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1日

你真以為你在FB那個叫「假帳號」?


你真以為你在FB那個叫「假帳號」?


(參考文章:【面書上,大家都在裸奔!】 )


文中所提到的那個「事件」本身早已不是新聞,地球人都知道。facebook.com這個「企業」(不是網站)有多賤格也不是秘密,只是大部份香港人喜歡「假裝自己不知道」。我本人之討厭facebook.com更不是秘密,還曾經是身邊那些「潮in勁人們」的笑話。之所以轉這篇,因為看到了下面這段,令我非常感慨。

「Max 指出,即使你在面書上使用了虛假的身份,透過分析你的朋友圈,以及你的朋友如何談及和標記這個影子身份 (shadow profile),也能分析到這個你的身份,如同學圈、團體圈、政治意見傾向等。」

他是老外,由他寫/說出來,會比起由我說出來,更能令大家細思。對,其實這個就是我在最早期,堅決把當初那個帳號deactive(那時候一般用戶根本無法"delete"),並且連所謂的「假帳號」都不用的原因之一。我很早就已經不信任這個叫facebook.com的企業,而我現在在用的那堆假帳號,也並非一般人所想的。

我還覺得很可笑的是,許許多多即使自己是幹IT業的,都弱智到覺得『超,我唔驚呀,我係facebook果D資料都係'假'野黎既~』。他媽的,做IT的卻連其實甚麼叫「假帳號」都不理解,這種人,活該繼續停留在他的那水平。

當然可能我的表達能力不夠好,也不能太怪我,在那個時期,網絡上是基本很少這一方面的探討;而我雖然自己明白,但卻難以把所想的描述出來。那時我分別跟不同的人說過幾次,無一人知道我在說甚麼。

在像facebook這樣子的「社交產品」(注意,這裡我不叫它網絡)裡面,實名甚麼的個人資料不消說了,而絕大部份人直到今時今日都不明白的是,在這些產品裡面,所謂的「你」其實是甚麼?「你」其實就是由你所認識的人、你的行為(例如對甚麼按下Like)、言論…等等所構成。其中最關鍵的,當然也就是作為社交產品裡,最核心的「人際關係網絡」。無論你自稱自己是誰,圍繞在你四面八方的人們,便已經影射出「你」這個實際存在的人。

即使你真名叫陳大文,家住黃大仙,但你在facebook.com上填上名字「海邊的村上春樹」住台灣;你以為這樣叫做「很安全」,然後加回所有你的小學中學大學同學、join回校友會、連結回你近兩間舊公司的一些同事們…這樣你的「安全」就是個屁。你在facebook上的這一堆纏斗著的關係,便已經構成、反映了「你」本人。

2012年7月1日

「香港警察不對市民動武」

「香港警察不對市民動武」


有網友提及「希望香港警察不至於對市民動武」,有感而發,覺得有d說話要公開講講,對於各位示威常客屬於人人皆知,但係好多呢d野我地知,但一般市民仲唔知。訊息不對等下,會令警方得逞,令外界傾向警隊一方。好有必要公開寫幾句。

其實香港警察老早就對市民動武了 (假如閣下係果種認為「去示威係激進,活該,不能算入市民」的弱智,可以依家就關閉browser)。當然新聞不會播,播了也會被稱一時誤會、意外碰撞。

現在最常用的是打完之後見到你「唔好恰」貌似會追究,就會即時插水馬上反控你襲警。因為咁樣呢個「個案」就會變成「示威者襲警後稱警方動手」。大家依家新聞上睇到既個案大部份係呢種。當然,其實絕大部份個案根本唔會報出黎。

對於經驗尚淺的朋友們,如何判斷「對方」是存心打你?這本來是個可以很深入的話題,但是我近一兩年卻注意到「他們」的一種常用手法,其「常用」之頻,足讓我相信,這手法很可能甚至是他們「官方」傳授的。當你發現被人打,然後你很快地望向對方,你發現他一看到你望他,馬上放開雙手半舉,並且向你發出一個甚有深意的「笑容」。這組動作本來是很正常的「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身體語言,但是「實際上」你經歷過一兩次你就知道是怎樣一回事。很多時候你會看到真的是無心之失(或者他其實是在對付你身邊其他人),這種情況他根本沒空留意你,還在忙著幹他正在幹的事,例如仍在出力推著鐵馬。

比較接近兩個較激進團體既朋友們,都會識一樣野:行動中途假如真係想去驗傷、睇醫生(唔理關唔關差佬事),絕對唔可以天真到向差佬提出甚至比佢地知,因為佢地100%會即時「先發制人」檢控你襲警,並且會搵個「受襲差佬」搶係你之前驗傷。

邊個企過前線既未比差佬郁手打過?我示威以黎都比前線差佬打過唔知幾多鎚,有次更係背脊向差佬都比佢地存心打(係咪存心打,厄我唔到。)。胡椒食得唔多,兩次咁大把,不過我次次都有所準備,冇咩傷害 (題外一句,我真心唔明部份戰友「常客」們,企前線都唔係第一日,點解唔肯做少少預防措施?我無意揣測)。


再提一次: 假如你係常客,你要記住好多野你可能一早知,但一般市民仲未知。比大家知多d,長遠亦係令自己減少「二次傷害」既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