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

談共青團 (FAQ)

談共青團 (FAQ)

按:這幾天有關「共青團」的討論減少了,但覺得應該也放一份在本樓,至少將來引用方便。


《共青團》是共產黨周邊組織,無論它怎樣普遍,加入它確實是額外優勢,那怕你說微不足道。香港人他媽的不熟悉這些大陸垃圾國情,天經地義。任何正常人類,討厭跟共黨有關連人士,理所當然。你既聲稱那身份無意義、無好處,又想當香港公職,公開宣告退出吧。怎的這也不敢?那為何港人要相信你的鬼話?

《共青團》爭論也能清楚見到許多大陸人的咀臉。年少無知從不是理由,你們不重視「承諾、誓言」不表示別人不重視。當初你宣誓加入,為求取得優勢(那怕微不足 道),現在卻不承認有好處?假如真是不重要,可以公開宣告退團,你們卻又不敢;這不就是直線承認:「共青團身份」無論多普遍,都還有制約力!

強調一點。無論如何淡化,「加入共青團」確有優勢,得到甜頭卻撒賴不承認。香港人現在跟他們較真,正是給大家明白:這些事情都是有成本的,誰都可能有需要還 的時候。本來無人關心他們是否共青團,但當他們發現要付上成本,連一個公開宣告也不敢做,卻要求港人相信「這個身份無傷大雅」,你騙鬼?

2012年4月25日

[寓言] 藍白色的房子

[寓言] 藍白色的房子

把今早的MSN對話整理修刪,改寫一下放在這裡。因為「對象」不同,所以寫得淺白一些。
===============================


在你和朋友面前,突然出現一個房子,要穿過一扇比尋常矮小的門,才能進入房子。

有朋友招呼你進去,你發現那裡似乎也不錯,頗有趣,進來的朋友漸多,大家在裡面逗留的時間也愈來愈多。漸漸你們都習慣了這房子的藍白主體裝修。你們漸漸習慣了不約而同進來這房子裡聚會。也有朋友喜歡玩那邊那些免費的遊戲機。

這些都令到大家覺得,要稍一屈身來進入那扇門,是件無傷大雅的小事。

漸漸你把你家中的照片、相部、日記、喜歡的書等等…都帶進來放著。你朋友說想看看你上星期去台灣玩的照片,你會叫他進來房子裡看。

然後有一日,你看到那扇門後面的門衛,把一個想進來的人踢出去。你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因為你從來沒給阻止過。被門衛踢、甚至進來抓走的人開始多,然後你注意到這些人裡面,許多(但不是全部)都穿著藍色的衣服。你有點奇怪,因為房子裡面明明也還有許多人穿著藍衣,包括你的朋友。

有一些人在門外脫了藍衣再進入,門衛就ok了;也有另一些人沒有再回來。有些曾經被抓走的,換了衣服再回來,門衛也不肯再讓他進來。房間裡的藍衣人也愈來愈少。

你根本沒去關心,為甚麼穿藍衣就會被抓被踢。
可能因為剛巧你自己不喜歡藍色,因此也從沒穿過藍衣,你覺得這根本不影響你。
也可能你沒有色彩偏見,也偶有穿藍衣來,只是從沒被阻止過。

但事實是:從此每當你準備來這房子之前,你都有意識地避開藍色衣服。

然後有一天,你的朋友因為藍衣被抓,不能再回來。你看著那個朋友所留下在房子裡的照片,然後回頭看到自己帶來的東西,突然吃驚地想到:「天啊!如果自己被踢走,不能再回來的話,OMG!」

你開始對那些仍穿藍衣的朋友「好言相勸」,叫他不要穿了,「被踢的話多麻煩呢」。

那些沒有再回來的人增多,你不再對你的藍衣朋友「好言相勸」了;你開始覺得堅持穿藍衣服,是「不可理喻」「搞事」「不成熟」的人,因為你覺得不穿藍衣沒甚麼所謂。你甚至認為「繼續進入這房子」,比「自己是否可以穿藍衣」更重要得多。你開始同意「硬要穿藍衣被踢走,是活該」。

