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4日

背包客「泛美善症候群」

背包客「泛美善症候群」


經常對朋友說,雖然其實我自己也是「窮遊」,但卻非常抗拒被認為是「背包客」「驢友」。不是我「裝B」,而是以往長期的看遊記、看心得、看攻略…愈看愈令我對港台的那些「自稱Backpacker」非常反感。我不願意被誤認為是他們的一份子。

我所指的,主要是港台地區的「背包客」,不包括鬼佬,因為
① 我少看英文的旅遊文章,不敢下斷語;
② 我主觀不相信人家也有我所說的那些問題,至少不相信會有那麼嚴重。

港、台的那些「自稱背包客」令我抗拒的地方很多,今天只說一種,「泛美善症候群」。其實他們眾多問題,主要發生在台灣背包客身上,港人次之,而且我總認為,那些患病的港人backpacker,其實正是下意識地在模仿著他們所看到的台灣人。

所謂「泛美善症候群」,你幾乎可以在任何一個不論多人少人的旅遊論壇上找到,特徵就是:總之凡是他去過的地方,就必定是充滿真善美的,當地人必定和諧,必定善良如白紙,善良如天使;他去過、你們未去過的那些地方,都是天堂。美境啊!一塵不染啊!沒被現代文明沾污啊!祟高啊!神聖啊!…他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好心人,都令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懷和善意。

假如你去過,遇上過任何一件不開心的事情,或者遇上了甚麼不好的人和事、騙子…甚麼的,都是你的問題:你這不懂「旅行真締」的、卑微的、心比墨黑的「現代人」跑去那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語言不通,誤解了人家的善意;你非常不幸,遇上了那裡億中無一的比較壞的人;或者索性說,你遇的那些都不是「當地人」啦,都是跑去那裡混的「外地人」啦,還有必必必必必定定定定定定定 100% 出現的台詞: 「哪 裡 都 有 好 人 和 壞 人」 ,balabala。假如你在那裡還是個新臉孔,那你還多半被那些「資深旅行家」們,掛上說謊、抹黑當地…的名號。

假如你去過,你覺得並不那麼好;那就會得到諸如:我去xxx那裡多次了(總之必定比你熟悉比你了解),怎麼我就看不見你說的那些呢?假如你去過覺得不好,那肯定是你這「新鮮人」不了解當地,並沒有「看見人家真實的一面」(但他就全看光了);是你這「滿腦子卑劣思維的城市人」並沒有打開心扉來感受人家的美善;或者更簡單地銑笑你: 你還不夠格去那麼美好的地方 。


註:華人社會裡,台灣那些「旅遊達人」的病情最深;香港次之(比率已經少得多)。大陸「驢友」裡雖然有不少初期症狀,但倒還很少有深度病患。類似的症候群是「泛崇高症候群」,已經很多人說過,我不特別談。而他們的問題則是另外的,舉例說,他們則往往是自覺自己「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多牛逼,總之人家(外國)一切都看不入他高人的法眼,他那副牛逼腦子裡面,就是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那套才叫人間標準。

2013年3月19日

伊斯坦堡•胖諜追機

Istanbul伊斯坦堡•胖諜追機


這些事情本來準備到寫遊記時才補進去的。

這次提兩件事,都是在伊斯坦堡機場發生的,也都是勉強跟「飛機等人」相關的。



✈✈✈✈✈✈✈✈✈✈✈✈✈✈✈✈✈✈✈✈✈✈✈

先說說比較簡單的一件。就是自問也算飛得甚多 (well,說實話吧:多是大陸境內…),生平卻頭一次被在機場裡喊名去登機。就算以前某一次在西安機場因為安檢問題變成全機最後三個上機者,印象中也沒有被喊名。

我是那種非常「乖」的乘客,必定乖乖至少兩小時到機場的那類人。上月由伊斯坦堡夜機回港,入禁區出境 (關員是個A級美女) 後,由於已經晚上11點半,完全沒辦法把手上的里拉換回美金 (居然沒有24小時的找換,算你狠!),我唯有相當八婆地,儘跑那些仍然未關門的商店來消費。

