之但係一個係nobody,一個係電視演員;於是,對女仔黎講,一個叫「(藐咀)死核突佬、三行佬」,另一個就係「大隻型男好性感,見到就濕晒」。

2012年4月17日

淺談「外地使用信用卡」

淺談「外地使用信用卡」

今次我只是想「再一次」跟大家說說「信用卡消費,遠比你所想的危險得多」。我的警告主要是指在外地使用信用卡擦卡(碌卡)

我不會跟你解釋每一種手法,只會向你提醒一些很基本的事實 (而絕大部份人總是「假裝不明白」這些顯淺的事情),就是使用傳統方式在餐廳、商店裡拿信用卡「物理性擦卡」是一種潛在危險極大的事情。其危險比你在陌生網站上拿信用卡購物還要高。

❶ 對方取得你卡上一切資料(當然),卡號、發卡銀行、到期日等等
❷ 對方有了你的簽名
❸ 對方連你那個3位數的安全驗證碼都有了
❹ 對方掌握了你在那個時候身在何處

我不再需要慢慢解釋對方拿到這些資料,能做甚麼。自己想一想,單是擁有1和3,能夠做甚麼?

你拿出信用卡,相關的安全其實就是交到了對方手上。我要提醒一下,這個「對方」具體是指商店的職員,而不是那個商店本身。考驗你的信任的,不是那個「看它店開的這麼大,不會有事吧」,而是在這個店裡面工作的職員們。

一個誤區就是:考驗你的信任的,不見得就是那位站在你面前,伸出手來接你信用卡的那人。店子裡面你看見的以及你看不見的任何職員都可能就是那一個壞人。
第二個誤區:那個不安好心地取得你卡資料的人,不一定就是後來令你受到損失的那個人。他最大可能,只是把資料轉賣給他所認識的「另一個人」(或組織)。

因此一個我建議的最基本準則就是:當你身處在一個「國民普遍操守、道德觀無法被信任的國度」時,最好不要拿出你的信用卡。這個結論很老生常談,很保守,很無謂,很「說了等如沒說」;當然,錢是你自己的,我不打算跟你爭辯。

2012年4月14日

[日本武裝] 東京國立博物館

[日本武裝] 東京國立博物館

前文(大阪/奈良):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14.html


之前提及過,想看日本武裝,最方便的就是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穿過上野公園就是了。主要是因為在這裡這些武裝是屬於常設的,長期都展出;而且數量甚多,首次去看到的時候大都能令你熱血沸騰。地方寬敞,門票還不貴(600円)。更有一些令人激動的「寶物」展出。(東京還有一個開宗名義叫「刀劍博物館」的,但我沒有去過(假如再去東京的話,應該會抽空去看),所以這裡不談。)

上次說過由於東京國博這裡的武裝「任影唔嬲」(當然不能開閃),因此我很長時間都認為那些應該是高仿品。可是,今天刻意上網去找東京國博的網站看了看,卻發現,那些很有可能全是真品!!
(當時我有找過館內的工作人員來問,但是由於那時很接近關館時間,沒多少工作人員走動,偶有一個都很忙,也不懂英語。)

e国宝 - 国立博物館所蔵 国宝
http://www.emuseum.jp/top?d_lang=ja

(東京國博,也剛收入了Google Art中。暫時相關的有數把打刀和一副大鎧)
http://www.googleartproject.com/collection/tokyo-national-museum/


另外我不知道那也是「常設」還是限時展出又恰好讓我看到的:那時在別館還有許多其他亞洲國家的古物展出,裡面也包括一些古兵器。中國那些很常見我就不說了,難得的是還有幾把 "Soul Edge" 克力士劍,我也一併放在後面。剛才說有其他「令人激動的寶物」。就是那個大家自小就聽過看過的「火星人土偶」;還有比較沒這麼熱門的「重鐘」。

這次我在這裡抽樣發點照片。那已經是2005年,不過估計展品應該跟目前仍相同,可能會有新增(從其他地方送進來)的。館裡很暗,鏡頭也沒有防震,勿期待照片會像那些拍賣會目錄一樣清晰。提一提,那裡是不少日本刀的,品相也非常好,但由於相比起來日本刀尚算是「常見」的,因此我不放了。部份照片玻璃反因為有反光,稍作了處理。

圖片請到這裡觀看,34張: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2888476897759409261/2005?authuser=0&authkey=Gv1sRgCMzDzcD1tPr3mgE&feat=embedwebsite


PS:一直發日本的,中國呢?其實中國一定有許多很精彩的刀劍武具收藏館,可是估計普遍較分散,而且窮遊客如我,坦白說還未曾在大陸找到一個公開「可以參觀」的同類地方(誰知道的話也請告訴我),有的只有地方博物館。而假如說古代兵器、武具這方面的話,暫時我會推介的是武漢的湖北省博物館。下次再跟大家介紹。

[日本武裝] 大阪歷博/奈良

[日本武裝] 大阪歷史博物館/奈良春日大社寶物殿 (2012)

這次日遊,碰巧地遇上了兩次個人來說「開正果瓣」的展覽,算是這次當中少有運氣不錯的部份。都是日本的武器防具展(主要都是防具盔甲),一個是大阪歷史博物館,一個是奈良春日大社寶物殿。由於兩個展覽都不準拍攝,因此沒有甚麼照片。


這兩個展覽都是我事前沒有預期的。在大阪某晚梅田的書店看到有第一個展覽(一時找不回海報宣傳單),標題很吸引,《日歐武器比拼》,對我這樣的人是有無比吸引力的。我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再有原因而去大阪博物館第二次 —— 在去的過程中也有點故事,此處先不談。平心而論,這個《日歐武器比拼》稍有不值其1000円的門票,因為展出的東西比預期中少,當然有日本的大鎧,以及歐式的全身板甲。我不滿的是日式大鎧數量較少,而展出的歐式板甲比較「平凡」;主要問題是「武器」方面,日本刀不多,但這不重要,因為要看日本刀機會多的是;但我是預期會有較多其他日本的戰場兵器,如十文字槍、薙刀等等。西洋的則主要是雙手大劍和矛,也沒有其他斧、戰鎚等等。

然後是在奈良遊公園,居然也能遇上它的寶物殿正好有相關的展出!雖然這裡的展出只得日本的,但我反而覺得它這個展覽比起大阪博物館那個還精彩,而且價錢還更便宜(400円)。展出的大鎧相當多,刀也多,品相極佳(看看那張宣傳單)。裡面還有兩個近三層樓高的戰場鼓(重製的),看資料是某宗教人捐款製作的,記憶中好像要兩三千萬円。

其實假如喜歡看這些的話,在日本最方便的,是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相關展品極多,刀更多,可惜戰場兵器仍是少。(見另文)

2012年4月11日

五毛手法教室20120411

五毛手法教室20120411


【五毛死全家】


今天給大家上課,抓來一頭活標本 goofy sam ,原帖是王丹今天的Google+帖子。我必需表達一個明確的訊息:就是我絕不是叫大家跑去「幫拖」,因此我把帖子url弄得沒那麼「方便」。請理解我的苦心。
https ://plus.google.com/u/ 0/1068914229055 01487141/po sts/gqZ4cR56QXL

五毛的招術甚多,每頭五毛自己愛用慣用的方式也不會完全相同,正如甲習慣用Ryu,乙習慣用春麗…這樣。但總括下來那些路數也都總是那一堆,正如Street Fighter即使人數很多但也就是那一堆角色、常用的也就是那幾個。打五毛打得久了,累績一定經驗,你們很快就能只看對方幾個留言,便已經知道牠是使用哪種路線的。

今次這頭 goofy sam 非常"聽話",很容易被識別;幾乎是要牠sit就sit。牠的手法也很典型,就是一再丟一堆沒有成本的空話和套話出來,污染帖子和引人上當去花時間打字。然後就拿你們的回應,不斷丟出一個又一個的「反問」,來引你們再繼續上當。我很早就已經明文指出牠的這種手法,本以為牠會因此裝一下的,想不到牠非常"聽話"。

這頭五毛有多聽話?我整理了一下,各位自己看看:

========================================

goofy sam - 64如果不镇压,会是怎样?有人可以回答吗?
goofy sam - 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也惹着各位民主人士了?唯一一个认真回答的就只有孙文了。好吧,我换个方式,如果89民运成功了,会如何?
goofy sam - 1950年前后,其实整个社会氛围都很强调民主,人权的。可是为啥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制度而慢慢滑向极左呢?
goofy sam - 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新加坡哪个比较好?
goofy sam - 看来各位还是没有思考能力,悲催啊。各位还是思考下,89如果成功了,是另外一个俄罗斯,日本,菲律宾,印度,巴西,美国,法国,意大利?理由?
goofy sam - 王丹那么多年了,还是不懂反思自己。89民运有没有反面的作用?80年代北大还有学生参选并当选人大呢。任何认为一场运动或一天就能实现改变是错误的。更何况89年很多人还是从文革中过来的,这种虽然本质不同但外表相似的动荡会不会使人恐惧?
goofy sam - 禁言,89成功的话,如果像东欧中的波兰,德国是坏事么?但如果像俄罗斯或南斯拉夫,是好事么?因为没有成功,所以不知道会像哪个国家,但各位思考过么?王丹们又计划过么?这么多年王丹还是停留在喊口号,各位还只是会骂共产党。有用么?
goofy sam - 楼上说了一个现象,学生的行为为什么还有很多工人不支持?工人下岗也没有饿死,只是辛苦的了?
goofy sam - 还有,禁言,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我们有什么?而不是没有什么。成功了共产党的那套当然没有了,但是王丹他们计划过成功以后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公平的环境?良好的收入?平等的机会?他们计划过么?他们的影响力足够保证控制整个国家么?
========================================


按:這種手段的最基本綱領,就是不去管原帖說的究竟是甚麼問題、是小問題還是大問題,都刻意模糊焦點,一股腦兒拉扯到最廣泛的大問題上,要求任何留言的人去提交一些終極方案。簡單來說就是假如你沒能給牠提交一套完整的「治國方略論文」,你就沒資格對主帖本身的小問題留言。

***** ***** ***** ***** *****


仍然是同一頭五毛 goofy sam ,在調戲牠的過程中,另外有些東西值得獨立跟大家講課。當時是談到「日本的政治模式」。以下這句是牠對戰後日本的描述,打算暗示「變成日本那樣是不好的」:

『goofy sam - 日本二战前后两种政治体制的区别最重要是天皇特权小了,军人干政没有了。但财阀的统治似乎没有改变,政府的短命也没有区别。政客的野心更加隐秘,权钱交易似乎也反复发生。』

這段文字可以看到五毛們喜歡用甚麼暗示手法來黑外國、揚中國。單拿每一句獨立來說,好像都是事實。

「日本二战前后两种政治体制的区别最重要是天皇特权小了,军人干政没有了。」這句確實是沒有甚麼問題。

「财阀的统治」:這正是需要一個健康的社會架構才能避免演變成災難。啊,別人有許多財閥,可是別人有中石油、中移動、鐵路局、蒙牛?

