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5日

中國大陸的青少年志願者

中國大陸的青少年志願者

G+上看見一位很可愛,人氣不錯的女孩子說,剛通過了「亞青會志願者的面試」,還有複試、「有領導,注意儀容」甚麼的。我不忍心又一個花季少女當上這種冤大頭,甚至還可能會有其他損失,當然要力勸。

再想想,那段留言其實很值得獨立拿出來給大家看。有「活動」,搞「大會」,想去當個「志願者」(義工)本來是個非常陽光、非常正面的事情。可惜那裡叫「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一塊正常土地,不是一個正常國家。

聲明:由於現在這篇文章,我是刻意不想牽扯任何一個"具體"的網友;在這裡我並不是勸具體的一個人,而是給大家描述這個廣義的現像、情況。因此不會帶有任何具體的網友或原帖訊息,請見諒。


--------------------------------------------------

對不起,我忍不著要明說了

這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裡,任何一切這些會上做那些「志願者」的,都是SB,而且還是最可憐的一種SB

那怕其實我仍不知道今次這個"亞青會"是甚麼東東。那無關重要,在這片土地上,一切活動那怕是最大最國際的奧運會,當「志願者」的都同樣SB

你去做個「志願者」,還要這樣一試二試三試,擔心儀容擔心衣著被評頭品足,還得被那些肚滿腸肥的他媽的「領導」們先視姦一遍、無情評擊

你合格了,到時付出自己的時間精神氣力,去給人家當免費勞動力,人家搞活動的收大筆大筆的錢,招一群你們這樣的孩子去免費給他們出力,抬東西搬工具拾垃圾,活動時跑來跑去抓插隊甚麼的,被人家罵個狗血淋頭,你還得笑臉迎人


天氣曬的,人家肥領導和肥領導的寶貝孩子小三們就安坐在冷氣包廂、遮陽坐位,你們不收錢的還得像石像一樣在烈日下挺立,站得不好還得受批評

混得好的,就要滿臉笑容去給領導、小三、寶貝孩子們打傘跟出跟入,人家還連正眼都不會看你,就當你是個跟班奴才,好像你這些「志願者」就是生下來給牠們服務,天經地義的

當個爛志願者,就吃他們給你的爛盒飯,人家還正在用「活動經費」在外面五星酒店吃著豪華高級餐呢

漂亮的,肥領導摸手摸腳你還不得作聲,逼你給他手機你敢不給?晚上累死時接到領導電話要你陪牠去唱歌,你去不去?


弄完這樣子的他媽的「活動」「大會」,人家還會說,

「總得有些百姓孩子們去幹這些事嘛,難道要我家孩子去幹不成!」


年青人哦,你們真的要去幹這種SB,還不收錢嗎??


2012年11月10日

新鐵金剛雜談

新鐵金剛雜談

如常,對於我寫的電影文,請勿將之當成影評。純粹是個人對電影的情感拉雜談。


(本文有Skyfall劇透。)


Skyfall上映,評價很兩極。本來這是「正常」的,港燦們看戲從來就是這樣,周星星的片子他們會說「好有深度」,Watchmen他們會說「唔知係度做乜,一味係度講講講」,皇家賭場他們會一句「見到男主角就唔開胃!」然後覺得「好型」地拋下一個嘲笑的icon離開。

可是Skyfall會這樣我倒很奇怪。因為本應會很喜歡這部片子的那些「老觀眾」們反而評價不好。這部片子根本是為照顧你們的呀。

我並不是單純想說Skyfall。要說,得從1995的GoldenEye說起。

========================

GoldenEye是很重要的一部邦片。

其實,Skyfall裡面探討的許多主要命題,本來就在GoldenEye中出現。這兩部片的同質性是很多的,例如說,當「邦片」去到像這兩套片子這樣子的轉捩點時,都恰巧是把一位了解MI6的前情報員放到大反派的位置上。而兩片最大的同質性,當然來自「新舊交替」這個命題。也自GE起,邦片名字就變成了「新鐵金剛」。

在GoldenEye裡面這個命題雖然同樣貫撤全片,但只有Skyfall,才需要James Bond(還有其他人例如M)等等片中主角們,去回答這個命題 (GE裡面主角們遇上這命題,浸在其中,但並沒有作出回答。Bond在GE裡面,也只是吊兒郎當地以自己的一貫"舊派"作風去應付之)。

