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7日

佛山黃飛鴻肖像


佛山黃飛鴻肖像

我沒有甚麼資格來給黃飛鴻「考證」,但假如有一些事情,簡單到連我這種普通人都能明白,我就很難繼續忍受一些很低級的錯誤。




跑了佛山一趟,看了祖廟裡面的「黃飛鴻紀念館」和「葉問館」。紀念館遠比我想像中簡單,非常「唱遊」。可惜因時間所限,沒能跑去西樵山的黃飛鴻故居,估計那裡能看的東西會多得多。

(「葉問館」就不要提了,祖廟裡面那個明顯是梁挺那邊修的,而非近來才新建的那個葉問紀念館。)

說回黃飛鴻。今次想說的是,那張相信大家已經看得很面熟的「黃飛鴻照片」的問題。



其實一直有人說,這張照片上的根本不是黃飛鴻,而是其子黃漢熙。而我在佛山這裡,基本肯定確實只是黃漢熙。

看看這張,這是1958年,其時黃飛鴻已過世,莫桂蘭亦已經一把年紀。而莫桂蘭身旁的這位,基本上明顯就是那張「黃飛鴻肖像」上的人,但他是黃漢熙。




但在佛山的這個「黃飛鴻紀念館」,卻仍然把那張大家慣見的黃漢熙照片,依舊放大並繼續稱其「黃飛鴻」,可見這個「紀念館」的本質如何。也頗無奈。可以想像的是:由於黃漢熙的照片早已「膾炙人口」,大眾已經認定了那是黃飛鴻的照片,就連辦館的,都不甚了了不道破,選擇繼續把謊言傳下去。

另外,假如各位是那種只靠上網來「找資料」的朋友們,在搜尋這方面的資料時,醒目些的人大概就會在搜尋過程裡面,發現一些很奇怪的矛盾以及貌像有一些「隱藏」著的東西。

1) 黃漢熙究竟是第幾子?有說第四子、有說第十子。
2) 黃漢熙究竟是由誰所生?

在華文社會,假如只懂上網、上網,會發現很多是一看就「應該」發現有問題的文章,例如這段:
「黃飛鴻一生行為正直,生活嚴謹。一生結婚四次,都是在妻子去世後續娶的。嫡妻羅氏,婚後三月亡,續娶馬氏,生漢林、漢森二子後,亦病卒,續納岑氏,生漢樞又病卒。人們都說他命中克妻,因此再續莫桂蘭時便稱為妾,而名妾實妻。桂蘭十九歲嫁飛鴻,(飛鴻年紀已老故桂蘭末有所出)前,也曾得家傳,習莫家拳。…」
莫桂蘭嫁他後無所出,「岑氏生漢樞又病卒」,那漢熙何來?另外居然還有許多文章說黃漢熙是「十公子」的,怎樣解釋?

其實先說個明顯的,「十子」顯然為「四子」之誤,而黃漢熙是第四子(由岑氏所出),這個也能找到其他旁證,較能取信。

簡略整合一下這個誤會的全過程:
- 七十年代《真功夫》雜誌,託梁挺(對,就是大家知道的「那位」梁挺)訪問莫桂蘭。莫找不到黃飛鴻本人的照片,就拿出黃漢熙的照片,表示黃漢熙跟黃飛鴻相貌非常像。(此照片沒有被刊出;但後來追查時一切均能被解釋:包括誤認為「梁挺主理的真功夫雜誌」、「真功夫雜誌稱找不回照片」等等,因為照片沒有被刊出,而由梁挺保留著。)
- 後來梁挺在自己的書裡面,把黃漢熙照片當成「黃飛鴻本人」刊出。 *這個是此照片被誤認為黃飛鴻本人的真正源頭* 。
- 即使在那個年代,梁挺刊出了「黃飛鴻照片」亦沒有被大規模傳播,因為只有功夫迷會跑去買功夫書(而且還是詠春書),大家看完,「哦」了也就算了。
- 直到徐克《黃飛鴻》系列大收,大眾才重新對佛山黃飛鴻發生興趣;但那時香港的internet仍然不發達(基至根本是,沒有)。娛記也不會知道/記得梁挺曾經在書中揭露過「真實的」黃飛鴻照片。
- 要一直到互聯網時代,「黃飛鴻照片」才在某段時間突然被重新傳來傳去。我作證,最初傳播的還只是非常少眾(而且還是直接scan梁挺書中的),要再後來,才被大規模廣傳,然後就到了如今「人所共知」的地步。