「政府的短命」:你認為像中國共產黨這樣長命的就好?美國每屆數年、日本可能短到一兩年,就不好?

「政客的野心更加隐秘」:完全的鳩噏廢話。跟"财阀的统治"一樣,正是需要一個健康的政治架構,才能把帶來禍害的人趕下去。你這中國人能把隨便一個鎮長趕下台?

「权钱交易似乎也反复发生」:五毛的口吻好像說得"咱們這兒"就沒有權錢交易般。


補充一下:像上面這種範文,除了頭一句之外,其實幾乎能被套到任何一個「萬惡的西方國家」上去,例如美國。

2012年4月9日

十多年後的鐵達尼號

十多年後的鐵達尼號

我今天幹了「花百多元、費三小時去戴著不舒服的眼鏡去看一套早看了無數次的十多年前舊片」行為。

不過覺得很值。

片子是真好。當十多年前個個爭相在newsgroup上取笑時,我就說過了:你再過三十年,還能想起、還能有人拿出來說、被視為當代電影icon的,就是這套你們正在取笑的電影。而你們之所以取笑它的原因,根本不是電影本身的問題,而是「香港觀眾」的問題。假如連這個基本事實都弄不清,那你的取笑也只顯出自己的幼稚。

即使過了十多年,即使在這中間確實已看了許多次,在戲院裡面再看它,「竟然」仍然動人———那當然,遠不可能跟首次看的時候比較。

再在大銀幕上看,不得不說,那時候的琦溫斯莉是真漂亮,我只說她的面孔,不談她那確實顯得肥胖的身材。

但缺點是很明顯的:電影被拿出來重制為3D,但確實,3D效果「差強人意」,絕大部份時候我根本忘記現在正在看「3D」電影;而我們卻因此被逼戴上那副顯著影響了畫質(主要是亮度)的眼鏡;即使是那些我們預期了應該會有比較明顯立體感的場面(例如後面船尾的部份、等等),卻也沒有甚麼感覺。另外我個人其實一直期待這次它會改動一下剪接的,但事實上卻是跟原片完全相同。

2012年3月29日

五毛手法教室20120329

五毛手法教室20120329


【五毛死全家】


梁書記當選得到了確認,西環便可以放手做野了,潛伏多時的本土五毛軍團可以開足馬力全力工作。在此之前,估計佢地每每只動員了實力的10-20%。係,呢個數字我係段估既,唔使問我囉證據。

係facebook.com呢種垃圾企業既產品裡面,佢地當然唔使花乜野心機,機械式地動員檢舉就好快見效。然後d人力就集中在「唱好」方面。微博本來就係佢地地頭,無需多分析。

G+佢地會辛苦d,記住:G+佢地一樣可以玩檢舉,呢把刀其實同樣縣在大家頭上,唔好太習慣以為google就會冇事。只係相對而言較難成效,因此五毛在G+上,會比較「傳統」地四出拉屎,污染帖子。呢類量產型常規攻擊的常見主要目的有二:(1) 用廉價的彈藥(C&P一些通用範文)使大家浪費時間精神和「氣」來回應、辯論;其實牠們哪會真的跟你辯論呢。 (2) 污染帖子,使比較後期才看到帖子的一般網民,無心機無興趣花大量時間看牠們拉屎。

第(2)是很有效的,因為大部份網民根本不明白這個效應,往往以為「言論自由」而放任牠們拉屎,不敢動手管理。結果就是正中下懷,因為一般網民將會避開這種帖子不理。

今天給大家抓一個活標本,讓大家進一步理解第(1)點。

原帖在此,只是一個叫人遊行的帖子,主帖本身是並沒有詳細討論的。
https://plus.google.com/u/0/116418714798640245270/posts/ZLnQM2PGFem

有這樣一個叫 Scott Pang 的「網民」。大家先欣賞一下此人唯一的公開訊息:
https://plus.google.com/u/0/112557711984963427786/posts

以下是這位「網民」在上述帖子中的一連串留言。
==========================

Scott Pang - 如果說今次選出一隻狼,那照香港的情況,普選的結果將會有很多隻蛇,鼠走出來爭取自己的目的,或 那些蛇,鼠 被搖距操控地達到她的目的。
Scott Pang - 因為香港近十多年的媒體,政治人,一半以上都是被 西方或台灣扯著線地操控著。平民百姓也有很多被洗腦
Scott Pang - 久缺管理經驗的人很容易被說服以為普選是有意義的。
Scott Pang - 不要一廂情願去想普選會有什麼好處。多花點時間研究一下,以香港目前情況,普選有什麼後果,有什麼問題產生。
Scott Pang - 想想你的思想,意向是來自那裏的影響。想想那些影響你的人或團體的背景是什麼。在你還沒有較全面的世界觀前,不要亂來。
Scott Pang - 如果簡單地用三言兩語說明就能令你明白,那些就是像電視廣告中想帶出的訊息了。所以你現在有的思維,就是受到那些背後懷著不軌目的,以簡明的口號所引導出來的。
Scott Pang - 你不要數著1,2,3,6,7,8 就以為中間必然有4,5. 影響你有這種一廂情願思維的人就是在運用這種技巧。
Scott Pang - 小朋友,唔係話你想點,個世界就要遷就你。多思考,少說話。建議你多讀書,多為社會作出實際貢獻(即努力工作,向上爬). 以身作則做良好市民。等你儲足夠社會經驗才批評。現階段,行一條正確的道路,不要浪費納稅人花喺你身上的金錢
==========================

其實以我的長期經驗,只要看到  「因為香港近十多年的媒體,政治人,一半以上都是被 西方或台灣扯著線地操控著。」  這句就已經足夠了,鑒定完畢。但對於其他網友們,可能會不明白。我在此說明一下。以下抄回自己留言,因此採用口語:

此人擺出一副好撚柒醒,不停鳩up,但係又係係度鳩up d乜野呢?其實咪都係果d on9野:你地d細蚊仔唔識野啦,我就見盡世面喇,你地比人利用啦,依家應該讀多d書,乖乖地返工,咪搞咁多野,嗱,見到野就唔好批評,仲有呀!你今時今日食得飽著得暖,係因為呢個社會呢個政府比你架!
問佢答唔答得出佢口中既「實情」又係乜撚野呢?唔好意思喎!一句都答唔出喎!唔撚信??大家返上去逐個垃圾reply睇返,條on9其實有冇講過具體野呢?冇。

呢種人,大家不嬲日日都鬧架啦,呢種人叫乜春名堂呢?

你地唔好踩中條撚樣個陷阱呀,唔好真係on9到花時間係呢度同佢"辯論"普選乜乜物物呀,係晒緊你地時間。因為佢根本唔係同你地講普選或者任何一個具體議題,佢目的只係引你地不停打字消耗精神,因為佢reply既所有鳩up其實都係套話,無論其他人任何帖子佢都可以用相同套話引人落搭!

2012年3月20日

【衛斯理】拉雜談

【衛斯理】拉雜談

其實我並不是沒書可看,「待讀書目」其實很長;只是出於輕鬆的原因,近來卻無聊又看回早已看光的【衛斯理】作品。

一看之下卻看出意想不到的情況來。

我年紀不輕,從中學時期就開始看,一直認為自己應該早已把衛斯理作品全都看光,但最近重看,才驚覺有許多一直熟口熟面的書名,打開一看居然原來從未看過 (都是那些極後期的作品,常以四字作書名那堆)!並不是曾經看過而忘掉,而是沒看過。我也解釋不到是甚麼一回事。但不要緊,這令我又突然變得有「新書」看,哈哈。

也有一些以往看時覺得極無聊的作品,重看之下卻看出味道來。

以下又是神父最喜歡的「無聊選角」遊戲。不過不同時代,選出來的人也大不相同。

衛斯理:要選衛斯理,得指出是哪個年紀的衛斯理。說真,從來都不覺得許冠傑適合。假如是壯年中年的衛斯理,我一時只能勉強想到一個名字:胡軍。
香港是否沒人適合?應該有的,但我硬是想不出腦海中那個模糊的人物其實是哪個演員。反倒有一個演員,我覺得簡直是無敵的衛斯理人選,但但但但但………「他」卻是個鬼佬:新的占士邦Daniel Craig。假如拋開國籍開放性地幻想一下,Daniel Craig簡直活脫脫,根本就是小說裡面的那個衛斯理。

白素:以前我會選夏文汐(當然是說"以前"的夏),現在嗎?居然有數個人選,排名分先後。李冰冰、高圓圓、"以前"的夏文汐。香港沒有嗎?我暫時想不到。

既然提白素,就先把「衣料五人組」一併列出:白素、黃絹、黑紗、藍絲、紅綾…

黃絹:出奇地,又是李冰冰。這是個樣貌要能「惡」的美女。桂綸美、李心潔

黑紗:我對黑紗公主的印象幾近為零,不選。

藍絲:以往選哪個我已想不起來了。但近年卻有一個完美的選角。再無一個女孩子更能適合做藍絲:賈曉晨。

紅綾:其實硬要在華人裡面基本不可能選到紅綾。但稍稍放寬身型設定的話,假如李宇春再「壯健」高大一些,倒真很適合。

溫寶裕:其實Yes!年代的倪震是很好的。要選近期的話,我想到黃宗澤。

戈壁沙漠:嗯,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馬上會回答是軟硬天師吧。

白老大:小說裡的白老大幾乎從始至終都是老人。其實在以往的大陸功夫片裡面,非常多「白老大」型像的老武師演員,但我卻一個也不認識他們的名字。勉強要在我知道的人裡面找的話,嗯…現在的劉家輝,可惜卻不夠高大。《武俠》裡面的王羽整個型像,身型、神態、身體語言…一切都很符合了,但面孔卻不像。