眾所周知,GE整套片子都是針對這個「新舊交替」的主題而自嘲,甚至就連片名本身都是。而它是有條件這樣做的 ——— 它的片子背景,是一件真真正正的大事:蘇聯的倒台、冷戰的結束。這亦是我極喜歡[GoldenEye]片中的opening theme的主要原因。

GE跟SF的另一項明顯近似,還是「電腦Geek仔」角色的參與。只是一個成了中Boss,一個成了Q (當然,SF的Q要討好得多)。還有那輛Aston Martin DB5,也同在兩片中出現,不過在GE裡沒有這麼顯眼。(* 這輛DB5最初是在GoldFinger現身)

有一點是應該要注意並且弄清楚的。GE開始的幾套布斯南主演的邦片,裡面的James Bond其實 "仍然是以前的那個James Bond",仍然是那一個。即使是在冷戰結束後的新世代,這位Bond仍然是他以往的那一套作風。即使GE全片滿佈著新世代的衝擊,但整個靈魂都還是以往的那一套。

這個舊邦派作風直到布斯南的最後一套Die Another Day,電影公司應該也是知道這將是「這個風格的邦片」的最後一部,因此可以說是把那份舊派的「玩法」一下子推到了極致。DAD好不好看?非常好看,屬於老式邦片的盡頭:滿佈特點的隱型戰車、邦式戰車vs邦式戰車、Laser到處射、基因變臉而又無夢的對手、真實的VR模擬、照亮黑夜的超科技技術、從衛星射下來的強力雷射武器、冰宮、以及整套穿上身的衛星武器遙控 (我還以為那是一套戰甲) 這一切都一下子全堆到一部片子再塞到你面前,怎可能會不好看。老式邦片至此可謂發展到了極限,再要前進就變成科幻片(其實DAD就已經是科幻片了),MI6要對付外星人或者Ironman的了。

========================

然後就是Casino Royale的Reboot。

2006年起,邦片作出了這個頗令許多觀眾難以理解其邏輯的Reboot (坦白說我也花了許多時間去理解),新的風格明顯很大程度受到了「美式特工片」的赤赤裸裸的影響,不過我很歡迎這種改變。對,嚴格來說,布斯南的幾套「新鐵金剛」其實並沒有甚麼骨子裡的改變,只有到了CR,才是一次破斧沉舟的改變和Reboot。

原本在CR的片末,Bond又穿上了禮服,我以為這樣已經完成了Reboot了。但原來整個Reboot的過程,足足用掉三套片之多。到了Skyfall,新邦片可以說終於完成了整個Reboot的儀式。由CR到SF的三部曲(?),可謂是以往整個007系列的一個Pre-load。

SF重新拿回「新舊交替」的老命題,很難具體說這是出於甚麼現實事件的啟發,但倒很能反映出英國近年給大家的感覺。只是跟GE不同,這次,所有角色都一起投入對這個命題的回答。裡面幾乎可以說每個角色,都能夠很清晰地冠以「新派」「舊派」的標簽。呼應這個命題,故事裡也牽扯到香港1997的「政權交替」上。當然也有難以判斷的,例如大反派(以下會解釋)。回復男兒身的新M其實也頗難歸入其中一派。但整體上這樣的「新vs舊」安排是很明顯的。

說大反派難以歸類,是因為雖然在戲中,他的能力似乎被誇大了(說坦白的,我就不太覺得他真如澳門女郎說的那麼「令人恐懼」);但他卻是新舊兩派通吃,既精於老派的特工作戰、心戰技巧,卻同時精於新世代的電腦網絡技術,就連Q都完全不是對手。在這個角度而言,他是兩面通吃的屈機角色。

本來,看完SF,對命題的回答已經很明顯,但問題卻出現在Q上。因為,James Bond留下了,以往的M回來了,就連Moneypenny也回來了… 但是Q卻是一位「新派」人物。由於這位Q明顯很被受落,因此相信他會繼續做下去。拋開這位年輕新Q引致的不協調,基本上reboot後的邦片,下集已經可以直接「銜接」Dr.No…

