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6日

中國大陸,遍地畜牲。


中國大陸,遍地畜牲。


我是有許多能談得來的大陸網友,可是我們雙方都明白,他們這種思想像個「正常人類」的,其實在牆內只屬極少數,連0.1%都不到。我們能認識,本來就是「多重過濾及取樣」的結果 (*註)。事實上接觸中國大陸、以及中國大陸人愈多 (那怕是已經經過過濾的「網民」),愈能明白,中國大陸,確實還是普遍滿佈畜牲。

聽上去很難聽,其實即使在去年「反蝗」最熱的時期,我也還不這樣認為,我也還不想這樣說。可是現在我一面搖頭,一面決定說出這個結論。現在是2013年3月,「奶粉問題」本來就已吵了近一年了,但當新例出台,卻還是見到數之不盡的大陸狗,如蝗蟲一樣滾出來,又再重新說著牠們的那些毫無新意、但牠們卻以為是甚麼驚世偉論一樣的那些鬼話。雖然也只是那些耳熟能詳的狗屎,可是,這些大陸狗們的反應、以及整件事,卻很令我感到心寒。對我來說,這次就是最後的那根稻草,它終於壓了下來。

有一些事情,本來就在過去這年裡面不斷積累,而這根稻草壓下來之後,我就再無縣念。看到網上這些中國大陸人的言行,我就明白,事實很明確也很簡單:中國大陸,遍地畜牲。牠們當中的正常人類,不足0.1%,千份之一。把牠們剖開,人皮之下,就是一頭又一頭的禽獸、一隻又一隻的畜牲。畜牲才是佔據著這個族群的主體,沒有必要再說甚麼「不是每個大陸人都是這樣」或者「壞的只是一少部份」這些鬼話,事實上,牠們當中的絕大部份,都是沒有人性的畜牲。你完全不能拿正常人類的標準來檢視牠們這個族群。

(*註:因為太多人愛拿自己熟悉的少數網友,來當成「中国人」的整體構成,所以我有必要粗略說明一下,我經常說的「多重過濾及取樣」大致上是甚麼意思:在中國大陸,能(有條件)上網 → 會/肯上網 → 不是只開QQ、打牌、CS、看電影、看韓劇…而是去看文字 → 有能力翻牆 → 翻出來還願意去看這類東西、議題 → 還是去看推特、G+這少數 → 不光是看,還肯打字寫回帖 → ……而這樣子的人裡面,也還是只有「極其少數」的人,是思想像個人類的。)

✦✦✦✦✦✦✦✦✦✦✦✦✦✦✦✦

有許多人 (不論其立場) 總以為,我說「中國大陸,遍地畜牲」只是句「氣話」,其實不是。不是氣話,而是很冷靜地說的。(香港的「畜率」正在上升,但暫時還遠未到一個普遍程度。)

中國大陸人總愛執著字眼上「全部」與否,最愛說人家「一竹篙打一船人」之類,坦白說,這種做法是很可笑的。討論問題,從來不需要描述對象必定「全部100%符合」才能說,否則大家甚麼也不能說。我說『人類從二十樓跳下來會死』,這個論述並不會因為少數奇聞案例而變成錯誤。當我說「中國大陸人很壞」時,他們就跳出來罵,但假如我說的是「中國大陸人都很好」,他們就會猛加點頭,說我「中肯」,這個時候又絕口不提「一竹篙打一船人」了。

至於為何不是「氣話」?其實很簡單,只是過去一直出於各種原因,忽視了,或者單純不敢、不好意思說出口。

幹下某項醜行、獸行 (例如拖孩隨地拉屎、哄搶災場物品、反覆哄搶人家的奶粉…馨竹難書) 的中國大陸人,可能只有一個被曝光。但每當有一個被曝光,卻會引來一千個大陸人(這個比例還是保守了) 湧出來為這頭畜牲而辯駁、護航、甚至喊好,非但不認為有問題,相反地更用更惡毒的言詞,來反罵把惡行曝光、指責惡行的香港人。

