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4日

旅行舊照系列 西安篇

旅行舊照系列 西安篇

注意一下,是「西安」,不是陝西,因為我基本只去了西安和咸陽。西安是其中一個, *我經常推介給別人去的大陸城市* ,它有許多的優點/優勢,而且去過的朋友都贊好。

首先當然得有個大前提,就是你必需必需要對歷史有點興趣、至少是對古物古建築有點興趣才行,否則一切都是多餘。「大長安」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撳住我黎打」的城市:我既對歷史有興趣,更愛古建築、古物、古文明;愛「秦俑」愛到不得了,最重要的還是,我偏偏還是一個古城迷!

請給我一個不去西安的理由。

推介去西安還有許多很實際的理由。西安非常適合快速、短暫的旅程。它主要看點幾乎都齊集到省會本地,不需要下飛機後還要再轉道多走一天兩天。兵馬俑車程都只是一小時左右。



西安鐘樓。「大長安」的主要地標。確實很壯觀,視覺震撼力很巨大。這個絕不是那種廉價的讚美。



鼓樓。



鼓樓旁的回民街。其實這個已經只能算半個假貨,比較「真」的要走到它盡頭再轉進去的「坊上」;但我當時由於太多人擁擠,忘了拍照片。





「朱雀門」嘛,看名字就知道是內城的南門。


這裡就是長安嘛,走到哪裡都能遇上一些古跡。


華清池。按正常路線,從市內出發去兵馬俑必經之路,在那一帶還能見到許許多多集中華文化精粹的各種「假景點」,而這個華清池則是給予坐公交去看兵馬俑的遊客們的致命一擊,因為好歹「華清池」本身是真的。
我的那班車,全部所有乘客除了我之外就100%全數被「騙」下車,去看這個「不容錯過的奇觀」景點了。我以為車上某些手上拿著一整疊打印出來的「攻略」來旅行的年青人們能堅持得住的,因為至少他們看到有我這樣不為所動的乘客嘛…中國人。唉,中國人。




相信跟網上攻略寫的不同,估計一直以來只有極少數像我這樣能堅持不跟隨「所有乘客」下車看華清池,堅持直接去兵馬俑的人。公交把我丟在鳥不生蛋的停車場就關門走了,偏偏當日天氣極差(圖中已經是我後製修得很過份的效果,現場能見度非常低),不過能看見某個方向很多人走,我才知道應該走哪邊。



入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華人民共和國啊!!!你們真是集這個文化三千年以來最醜陋的一切!!



例景。相信大家早已看到厭,我就不再重覆那些你已經看過二百六十次的描述了。






網上經常被人提起的那把秦劍。




我是為了兵馬俑和它而來的。真正的中式城牆。



西安算是把城牆「有機化」得相當不錯的。



內城裡面到處都是歷史景點,不過許多我都沒興趣進去,例如孔廟、碑林。在外面行過就算了。





小雁塔。我個人喜歡小雁塔多於大雁塔。小雁塔很有風味,遊人較少(很關鍵!),比較清幽。



假如下雪,這可是多麼美麗的景象?



大雁塔+大慈恩寺。作為最標誌性的唐代佛教寺院,在外面這條長長的,才是貨真價實的「表參道」。




Well,左邊是大慈恩寺廣場上的;不過人家日本有的是真貨。右邊:奈良。




大慈恩寺的真正主角:玄奘



他怎樣看,面前的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



我住的小賓館開窗就能看見南門,很近。還只是90元。



晚上打的又經過它。



北門箭樓。



城牆根。



陜西省博物館。好像近年搬遷了,而且還免費了。當時要30元,但也很值!



走上鐘樓,朝鼓樓方向。



望向南門。



鐘樓的偏鐘表演。



南門。這裡是城牆的主要登城口。其實四面都有地方可以登城,不過這裡是主要入口。



「甕城」。





選這張,因為能明顯看到外高內低的地勢,方便排雨。



城角。



西安Fun:西安模特兒。我還見到有兵馬俑頭穿女裝泳衣的,不過不太好意思拍……

2013年5月6日

海運大廈印象

海運大廈印象

我腦海中既海運大廈…

有d鋪,我永遠都記得。有d鋪,甚至好似依家仲係度。

行果條大樓梯上去,一入門口,左邊角落就係一堆幾間「奇怪既古董店」,唔係淨係古董,都包括一d世界各地既得意野。細個果時行過就一定會去睇佢果d燒成奇型怪狀既可樂瓶…

之後係一堆珠寶店、「貴錶」店,但唔係依家果幾間。之後到第一個大廳,即而家成日搞車展果度,左邊有酒鋪,以前成日賣「酒辨」,即使我地呢種窮等人家,都有能力買幾隻返去放櫃度當擺設。