說明一些常見的SF問題。SF的真正「邦女郎」就是M無疑,如此明顯的處理都看不懂的話,真是回去看周星星然後大呼「深度啊!」算了。作為Reboot三部曲儀式的終結,選擇M來做James Bond的「友伴」(甚至拿起槍來作戰),確實是個一流而且動人的決策。

新Q太討好,令觀眾忽略了兩個問題:
(1)其實他從頭到尾沒有甚麼功勞,雖然在片中他很落力
(2)大家都忘記了他的身份是Q,其實理應不會參與後面那些具體的作戰行動的。
不過本片連新舊男女雙M都要「拿起槍戰鬥」(我還沒提Moneypenny),連Q也要參與行動也不過份。另外,新世代的Q輸給新舊通吃反派的「傳統心戰tricks」,這個構思我卻想到《SALT》,裡面大反派老伯做的更好,用的是最最最上世代的那種舊式「大陰謀」,就連武器都是本應老土到笑的「鞋頭刺刀」,但就是有效。

新派作風除了前半由新男M帶出的觀點外,Q也很明顯。Q帶來的「新槍」,回歸回到傳統老邦片的PPK,「不會有炸彈筆」,就連手槍也要經過掌紋認證,而這個附加的功能,客觀上用作減少射擊,而非增加火力。

曾經說過不只一遍:Skyfall港譯「智破天兇城」看像無厘頭,但看完你就會會心微笑。向老邦片片名致敬的那份「情懷」實在令我等老觀眾心頭一熱。唯是假如改為「勇破」更好得多也切題得多。有人說我是過度解讀,但我是有證據的:自己翻查由GoldenEye開始的「新鐵金剛」系列,本來老早就沒有再用過「X破XX城」這樣子的老式片名的了,改名的人絕不是出於偷懶,而是有心這樣做的。

(有關Skyfall其實欲罷不能,可能還會加以補充下去。)





2012年11月9日

「禍不及妻兒」

「禍不及妻兒」


先發表結論:  
在華人社會,根本沒有「禍不及妻兒」這回事。你試試得罪權貴,看看那些貴人們,又會否跟你說「禍不及妻兒」,放她們一馬?禍不及妻兒,從來只是受害人在求情時說的說話;它從來不曾在中華文化裡面出現過。不要再天真了。


我一直都很奇怪,香港人大都從小就見慣黑社會、爛仔,即使自己不認識,都會見得到,何以會長期"以為"「就算黑社會都禍不及妻兒」??有沒有這麼幼稚??大件事的那些殺人放火燒全家,確實未必人人有機會見;但小如追數見過了吧?你長這麼大,身邊總有人試過家人欠債的吧?誰會跟你說甚麼他媽的禍不及妻兒??
有,不就是你們這些「好人好姐純良市民」,"以為"人家會「禍不及妻兒」囉。

-----------------------------------
由於時間相近,為怕大家誤以為我以下段落是說「500人情港女」,特別聲明:我說的,是朗思的這張圖。而我是「支持起底」的一邊。

-----------------------------------

逍遙神父從不要求別人「贊同」我的說話,但卻非常害怕別人誤會。故特在這裡說個清楚一點點。

我贊成「反擊」,那怕用的是一般人眼中「不對」的方式。

至於界線在哪裡,去到哪一條線為止,我放棄討論。因為這條線在每個人心中都是不同的,討論屬於無謂。還有人堅持說遊行示威要打不還手、微笑回應呢。注意:不是沒有界線,而是我「不討論」。

各種所謂「不對」的事情,人家天天做,分分做,秒秒做。你忍氣吞聲受盡屈辱,還要當聖人,談這個手段不對,不可以做;那個手段不對,不應該做;那好,你慢慢。而我支持大家用盡各種各樣「能辦到的」手段去反擊。我是不談「對錯」的。再說一遍: 對於反擊行動,我是不談對錯的。只有成敗。像「禍不及妻兒」這種其實從來都是子虛烏有的「偽規條」就不要拿來對我說了,因為「對家」可是根本不像你這樣會把這些空話當一回事的。

而界線,在各行動者自己的心裡。

此人走水貨,挑機;並非殺人放火,而現在大家亦不是要殺他全家。還沒有還擊,港人就先起來先把自己的手腳給綁起來,談甚麼抗爭?談甚麼反擊?

退一萬步,我從不認為這一種程度的「起底」有甚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