白奇偉:年輕版:馬德鍾。壯年版:苗橋偉。"以前的"鄧光榮也行。

衛七叔:戲份不多,但卻非常令人深刻。梁家輝、稍年輕一點的鄭少秋、劉松仁。

原振俠:黎明本來就是無敵的選角。你不喜歡黎明?林國斌吧……XD

2012年2月27日

【五毛死全家】周岩毀容案

【五毛死全家】周岩毀容案

有關近日大陸那「官二代把少女毀容」案,由於才發生不太久,而且案件還未上庭,因此目前到天涯,仍可以看到「人類 vs 五毛」的爭持。到差不多上法庭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全部相關言論都變成只有一類的了。我們經常說,五毛的原生工作,就是「引導籲論」。究竟如何「引導籲論」?細心的人,就會從兩類立場的發帖數量、口吻、回帖的情況…從裡面看到真象。

香港由於給五毛入侵較遲,而且在港五毛整體也比較嫩,港仔們往往有個極大的誤解,以為所謂五毛,說的「只」跟黨、政府、政治有關。其實產生五毛的基礎原因,是「維穩」,撲滅一切民間燒起來的火、一切令P民們聯結起來的事情、一切令P民們動起腦子來開始思考的事情,並把它們引導到對黨有利的方向上去。因此在大陸,五毛們出動的事件遠遠不限於政治方面。

我只給出《天涯雜談》本身的連結,為免先入為主,我不打算一一點出個別帖子,有時間的網友們請嘗試自己找找自己看看(沒空的就真是不要看了),然後就會明白,我們常罵 五毛死全家 ,是沒有過份的。


因為,你今天放任五毛,將來受苦的可不只是你,而是你的全家。


有空可進去欣賞: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articleslist/0/free.shtml

2012年2月26日

五毛手法教室 20120226

五毛手法教室 20120226
(* 這裡原本是兩篇在G+上發表的文章,今次把它們一起發表。)

有人私信,但我覺得公開說說比較好。
這裡先給兩句很常見的五毛例句,大家必然見過。

「一群天天想着推翻的sx 就算能执政也不会为了底层人民着想」
「像xxx说的来讨论 怎么来设计制度 怎么来执行的 一点没有 看着无聊。」


五毛使用這招的背後邏輯是:「假如你不能在每個罵共產黨的帖裡面,都張貼出你的治國方略宏宏大計的話,那你就是沒有資格罵共產黨不好的」。簡稱 【不懂治病,不能喊痛】
這招本來在牆內還有個妙處,就是利用暗示,暗表「只要說共產黨不好,都是想自己上台執政」。早幾年,這些下賤的五毛用這招"釣魚"了許多網民百姓。
現在到牆外還使用著,主要目的是破壞討論,等人上當花時間來對他蹈蹈而談治國大業,讓一般觀眾失去對主帖的注意力和耐性。

=======================================

今次的兩個例題並不一定由五毛所發,但各位也同樣會經常看見。沒經驗的同樣會被牽著鼻子走。

以下只提供非常簡略的、我自己的回答。一來星期日實在沒心機長篇大論,二來我覺得我要開始多些給大家自己去想出「屬於你自己」的答案,而不是跟隨神父的思路,因為逍遙神父也是會錯的。

我比起許多年青網友的優勢,就是經驗豐富。因此許多出現機率非常頻密的典型語句,我會直接給你們點出來,免得大家"真心地"跑去為了對方一句C&P的東西,來花時間和精神長篇大論回應。當然我很贊同大家在遇到你未見過的新問題時,不妨、並且應當自己細想一遍;假如是決意寫下自己對其的答案,就應該至少把答案save下來。因為你們必將重新需要這些答案的。

神父不一定每事都對,但在這方面至少我認為大家可以放心相信一件事:假如神父說某個問題、某個句式,是在跟五毛糞青交流過程中經常出現的,那就100%肯定是經常出現的。


例題一:「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

這通常不是來自五毛糞青,而是常見於那類帶有精神潔癖的人們,道德高人尤甚。
這種論調相當幼稚,我真是連打字都不太想打,簡答如下:「你們是否不肖用槍來反擊向你開槍的敵人?」

(註:我發現這個例題必需多說些。其實例題中的「謊言」一詞是可置換的,這是一種常見的句式,你可以把謊言一詞換上其他。狹義地拿這個例題來說,事實上我不贊成「使用謊言來打擊敵人」 —— 但所謂「謊言」,其實是個很廣泛的詞,事實上,警察正是經常而且不斷使用謊言的實例。我個人,是不在乎也不打算去滿足那些精神潔癖者。)


例題二:「張口閉口就只知道罵別人五毛... 聽不進不同聲音的人也只不過是假民主」

一、這是華人社會(含香港)一種非常流行、非常可怕的精神病,病徵就是認為而且堅持只有聖人才配說「民主」二字。假如你在這些病人面前談「民主」,他們就會馬上用聖人的標準來審判你。可是對於「對面」的那些流氓,這些病人們往往就會閉咀不談,非常「包容」。長毛說話,他們就會叫囂拿議員薪金就是罪、長毛即使仍然住公屋、即使把薪水幾乎全用盡在議員事務上,也是有罪的,也不配說「民主」。但是對於對面那些本身有錢,拿著薪水之餘還想盡辦法用盡各種議員津貼的建制派,這些病人就會擺出一種「挑係咁架啦,犯法呀」好像那又是理所當然的一般。

神父自從開始玩twitter之後,就發覺連港人也廣泛染有這種精神病。就是為了「治」這些精神病者,從此我索性「坦白」跟大家說,我其實就一網絡爛仔,絕非甚麼「民主鬥士」。


二、同是包含香港在內的常見精神病,這些人從根本上就不知道甚麼叫言論自由,不過他們喜歡跟你津津樂道———當你罵他們的時候,而不是建制派或者黨國在罵人抓人關人的時候。
言論自由正是體現在即使牠是五毛,在怎樣為黨國殺人叫好、或者我在大叫曾偉雄正警犬,也不會擔心兩小時後有黑衣人敲門。
言論自由體現在,現在「沒人阻止」牠上網放屁拉屎來為黨國叫好。

言論自由不代表牠們上網拉了屎,別人就不可以針對牠拉的屎來指罵、指責它臭不可聞、指責牠就是一頭黨狗。言論自由容許並保障牠拉屎的權利,但是絕不包括牠拉的屎,別人不可以罵臭、別人不可以把它沖走。

2012年2月19日

電影逍遙談:《12怒漢(俄羅斯版)》

電影逍遙談:《12怒漢(俄羅斯版)》

看完2007的俄羅斯重拍版【12 Angry Men】,得說幾句。我跟朋友在看這部2007年的重拍版前,剛剛看完1957年的黑白版本,大家讚不絕口。但看這部重拍版卻覺得很悶,毫不吸引。今天我終於繼續把俄羅斯版的全片看完,卻覺得雖然前面大半部確實拍得很悶,但俄羅斯版實有它本身的優點,而那絕對是黑白老版所沒有觸及的。

簡單來說,57年的黑白老版,就是因為那裡是美國,所以能有這樣的一個美滿的結局。可是,假如案件是發生在另一個國家?情況可以變成完全不相同的兩回事。

假如黑白老版的劇情,主要圍繞案件的本身,那樣俄羅斯版,則是大量提出了「案件以外」的故事。跟原版完全不同的是,當劇情去到原版裡一致投票無罪的地方,俄羅斯版卻驚天動地的發生,陪審團團長反過來投票「有罪」的真正大逆轉。俄羅斯版的創見也緊貼於此。

(另外俄版對「女證人」的不同描述,都是俄版的大亮點。)

對,07年的俄羅斯版,其實一面看一面覺得,幾乎可以把它直接「翻上翻」為中國大陸版。片中的犯人少年,直接換作維族少年便可以了。片中各人所屏述的各個"side story",基本也全可以在當今中國直接找到取代;當中包括最後團長所提出的,在中國也早被視為「常識」,甚至對香港人來說也完全沒人會覺得陌生。

但!即使這樣,我仍然得承認,本片雖然在劇情的整體改編上很獨到,很有點子,甚至層次也比老版「立體」得多;但它確實拍得不好,主要是導演的具體拍攝問題。而且編劇在編寫對白方面也是直接使人扣分的地方,對白真是編得太累贅。

最後:對,我是刻意cap這張截圖作為俄羅斯版的象徵的。

2012年2月6日

我對「唱蝗團」的看法

【我對「唱蝗團」的看法】

我相信我有必要趁這個時間,公開說一次我個人對「唱蝗團」的看法。(這個時候已過了最熱的階段,但也未曾消退)

我本人,並不支持「唱蝗團」的行為;但也並不反對。對我來說,打個比喻,等同小息時間有幾個同學說下去學校牆外煲煙,我不支持,但也不會反對他們跑去煲煙或者跑去阻止。我絕不會風紀上腦跑去班房門口擋著,婆婆媽媽地跟他們說「食煙唔好架」「依家偷走出去犯校規架」這些廢話。假使他們被教師抓到了而處罰,那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和決定。

對「唱蝗團」的看法都幾近相同。我不贊同他們這樣做(例如跑去對著不明所以的自由行唱歌),但我絕對不認為那又有甚麼大不了

目前往往有一種趨勢,是將「唱蝗團」事件,跟整個「獅子蝗廣告」行動進行道德捆綁,那些人喜歡籍著指責「唱蝗團」以及把「唱蝗團」醜化、以聖人標準來對其進行道德批判,從而一併把兩者一起說成都是「不堪」的行為,然後以文飾來使第三者以為「參與、認同廣告,是令人羞恥的」。在那裡面,還有一部份人想盡辦法把「唱蝗團」扭曲成「犯罪行為」,公開呼籲陸客遇到的話可以去報警。對,確實有這樣的港奸澳奸。

在這裡我發表我對其的看法:「唱蝗團」只是少數幾位年輕人的行為,並沒有普遍性和代表性。並且雖然我不贊同他們的行為,但我不認為那是甚麼「侮辱」遊客的行為。相比起來,公然對全港市民說「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玩完了」這些才更是侮辱。相比起來,公然對全國人民說「不說普通話就是狗」這些才更是侮辱。假如居然說「唱蝗團」幾位年輕人的行為是犯法的話,相比起來,公然在商場走廊、地鐵內大便、衝急症室生產、走數、在地鐵內叉少女頸、甚至是衝紅燈加強行逆線駛入單程路,這些才更是犯法。