你開始害怕被率連,急忙劃清界線。偶有朋友穿藍衣進來,你和其他朋友們都不答腔,假裝不認識他,假裝聽不到他正在跟你們說話。最後,你開始「爭取主動」,當看見他們進來,就出言譏諷取笑,甚至指責他們這些「煩膠」不要再在你面前出現。

你跟你其他留下來的朋友們說,不明白為甚麼好端端的,卻硬要穿著藍衣服進來,唯恐天下不亂;大家一起在笑。但你們由始至終從沒有去想過………


完。

2012年4月24日

港女口味:談黃德斌

港女口味:黃德斌

突然想囉黃德斌出黎講。大家亦都唔使又藐藐咀「挑你神父又係度嫌三嫌四唔抵得人地多女仔中意」;我搵佢出黎講,確實係因為我見到都幾多女仔中意佢。咁又點?關我咩事?點解我又唔囉吳彥祖古天樂出黎講呢?

是咁的。其實神父我一直識得一個朋友,又唔算真係話好熟好friend好深交,但係都叫識左都十幾年果隻啦。姑且稱其為H先生。

呢位H先生,個樣基本上係同黃德斌相似度達90%以上,而且武功高強。我講既「武功高強」就係字面上既「武功高強」,唔係咩比喻。面型,H比黃瘦;身型,黃生屬於果種比較漲既玩GYM式健美先生型,而H則係消防式鋼筋型,兩人身高差唔多,年紀都差唔多。個性嘛,應該係較大分別既地方,H雖然身強力壯武功高強,但卻居然算係有d「內向」既;好難想像佢會如黃生一樣去做演員。其他「非外在」既元素,由於我現實中並唔認識黃生,因此無法比較。不過估計黃生教育程度比H高。

但問題係,我識得呢位H十幾年了。因此佢既一d「往績」我地圍內都好了解。

論外型,兩人係相當接近的,可以講係同type。年紀都差唔多,照計對於女人黎講,兩人既吸引力「理應」也差唔多。但係事實上,多年以黎H對女仔黎講,都係屬於唔受歡迎既。甚至過份d既情況,有一大班人相識果種場合(如Karaoke),我聽到果d新相識既女仔幾個私下講,「Eee~正核突佬~~」yes,佢地講緊H。

呢個case比較mean,但係確實好能反映大多數既情況。呢個情況我地圍內早已習慣並視為「正常」,H本人都唔見得會太在乎。曾經有另一老友多次介紹女仔比佢識,其中一位女士事後既另一經典回覆:「我接受唔到帶住個三行佬去見我班friend囉。」。

呢個就係我一直想講又唔知點講既,其實差唔多既兩個人,之但係一個係nobody,一個係電視演員;於是,對女仔黎講,一個叫「(藐咀)死核突佬、三行佬」,另一個就係「大隻型男好性感,見到就濕晒」。

2012年4月17日

淺談「外地使用信用卡」

淺談「外地使用信用卡」

今次我只是想「再一次」跟大家說說「信用卡消費,遠比你所想的危險得多」。我的警告主要是指在外地使用信用卡擦卡(碌卡)

我不會跟你解釋每一種手法,只會向你提醒一些很基本的事實 (而絕大部份人總是「假裝不明白」這些顯淺的事情),就是使用傳統方式在餐廳、商店裡拿信用卡「物理性擦卡」是一種潛在危險極大的事情。其危險比你在陌生網站上拿信用卡購物還要高。

❶ 對方取得你卡上一切資料(當然),卡號、發卡銀行、到期日等等
❷ 對方有了你的簽名
❸ 對方連你那個3位數的安全驗證碼都有了
❹ 對方掌握了你在那個時候身在何處

我不再需要慢慢解釋對方拿到這些資料,能做甚麼。自己想一想,單是擁有1和3,能夠做甚麼?