由於Istanbul機場本身設計特性 (一線長條型),你在不清楚「還會有甚麼商店」的情況下就只能來回地跑,我當時主要是想找找還有沒有營業的書店(答案是沒有),最後就剛好在買完咖啡杯後,就勉強聽到大堂在廣播我的名字 ——— 其實是喊了一段時間的了,但由於一來,通常心理上,你總是不認為自己會被喊名,所以當成背景噪音。二來是他們的口音、去唸華人名字、還剛巧我的名字寫成英文,是很容易令人弄不清楚是日本名字還是中國名字;其實我是反覆聽到好幾次提及航班號碼和 "flight to Hong Kong" 之後,才去特別留意後面的名字,然後還要想了很久,才知道他們真是在喊我!

我看了看時間,他媽的還有足足一小時嘛,弄甚麼?偏偏我的閘口還是最遠的、更要再轉機場輕鐵…我一路背著大包在機場裡跑…到閘口時倒真看見全部人都在排隊了。我趕去前面的主任,說我聽到你們喊我名字了,甚麼事?他看了看我 (注意:他甚至沒有要求看我的護照/登機證) 就隨口說,沒事了,你去排隊就可以了。即係點???

而我照常排隊、坐駁車、上機、找坐位…一切正常,我是以為我甚麼環節遲了,可能他們會把我安排到其他坐位,也沒有這樣的事情…。是看我名字不順眼,特別喊喊玩嗎?



✈✈✈✈✈✈✈✈✈✈✈✈✈✈✈✈✈✈✈✈✈✈✈


第二件事驚慄得多。

就在我出發前不久,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發生了自殺炸彈襲擊 (雖然對象是美使館)。雖然,我是去伊斯坦堡,不是安卡拉…

我上機後(窗口位),旁邊都是本地土國男人 (我有看見他們的護照)。一來不知為何很早就安排上機,二來即使到時間,還是停著不動 (這個倒算平常)。

之後,有一位明顯高級、年紀也比較大的空姐從後方急步走到來我的那一行,表情異常嚴肅。我只去了土耳其幾天,但我從她臉部一些屬性 (例如相同的鷹勾鼻等等)、她的級別、以及「這航班是土耳其航空」作基本判斷,她也應該是土國人。她對我身邊的土國男人說話,但開口卻是英語。

「你們誰叫XXxxxXXxxX?」語氣是 *非常嚴肅、非常不友善* 。還有她的眼神,不是「空姐眼神」。

「Oh oh is me, is me.」身邊土男結結巴巴地說。他的英語不算太流利 (Well,我英語也不佳,但還是可以區別「流利與否」吧?以下把對白全轉成中文)

當下我就sense到不正常,四處望望,想著:
一、我主觀認為她是土國人,而他也是。為甚麼兩個土國人在飛機上卻用英語對話?
二、假如原來她不是土國人,但這是土耳其航空,很容易能另找一個土國人去問他。
三、當然持土國護照不見得一定是土裔,但我仍「認為」身邊的是土男。
四、當時機上還有其他男性空服員。

另外最關鍵的還是她那態度的 *不友善* (這個詞可能還太客氣),甚至由於土男某些回答稍遲,她就高聲反問「SPEAK ENGLISH??!??」這樣、之類。我突然明白了: *她-根-本-不-是-空-姐*? 那怕她當時是穿著空姐制服。

「你們一行幾人?」
「嗯嗯嗯……總共8人…」(其實每段對話,都有大量反覆的重覆發問、「吓?說清楚些!」或者是完成某個問題,之後突然重新再問一次。你懂的。我這裡當然是省略版,因為我也無法100%回帶。)