畢竟,說到低,少年人也只是唱歌,連屁也沒有放、連屎也沒有拉

雜談廣州:政府人員服務態度

雜談廣州:政府人員服務態度

見有網友fwd,提起廣州,深感認同。決定花點時間寫一寫我個人的一次體會。

我遇過一次事情,對廣州入境公安人員,甚有好感。

我去年準備了一次去桂林的短trip。由於下班後要很趕急的去到廣州轉大巴,因此生平首次使用真正的「九廣鐵路」:九龍—廣州直達火車。這直通車是在紅磡辦香港的離境手續,到廣州東站再做大陸入境的。而由於在這之前足足有大半年時間,我一次都沒有回過大陸,因此我遇到了我自己都會覺得很柒的事情:我人在廣州,才得知回鄉卡已經過期。

我解釋情況,得知這樣要去對面簽證部辦個單次簽證。其實簽證本身只是20元的事情,但麻煩的是必需要照片,由於當時已經比較夜,附近只能去樓下的東站大堂裡面的那些自助拍照機——但那卻又需要「入境」出閘。因此還要我跑回去入境那邊說明情況,他們找人「陪同」我過閘、下去拍照、再回上來。上來之後又跑回去辦證,辦完證再持著那個暫時單次簽證再做一次「入境」。



大家可以估計到這當中,有多頻密去跟他們溝通,事實上整個流程,足足弄了一個多小時 (浪費時間主要是因為當時有個麻撚柒煩大媽在簽證部花了小妹許多時間)。除了辦事比較慢之外,我在這段期間上上落落雖然是很不滿的 (例如簽證部只要弄個千多元小DC也就能解決一切,因為根本「簽證」本身也只是一張彩色列印出來的紙),但畢竟說到底,是我自己有問題在先,因此也不適合說些甚麼。但是在這整個流程裡面,上上落落所接觸到的所有人、入境公安人員、簽證小妹,全部都出乎我的意料地,非常和善非常nice,入境公安人員甚至「居然」是面帶微笑的。即使是那個陪同我「入境拍照再出境」的外省小警員都同樣地非常友善。除了「慢」之外,全部人都可謂相當協助,甚至,我確實感受到有「服務」的態度。

其間,簽證部小妹還問我會去哪裡趕車、入境後要怎樣怎樣走去的士站、不要相信的士站外叫你坐車那些人啊……等等,大概她覺得會發生這種錯誤的人,應該會是極少回大陸的人吧。當然我不會煞風景地跟她說我其實也算熟悉廣州的。而那位陪我拍照的外省警員,還主動問我身邊有沒有人民幣、不要跟街上的人換錢…之類「溫馨提示」。

他/她們的這種「服務態度」,我坦白說,是從來、從來沒有在大陸任何其他地方遇到過,連想也沒有想過。除此之外只有在上海浦東機場有一般大陸地方要稍好的體驗,但也完全跟這次廣州的感受不能比較。更不要說深圳各個關口裡的那些陷家剷。

***** ***** ***** ***** *****

在廣州其實還有另一次體驗,就是前年的725撐粵語事件裡,過程中其實一直有一部份從年青到年紀大的公安警察們,走在人群裡面的。他們當有也有一部份(我無法判斷佔多少比例)對群眾的態度非常好,頗有「街坊警察」的那種感覺。較年青的那些公安警察,看得出除了出於身份外,根本就是跟大家同仇敵氣的。

2012年2月5日

逍遙微博:撐反蝗廣告

逍遙微博:撐反蝗廣告
轉貼自己twitter

@BladeMasterHK逍遙神父

(推文已排回正常時序)

【第5日 撐反蝗廣告】那些指責廣告"不當"的香港人們,我要說,現在事實就是有極多人跑來做著傷害香港的事情,而你們可能為了顯露自己道德情操、人格有多高尚、做人有多「公平」、甚至可能只是不敢得罪認識的內地人,就跳出來說『香港人不應該站出來指責那些傷害香港的人』。

【第5日 繼續撐反蝗廣告】可怕的是,你們還貌像真的以為說這種混帳說話是「說道理」。甚至顛倒黑白,說那些敢勇於站出來直指錯誤、爭取權益的先鋒們是在影響香港。你們這類人,將是我加倍打擊的對象。

難道因為害怕掉fo、而去自行禁聲,不敢大聲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嗎?還是很多人居然認為這種叫「圓滑」、「成熟」?

這種自命清高的三文錢道德經,請她去醫院,向那些忍受委屈的香港孕婦說去。假如她有身孕後仍堅持這番說話,你再上來跟大家說,唔該。 RT @(姑隱其名,我不想大家當成是單獨個別網友的問題,更不想變成好像找人麻煩)  幫我做facial的姑娘也明白錯不在那些大陸人,而是政策的的問題。點解那些人不明白?

【第5日 撐反蝗廣告】他媽的,你們這種道德高人,認為只因共產黨壞、政策欠佳;所以他們來香港無論做甚麼也是沒錯的。口口聲聲「政策問題」,好像世間上就只有你們那隻額外的慧眼能洞穿世情。你們一直以來又做過乜叉野?你們願意張開慧眼,看看現在大家是不是正要政府修法?你班撚樣究竟嘈乜春?

【第5日 撐反蝗廣告】你們這群道德高人,難得終於有人直指問題,假如沒有他們,你們這群人肯討論嗎?你們有做過甚麼嗎?你們先是迴避問題,就懂鳩up著甚麼他媽的歧視、侮辱,發現不湊效,就打仇恨牌;發現這也說不通,就故意假裝看不見廣告的訴求,然後還好意思說「點解那些人不明白」!

【第5日 撐反蝗廣告】「道德高人們」總想把撐廣告者標為「不明真相」,卻是他們自己不明白,大家所知所想討論過的爭淆過的,遠遠比他們這些看見廣告才急忙找道德外衣、看風站隊的高人們多上不知多少。看看首天,居然鋪天蓋地還在爭議著別人早已有清晰論述的「蝗蟲」定義。

【第5日 撐反蝗廣告】其實為甚麼沒人能勇敢承認,自己根本從頭到尾沒真正留意過該廣告的實際內容,只因環境氣氛「鬧這個廣告就必定被附和」所以安心恣意指責?假如大家早知道,推特上還有像我這樣敢在一片腦殘責罵聲中站出來跟人較真的人,大家是否才會開始去認真審視自己的說話??

【第5日 撐反蝗廣告】第五日啦,請各位指責廣告、話「港人應該將矛頭指向政府」者,唔該唔好再搵籍口,請問在圖中下方,看不看得見黑底粗體黃色印出的清晰大字??
http://i.minus.com/i5LwJCRav5bJR.jpg



大家可以自己回頭看看,四五天前那些鋪天蓋地責罵廣告的那些人們,何其理直氣壯、何其憤慨、何其怨毒。現在我這種相比下數量極少的「少數派」敢站出來撐,口水遠不及貴方的十份一。你們就覺得「眼冤」了?

2012年2月3日

向陳冠中抹黑市民的言論說不

【向陳冠中抹黑市民言論說不】

2012年2月3日,著名文化人陳冠中,託人發表一篇《向任何助長族群矛盾的言論與行為說不》文章。本文則是對該文的回應,已直接貼到該位受託網民的G+帖子內。


以下斜體均為陳冠中原文。

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要糟質就去糟質特首、特首候選人、港區人大政協代表,要他們表態、提案。

貌似近日「所有」反對廣告者,不論是大陸網民、2B意見領袖、大Fo、學者… 全都瞎了看不到廣告本身的最終訴求是甚麼,還是用粗體黑底黃字寫的:《強烈要求政府修訂基本法24條!》

請問是不是一幅jpg流進某些人的電腦時就會自動和諧掉一部份?

不要欺負遊客、不要羞辱外來人,以多欺少太低莊。

虧「陳冠中」還一直被港人視同文化界icon。戾橫折曲顛倒黑白如斯。
現在是大陸遊客欺港,怎給你說成「欺負遊客」?
現在是港人一直被「外來人」高姿態羞辱,怎給你說成「羞辱外來人」?
還「以多欺少太低莊」,簡直不明所以。文化人陳冠中,你能夠具體指出港人哪裡「以多欺少」了?
八百人真金白銀刊登廣告叫「以多欺少」,大陸人一人上電視羞辱老屈八百萬香港人「不是中央照顧你們香港玩完了」,是否將會被你加許「以一敵萬真英雄」?
最基層的市民網民合力刊登廣告居然叫「以多欺少」,敢問文化人陳冠中,你天天面對企業財團找錢坎出來的廣告,有甚麼精辟看法??

我們都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

又來「一竹篙」這種低階幼稚的千年錯誤辯論反駁。我實在不想把大家說過千百次的解述重打一遍。
敢問文化人陳冠中,你指廣告「一竹篙打一船人」,可是因為你深深明白,確實有些大陸人不需害怕毒奶粉,因為有特供;有些大陸人享有真正自由,因為他們實際上是外國護照持有人;有些大陸人子女能受高等教育,因為都出國去了。

難道我們這點都不懂?