某人自己並沒有幹那件事,但是他卻是從心底裡支持那個行為,支持那些幹下那件事的「同胞」,甚至其實還是恨自己沒逮上幹這件事的機會。這樣,他雖然沒有幹過,但同樣是一頭畜牲,因為牠認同那個行為,只是沒有「幸運地」遇上機會。更有幾乎相同數量的大陸狗賊,愛用各種混淆視聽的陰毒言論,偽裝自己在「說理」來反覆對香港人作二次傷害。這些狗賊,往往還是大陸的所謂「公知」呢。

即使是在經過過濾的網絡平台上,這種畜牲都佔去絕對性的大部份。即使經過過濾,能說人話、像個「正常人類」的大陸網民,也還只屬極少數 (這少數,還會屢遭其他「同胞」的惡毒責難)。這就是「中國大陸,遍地畜牲」的真像。



草原上有一百頭獅子。實際上,只有一頭獅子曾經咬傷人;但我認為,公開警告「這裡所有獅子都很危險」是正確的。即使裡面,原來有一頭獅子是絕不會咬人的。



✦✦✦✦✦✦✦✦✦✦✦✦✦✦✦✦


有個常見的說法: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仍是山。
我曾經認為,自己相比起大部份一般港仔,算是更了解中國大陸人、或者中國大陸這個畸型國家。不過,我終於發現:見山,仍然是山。
我們看這個山,已經看得足夠多了。

我當初開Twitter帳戶,目的是為了跟進「廣州撐粵語」事件的情況;回頭一看已經是2010年的事情。往後,每每有任何較矚目的維權事件、大事情,例如中國茉莉花、錢云會、還有多次的地方維權、大型群眾活動…我也還非常熱心地做一個中轉,雖然明知道出不到甚麼力,但總期望,至少算是個牆外的中轉站、或者協助做牆外備份。

後來有了G+,我就開始把重心放到G+上。其實我開G+時,我的立意,還是希望可以以我的身份,來讓更多香港網民們「了解國情」的 —— 我指的「了解國情」,意思是讓更多港仔港女們,能更及時看到「大陸正在發生乜野事」,例如那些地方維權事件…的即時資訊。

不過在使用G+的這些時間裡面,對中國大陸 ——— 嚴格來說,是中國大陸人的觀感,起了極大的變化。尤其在過去的這一年左右,有許多事情,已經改變。而今次,是對我本人而言的最後一根稻草。我的許多想法,都已經跟以前再不一樣,無法再回頭。

至少,我是不會再抱著一個「幫助他們一臂綿力」的心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們的問題,他們自己解決好了,反正他們如此的牛B,估計亦沒甚麼是需要我這個「香港狗」去幫的、能幫的。「新聞級」的事情儘管轉一下,反正就當是「鄰近國家新聞」。用個具體一些、本土一些的說法:話之你死。

✦✦✦✦✦✦✦✦✦✦✦✦✦✦✦✦


我明白他們是從少被洗腦,但這個雖然無奈,卻是一種「事實」。每個人都必得為他實際做出來的事而負責,即使他是被洗腦的也一樣。只要在跟我接觸他們的當時,他們還沒「清醒」的話,我也就同樣會痛罵。我不能假設他們每個人將來都會改變,只可以就「當下」而作出反應。正如某甲二十歲時殺人越貨,到四十歲大徹大悟。但假如我在他二十歲時遇到他,我就會說他是殺人犯,而不會「假設」他將來怎樣變好。至於是否「無辜」、不給機會?很明顯答案是「否」。

少數人 (我強調,其實只有極度非常極之少數) 後來清醒了,那我自然能跟他好好說話,這是作為對一位「正常人類」而言的社交介面。這是一個「時機」的問題,亦是他本人因為改變了,而得到的成果也。



(本文最後於 2013.04.11 修訂,把後來追加的一篇文章匯合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