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6日

次文化批判系列(1)

次文化批判系列(1):卡拉ok之相逢何必曾相識

聲明:這個「批判系列」很可能令人不安、不舒服、或者剛巧點中閣下死穴,令你憤怒。如閱讀時感到不適,請馬上跳過。

本篇比較適合年屆三十或以上人士,否則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先給大家重溫以下這首歌的歌詞。你們其實應該很熟悉的了,不過為了避免令人誤會,以為我在「推介」,所以我只貼歌詞,不放youtube。

    [相逢何必曾相識]
    女:我信愛 同樣信會失去愛 問此刻世上 癡心漢子有幾個
    相識相愛相懷疑 離離合合我已覺討厭 只想愛得自然
    男: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問此刻世上 癡心女子有幾個
    相知相處相拖欠 緣緣份份我已覺無聊 不想愛得隨便
    女: 同是天涯淪落人 在這傷心者通道上同行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又再 又再考慮
    男: 相逢何必曾相識 在這一息間相遇有情人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又再又再灑淚兒
    (合)女: 我信愛 同樣信會失去愛
    男: 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合)女: 問此刻世上 癡心漢子有幾個
    男: 問此刻世上 癡心女子有幾個
    (合)女: 相識相愛相懷疑 離離合合我已覺討厭
    男: 相知相處相拖欠 緣緣份份我已覺無聊
    (合)女: 不想愛得隨便
    男: 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合): 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再度再度灑淚
    男: 留給你 請珍惜這段友誼
    女: 也許一天可以既話 准許我多愛一次
    (合): 且把今晚的諾言 留待以後一一發展 篇寫愛的經典




大家應該對此很熟悉的,這首歌大概可以算是其中一個很能代表著「港式卡拉ok文化」的一個巨型icon。注意,我說的是「卡拉ok文化」(一種社交活動),不是「K歌文化」(一種音樂類型)。嚴格來說它已經是1990年;但從整體上來說,我仍然歸入80年代帶下來的「港式卡拉ok文化」。

標題說明「批判」,當然不會有甚麼好說話。一談起這隻歌,大家很可能會嘔一大堆「經典呀」「正!」「果時我成日唱架」之類評價;但係神父由始至終(係,由當年起已經係)都將之評為「不撚之所謂」。
其實正因為此歌如此的「不撚之所謂」,所以它確確實實成為了「港式卡拉ok文化的一個icon」。

首先,我問一句,請大家(有親身「渡過」那段時期的人)平心靜氣細心回憶一下,不需要留言回覆,自己給自己真實答案就行:『有沒有留意過一個奇怪現像,當年大家落卡拉ok,會去點這首歌然後唱的,都不是真正的情侶?真正在拍拖的男女很少會點這隻歌,好High咁點來唱的,大都只會是兩個沒有關係的男性女性朋友?』


對。因為雖然港仔港女們唱K都從沒去理會歌詞,但他們潛意識卻是有理會的;因此情人們會下意識地去迴避,不唱這種事實上不知所謂的「偽情歌」。他們絕不會表現得討厭這隻歌,而是會以其他表徵,例如「唔使啦,比你唱啦」「我地唱呢首!(另一首合唱歌)」「唔唱喇!唱得太多喇(其實佢地只係聽得多,唔係唱得多)」等等黎表達潛意識既反應。

七字長歌名、先聲奪人扮作「氣勢滂璜」的intro、「懶唱將」式的演譯手法(簡單黎講就係「嗌」)、當然仲有必然既「臨尾無啦啦高Key合唱」、加在一起的「煞有介事」麻醉效果,就是令到大家基本ignore掉它的通篇不知所謂無聊歌詞,然後人云亦云咁一齊當左佢真係「經典」。

「煞有介事」,這是我認為最適合此歌的型容。假如你們肯放下一直以來當它怎樣「經典」的「成見」,靜心再看看上面的歌詞一遍,現在沒有了那「煞有介事」的配樂,你們大概比較能靜心地細讀。讀完你會發現,其實就是一堆拉拉扯扯、婆婆媽媽、從頭到尾原來冇講過野、前言不對後語唔知自己想點咁又唔得咁又唔啱既一段精神病人喃喃自語式呻吟。「煞有介事」地好像發生了甚麼驚天動地感人廢苦的愛情,煞有介事地搞到自稱甚麼「篇(編)寫愛的經典」,用關鍵詞的做法令大家下意識地也將其當作真是甚麼「經典」,事實卻是才剛剛說完「不想愛得隨便」然後馬上又「不必知道我是誰」,兩個人「離離合合覺討厭」「緣緣份份覺無聊」係度懶型,結果就係「留待以後一一發展」…真係想問:其實你兩個究竟想點撚樣?你兩個係度唱乜春??