這點大家都懂,不過貌像陳冠中老師並不懂。

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

把市民自發的行為,抹黑成「被人煽動」,難怪每年六四和七一,也總有「人」喜歡跳出來說港人「被人煽動」。
陳冠中老師,感謝你這句「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我突然對陳老師的理解,深深躍進了一大步。

我們都將成了面目猙獰的人。

「面目猙獰的人」不是香港人。想知道哪些是「面目猙獰的人」,大家宜多看看天天新鮮的youtube。自己判斷一下,哪一類族群,才每每在港人跟內地遊客的爭執中,屬於「面目猙獰的人」。
感謝陳老師指點大家。

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大家看完陳老師的雄文,我也建議香港市民,站起來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引致你們感到仇恨、向任何抹黑你們「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勇敢地站起來說不,而不要迷信權威,懼於對方的知名度、身份、地位而默默忍耐。


慘被煽動且面目猙獰的網民   逍遙神父

========================================
[補充]
有人打算把陳冠中此文,解讀為單單對「唱蝗團」的回應,以便把我的反問,一下子評為「轉移視線」。

在這篇文章裡、並且也跑去樓主(杜婷)的微博看過,沒有跡象能確定陳先生是不是「獨指唱蝗團一事」。我本人並不贊同「唱蝗團」少年的行動。事實上目前帶來廣泛爭議的相關之事,也就是廣告和唱蝗團,但廣告帶來的影響比唱蝗團廣大得多,被討論的價值也遠超。我不認為唱蝗團幾個少年上街做了傻事,又是甚麼值得陳冠中老師跑出來動筆要求發佈的大事;不要說有許多人為著表現自己的「理性溫和」,急著鑽牛角尖誓要把幾個少年的合法行為老屈成犯法;不客氣說句:他們連在公眾地方拉屎這樣的行為也沒有吧

退一萬步,假如陳老師「真的」單純為唱蝗團幾個少年的行為而動筆,其他一直存在更深更大的問題卻從沒公開發表過關心過,那我對他的「了解」,還將比目前更進一大步。


[跟進 2012.02.05]
Twitter上的 @du_ting,是這位代陳冠中發佈這篇文章者。事隔兩天,當我發問後便沒有再發推。不解釋。由於推文中間夾集了其他不相關的推,所以下圖是編輯出來的。按照的是twitter預設的倒序。


========================================
原文:
受陳冠中先生所託代他發佈:

向任何助長族群矛盾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要糟質就去糟質特首、特首候選人、港區人大政協代表,要他們表態、提案。冤有頭債有主!不要欺負遊客、不要羞辱外來人,以多欺少太低莊。不管甚麼人,我們都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難道我們這點都不懂?
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族群對立除了挑起兩地仇恨,還能解決甚麼問題?香港若繼續給族群仇視情緒綁架,我們都將成了面目猙獰的人。香港人要拒絕族群對立的思維。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陳冠中

2012年1月29日

八極拳(河北滄州孟村)

八極拳(河北滄州孟村) ——— 不算遊記

(下面內容跟《功夫傳奇》八極拳那一集完全無關,只是順便說說,因為已經沒再寫遊記,既然說起,便趁機寫下來順便給自己保存。)

目前在河北孟村的「開門八極」(吳連枝系)跟台灣武壇劉雲樵(李書文系)算是兩個八極分支。大家也有可能在網上看過一些與此相關的「討論」。作為一個完完全全的「外人」(八極在香港除了遊戲機之外絕不能算流行,在香港即使是我認識的「相關人士」他們亦跟八極沒有交集),我不了解亦不適合多談那些門派、正統之類爭議。喜歡睇「唔識扮識上網睇兩個youtube就充內行扮大師傅鳩up」的朋友,可以移移玉步去華山 (其實執Q左未?真係唔知不過亦無興趣知,唔使話我聽)。高登就算啦,中學生上兩個月TKD就開post大談「實戰經驗」或者睇完《葉問》就濤濤而談「詠春子午線理論是否打得贏拳擊」既地方,你係上面同d細路傾武術我真係會笑鳩你。

(2009年的事情) 我跑去河北除了特意去孟村外,還是一心想找找有沒有其他神槍李書文的相關遺跡、紀念館之類,因為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更是網上搜不到的。順帶的,也期望在滄州這個「武術之鄉」裡,能不能遇到其他「有趣的東西」。那當然,怎樣都要順便去看看那隻著名的鐵獅子。


首先就是孟村。去到孟村,基本上「八極拳」就是指吳連枝的開門八極,亦是人人都知道那裡是哪裡,明顯地是長期都有外地人跑來這裡找開門八極的。我也跟吳大偉(吳連枝老師的兒子)合照。記憶中根據他的說法,偶而也有香港人到過那裡交流或短期學習,但都是個別的,沒有甚麼組隊而來的情況。我跟他說,我還想去找找李書文相關的東西。他對我說,李書文是在鹽山南良村,可是,那裡早已「沒有八極拳」了,也基本沒有任何李書文的相關遺跡留下。

後來我回到滄州市,到處打聽,有沒有任何李書文紀念館諸如此類的地方,我告訴大家結果:答案是,在滄州市,沒有人知道「李書文」是誰,包括兩間旅行社的職員、兩或者三位「的哥」、一位公安大哥、旅館老闆(後來沒有住下,那又是另一件事情)。這裡面倒有幾位是以為「李書文」是某位革命烈士甚麼的。

btw,雖然已經沒人認識神槍李書文,不過在滄州市大家當然還是知道八極拳的,最聞名的也仍然是開門八極,但也偶有看到其他的。可惜的是匆匆過客,沒有找到回民的八極 (畫公仔畫出腸:只是我在那裡時間太短沒有找到,絕不是說那裡「沒有」。當然還要考慮我不是回民這個原因)。倒是注意到一個「很型很武俠」的拳種:《五子六神拳》。後來查了下,屬於少林拳系的。

2012年1月27日

如何管理五毛糞青留言

如何管理五毛和糞青的留言?

(以下文章本來係回覆某網友,有關對付五毛同糞青;諗諗覺得值得囉出黎分享。呢度當然唔係萬能手冊,不過五毛糞青們普遍智力唔高,一般情況應該已經足夠應付。)


假如依靠對付「正常人」既方法模式同心態,點對付到蜂湧而黎既真正五毛水軍同糞青團?對於呢類垃圾,本來就應該特殊對像特殊處理,唔好當佢地係正常人,又或者:唔好當佢地係人。一發覺同佢講係浪費緊時間,唔好猶豫,即kill。未必需要馬上block,唔block有唔block既玩法。

唔好對「kill文」有心理抗拒。打掃垃圾同言論自由無矛盾。記住,假如個thread整體係冇正面意義, 你容許垃圾留言留低,代價就係引來更多低質素垃圾人走入個post度掉垃圾,呢個係「破窗效應」。同時仲會趕走原本有可能入黎講野既其他人

舉例,商場有大陸客帶個仔係條路度疴屎。ok就算唔罰佢,係咪商場因此就會由得舊屎留係條路度?又或者容許佢地繼續上到四樓再疴多一督?

你一個post有100個reply,大家一打開頭兩版,就係見到一兩隻蛆蟲重覆又重覆係度賴屎,邊個會睇?邊個會睇到原來你係第16頁好好心機咁寫左個精彩回應?又有邊個有料有心人會咁得閒係後面繼續傾?經常以為「留住舊屎黎比大家笑」係有條件的,就係你都要先kill淨少數有趣既先留低,否則冇人會有興趣走入屎坑去睇其中某一舊屎,緊記。

千其唔好「幻想」去說服五毛同糞青,只有你地判斷認為佢係「一般人」先好嘗試花時間教化。五毛同糞青既時間同生命唔值錢,你地既時間寶貴10倍,係度1:1同佢磨都係on9,呢招係五毛黎講叫「吸引火力」,一兩件蛆蟲入黎隔一陣就放d低成本既砲火,吸住你地,等你地幾個人好認真咁花時間打字「回應」,而冇時間去關注其他事情。

仲有一樣應該緊記既,當要同五毛糞青交手時,要時常記住,你打回應文章既真正對象「唔係佢」,而係其他正在觀看的網友同CDROM。其他觀戰既網友同CDROM先係你發言既「讀者」同對象。因此五毛們自己中意loop,你地唔需要陪佢癲,遇到佢loop既地方可以直接skip無視之,有時間可以出言提醒觀眾們,此廝正在自loop。

點解你回應既真實對像唔係五毛或糞青?因為「五毛」對交談內容其實係毫不上心的,你講得有無道理,其實佢係唔會關心亦唔在意既。而糞青屬於自甘墮落,係抵撚死,值得投胎再做中國人。你唔係要救佢出火坑,而係要避免其他睇緊既看客被佢欺騙。

2012年1月25日

我對《大陸糞青答問》的追加感想

我對《大陸糞青答問》的追加感想

(寫於2012.01.25,香港連續發生D&G,地鐵吃東西,衝關B老豆打人,衝關B老母偷港媽財物,孔慶東罵狗…等事件之後。)

我是那篇月經文《大陸糞青答問》的原作者。這系列文章雖然早在2008年寫下,但在近年才漸漸被轉載,後來在高登變成月經帖,而在最近由於這麼多同類事情全部集中一起連爆,這系列文章被轉載得更熱烈。為此我想發表一些感受。

首先就是感謝各位香港網友讀者們的支持,到了現在,我亦終於可以說一句,感到欣慰。因為我看到,令我寫它下來的最主要期望,基本已經達到;那就是希望能大面積地啟發到更多的香港人,當大家面對各種各樣大陸人最喜歡用的那些謊言時,不再是心中無底,口啞啞地低頭默認。

而這個期望,我看得到已基本成功了。

有一點我倒是不謙虛,敢於「臭屁」認叻一下的,就是幾年下來,我發現我的「選題」和「排序」還是很精準的,例如「東江水」直到現在都必定是最首先、最常被攻擊。唯是「醫療服務」方面的議題卻確實是我08年那時沒有想到、沒有加入的。希望能有其他人主力在這方面提出強而有力的論述。

與其說我是在列舉事實來反駁,不如說是給大家立起一個「範例」、提供一種「思路」,讓大家開始勇敢地反擊,最好更是能找出自己所想到、所找到的方法和證據去反駁及回應。而我所提供的也只不過是「一種方向」,而不是全部。年輕人擁有比我更高的學問(本人學歷不高)以及條件(智慧、人脈、衝勁等),我期望能看到你們不斷提出各種新的論述、新的方向,而不期望太多人把我的文章視作聖經,不去消化它或者嘗試找出自己的解答。

因為大陸人終會拿出更新、更多的謊言來指責我們的。

我由最初使用這種FAQ的型式,便已經是預備給大家方便地查閱以及方便地引用。但是文章的閱讀對象其實是香港人,不是大陸人。我在寫這系列的時候從來沒有考慮是否直接給大陸人看的,所以我從來不會去考慮大陸是否block了blogspot.com、行文風格是否能使他們看明白……等等的問題。那些從來不是我所考慮的。而且雖然直接引用是很方便,但我其實最希望是大家能夠把文章消化後,再用自己的語言來說、加入自己的想法和體會。那才是真正屬於你們自己的東西,而不是永遠都只是《逍遙樓》裡面的文章。

以下,是一些零碎的感想:

- 文章是2008年寫的,之後除了在最重要的「東江水」一章裡曾經增補了少量資料(並加上林忌文章等共兩篇延伸閱讀)外,並未進行甚麼重大的修訂;裡面的數據已經不太update。建議大家有興趣的,對這方面進行補完。