「你們這裡誰叫YYyyyyYYYYyyyyYY?」
「你們是否全都認識他?」
「你知道他坐哪裡嗎?」
「你現在能 (出來) 給我指出他坐哪裡嗎?」(指向後方)
「他的機票也是你幫他一起訂的嗎?」
「他的鬍子是怎樣的?」(然後馬上就知道這句是陷阱)
「你現在給我型容一下他的外型!」
「你不是說你認識他嗎?」
「你們一起登機的嗎?」
「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
「你們 (指坐在這兩行的) 的行李都放在哪了?你 (指著其中一個) 的行李呢?」
然後她自己打開了附近幾個頂櫃。
「你 (身旁土男) 的行李是甚麼樣子的?TELL ME NOW!」
「你們的行李是一起的嗎?你們有沒有寄倉行李?」
「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這問題反覆、突發問了好多次。


簡單說明一下我所聽到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土男一行8人一起訂票,正是我身旁這位土男訂的。但checkin及登機等等都是分開的,因此坐位也分散。其中有一人,辦了checkin,行李也已經寄在機倉,但他卻沒有上機, *甚至連禁區都沒有進入過* 。

「空姐」審問一番不得要領 (但並沒有對土男們作進一步的要求),轉身「向機首」離去,並「拿出一個很細的對講機」(而不是機上的) 在說著甚麼,我勉強聽到提到「立即」「Drop」這樣的字眼。 對,仍是英語。


你驚不驚?


2013年3月14日

Istanbul被騙記


Istanbul被騙記

跟朋友在Skype傾,想想倒不如放上來告訴大家好了。這是我在伊斯坦堡遇到不少不愉快事件裡面最「關鍵」的一件。對,不愉快的事情不少,所以很罕見的,我回來後並無特別推介。

這是在我到Istanbul的第一日下午。在Sultanahmet,經過一間看上去還算「本土」的小餐館,想想覺得肚餓了,就走入去吃東西。我老早就打聽過伊斯坦堡各種嚇人的宰客傳聞 (綜合一個星期的體驗,這些傳聞基本都屬實),所以其實我在選餐館的時候,本身就已經有了一定「過濾」,可是要出事的還是會出事。

一切都很正常,我點了個忘記了叫Chicken Mix甚麼的卡巴套餐,10TL (約港幣50-),還有個3TL的酸奶。這是我在伊斯坦堡落地後的第一餐正式坐下來吃的飯,我是完全不知道他們土國人的菜是怎樣上的,而"xxxx Chicken mix"這樣的名字也給了我一些想像,於是當老闆端出一碟又一碟的東西出來時,我是警覺不到有甚麼問題的。如大家所見,假如你沒有去過那裡,看見這樣子看上去很像前菜的冷盤,然後想起自己點的叫"xxxx Chicken mix",你很大機會像我一樣,以為「就是這樣的」。事實上真正的"Chicken mix"拍照時還未曾端上來呢。



當然了,到吃飽 (真是很飽,註) 後埋單,呵呵呵,我點的10TL就變成40TL了。當然到那時候我才知道逐碟都是錢,每碟這樣的像「前菜」的大約5-7TL左右吧。要說明一下,其實菜的「價錢」本身,在那一區來說是合理的,份量比「標準」小許多;但當然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當然是他們這樣不問自端吧。可憐我做了Kai子之餘,前面還一直在跟他們談笑風生呢。這時候看到老闆的表情,我當下就明白:這個是他的正常戲碼而已。難怪剛才一面吃,一面還不停有些無故自來的「老闆朋友」不斷推銷我這位「東方的好朋友」吃完飯上去看看他的皮衣店、她的燈飾店(全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宰幫弟子)…。

(我沒有太多爭辯,因為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是他們的標準戲碼,還有我很不爭氣的,袋裡偏偏沒有散錢,只有些100TL的還得給他去找,連硬氣丟下20TL跑佬的事都做不來 (完全不給錢,坦白說我又做不出來,我無法做一個「中国人」,始終我真是有吃那些東西)。本來準備去對面馬路把店面拍下來的,結果過了馬路就給其他東西吸引住,忘了要拍這回事。有點邪門的是,第二天我居然怎樣繞也找不回那條街了……)