你拿出信用卡,相關的安全其實就是交到了對方手上。我要提醒一下,這個「對方」具體是指商店的職員,而不是那個商店本身。考驗你的信任的,不是那個「看它店開的這麼大,不會有事吧」,而是在這個店裡面工作的職員們。

一個誤區就是:考驗你的信任的,不見得就是那位站在你面前,伸出手來接你信用卡的那人。店子裡面你看見的以及你看不見的任何職員都可能就是那一個壞人。
第二個誤區:那個不安好心地取得你卡資料的人,不一定就是後來令你受到損失的那個人。他最大可能,只是把資料轉賣給他所認識的「另一個人」(或組織)。

因此一個我建議的最基本準則就是:當你身處在一個「國民普遍操守、道德觀無法被信任的國度」時,最好不要拿出你的信用卡。這個結論很老生常談,很保守,很無謂,很「說了等如沒說」;當然,錢是你自己的,我不打算跟你爭辯。

2012年4月14日

[日本武裝] 東京國立博物館

[日本武裝] 東京國立博物館

前文(大阪/奈良):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14.html


之前提及過,想看日本武裝,最方便的就是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穿過上野公園就是了。主要是因為在這裡這些武裝是屬於常設的,長期都展出;而且數量甚多,首次去看到的時候大都能令你熱血沸騰。地方寬敞,門票還不貴(600円)。更有一些令人激動的「寶物」展出。(東京還有一個開宗名義叫「刀劍博物館」的,但我沒有去過(假如再去東京的話,應該會抽空去看),所以這裡不談。)

上次說過由於東京國博這裡的武裝「任影唔嬲」(當然不能開閃),因此我很長時間都認為那些應該是高仿品。可是,今天刻意上網去找東京國博的網站看了看,卻發現,那些很有可能全是真品!!
(當時我有找過館內的工作人員來問,但是由於那時很接近關館時間,沒多少工作人員走動,偶有一個都很忙,也不懂英語。)

e国宝 - 国立博物館所蔵 国宝
http://www.emuseum.jp/top?d_lang=ja

(東京國博,也剛收入了Google Art中。暫時相關的有數把打刀和一副大鎧)
http://www.googleartproject.com/collection/tokyo-national-museum/


另外我不知道那也是「常設」還是限時展出又恰好讓我看到的:那時在別館還有許多其他亞洲國家的古物展出,裡面也包括一些古兵器。中國那些很常見我就不說了,難得的是還有幾把 "Soul Edge" 克力士劍,我也一併放在後面。剛才說有其他「令人激動的寶物」。就是那個大家自小就聽過看過的「火星人土偶」;還有比較沒這麼熱門的「重鐘」。

這次我在這裡抽樣發點照片。那已經是2005年,不過估計展品應該跟目前仍相同,可能會有新增(從其他地方送進來)的。館裡很暗,鏡頭也沒有防震,勿期待照片會像那些拍賣會目錄一樣清晰。提一提,那裡是不少日本刀的,品相也非常好,但由於相比起來日本刀尚算是「常見」的,因此我不放了。部份照片玻璃反因為有反光,稍作了處理。

圖片請到這裡觀看,34張: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2888476897759409261/2005?authuser=0&authkey=Gv1sRgCMzDzcD1tPr3mgE&feat=embedwebsite


PS:一直發日本的,中國呢?其實中國一定有許多很精彩的刀劍武具收藏館,可是估計普遍較分散,而且窮遊客如我,坦白說還未曾在大陸找到一個公開「可以參觀」的同類地方(誰知道的話也請告訴我),有的只有地方博物館。而假如說古代兵器、武具這方面的話,暫時我會推介的是武漢的湖北省博物館。下次再跟大家介紹。

[日本武裝] 大阪歷博/奈良

[日本武裝] 大阪歷史博物館/奈良春日大社寶物殿 (2012)

這次日遊,碰巧地遇上了兩次個人來說「開正果瓣」的展覽,算是這次當中少有運氣不錯的部份。都是日本的武器防具展(主要都是防具盔甲),一個是大阪歷史博物館,一個是奈良春日大社寶物殿。由於兩個展覽都不準拍攝,因此沒有甚麼照片。