- 似乎許多人都沒去留意,八大議題裡面,《香港人是洋奴才》一章,我是自覺無法完成的。我一直期望大家能以自己的方法來探討這一方面的議題。

- 《自由行》這一部份,自問我的反駁是並不全面的,原因是「自由行」這事本身的牽連過大,涉及太多不同方面的知識和經驗。而我只在自己估計尚能應付的某些方向上,嘗試提出我的論述。不過我高興的是,這一議題本身一直都有許多人在進行不同的論述和相關的反駁。

- 有一些議題,例如「糧食」、例如「自由行」,是會由於某些「既定事實」,而令到現實情況快速改變的,而這會對交戰中的糞青們更有利。舉個例子,「自由行」實施久了,必會有愈來愈多的行業和商鋪,比數年前更依賴大陸客,甚至改變了基本方針來迎合大陸客。這種趨勢,漸漸是會令原本(當初下筆時)還能有彎轉的情況,變成無彎轉,真的變成必需並且只能迎合大陸客。

- 我見過不少大陸糞青如何「反駁」我的文章。有一種很低水平的手法,建議大家注意一下。糞青們喜歡把自己在牆內所聽到(或者,根本就完全是牠們自己杜撰,假裝聽過)的錯誤數字,當成fact來反指我們香港人找到的數字是謊言。

2012年1月23日

再談誅仙、量子江湖

再談誅仙、量子江湖

繼續談網絡武俠小說 (嗯,不要驚訝,我看書是可以multi-task的,即是同期看幾本,這本看一段那本看一段這樣)。《誅仙》只看到30%,但確實配得起人們的評價。雖然文字功底仍不算太成熟,但不是甚麼問題;而作者說故事及編劇的實力不容小戲。劇情的安排,真是非常「大膽」。

但只看到這裡,卻有一點,令我不其然拿來跟另一部我也非常喜歡的網絡文學《量子江湖》來比較(註1)。不約而同的是,剛巧這兩套我能看得下的網絡武俠,主要的情節骨架和脈絡,都令人想到《倚天屠龍記》。當然很可能只是單純的巧合。BTW,我個人並不覺得《倚天》有多好。順便說個非常坦白的秘密:其實神父真的「看過」原著的金庸只得倚天和神雕,而看倚天還是因為舊版(1986)有鄧萃雯而看。(強調!是1986年的鄧萃雯!)

(註1:對,我已經直接把《誅仙》當作「武俠」了。我仍然未曾看到所謂「修真小說」跟武俠有甚麼本質區別。我不覺得你描寫兩人對戰,只因為你們可以「搖控」兩把劍飛來飛去,所以就要叫做「修真」而不是「武俠」。)

*** *** *** *** ***

既然談起,我也在這裡推介一下剛才提到的《量子江湖》。我很少向人推介這個小說 (不說「這本」是因為以我所知它還未完結、成書出版),因為我一直認為它未必容易合一般武俠迷的口味,只有當我知道某人既愛看科幻、又能看武俠的時候才推介,另一個原因就是此書作者寫得頗慢(以常見網絡小說作者的速度而言),我一直想等它完結的時候才推,但我發現這一天很遙遠,而且我發現根本不需要等這一天才能推介。

《量子江湖》的最大特點,如同它的名字,這是很有趣的一本「以科普的語言去描述的一個武俠故事」。為甚麼我說「科普」而不是「科幻」,因為假如我說「科幻」,大家都會被錯誤引導去想另一種東西。它的本身,仍然屬於那種我們華人熟悉的那種「古裝武俠」世界觀,而不是有太空船飛來飛去的科幻武俠 (《碳六十之劍》才是這一種「武幻小說」)。

我說「以科普的語言去描述的一個武俠故事」,是例如說,像「內力」,假如我們要用現代的「科學語言」來說明內力是甚麼、它是怎樣運作的;假如在那個世界觀裡面,武功最高強的那些武林人士,都擁有如現代學者一樣的理性邏輯思考方式,那這個武林將會是怎樣的一回事… 這就是《量子江湖》的性質。

*** *** *** *** ***

假如你認為這樣有如Kuso惡搞一樣的主題,頂多只算是噱頭;那我也告訴你:拋開「科學武林」這一面,《量子江湖》的故事本身就是一套出色的武俠 ——— 其實呢,因為作者寫得比較慢,直到目前,原定共近十部的《量子江湖》,仍然只寫到第二部《姑蘇城》;但事實上單單是拿已完成的第一部《燕子塢》來說,《燕子塢》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可以被獨立視為一個中篇的武俠佳作來欣賞,它(第一部)本身就已經是一個擁有完整結構的作品。

而且更有趣的是,我前面說,這作品不太應該被當成「科幻」,但事實上,作品裡面卻也真的有很「科幻」的原素。而可貴的是本作裡面的科幻和武俠,兩者是「撞」得漂亮的,毫無突兀之感。

它的第一部《燕子塢》大家應該不難找到,而我今次是不會提供下載的。假如你有興趣並且已成功「找」回來,我要提醒你的是:開首一段時間,你可能是建立不出「畫面」來的(因為你可能還未摸到作品的走向);我先給大家引導一下,你應該直接套用「一般古裝武俠」的畫面來想像劇情。

2012年1月21日

逍遙劇場:情迷香港四月天

【逍遙劇場:情迷香港四月天】

(看過一些網民的反應,似乎誤解內容的人不少。可是我真是討厭畫公仔要畫出腸的行為,盡可能也不刻意「解畫」。)

-----------------------------------------
參考新聞: http://travel.cntv.cn/20120116/111812.shtml
今年3月份廣州市民可自駕游到香港
據介紹,在接下來的這一年,粵港方面將有3個實質項目需要落實,以便兩地居民便利往來。
這三項新措施,一是按計劃在3月實行粵港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第一階段的試驗計劃,讓粵港兩地居民可以嘗試「自駕游」。二是在本年內推出八達通及嶺南通二合一卡,方便兩地居民在兩地使用公交系統和零售消費。三是港方進一步推廣e道服務,於本月起在羅湖及落馬洲支線管制站讓已登記經常往返香港的內地訪客使用e道。
-----------------------------------------

(如有雷同,實屬抵撚死 )

滿手名店紙袋的蝗太在廣東道D&G門外衝燈「自由行」,被來港自駕遊的蝗車高速撞飛。蝗車撞人後急停、倒退並碾斃,不顧而去。後蝗車司機不熟港路,誤轉入單程路,跟警隊衝鋒車迎頭相撞,警員發現司機因沒有綁安全帶,頭部重創送入深切治療部。

經調查後該被撞飛碾死蝗太為廣州市某幹部之女。事發後三小時,該肇事司機於廣州的家被數名黑皮衣大漢破門闖進,把其妻及女兒帶走,其七十六歲母親被大漢推下樓梯慘死。由於司機昏迷兩天後才騷醒,黑漢因他並未及時聯絡交代事件,已把其妻虐殺,其女兒被蹂躪後送入人肉販子手中。而司機醒後得知家中發生慘案,但他因涉及一級謀殺,法庭拒絕他離境回內地辦理家人身後事的要求。由於證據確鑿,他本人也必將於稍後移交內地公安機關。因為此案廣受中港兩地注目,在內地法制下必將判死刑。

一個月後一輛廣州到香港自駕遊的車輛於文錦渡關口被截查,發現該司機為一個月前該廣州市慘案的涉事漢之一。經公安拷問後,他把該幹部指使其行事的詳情如實供出,隨後其他黑漢也一一落網。而該幹部於兩周後被中紀委「雙規」,其間於某早晨被發現於其雙規招待所中無故自殺。

.

港仔:林鄭月娥是個好官員

港仔:林鄭月娥是個好官員

參考新聞:
侍貓侍狗不侍豬 林鄭月娥約滿唔撈
【蘋果專訪】一度被視為下屆政務司司長熱門人選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接受本報專訪被問到留任政府與否時,表明「差唔多夠鐘」,暗示不效力下屆政府。對於特首參選人唐英年近日連番批評市建局建貴樓、丁屋「所謂僭建」言論,都是衝着其政策範圍而來,一向「好打得」的她只說:「公道自在人心。」

痴撚線,港豬真係抵比人嗌港豬。點解呢件林鄭月娥,近來/而家居然會在港豬眼中變左一個「好官」受市民撐?港豬你地係咪集體患晒記憶缺失症?最可怕既係,連好多一直熱衷於社會事件既「激進80後」、高登仔…都竟然係咁。

香港係咪已經冇人記得天星碼頭事件?係咪已經冇人記得有人講大話屈香港人「浪費食水」?

假如你地呢d港豬覺得「企得硬就係好官」既話,我提一提你,葉劉淑儀都好硬淨。
(申明:我唔係淨係囉"呢個"專訪黎講)

寓言一則

寓言一則

我個妹偷野、濫交,點衰係一回事,唔代表你就有權日日企係街度公開嘲笑、恥笑,見到街坊行過就同人講「喂你知唔知呀,逍遙侯個妹呢,偷野禾!尋晚比差佬拉左呀漬漬漬」;又或者以我個妹所犯既事,作為攻擊我本人既「理據」。

你夠厚臉皮,可以賴皮死要企係度大叫「犯法呀?依家我講野犯法呀?」都確實冇犯法。不過假如一個人咁樣做、而佢仲以自己道德高人自居,咁只能夠被評以「賤種」評價。

---------------------------------------------
(有網友回應:「今次要質疑黃有可能被中共要脅,可說是一種合理懷疑。」)

黃的兒子就算是殺人,也不能因此視為黃本人有問題的「有罪推論」。「黃有可能被中共要脅」這種並不叫合理懷疑。假如這叫合理懷疑,其實幾乎任何一名議員也擁有相同嫌疑,因為事實上每一個「有機會回大陸辦事」或者「有親人還在大陸」的議員都同樣有可能被中共要脅。
其實「只要有親人是還會回大陸(不管是工作還是去玩樂)」的議員,也同樣有「可能被中共要脅」的「合理懷疑」。事實上即是任何議員,包括本人其實無法入境的議員例如長毛。 ——— 假如有人認為這個「合理懷疑說」是成立的話。