其實說損失的錢,不算太多,也就百多元港幣,至少還吃了餐結結實實的飯,相比起其他「傳聞」簡直不值一談。但由於那還是第一日、還只不過是第一餐,就遇上這樣的事情。那個早上其實還有另一件小事情的,本來小兒科不值細想,但一旦連續發生,就是相當大的打擊。這件事把我對Istanbul人的信心,在頭一日就已完全摧毀了,不只是他們對此多麼純熟、多麼一副駕輕就熟的反應,還包括我自己的一份冷顫:我常自以為連中國大陸這樣的地方我都穿梳自如毫髮無傷、來這裡事前還早早有那麼多的資訊的情況下,我還是居然在第一日就被輕易板倒了。這直接令到我對Istanbul的所有旺區再無信任,往後幾日我都沒有在任何遊客區正式吃過一餐,寧願千里迢迢跑來吃Burger King、麥當勞,或是買個卡巴還必定take away自己找個舒服的地方吃。(不過在不旺的、「本土」的地區還是敢吃的)

結果幾日下來,實際花的錢遠遠比我的預算低,原因是我本來倒是預備了花很多預算來高高興興開懷大吃的。結果我就連酒店樓下那些很好看的餐廳,那些我事前總幻想自己夜裡坐在那裡吃著美美dish的景像,連一餐都沒有吃過,一毛錢都沒有幫趁過。這算是「他們」伊斯坦堡人自己作出的業、還是我的損失,我就不打算研究了。

(後來直到去到Safranbolu,我才真正的能「高高興興開懷大吃」,而心中沒有一絲擔憂。因為事實就是土國人自己,也搖著頭說伊斯坦堡人怎樣壞,就連他們自己去到也一樣會裁跟斗。)

(註。其實也很難「開懷大吃」。土國菜很神奇,看上去份量很小的一個dish,吃完就飽到不行。但明明又不算油膩,至少遠遠沒廣東菜的膩。很多時候我很想點多一些東西來試,但一想到可能連一碟都吃不完,只好打消。圖中那麼多,我是吃了很久很久,勉強吃掉4份3吧。那還是因為由早上開始就一直沒有吃過東西。)

(其實有一點我是想不通的。當然我一個東方人「扁臉族」,還是只得一個人,是一隻走著路的肥羊,這點我理解。但,他不可能知道那剛巧是我的「第一餐土國菜」,因為只要曾經吃過一兩餐,知道土菜的一貫模式、份量,就不可能上當。我會輕易上當主要還是因為那是頭一餐,甚麼都不知道。我細心回想,甚至我還是有刻意說自己已經來了Istanbul兩日呢。為甚麼他就敢直接出這招?)


又及,其他Istanbul遇上的不愉快(簡介):
- 買東西事後才發現找少了錢
- 用Euro喊價,要求TL結算時被大幅吃掉匯水 (我懷疑這點可能不是他們存心坑人,可能只是純粹的想拿個大數字來除)
- 給了錢後,硬說你給的其實是甚麼甚麼面額的錢 (很多時難以判斷究竟是自己錯還是他坑我)
- 這個最「唔抵」。Istanbulkart對遊客來說根本就是個騙局,因為我懷疑作為遊客,根本無法退換那6TL的按金。另外我遇過一件怪事,損失了足足10TL,近50港元!我在碼頭的機器上充值(貌似最低就要充10TL了),整個交易明明是完成的,後來再拍卡居然回復沒充值的存量!最可恨的是居然還是機器騙的,而不是人騙的!我完全不明白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 的士餘錢不肯找,好像還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 「搭訕」是整天都會遇到的事情。很多時還是貌像「正常」,談了個五分鐘,才突然開始入正題,「我晚些會去個派對,那裡有好多伊斯坦堡女孩子……」
- 幸運的是,傳聞裡最恐佈也最多人說的「強拉進酒吧飲幾千美金一杯的酒」沒有遇到。

2013年3月13日

邏輯思辯、新聞組年代

邏輯思辯、新聞組年代

(有網友提起,以前newsgroup年代,還能有所謂的「筆戰」、「辯論」;雖然往往難有結論,但大家還是很著重邏輯思辯的。而現在………)

「邏輯思辯」?

