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0日

有關「繁簡之爭」的個人聲明

有關「繁簡之爭」的個人聲明


突然覺得我很有必要主動作一次個人聲明。有關繁簡中文。為了我自己的方便,用來作個人FAQ之用。

雖然我一向給人的感覺是立場極強硬,但其實在某部份議題上,我卻是相對地比起許多「一般香港網民」更溫和更包容得多的。「繁簡中文」就是一個具體的例子。

(出於習慣,我不執著於叫「繁體」還是「正體」,另一方面,其實我本人基本是不會把簡體稱做「殘體」的 —— 除了刻意說出來氣某些腦子進水的中國大陸人的時候。)

很可能就連一些我經常接觸的網友們都會對此很奇怪 (但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有類似的言論發表)。其實我對簡體中文,比許多一般香港人還要更「包容」,個人來說,其實並不太反感的 —— 當然絕對絕對不會喜歡。我個人來說並不抗拒看簡體字的書、看簡體字的網頁,這一點甚至在過去很長時間裡,被那些現實中認識我的朋友網友們取笑和嘲笑。甚至於身為香港人,我還曾經公開提倡過在中共倒台後的新中國實行「繁簡混用」的人。這個想法即使對哪種立場的人來說都是大膽的。

(當然也發生過一些很無奈的誤會。舉個實例。某年在某個深圳舉辦的場合,由於當時與會的其他香港人,都出於對簡體的反感、討厭以及真的不懂,而令場面「不太好看」。當時我想我大概是在場唯一一個相對下不抗拒看簡體字的香港人,於是請纓做一個中間人。可是我卻高估自己了 —— 我看簡體書、簡體網頁完全沒問題,因為那些都是工整的印刷體;但對著那種手寫又潦草的簡體字 (可以說是簡體再簡體),幾乎完全認不出來。於是只好硬著頭皮回答:還是看不懂。問題是結合當時的情況,大家(包括其他香港人)都以為我是刻意「玩嘢」,結果好心做了壞事,場面比之前更難看。)

不要想得太深,我不太抗拒簡體字,其實只不過是出於很單純的功利主義,我從不否認這點。舉例說,我樂於讀簡體的書籍,理由純粹就是因為價錢便宜。出於對它售價上的優勢,我願意以看簡體字來作出相對的trade off (當然同時包括要忍受大陸式的譯法、等等),就是如此簡單。《達文西密碼》精美的台灣版要賣超過一百元港幣,大陸簡體版大約30元,我單純是出於價錢關係而選擇去看簡體版,而絕不是因為支持簡體或者我「愛國」甚麼的。假如簡體版賣80元,看看我還會不會去買簡體版。

網頁的情況大致相同,況且在電腦上能輕易地簡轉繁。不過看簡體網頁,跟讀簡體書有一個認知上的分別:書是買回來自己擁有的,網頁不是。我會將之視為,現在是我跑進來看你們的這個網站,這是你們的地方,我接受你們採用簡體的習慣,我作為外人不會對此說三道四,頂多自己按一下鍵將之轉成繁體來讀,而不會跳出來罵網站為甚麼不遷就港台人士。但這個態度也僅止於「閱讀」,假如我要在大陸網站留言,我可是不會費心跑去轉簡體來發的。

我的基本態度是:無論歷史原因是怎樣的,你們十幾億人現在日常生活「確確實實」在使用簡體中文,這個是一件事實。 它(簡體中文)的醜陋、一字多義、意象丟失…等等這些問題,同樣全是事實 (這些倒是較多香港網友常談的)。那些為了把「中共簡體字(註1)」合理化而強辯說這種醜陋的簡體中文如何的好、繁體如何的差…的那種SB,我是會毫不保留地恥笑之。只是無論它有多差,我會出於承認「你們十數億人已經慣用它了」這一點,而認同它的「存在」。假如幻想著一旦變天了,就要十數億人馬上用回繁體中文,也是不切實際的,這也是我提出過「繁簡混用」的背景。(我的「繁簡混用」是指,將之视为相同文字的通用寫法,两者可以隨意混用,就像现在。) 至於長遠是否給下一代重新學習繁體中文,那是中國大陸人民自己的選擇,說實在的,我不太關心。

(註1:這是個我說了超過十年的說法。語言和文字本來就是不斷演化的,只是新的東西很多時候比沿用著的更差。我常用在Diablo裡面loot武器來作例子。而目前這套由中共政府推行的簡體中文,就是個非常差的產物。但是誰也不知道何時會有另一套整體來說比目前繁體更好的未來簡體。)

(另一方面,我個人而言,其實也不贊同把繁體字的那些原始「意象」的重要性捧得太高。因為現實裡根本沒多少人真的關心和明白這些東西,但一樣用得好好的。舉例說,現代火星文,韓文都有一套說得頭頭是道的內在意象,但事實上對大家來說,這不就是個屁嗎?反之亦然。不值得把那些所謂「漢字意象」的重要性放得過高、高到超越了現實的地步。)

我真正討厭、反感,並且會將之指罵的, 不是簡體中文的本身 (這點我得一再重申),而是常見於中國大陸人腦袋裡面的那種「中國邏輯」 —— 用盡一切手段,企圖強逼所有人都要按照他們的一套、必得照顧他們、並且還要消滅別人本身的一套。真正討厭並且要對抗的,是中國大陸人 (不只是中共政府!) 企圖要令繁體字從世上消失、只能存在一種中文,就是他們偉大傑出的中國大陸人使用的簡體中文 —— 的那份可恥的態度,那份唯我獨尊、別人全都要讓路、我們(這個爛國家這堆爛文化)就是世界之王…的那份醜陋的心。套用現實的例子來說明,我其實一點也不介意香港的街道和商店「加上」簡體字。但情況卻是把繁體字撒下、換上簡體字。這是我們絕不能接受的。