繁簡體混用

繁簡體混用

在某個G+帖上談到是否應棄用簡體、恢復繁體的問題。當然這早就是月經問題,問題本身沒有一絲新意。但其中談到一個具體的現實:大陸地區簡體中文已經被強制使用了數十年。在這個既定現實下,即使某日中共倒台了、變天了、或者怎樣怎樣也好,假如想「恢復繁體」的話,也必將是另一個「強制性」的政策。對於數量龐大,熟悉簡體而不太熟悉繁體的人來說,強制要他們必需改回用繁體、只能用繁體,一樣是產生實際問題的。
(注意我一直在說的都是「實際問題」,而不是空談意識型態之類。你本身水平足夠高,你能輕易全部改用繁體,當然好;但有很多人無法馬上學懂/使用繁體的。)

但我卻有另一種想法。

我認為,沒必要「強制」,而是由人民自由決定取用哪種文字、怎樣取用、甚至是混用(注意,是「混用」,不是運用)。只有當發現有極少數「完全衝突」的繁簡體字時,即是例如某個簡體字,會被誤當成另一個無關的繁體字等等,才必需被立法強制修正,例如「后後」「髮發」「隻只」這類。

我個人是強烈建議應該給予人民「自由混用」的權利,這是許多用繁體的所謂文化人都不敢說出口的事情。而我的「自由混用」的意思是,人民在寫字、文章的時候, 自由地決定哪個字用繁或簡 。而不要求文字「全繁或者全簡」。這是大部份人的盲點:總想著只能使用其中一種文字,要不全繁、要不全簡。但宏觀去看,其實這是完全沒必要也沒有真正意義的。其害處還遠遠及不上 『聽朝你記得morning call我,提我帶住份proposal去同阿Ronald傾個year budget』 這樣子的港式中文。

很多「正體中文八股」會說這樣會很混亂云云。多餘。這純粹就只是一個適應和習慣的過程,僅此而已,沒有其他,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我得強調,事實上現在民間的交流,尤其網絡上,正是如此。

這裡容我說個真實故事。我跟朋友們一起看電影(是在電腦上播放的,不是戲院),看到中途突然人人都「啊」「呀」這樣,但我卻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畫面毫無驚異之處。然後他們奇怪我「看不到嗎?」,說是剛才字幕裡有個字用了簡體字,但我卻是完全無知無覺,沒有留意到。(因為我看簡體的書、網站等等遠比他們多許多)

給人民自由混用,才能籍由時間,讓那些沒價值的垃圾新字消失、而那些確實是文化中發展出來的那一部份「真簡化字」合理地保留、改善下去。

辯論教室:一竹篙打一船人

辯論教室:一竹篙打一船人

任何企圖用「一竹篙打一船人」來反駁別人言論的人,都是幼稚且水平低落的可憐蟲。因為這種「一竹篙打一船人」指責,其實是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只有那種完全無法找出對方錯處,但又咽不下氣的低水平者,才會喜歡在沒辦法之下祭出這個虛假的反擊武器,然後沾沾自喜。

只有在去到很精確地斟酌一字一詞的那種情況下,這種指控才有實質意義,例如涉及法律、或者那種非常「沒趣」的嚴謹辯論裡面。除此以外幾乎所有、幾乎一切尋常的論戰、筆戰、罵街等等情況下,這種指控都是最無力、完全沒有實質意義的。

舉個常見例子。假如我說「大陸人真是很xxxxxxx」你就覺得憤怒,但我說「部份大陸人真是很xxxxxxx」你就覺得沒有問題的話,這種指責還有意思嗎?

教科書系列(3)

教科書系列(3)

雖然我不喜歡「新時代的蘋果公司」,也已說過很多次,但我忍不住要再重申以下論點:

- 任何人士,不要再說「紙質書轉成電子書成本很高」又或者「電子書要轉換格式成本很高」這種明顯就是騙一般人不懂行的鬼謊言!

- 電子書要轉換格式,基本上就是零成本。不要跟我捉字蝨找碴。甚至說「需要專門培訓」都是騙人的。

- 「紙質書轉成電子書」本來就是不需要增加任何成本,包括時間。因為早已經是必需先製成電子版本後才能製版付印!

- 假如由於新格式的內容含量不同,例如新格式包含原本沒有的「動畫」「視頻」之類,由此而增加的一切成本及時間,跟「轉換格式」本身就是完全無關的兩回事,因為你事實上是「增加原本不存在的新內容」。企圖把兩者混為一談、以期把「轉換格式成本很高」合理化的,都是刻意的欺騙

(這一類型的所謂「反駁論點」,確實就是那些打靶書商所使用的。直接些說,書商提出的"任何"辯解,說穿了其實就是一個用意: 【欺騙市民】,再沒其他。)


--------------------------------------

參考新聞:
蘋果昨在發佈會上聲言要重新發明教科書,以 iPad閱讀的 iBook 2電子書程式加強多媒體和互動性,除文字、圖片和片段,可加入互動測驗,又可把筆記轉成溫習卡檔案儲存。得 Pearson、 McGraw-Hill和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三間出版社合作,高中電子教科書每部售價在 120港元以下。免費軟件 iBook Author可輕易製作電子教科書,示範中 5分鐘就編成互動電子書。另外,免費 iTune U程式供教師在網上發放教材及網上授課。
--------------------------------------

2012年1月14日

備份問題續談

備份問題續談

(本主題直接用粵語寫出,不解釋)

上次之後一直冇再寫落去,因為我一直係度考慮緊其實應唔應該公開講。我重申再重申,呢個從來唔係d IT仔諗既「技術問題」。
諗諗下都係覺得應該趁依家警示一下,Yes,警示,因為呢個「Backup主題」其實我真正想做既係比大家一個「警示」,等大家開始自己去諗,而唔係我去比一個「方案」出黎。因為講真,我直到依家,都仲未真正搵到個「通用」既可行方案。

我總共想講既包含兩個主要部份。上一次我指出既其實係【你實際需要Backup既野其實遠比你以為既多】,而第二個係【你需要搵一個"安心"同"放心"既地方同方式保管你既Backup】。但連我本人都未曾解決到第二問題。
我要你想一想:假設你今晚返屋企發現冇左所有電腦同所有Hard Disk、CD、DVD,你點算先。你最後結果都係需要買返部電腦。但買左部新機返去你點樣囉返你自己既所有野?呢個就係我既第二個問題。所以你明白,點解上一篇我係講連MP3呢d都包括在內。
嗱嗱嗱一定有d IT仔叻唔切即刻開口同我講異地備份。鬼唔知使你講咩你估我寫得出呢d野我會唔知咩!但係我要講既係實際問題。

我想警示大家一樣野:今時唔同往日,依家香港無聲無息,已經進入左無端端會因為奇怪原因而警察上門搜查、搶走你所有電腦野黎「調查」既年代。咪再朦撚盛盛了。你地有冇發現有人會無端端因為地鐵非禮、定係唔記得左咩小事情,但係警察會去佢屋企搜走電腦既事件,而大眾係冇人意識到呢d事係已經發生緊,唔係我係度鳩up。你唔好同我講「行得正企得正怕乜撚呀」呢d naive又simple既廢話,因為你永遠唔知自己聽日會遇到d乜事,d禍本身可能根本唔關你事架,無端端有八婆話你摸佢屎忽或者係街無端端比人話你賣私煙,甚至只係你座樓有人係天台椗啤酒瓶,你點撚知。


當然你更加明白:大家上得網,會上神父呢個blog、會睇到神父呢個post,或多或少可能比較「關心政治」…。對,你懂的。  陳巧文。  嗱我咩都冇講呀,我提陳巧文係覺得佢靚女乍,別無他意架。



我要同港仔掃下盲。請大家撫心自問自己係咪大有錢佬,或者係大企業老闆。大部份港仔根本唔知,假如你唔係有成個Legal dept成班揸律師牌既伙記幫你手,你比某部門(嗱嗱嗱我冇講係乜野部門呀)收走既電腦同相關物品,【事實上】可以話係再無機會比你囉返。我重申呢個「事實上」三個字,唔好咁天真、唔好同我崤。你要同我崤話點點點冇得唔比返我架喎乜乜柒柒,唔該移玉步行返出去,我唔得閒招呼小朋友。
事實上即使你唔係「平民」係公司老闆,只要你公司唔係咁勁有成堆律師幫你撐,你被收既公司電腦一樣係【永遠】囉唔返。你有Legal dept幫你撐既咪好d囉,可以傾到某d部門搵人同你逐部機用特別器材bit copy,晒你時間冇得開工,但係至少d電腦係返度先。
有柒頭仲要同我崤話佢地唔可能咁咁咁既,真係學似d電視劇話齋,呢d說話你咪「留返同律師講囉」,唔好同我講。你係都要話「你朋友」「你朋友公司」試過之後囉返部電腦既,OK你可以大安旨意保持你既想法,我冇必要強逼你接受。不過都要溫馨提示你:到你遇到呢d不幸事件果時,你係咪真係認為你得到既待遇會同人地成間公司既待遇相同?
我夠有朋友試過跌左銀包,人地專程打電話比佢仲專程車返去比佢啦。

即使你一直有做backup,我先假設你用external HD做。假如你將呢個HD放埋係屋企同d電腦野擺埋一齊,係冇意義,因為佢都會一齊消失。帶返公司放,唔算係一個好辦法,你可以試試,不過唔好大安旨意。你要記住公司係100%會「配合」某部門既。

放銀行保險箱係非常妥當既做法,但係呢個係「偽方案」,因為唔係個個有用緊保險箱服務。我亦敢拍心口講你絕對唔會單單因為「要放backup」而去特登比錢開保險箱。我都唔會。

放朋友度係唔錯,但要搞清楚幾件事。點解我話「搵一個"安心"同"放心"既地方」,因為你亦會怕自己做左醜版陳冠希,畢竟"Backup"係包含你自己既私隱。我估香港唔係咁多成年人大方到敢於將一切私隱「無碼」露出比朋友知道,那怕果個係你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因此你可能會將backup方式改換成加上密碼既Archive(我避免論及具體的軟件、格式等等東西),但咁做就要承受每次backup需時大增既trade off,呢方面需要自己衡量,我唔判斷。而呢個方案另一個缺點係,你未必搵到一個對此有充份認知既朋友,肯經常幫你交收backup media(假設只係一個月做一次,都代表要每個月幫你帶一次HD)。

《更好既方案,我自己都未諗到。》

最後注意:其實呢個主題裡,我關心既係當你失去本來既電腦後,【點樣囉返d野(指檔案)】,而唔係關心【人地囉走部電腦,咪知道晒你d野囉】。係呢方面,肯定同大家向來睇既同類討論相反。而且我真正想做既係比大家一個「警示」,希望alert到大家要開始諗相關問題,判斷自己應該點做,又或者咩都唔使做。假如覺得本神父係紀人憂天既,可以一笑置之當我傻。