這兩個展覽都是我事前沒有預期的。在大阪某晚梅田的書店看到有第一個展覽(一時找不回海報宣傳單),標題很吸引,《日歐武器比拼》,對我這樣的人是有無比吸引力的。我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再有原因而去大阪博物館第二次 —— 在去的過程中也有點故事,此處先不談。平心而論,這個《日歐武器比拼》稍有不值其1000円的門票,因為展出的東西比預期中少,當然有日本的大鎧,以及歐式的全身板甲。我不滿的是日式大鎧數量較少,而展出的歐式板甲比較「平凡」;主要問題是「武器」方面,日本刀不多,但這不重要,因為要看日本刀機會多的是;但我是預期會有較多其他日本的戰場兵器,如十文字槍、薙刀等等。西洋的則主要是雙手大劍和矛,也沒有其他斧、戰鎚等等。

然後是在奈良遊公園,居然也能遇上它的寶物殿正好有相關的展出!雖然這裡的展出只得日本的,但我反而覺得它這個展覽比起大阪博物館那個還精彩,而且價錢還更便宜(400円)。展出的大鎧相當多,刀也多,品相極佳(看看那張宣傳單)。裡面還有兩個近三層樓高的戰場鼓(重製的),看資料是某宗教人捐款製作的,記憶中好像要兩三千萬円。

其實假如喜歡看這些的話,在日本最方便的,是上野的東京國立博物館。相關展品極多,刀更多,可惜戰場兵器仍是少。(見另文)

2012年4月11日

五毛手法教室20120411

五毛手法教室20120411


【五毛死全家】


今天給大家上課,抓來一頭活標本 goofy sam ,原帖是王丹今天的Google+帖子。我必需表達一個明確的訊息:就是我絕不是叫大家跑去「幫拖」,因此我把帖子url弄得沒那麼「方便」。請理解我的苦心。
https ://plus.google.com/u/ 0/1068914229055 01487141/po sts/gqZ4cR56QXL

五毛的招術甚多,每頭五毛自己愛用慣用的方式也不會完全相同,正如甲習慣用Ryu,乙習慣用春麗…這樣。但總括下來那些路數也都總是那一堆,正如Street Fighter即使人數很多但也就是那一堆角色、常用的也就是那幾個。打五毛打得久了,累績一定經驗,你們很快就能只看對方幾個留言,便已經知道牠是使用哪種路線的。

今次這頭 goofy sam 非常"聽話",很容易被識別;幾乎是要牠sit就sit。牠的手法也很典型,就是一再丟一堆沒有成本的空話和套話出來,污染帖子和引人上當去花時間打字。然後就拿你們的回應,不斷丟出一個又一個的「反問」,來引你們再繼續上當。我很早就已經明文指出牠的這種手法,本以為牠會因此裝一下的,想不到牠非常"聽話"。

這頭五毛有多聽話?我整理了一下,各位自己看看:

========================================

goofy sam - 64如果不镇压,会是怎样?有人可以回答吗?
goofy sam - 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也惹着各位民主人士了?唯一一个认真回答的就只有孙文了。好吧,我换个方式,如果89民运成功了,会如何?
goofy sam - 1950年前后,其实整个社会氛围都很强调民主,人权的。可是为啥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制度而慢慢滑向极左呢?
goofy sam - 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新加坡哪个比较好?
goofy sam - 看来各位还是没有思考能力,悲催啊。各位还是思考下,89如果成功了,是另外一个俄罗斯,日本,菲律宾,印度,巴西,美国,法国,意大利?理由?
goofy sam - 王丹那么多年了,还是不懂反思自己。89民运有没有反面的作用?80年代北大还有学生参选并当选人大呢。任何认为一场运动或一天就能实现改变是错误的。更何况89年很多人还是从文革中过来的,这种虽然本质不同但外表相似的动荡会不会使人恐惧?
goofy sam - 禁言,89成功的话,如果像东欧中的波兰,德国是坏事么?但如果像俄罗斯或南斯拉夫,是好事么?因为没有成功,所以不知道会像哪个国家,但各位思考过么?王丹们又计划过么?这么多年王丹还是停留在喊口号,各位还只是会骂共产党。有用么?
goofy sam - 楼上说了一个现象,学生的行为为什么还有很多工人不支持?工人下岗也没有饿死,只是辛苦的了?
goofy sam - 还有,禁言,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我们有什么?而不是没有什么。成功了共产党的那套当然没有了,但是王丹他们计划过成功以后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公平的环境?良好的收入?平等的机会?他们计划过么?他们的影响力足够保证控制整个国家么?
========================================