即使它是以「情歌」的面貌面向聽眾,但對於真正正在拍拖的人來說,是不可能產生任何共嗚或者感動的。這就是,我前面提及為甚麼事實上真正的戀人們,在初頭「覺得新鮮」唱過兩三次,從此往往就會下意識避開不會再唱的真正原因。但他/她在意識層面是說不出原因的,因為「人人都話呢首係情歌」,歌詞拆開左一句愛的經典右一句相識相愛離離合合緣緣份份,大家的「意識」也會當作是情歌。

所以它能夠成為「港式卡拉ok文化的一個icon」。因為這首歌的這種現像,正正反映著那些唱卡拉ok的港仔港女們,即使他們雖然表現得怎樣「背熟晒歌詞」,但其實他們從頭到尾沒有用過一分鐘去 "Read" 歌詞的。

在八十/九十年代,這樣的例子很多,但《相逢何必曾相識》是其中一個最能說明狀況的案例,一時很難找到另一個能與之相提並論的例子。飛圖「生產」了許多K 歌,但由於生產得太沒誠意,即使是港式卡拉ok客,都不會去賣飛圖的帳;但像《相逢》這樣「煞有介事」並且包裝成「重量級」合唱歌的產品,那些習慣為了表 現得「我玩得好high架」而把言談、思維、感情欄柵下意識調節到很低的港式卡拉ok迷來說,就會完全「食晒」,中晒招。其實首歌到最後乜鳩野都冇講過, 本來係標準垃圾詞一首,年中都唔知有幾多百隻;不過由於被包裝得「煞有介事」,當年果d落K既港仔港女根本唔撚知隻歌做乜撚野,就以為係咩咁「驚天動地」,鬥嗌以為咁叫做好撚high;而一首咁既on9歌結果被視為「經典」,呢個就係我要批判既一點。

.

2012年12月4日

共狗的家人,沒有無辜

共狗的家人,沒有無辜

沒錯,父母沒得選擇。正正就是因為沒得選擇,你成為了這些人類中的敗類們的家屬。今天你家被滅了,你說你無辜、你說你不幸。可是假如今天這事沒有發生,你就是「幸」的一份子。你們一直在「幸」,從來都幸,想不幸都不行,只因為你是這頭敗類的家屬。

今天你說你不幸。在今天之前,你肯出來跟大家說,你幸嗎??

你出生。你成長。你上學,你上大學,你可能還出國。你的成長,你的人生一直都跟這片土地上的大部份其他人不相同。你說你沒得選擇。對啊!正正就是你沒得選擇,所以「事實上」你過著這樣子的人生。無論你怎樣說自己,你的人生,就是這樣子來的。假如今天沒發生這件事,你將繼續沿這樣子的路,繼續你的人生。對啊!這不是你的選擇,可是事實上你人生的一切,就是這樣而來的。你-就-是-因-為-這-頭-敗-類,而獲得了你過去的人生,(好運的話)還有往後的人生。

你一臉無辜,說自己沒得選擇。然而你沒有發現,這正正就是自己宣佈了自己的問題。你過往的這個「無辜的」人生,一切一切,都是從比你們無辜一萬倍的眾多家庭裡面來的。你說你無辜,然而你卻確確實實地享用了這一切,毫不含糊。我說的不一定是物質上的,還包括,你之所以風平浪靜,無風無險,順順利利,你的際遇,你身邊的順境,你從不需要像其他同齡精子們面對的那些悲苦、傷痛、挫折、壓力、打擊…你今天能如此氣定神閒,如此有「修養」,那全部來自比你們無辜一萬倍的眾多家庭眾多國民。

你今天說你無辜,敢問,另外那一萬個家庭,無辜嗎?
在今天之前, 你有一刻鐘想過他們無不無辜嗎??
你今天家被滅了。你說你無辜。你說你並沒有做壞事。 另外那些家庭又有沒有做過壞事?
假如你今天家沒被滅,你將還如昨天、前天、大前天、你五歲生日的那天…一樣,在享用著從其他比你更無辜的家庭裡得來的資源,來進行你那「無辜的生活」。你還會一直享受著這一切、一直在對自己說:啊,我可沒有幹過壞事啊!

你可能只活了五年。也可能活了十五年。也可能已經活了二十五年。你籍由那頭敗類,在用著這些資源來生活了五年,十五年,二十五年,然後在今天,「不幸」「無辜地」被滅了門。

然後你跟我說,你沒得選擇父母、你無辜???!!??!!!?

.

2012年12月3日

【反共教室】一種病徵

【反共教室】一種病徵20121202

今天說一種在目前的華人推特、G+、FB圈子裡,頗為常見的病徵。我敢保證大家必定見過。例句:
「挑动人民斗人民,共党最拿手了,可惜傻逼们尚不自知,还为自己xxxxxxx而自喜,却不知已被共党一锅烩了!」


其實這樣的人是很可憐的,因為無論大家做了甚麼 (或者沒做甚麼),在他眼中,都是「中了共黨陷阱」,「已被共黨一鍋燴」。在他們眼中,潛意識就認定共匪是很高明、甚高明、極高明的,大家無論做甚麼,都一定及不上共匪,共匪必定「早已安排好整個局」;大家做甚麼都沒用,共匪必定比大家更高明。

這類人往往是另一種極端。他們意識上是反共抗共的,可是潛意識裡卻早已絕望,絕望到了「根本不相信自己"有機會"勝利」。他們遇上事件,會花精力來「猜想」出一個「深不可測的共匪大陰謀」,務求令到任何事件的任何結果,都是「在共匪的預期之中」的一種結論。

在這種心態下,他們會不自覺地逃避勝利、樂於擁抱失敗。假如有炒股票經驗的,會比較熟悉這種情緒,我們香港人常說的「敢輸唔敢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