Newsgroup時代,論戰的對手即使水平參差,但對象同是香港人。即使粗口橫飛,但「辯論」的基本原則,如對錯觀念、準則、對辯論邏輯的認知…等,雙方自然而言有其共識。經常有「唔認死」,但比較少「無賴」。

而現在,對象往往是中國大陸人,他們腦袋裡的是一套「中国逻辑」,裡面無論是非觀、道德觀、甚至連「對與錯」的基本判斷都是亂來的。 連對錯的準則都不存在 ,何以辯之?就連想正常談話都難,「無賴」更屬標準配置。最可恥的是他們還反在指責我們「邏輯思辯能力低下」。

還企圖跟他們「辯論」?對著他們,談「邏輯思辯」?我早就選擇了不浪費mana,直接開罵。

他們的「道德觀」還是隨時可以轉換、根本沒有準則或者客觀底線、下一句就可以馬上打倒上句的自己。

2013年3月10日

「中國大陸,遍地畜牲」不是一句氣話

「中國大陸,遍地畜牲」不是一句氣話




註:本文已於 2013.04.11 匯合到「中國大陸,遍地畜牲」一文,不再拆分成兩篇文章。但由於已經有不少人引用本篇連結,因此我保留以便網民查閱。

請各位直接看全文: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hk/2013/03/blog-post_6.html







2013年3月6日

「奶粉新例」發言摘錄

「奶粉新例」發言摘錄

(比較零碎,見諒。匯合到一篇Blog文裡面,比較方便大家找出需要的部份使用。)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1】
『香港人不应把仇恨转嫁到大陆人,应与大陆人一同对抗中共这共同敌人』
大陸公滋、文膽們的陰毒文字陷阱,尋常港人往往難以揭穿。諸如偷換概念這類招式牠們玩到爐火純青。此常見案例裡,事實應是「大陸人不應把仇恨轉向香港人」。 牠們往往能把惡毒、二次傷害的言詞,包在謙謙有禮的偽糖衣中。

(有人問我,點樣可以更容易地揭穿呢d語言文字陷阱?)
其實,呢個能力人人都有。
當你聽到、睇到一段言論,表面謙謙有禮,一副「係度講道理」既姿態;但係你硬係睇完會覺得唔舒服,硬係有d野,感覺受到刺傷,但係一時未必搵到條刺;呢種情況,好大機會就係段野有陷阱係裡面。
爭在大多數人「唔相信」自己既感覺。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2】
案例『卡尤加 上午10:15   大陆普通人也是没办法。有钱的早移民或者从欧美买了。穷人何苦为难穷人。』(註:或者說「普通人」)
一群財大氣粗鼻孔向天不可一世的狗賊,先跑去人家的家園糟蹋、拉屎,臨走還要說不是牠們照顧,你們這些穷人玩完了。
等到人家"穷人"不再忍讓,站起身指責了、作出限制了、這些人就又變臉了,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假裝「受害人」,說「穷人何苦为难穷人」了。
真是無敵啊!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3】
『要怪就怪中国政府,不要怪到老百姓头上』
特別提醒大陸人,免得你們又再蒙混過去了: 「信心危機」是大陸民眾自己做成的 (大陸商人不是中國大陸人?),不要以為可以很方便,合上眼就把壞事全推到政府頭上。許多問題的源頭根本就是來自大陸民眾本身。