之後有「哥哥公司」,玩具店。當年黎講算高級野,鬼仔玩具。我地有得睇冇得買。當年d售貨姐姐係冇面比既,態度「真實」到依家你地d後生仔想像唔到,擺明黑住塊面大聲叫你地d爛鬼細路咪亂搞d貨呀,你地呢d細路買唔起架喇咁。反正佢d鬼佬顧客聽唔明。

斜對面係See's Candy時思糖果,依家應該仲係度,但好似已經轉左鋪位。總之以前係在地面果層既。當年我仲係會話,大個左賺到錢就會入去買比阿媽食。

再入d就好難記喇。再入面已經無法記得邊個鋪位係d乜,只記得有幾間專賣大肚衫、有好多賣BB野、仲有幾間阿差賣地氈既。我細個經過都好驚,總覺得賣地氈果d鋪頭都好陰森恐佈。

2013年5月5日

對戴耀庭一眾的火鳳式終極幻想


【對戴耀庭一眾的火鳳式終極幻想】 

以下只是我個人對「佔中渣旗派」的一種出於「恨銅不成鈦、何解你們咁on9」情緒而引起的「火鳳式幻想」。非為他們站台,亦非取笑調侃。純想像,純「劇本創作」,雖然我主觀很希望真相就是這樣。


無論是今次還是之前,戴他們都有一個非常可笑的想法。照常理說,一個能夠在當初說出「佔領中環」那一系列文章來的人,應該是不可能犯下這麼多基礎錯誤的。
我不敢太「火鳳化」,但是至少我自己,在漆黑的心裡點著一盞小燈,期望著他們不停說著這麼多蠢話,其實都只是「手段」……

那個基礎錯誤就是:他們「有權」定義和劃分甚麼人、哪些人才是屬於「他們」行動的一份子、或者反過來,公開宣佈哪些人「不是」他們的一份子、不是他們的行動。但是,他們卻不可能阻止任何其他人進入中環,以至於其他地方。

這一點,就是我仍然點著一盞心燈,希望其實他們只是在「玩得高級」,正在跟全香港人玩著一套「你們懂的」式的煙幕;玩到就連毓民他們都看不透。ok我承認,我這樣想,應該是真的樂觀到可笑。看他們也的確左看右看都不像是能玩到這一步的人。

要想玩到這種境界,必需要是本身已經非常為大眾熟悉的人物、大眾對其很有信心的人物。但戴他們一伙都不是這樣的人。



ok,我畫公仔畫出腸啦:以下係我既火鳳式幻想

佢地不停講呢類蠢話,其實一來為左保障「自己」。呢個「自己」指既係果班佢地較早前提出既果一群意同道合者:(我記得)例如話40以上、中產、專業人士… 當時好多人撰文,話佢地蠢到不行,因為呢班人一死(拉拉、留案底之類,當然也可能真係死),香港就算即刻獨立都元氣大傷。但假如依家係「火鳳化」,咁佢地其實就正係用心「保護」緊呢班將來新香港既中堅。

佢地「不斷」公開講蠢話,以火鳳化劇情而言,好可能就係發現冇乜人聽得明佢地弦外之音。所以只好一再講支節,但又唔能正面講出真正想講既事。

大家,所有當初聽見「佔領中環」覺得有d料到既大班人,後來不停一次又一次聽戴佢地既說話而覺得失望甚至激憤。但係當初「佔領中環」呢粒種子,已經播下。佢地一直係度「公開表達自己儒弱」,但刻意唔提果個基礎錯誤:其他人係可以以任何名義,自己進行自己既「佔中」行動架。

而我幻想 (我再強調一次,是幻想),佢地一直主動出黎講咁多令人氣餒甚至覺得好笑既笑話,會唔會其實係一種「你們懂的」式宣言,只係普遍仲未有人睇得明:

「嗱,佔領中環既可行性同目的我就由一開始已經講左,亦都預留左好足夠既時間比大家思考具體做法(同退路);依家呢我就講得出做得到,我棟左第一支旗出黎先,嗱嗱嗱我講到明呀,我呢,就講愛既,我講和平既,我絕對唔暴力架!你地邊個暴力、乜乜物物呀果d呢,就唔關我事既,你地唔想玩溫和,你地想做其他野既,得,你地自己點玩都得,就係唔關我事,唔係我叫你地做架下,知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