按:這種手段的最基本綱領,就是不去管原帖說的究竟是甚麼問題、是小問題還是大問題,都刻意模糊焦點,一股腦兒拉扯到最廣泛的大問題上,要求任何留言的人去提交一些終極方案。簡單來說就是假如你沒能給牠提交一套完整的「治國方略論文」,你就沒資格對主帖本身的小問題留言。

***** ***** ***** ***** *****


仍然是同一頭五毛 goofy sam ,在調戲牠的過程中,另外有些東西值得獨立跟大家講課。當時是談到「日本的政治模式」。以下這句是牠對戰後日本的描述,打算暗示「變成日本那樣是不好的」:

『goofy sam - 日本二战前后两种政治体制的区别最重要是天皇特权小了,军人干政没有了。但财阀的统治似乎没有改变,政府的短命也没有区别。政客的野心更加隐秘,权钱交易似乎也反复发生。』

這段文字可以看到五毛們喜歡用甚麼暗示手法來黑外國、揚中國。單拿每一句獨立來說,好像都是事實。

「日本二战前后两种政治体制的区别最重要是天皇特权小了,军人干政没有了。」這句確實是沒有甚麼問題。

「财阀的统治」:這正是需要一個健康的社會架構才能避免演變成災難。啊,別人有許多財閥,可是別人有中石油、中移動、鐵路局、蒙牛?

「政府的短命」:你認為像中國共產黨這樣長命的就好?美國每屆數年、日本可能短到一兩年,就不好?

「政客的野心更加隐秘」:完全的鳩噏廢話。跟"财阀的统治"一樣,正是需要一個健康的政治架構,才能把帶來禍害的人趕下去。你這中國人能把隨便一個鎮長趕下台?

「权钱交易似乎也反复发生」:五毛的口吻好像說得"咱們這兒"就沒有權錢交易般。


補充一下:像上面這種範文,除了頭一句之外,其實幾乎能被套到任何一個「萬惡的西方國家」上去,例如美國。

2012年4月9日

十多年後的鐵達尼號

十多年後的鐵達尼號

我今天幹了「花百多元、費三小時去戴著不舒服的眼鏡去看一套早看了無數次的十多年前舊片」行為。

不過覺得很值。

片子是真好。當十多年前個個爭相在newsgroup上取笑時,我就說過了:你再過三十年,還能想起、還能有人拿出來說、被視為當代電影icon的,就是這套你們正在取笑的電影。而你們之所以取笑它的原因,根本不是電影本身的問題,而是「香港觀眾」的問題。假如連這個基本事實都弄不清,那你的取笑也只顯出自己的幼稚。

即使過了十多年,即使在這中間確實已看了許多次,在戲院裡面再看它,「竟然」仍然動人———那當然,遠不可能跟首次看的時候比較。

再在大銀幕上看,不得不說,那時候的琦溫斯莉是真漂亮,我只說她的面孔,不談她那確實顯得肥胖的身材。

但缺點是很明顯的:電影被拿出來重制為3D,但確實,3D效果「差強人意」,絕大部份時候我根本忘記現在正在看「3D」電影;而我們卻因此被逼戴上那副顯著影響了畫質(主要是亮度)的眼鏡;即使是那些我們預期了應該會有比較明顯立體感的場面(例如後面船尾的部份、等等),卻也沒有甚麼感覺。另外我個人其實一直期待這次它會改動一下剪接的,但事實上卻是跟原片完全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