(追加:通常接著就想說「黑心商人」不是「普通人民」的了)
嘿!又不承認黑心商人的「大陸人」身份了?真是好啊,「大陸民眾」一詞可以隨時搓圓按扁啊,真是無敵。喜歡時就無所不包,不喜歡時就隨意剔走一大票,無敵啊!
不要以為只有家財萬貫那批才叫黑心商人,「大陸黑心商人」充斥在小作坊、市場、街市、廠廈、城鄉結合部、商業街。「大陸黑心商人」就在你們當中。
又說牠們不是中国人了嗎?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4】
『又受到中共利用,搞人民內鬥了』
這種老生常談我駁過,但今次說其他。
大陸人有中共這個方便的藍子,就覺得自身任何醜行、惡行都可以往裡面丟,然後假裝自己很善良。奶粉問題不要再裝作被中共利用了,毒奶粉是人民自己做跟賣的,不是中共。中共期望的是你們都在國內買奶粉(有稅收),而不是到外面買。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5】
『你连中国民众也要反,那你就是中国民众的敌人』
他媽的還甚麼「中国民众的敌人」,真是笑話。為甚麼要我們犧牲自己,來當你們「中国民众的朋友」?當你們朋友很有寶?「小日本」也是你們「中国民众的敌人」啊,我就看不到有甚麼不好的。



【評論大陸人時的普遍盲點】
匯總幾個評論大陸人時總忽略了的盲點:
①因為共黨太壞,便常下意識認定「百姓」善良無罪;
②大陸民眾的卑劣屬全面性,絕非極少數,且已深植其認知及三觀中;
③大部份民眾並無親自傷害人,但不影響結論,因非審判單一具體事件。正如草原百獅,雖只有一獅曾傷人,也不影響「所有獅都危險」此一論述。



『大陆限的是二奶,港人不能到大陆包二奶』
—— 雖是玩笑,也能秀智商。香港是限離境,不是限使用;假如在此例裡大陸真能如香港立法出台,「限制大陸二奶出境」,我第一個拍掌喊好,更相信全港不論是麻甩還是婦女,都會破天荒為黨歡呼一次。



【聲討香港惡法】
香港枉稱自由城市,「強姦罪」這種英治時期殘留的惡法,竟把自然交媾的人處以終身監禁。限制帶套,甚至罰款都可以理解,離譜的是監禁。為尋常的操逼行為祭出監禁,出手未免過重,反應過激。性交本來就合法的,強姦者同樣付出精力和精液。這種惡法居然可以出台,香港跟兲朝還有兩樣嗎?




中國大陸,遍地畜牲。


中國大陸,遍地畜牲。


我是有許多能談得來的大陸網友,可是我們雙方都明白,他們這種思想像個「正常人類」的,其實在牆內只屬極少數,連0.1%都不到。我們能認識,本來就是「多重過濾及取樣」的結果 (*註)。事實上接觸中國大陸、以及中國大陸人愈多 (那怕是已經經過過濾的「網民」),愈能明白,中國大陸,確實還是普遍滿佈畜牲。

聽上去很難聽,其實即使在去年「反蝗」最熱的時期,我也還不這樣認為,我也還不想這樣說。可是現在我一面搖頭,一面決定說出這個結論。現在是2013年3月,「奶粉問題」本來就已吵了近一年了,但當新例出台,卻還是見到數之不盡的大陸狗,如蝗蟲一樣滾出來,又再重新說著牠們的那些毫無新意、但牠們卻以為是甚麼驚世偉論一樣的那些鬼話。雖然也只是那些耳熟能詳的狗屎,可是,這些大陸狗們的反應、以及整件事,卻很令我感到心寒。對我來說,這次就是最後的那根稻草,它終於壓了下來。

有一些事情,本來就在過去這年裡面不斷積累,而這根稻草壓下來之後,我就再無縣念。看到網上這些中國大陸人的言行,我就明白,事實很明確也很簡單:中國大陸,遍地畜牲。牠們當中的正常人類,不足0.1%,千份之一。把牠們剖開,人皮之下,就是一頭又一頭的禽獸、一隻又一隻的畜牲。畜牲才是佔據著這個族群的主體,沒有必要再說甚麼「不是每個大陸人都是這樣」或者「壞的只是一少部份」這些鬼話,事實上,牠們當中的絕大部份,都是沒有人性的畜牲。你完全不能拿正常人類的標準來檢視牠們這個族群。