2012年1月13日

網絡小說:《誅仙》初評

網絡小說:《誅仙》初評


(假如是想要小說下載的話,請按窗口右上角的 [X],謝謝。)


剛開始看網絡小說界聞名的《誅仙》。看得不多,只看到手上那個「誅仙全集」的10%左右。想馬上跟大家說說一些感想。

首先就是:它比預期中要好看得多。由於有之前《無限恐佈》的經驗,對於同樣是被一眾大陸八十九十後所擁戴的《誅仙》,本來就已經把期望線拉到很低,打算當作是又一本少年小說來讀。但出乎意料地它卻相當不錯。

暫時讀到10%左右,仍非常吸引我讀下去。跟《無限恐佈》不同 ——— 先澄清一點,我不是說《無限恐佈》垃圾,《無》的屬性非常極端,假如是「五角圖」肯定是個很奇怪的幾何圖型。《無》的設想、點子、橋段等等相當出色,我甚至敢說它的作者在這方面、想像力等等是極之出色,遠遠比許多「現役」作家要高得多(可能正是初生之犢,有咩不敢寫?!);但另一方面,作為小說《無》的文筆、文字功力卻是極其幼嫩,稚如初中生,看他嘗試描寫角色內心戲之時便禁不住失笑。這兩個奇怪而極端的屬性便是我對《無限恐佈》的評語。

但《誅仙》卻取得相當好的平衡。作者文字功力雖然不算高,但以這種作品來說相當稱職,沒有令人難受的驕情,也能使用很淺白的文字去把情景寫得很立體。而且非常讚的一點,是作者「說故事」的功力極佳,這才是作為小說作者最難求的至寶。

我點名舉個大家都知道的實例。雖然我自少便是衛斯理fans,但一個大實話就是隨著倪匡年事漸高,坦白說後期的衛斯理作品基本上接近全部都是無聊、沒意義的,水平跟他中前期相差至少五、六流。但倪匡的說故事功力仍舊是華文世界天下第一(直到現在仍是),即使是一個其實完全「冇餡」、明知無聊的、明搵讀者笨實的故事,他卻真是可以依舊令你無法放下書,還要津津有味地把手上那個「擺明很無聊」的故事看到最後一頁。這份天下第一的修為,還令到你即使記得上一次看完自己如何「啤」一聲,但他有新作,你仍然會很不爭氣地搖搖頭,然後依舊拿起來讀。

「說故事的能力」是作為小說最重要的。「點子」橋段次之;而所謂「文字功底」,其實是最微末最不足道的東西。

《誅仙》把故事說得很好,挖坑的水平也非常高。雖然我只看了10%(其實可能遠遠不足,因為一日未看到結束,一日也不知道我手上的究竟是不是真是「全集」 ——— 常看網絡小說的朋友們都明白這點吧。

但倒有件事不吐不快。《誅仙》這一類型的網絡小說,屬於所謂「修真」小說,而這是我正式看(而不是匆匆看兩頁那種)的第一本修真小說。坦白說,對於這個劃分開來的類別,感到被騙。我是預期「修真」小說是包含許多、甚至其核心主題是應該以佛、道、法、那怕是魔的修煉為主的,但看了卻很失望,因為事實上,這根本就只是武俠吧!?只是說法和名詞稱呼這些皮相的東西改換過的武俠小說而已,到目前我看不到除了名詞不同,故事跟標準的武俠小說有任何不同。

打個比喻:現在有兩個根本是使用相同引擊的RTS遊戲。一個是砲塔發射飛彈,一個是魔法塔發射火球。拋開皮相的不同,兩者根本就是同一類東西。

希望繼續看下去,會真是給我看出所謂「修真」小說跟武俠有甚麼分別。

2012年1月9日

DoG陰質產品(網易體)

DoG陰質產品(網易體)

廣東道上某一家 ‧ 嫌棄港人少買它 ‧ 若非蝗客速過主 ‧ 商場保安城管化
商場保安城管化 ‧ 喊打喊殺掉哪媽 ‧ 為保一個賤租客 ‧ 忘了本來是一家
忘了本來是一家 ‧ 港燦窮撚抵被蝦 ‧ 若要影相移玉步 ‧ 彷似條路是私家
彷似條路是私家 ‧ 囂張跋扈笑哈哈 ‧ 誑言保障知產權 ‧ 黑鬼食焦發爛渣
黑鬼食焦發爛渣 ‧ 恐嚇報警要你怕 ‧ 出手擋鏡還未夠 ‧ 要你相機變成渣
要你相機變成渣 ‧ 難保下次將人打 ‧ 踩上心口誰能忍 ‧ 動員萬人影他媽
動員萬人影他媽 ‧ 網民齊呼我來也 ‧ 鐵人還有夏惠姨 ‧ 齊把賤格商人罵
齊把賤格商人罵 ‧ 維護香港是我家 ‧ 這是老尖非支那 ‧ 廣東道非你獨霸
廣東道非你獨霸 ‧ 誰人也能隨意耍 ‧ 萬人怒哮攝未停 ‧ 關門落閘多懼怕
關門落閘多懼怕 ‧ 何不公開把冧洒 ‧ 保安商場均道歉 ‧ 唯有你們頸硬化

2012年1月4日

從「FB河蟹」說說一些體會

從「FB河蟹」說說一些體會

剛知道有網友被FB河蟹了。「FB為甚麼河蟹他」這個事件的本身是一回事,可是我倒想順便說說我的一些體會。注意,是體會,不是空想,也不是鳩up。當然,許多人習慣聽到自己沒遇過的事情,便當別人是在鳩up。我身邊也有不少。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實我開FB是很早的事,比許多人還早。當然,也不乏那些一聽到我提起FB,第一個reply就是對我說「你慳d啦,你唔使旨意喇」好像他自己玩FB就叫做「快快樂樂聯絡老朋友老同學」、別人開FB就叫做「麻甩佬學人上網溝女做狗公」的人。)

香港人是這樣的:你告訴大家這樣的事情,人家是不會去想,為甚麼FB居然這樣做、FB憑甚麼這樣做… 而是只會如此去理解:你看看!他經常發佈那些那些文章,然後FB就會這樣用不了,多不方便!冇左FB點算!

然後他們是會開始不自覺地 (我強調這個字眼) 開始小心說話,害怕有一天自己那個FB也會突然出狀況,開始習慣並且適應在FB上只談無聊東西,對任何「可能」不和諧的東西自行禁聲。

第二個階段就是開始看不慣自己FB上那些仍然在說「不和諧」東西的「煩人」。因為他們自己早已習慣了「不敢說」(我強調一次,這是不自覺的,假如你問他們,他們會馬上矢口否認),當看到有朋友在自己的timeline上出現這類言論 (別人還只是在自己頁上說的),他們內心就會不安,並且開始擔心「出現這些東西」也會受影響。於是開始是不理會,當作看不見,然後便會出言阻止;為了使自己的出言阻止合理化,他們會選擇使用那些「和諧人士」慣用的思路和口吻(反正他們本來就是沒有自己立場及想法的一群)來跟這些朋友「對抗」,因為這樣能令他們自覺自己「並不站在這些"激進者"的一邊」,令他們感到稍稍安心。最後就會索性unfriend又或者B掉這些會在FB上說「不和諧」東西的朋友。

2012年1月3日

日本教科書

日本教科書

這篇文章也早應在足足一年前出,只因本人太懶。早幾個月準備談論教科書問題,那時也是預備用作佐料的,後來在討論教科書時花在無意義筆戰上的時間太多,令原本打算做的都忘掉了。
首先要感謝網友 Eric Mok ,因為他提供了一項重要證據,就是一本現役的日本高校日本史教科書 (嚴格來說,是兩年前左右用的;今時今日是否仍然是完全相同的一本?不知道,而且不重要),基本上可以直接視為我們香港中學生「中國歷史教科書」的比較對象。


這本高校日本史的售價,是1280 Yen。即是那怕是在今天高達十算的匯率來買,也頂多只是130元港幣左右。

看看人家。印刷精美,釘裝良好,317頁環保紙全彩印刷;只要你一拿上手就會感覺到那是品質非常優良的一本「書」,相比起來大家自己想一想當學生時的印象:那些香港的垃圾教科書都是些甚麼質素的爛書?跟香港那些垃圾一比,更明白這些才是給學生用的教科書:317頁之多,可是大小適中,絕不巨型,更不臃腫。大家自己想像下,假如是香港的垃圾教科書有300頁,那將是如何可怕如何折磨學生的大開本磚頭巨冊!


看看裡面如何精美。即使我不「屈機」,不說那些精美全彩圖片 (其實沒甚麼屈機可言,因為香港的教科書商就是抵死且可恥的。就是《一本便利》都能辦到的印刷質素,你他媽的敢收學生400元一本的他媽的狗屎就不能辦到?),我們看看排版,看看豐富的資料量。這是我最想攻擊他媽的港書的:別人的書的整體製作是能夠直接用「正常的」市售書的質素去拼的,而香港的賤格書商製作教科書,作為「書」的基準卻是從來、直到今天都不能、而且這群賤種也不敢拿自己的垃圾出去跟正常的市售書比拼。

他媽的,別人市售書就沒有版權問題要擔心?
他媽的,別人市售書就不需要付作者版稅?
他媽的,別人市售書直接受市場考驗,他媽的你們打靶教科書商你們還年年有固定的鉅量買家呀!

我還刻意未提最最最最最重要的「內容」呢。

我不明白在香港,到了今時今日,居然還有受過教育的人士,會出來為這些吸血打靶書商說話。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自己就是書商的一份子。

附帶一提,有關最多「愛國垃圾」、糞青廢物們最關心的二戰問題。其實較早前早已經有一些網友作出過比我更詳盡更全面的辟謠破謊,只是現在我既然手頭有能力,當然會親自再做一次。我是個喜歡這樣親自、親身、親眼去證明一件事的人,你在網上、看電視、看書…去知道一件事,跟你親自去證實、親身去現場,是完完全全不能相提並論的兩回事。絕對。

我手上這本雖沒有其他網友那本如斯詳盡(記憶中),但也絕對不是隻字不提。我不多加評論,大家自己看圖。(圖中的highlight是我在圖檔上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