2012年8月24日

「刪帖」和「言論自由」

「刪帖」和「言論自由」

(本文原載G+。其實由於本人向來討厭「畫公仔畫出腸」,因此常常令人投訴「成日講d唔講d」,沒辦法,已致力改善中,但大部份時候,總還是愛「給出線索,然後讓大家自己意會」。言論自由的話題尤甚,這個本來就是永恆話題,但是非常局部的範圍卻可以談談。)

今天只談「刪帖」,主要會拿G+來作為具體的討論案例。

太多香港網民長期都有個深入骨髓的認知:就是先入為主地認為:《不刪帖才叫言論自由》《刪帖就沒資格說言論自由》。基本上我敢說這是大部份網民們的認知,我敢肯定正在看帖的人當中,許多現在就在對此暗暗點頭,不過逍遙神父從來不會這樣想。我發覺大部份人,往往總愛 把「言論自由」無限延伸 ,其結果就是自己的言論不自由,「敵人」卻反倒非常自由。

(先指出一個常見誤區:在這方面,傳統的 "Forum" 或者早期的 Newsgroup,跟現在的G+、Twitter或facebook 在本質上並不一樣 。這裡不打算深入研究,提一提便算。)


其實有關刪帖,我常常用「清理別人拉的糞」來作比喻。說得非常頻密,幾乎隔天就會說一次。其實自問這個比喻 (以及其衍生出來的其他論述) 已經是極之淺白的了;幾乎現實裡帖子內會發生的一切現像、觀念,都可以套進去類比。在這裡作個簡單而又淺白的說明:

- 別人進來拉了屎,我要打掃垃圾,跟言論自由屁事沒有。
- 別人拉了屎,我不打掃,引致的「真正後果」是甚麼,後果很多,自己想想。
- 留著別人拉的屎,認為留給大家「鑒別香臭」,其實是一種完全沒有意義的事。
- 你可以「原諒」一個跑來大廳拉屎的人,但這跟你打不打掃那坨屎,是無關的兩件事。(注意:「是否Blacklist某個曾進來拉屎的人」,不在今次討論範圍。兩個問題無關。)
- 至於甚麼是屎,當然「我認為它是,它就是」。大家不是小學生,有誰連「甚麼是屎」都沒有自信下判斷?(延伸:退一萬步,掃走了一塊「不是屎但令我以為是屎」的東西,有問題嗎?)
- 最重要的:他們本來就可以自己在自己大廳拉屎,「言論自由」一直就在體現著、一直就在那裡。說你「沒有言論自由」的指控,從根本上就不存在。


問題是我看到,還是太多人下意識覺得「打掃了屎便,便是破壞言論自由」。其實可能許多人根本沒有想到,其實言論自由一直都能夠被體現,他們大可以自己開帖,說甚麼也可以,原則上沒人能夠阻止,而且大家同樣能對其進行批判和指罵 (註) ——  而這本來就是一直在體現著的言論自由。它-本-來-就-在-那-裡。從來沒人阻止他們自己開帖說話。 我要刪你的留言,跟「言論自由」根本屁事沒有。相反地,我跑來你的地方留言,我也根本不介意你刪,我認為這是fair game。

(註:這個則是許多人的另一個誤區,不只是五毛。太多人以為,因為「有言論自由」,所以別人就不可以批評他放的屁——華人社會(含香港)太多這種弱智人士,而且跟教育程度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