(*註:因為太多人愛拿自己熟悉的少數網友,來當成「中国人」的整體構成,所以我有必要粗略說明一下,我經常說的「多重過濾及取樣」大致上是甚麼意思:在中國大陸,能(有條件)上網 → 會/肯上網 → 不是只開QQ、打牌、CS、看電影、看韓劇…而是去看文字 → 有能力翻牆 → 翻出來還願意去看這類東西、議題 → 還是去看推特、G+這少數 → 不光是看,還肯打字寫回帖 → ……而這樣子的人裡面,也還是只有「極其少數」的人,是思想像個人類的。)

✦✦✦✦✦✦✦✦✦✦✦✦✦✦✦✦

有許多人 (不論其立場) 總以為,我說「中國大陸,遍地畜牲」只是句「氣話」,其實不是。不是氣話,而是很冷靜地說的。(香港的「畜率」正在上升,但暫時還遠未到一個普遍程度。)

中國大陸人總愛執著字眼上「全部」與否,最愛說人家「一竹篙打一船人」之類,坦白說,這種做法是很可笑的。討論問題,從來不需要描述對象必定「全部100%符合」才能說,否則大家甚麼也不能說。我說『人類從二十樓跳下來會死』,這個論述並不會因為少數奇聞案例而變成錯誤。當我說「中國大陸人很壞」時,他們就跳出來罵,但假如我說的是「中國大陸人都很好」,他們就會猛加點頭,說我「中肯」,這個時候又絕口不提「一竹篙打一船人」了。

至於為何不是「氣話」?其實很簡單,只是過去一直出於各種原因,忽視了,或者單純不敢、不好意思說出口。

幹下某項醜行、獸行 (例如拖孩隨地拉屎、哄搶災場物品、反覆哄搶人家的奶粉…馨竹難書) 的中國大陸人,可能只有一個被曝光。但每當有一個被曝光,卻會引來一千個大陸人(這個比例還是保守了) 湧出來為這頭畜牲而辯駁、護航、甚至喊好,非但不認為有問題,相反地更用更惡毒的言詞,來反罵把惡行曝光、指責惡行的香港人。

某人自己並沒有幹那件事,但是他卻是從心底裡支持那個行為,支持那些幹下那件事的「同胞」,甚至其實還是恨自己沒逮上幹這件事的機會。這樣,他雖然沒有幹過,但同樣是一頭畜牲,因為牠認同那個行為,只是沒有「幸運地」遇上機會。更有幾乎相同數量的大陸狗賊,愛用各種混淆視聽的陰毒言論,偽裝自己在「說理」來反覆對香港人作二次傷害。這些狗賊,往往還是大陸的所謂「公知」呢。

即使是在經過過濾的網絡平台上,這種畜牲都佔去絕對性的大部份。即使經過過濾,能說人話、像個「正常人類」的大陸網民,也還只屬極少數 (這少數,還會屢遭其他「同胞」的惡毒責難)。這就是「中國大陸,遍地畜牲」的真像。



草原上有一百頭獅子。實際上,只有一頭獅子曾經咬傷人;但我認為,公開警告「這裡所有獅子都很危險」是正確的。即使裡面,原來有一頭獅子是絕不會咬人的。



✦✦✦✦✦✦✦✦✦✦✦✦✦✦✦✦


有個常見的說法: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仍是山。
我曾經認為,自己相比起大部份一般港仔,算是更了解中國大陸人、或者中國大陸這個畸型國家。不過,我終於發現:見山,仍然是山。
我們看這個山,已經看得足夠多了。

我當初開Twitter帳戶,目的是為了跟進「廣州撐粵語」事件的情況;回頭一看已經是2010年的事情。往後,每每有任何較矚目的維權事件、大事情,例如中國茉莉花、錢云會、還有多次的地方維權、大型群眾活動…我也還非常熱心地做一個中轉,雖然明知道出不到甚麼力,但總期望,至少算是個牆外的中轉站、或者協助做牆外備份。

後來有了G+,我就開始把重心放到G+上。其實我開G+時,我的立意,還是希望可以以我的身份,來讓更多香港網民們「了解國情」的 —— 我指的「了解國情」,意思是讓更多港仔港女們,能更及時看到「大陸正在發生乜野事」,例如那些地方維權事件…的即時資訊。