順便一提。很多時候香港人和中國大陸人的爭執無日無之,繁簡之爭只是其中一種常見的。很多時候一個最明顯問題是,爭辯之中的那些中國大陸人,其實他們由一開始就不是「討論」(當然他們卻會在堅稱自己是在「理性討論」),而大部份時候,只是高興於逮到了一個機會去自說自話,發表一大坨抄回來、卻當作是自己思想的屎,而根本沒有打算去理會人家事實上是在說甚麼。


(不知不覺寫了很多,卻覺得還有許多本來想寫的東西卻忘了。因此不排除還會不斷補充。)

2012年10月29日

我為何仍未踏足西藏省

我為何仍未踏足西藏省 ←注意這個"省"字


(我成日以為呢個問題係blog寫過,原來只有粗略提過一兩句)

話說其實任何一個「剛剛」開始嘗試返大陸自遊行既人,大都實會有一種,將西藏當左係某一種「階段性目標」,神父都唔例外。然後好快,我就明白「大西藏」同所謂「行政西藏」(即西藏省)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事實上「藏區」我去唔少 (雖然早被漢人大幅同化成半個「漢城」),所謂「藏區」對一般人既果份神秘感對我早已消減好多。因此要我「特登」走去中國人口中既「西藏省」去踏足果d漢化城市(例如拉薩),只剩低一份象徵意義,而冇太大逼切之心。

對我黎講,假如我逍遙神父要話比人聽「我入藏」既話,我就當然要入後藏 (否則咁同我早去過既「藏區」何別?)。而去後藏本來就唔算簡單,唔係就咁拉薩落機入市區行兩日就算(連如家酒店都搵得到)。假如我的起心肝入藏,咁我就會視之為一趟 認真看待 既旅程 ——— 因為我尊重 吐蕃呢個國家 ,而唔係當成「我地中國人」既咩後花園(「老子想去就去咋麼了」)。

(又及:我經常同身邊朋友講,當年新疆之旅,係我失敗既一趟旅程,我浪費左一個應該加倍深入既旅程,而我去得太早,當時既我(以我自己個人標準)根本就未夠level去新疆。而吐蕃同蒙古,我唔想再變成咁既情況。)

假如我入藏,要花既時間同成本肯定唔低。早幾年我仍會好樂意,但今時今日既話,我就會優先選擇其他國家,而唔係太想花錢同時間繼續去「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下既地區」。

因為我相信我已經有資格講:中國地區我見得夠多了。

仲有好多個人因素。最主要就係當我開始想去既時候,其實「已經遲左」。西藏早已經變成一種「潮流」旅行品牌,然後仲通埋個青藏鐵路,阿豬阿狗維園阿伯官塘師奶都話去。「鐵路」同「機場」對任何國家都係一種特殊既存在,一旦由無到有,都將會引致巨大既變化,而剛剛開始既一兩年,更必然係最混亂既時期 (因為連社會地下秩序都未平衡到)。我更加要先避其鋒,漸漸直到而家2012年都冇踏入過「西藏省」。

推薦一篇好文章,【關於西藏和平均律】。原文是大陸,大陸人的「入藏潮」比香港早得多,而近幾年(確實就在青藏鐵路通車前後)開始,文中情況已經完完全全地係香港發生: http://docs.google.com/Doc?id=dv687r2_0hdfb4rd8


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被這樣子壓逼,當地人在看著這種這樣子的路名、路牌,還會有甚麼樣子的想法?


當一個民族,兒童連自己民族的文字,都只能在 少部份 指定的學校裡面才能學習,這種文字被一個外族當成可有可無的點綴,更像是一種用來向人炫耀的「戰利品」。這種不是包容,而是侮辱。

2012年10月15日

「了解國情」

「了解國情」

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何時開始,已經忘了過去兩三年上SNS的初衷。 其實我從twitter上,逐漸把主力轉移到G+上 (facebook.com我基本不玩),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讓更多的人,香港人「了解國情」,知道這是個怎樣的垃圾賤格國家、知道這個鬼國正在發生甚麼事情。把這些大部份港仔港女連想都想不出來的事情,推到大家面前。讓大家不要再天真幻想,更不要繼續想當然,以為「這一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臭國家還可以救」。

因為確實,很多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想法,都是出於「想當然」。而他們所依靠的訊息來源 (香港各種傳媒) 所塑造出來的「中國大陸」卻根本不是那一回事。甚至於如我常言,大家身邊那些常常以「大陸通」自居的那類中年麻甩,事實只是一大群終生只去去深圳東莞,偶而返返廣州,可能工作跑過一兩次北京上海,「上車睡覺,下車看廟」跟過團旅行一兩次的那種人。上深圳見到地王大廈就讚嘆「嘩大陸依家不知幾進步」;返深圳開會經過d咩咩數碼城、商業大樓區範圍就大講人地靚過你中環金鐘、但係就假裝忘記再靚既甲級商廈一入lift就臭過屎、商廈走廊地下可以有條放左幾日無人理既見血M巾、「數碼商圈」居然可以大白天「電力錯峰」一個禮拜兩三次。你們生活上遇到的大部份所謂「大陸通」確實都是這一類爛人。之所以他們這類爛人能夠在你們面前裝「大陸通」,很簡單,就是因為更廣泛的大部份一般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認識,事實上比他們更貧泛、更「段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