不過在使用G+的這些時間裡面,對中國大陸 ——— 嚴格來說,是中國大陸人的觀感,起了極大的變化。尤其在過去的這一年左右,有許多事情,已經改變。而今次,是對我本人而言的最後一根稻草。我的許多想法,都已經跟以前再不一樣,無法再回頭。

至少,我是不會再抱著一個「幫助他們一臂綿力」的心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們的問題,他們自己解決好了,反正他們如此的牛B,估計亦沒甚麼是需要我這個「香港狗」去幫的、能幫的。「新聞級」的事情儘管轉一下,反正就當是「鄰近國家新聞」。用個具體一些、本土一些的說法:話之你死。

✦✦✦✦✦✦✦✦✦✦✦✦✦✦✦✦


我明白他們是從少被洗腦,但這個雖然無奈,卻是一種「事實」。每個人都必得為他實際做出來的事而負責,即使他是被洗腦的也一樣。只要在跟我接觸他們的當時,他們還沒「清醒」的話,我也就同樣會痛罵。我不能假設他們每個人將來都會改變,只可以就「當下」而作出反應。正如某甲二十歲時殺人越貨,到四十歲大徹大悟。但假如我在他二十歲時遇到他,我就會說他是殺人犯,而不會「假設」他將來怎樣變好。至於是否「無辜」、不給機會?很明顯答案是「否」。

少數人 (我強調,其實只有極度非常極之少數) 後來清醒了,那我自然能跟他好好說話,這是作為對一位「正常人類」而言的社交介面。這是一個「時機」的問題,亦是他本人因為改變了,而得到的成果也。



(本文最後於 2013.04.11 修訂,把後來追加的一篇文章匯合到一起。)




2013年3月1日

土國長途大巴

【土國長途大巴】

呢張影得唔好,土國既長途大巴。



熟我都知,我係非常中意坐大巴旅行既,要我揀火車同大巴我打死都飛去坐大巴。不過咁多年來,都冇坐過任何夕發朝至既過夜大巴喎 (當然講緊大陸),其中主要原因反而唔係安全問題,而係大陸過夜大巴基本只有臥鋪 (實有人包淆頸話有座席,鬼唔撚知咩!班次少及難買呀大哥!),而大陸既臥鋪大巴係我死穴,諗起陣大陸厘臭腳味 (仲要成車人都係) (仲要蓋佢地果d千年唔洗既屎忽味氈成晚) 我就投降。終於要係土國被逼試喇。

嗱,我先舉d牌面先。土國長途大巴呢,就牌面睇,照計應該係完全無敵既:
- 唔貴
- 乾淨 (我留意到,每程都routine洗車)
- 靚椅,唔係甩皮甩骨果d
- 居!然!有!個!人!娛!樂!站!(可惜電影只得土文配音仲無字幕)
- 居!然!如飛機一樣有專人服侍有drink選擇…
- 仲!居!然!有小食,小食仲有得比你揀!!
- 長途休息站搞得有聲有息,比大陸好三四倍(呢個應份…)

以上咁多一流優點,本來,應該係完全無敵,right?之但係……有一個缺點,就只有一個缺點。而呢個缺點,足夠將以上優點全部打消,由The Best變成我坐大巴多年,最難受最可怕既體驗。


佢冬天放暖氣。


Well,你地土國凍,「冬天放暖氣」照計係優點黎。但係!但係!你架車係密封既,而你放暖氣係用獨立腳底噴氣既器材,而車本身個冷氣/空調係熄晒。大佬,well,可能你地慣左,但我呢個香港人,就熱撚到頭痛(我本身仲係個人特別「熱」果種)。

我係大陸坐過綠皮車硬座,well,佢係好熱,但在大陸,大家唔介意除晒上身冇尷尬,都叫頂得到。但呢度穆斯林國家,我已經除到最底果件底衫喇,仲係成面大汗,而我望望隻錶,他媽的仲要焗多五粒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