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竟然無人談論特區警察的無法無天?

竟然無人談論特區警察的無法無天?

(寫於2014.06.27)

我對表決的手法和結果,並沒有太大的激動。真的。
因為其實現在這個,已經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甚麼意思?一會再說。

令我最激動、(對港豬)最痛心的事情,是為甚麼現在特區警察的無法無天、可恥、醜惡、莫須有,何以竟然無人談論和關注?除了在網上我們這一少撮。完全沒有見到任何社會人士對此說過話。沒有看到法律界有人說過一句。
甚至!甚至!甚至!我居然連預想中應該會鋪天蓋地的那類「差佬做得好!」「拉鳩晒班仆街仔就啱喇」這類言論也不太看見!甚麼意思??就是連那些「對家」都不覺得值得一談!

說回表決。現在這樣通過,還可稱作一齣鬧劇,因此可能引致的「後續」還有許多可能性(例如司法覆核);
至少至少,現在大家能夠見到政府怎樣醜陋;「幸運」的話,這樣醜陋到有點搞笑的結果,估計即使是建制派,雖然「成功爭取」但也很可能沒臉子拿出來大書特書。
但這些不是重點,根本就不是重點。
我就說不好聽的:其實即使沒有這麼搞笑,就是很正常地表決,結果也就是29 vs 22;不好聽的說,今晚的議會之內,本來就是這個結果。
因此我才說,此刻的這個「劇情」,其實反倒還是比較好的。比起「平平凡凡的輸掉」,反倒還「贏」到了一堆變數。明白嘛?今晚,本來就是所有人(港豬們)根本麻木且不會多關心一秒鐘的「29:22」而已。

2014年6月18日

致 偉大既香港年輕行動者們

致 偉大既香港年輕行動者們
(寫於2014.06.18)

我講既野,好多人會好唔啱聽,甚至可能會認為我係「叛徒」。

因為,我想同後生仔講既係:暫停,放手,由此刻開始,乜撚野「行動」都唔撚做,只係保留繼續寫文、轉貼、做圖、嘈交…。就係唔做任何行動。
因為…你地係偉大既。你地爆發出黎既正義之火,一定要先保留住,而唔係一點著,就即刻比依家呢班邪惡醜陋既人(唔只係警犬)所撲滅。
因為……你地實在唔值得為而家既呢班港豬而犧牲。
有所為、有所不為,犧牲,要有價值,但而家2014年既呢班港豬,唔值得要你地而家就去為佢地犧牲。佢地唔配。

你地心中有火。你地心裡有光輝。你地甚至不惜犧牲,但你地仍然未夠準備;你地無論身心都未有應有既準備。但你地既敵人眾多,準備充足,武器充份。你地既敵人包圍四周,係大部份情況下,呢d「敵人」,仲係充斥係你地屋企人、學校、公司(尤其你地既上司)裡面。呢d人依家只想你地死,不知幾恨睇住你地死。你地被拉、被爛坦警察打,佢地仲會騎騎笑,大讚警察打得好。
你地依家,正在為咁撚樣既港豬而出力、犧牲。你地既偉大,好容易係依家剛剛萌芽階段,就即刻比共產黨、親共特區、大中華五毛港豬、同「冷漠港豬」呢個黃金組合所吞沒。吞沒一兩次,就唔會再有新既火種留低。

為目前既呢班打靶港豬而被拉、被打,係毫無價值既。放開雙手,維持冷眼旁觀。港豬中意靠左膠,儘管留比佢地發揮;港豬中意傳統唱K贖罪券,隨便佢地去打飛機然後「感到好自豪」,唔好傻埋一份就得,所以我強調「冷眼旁觀」。
等乜野?等呢班港豬,漸漸親身蒙受傷害、自己親身體驗下你地所感受既冤屈之氣。呢班港豬,抵撚死左好耐架喇,你地後生仔提佢地,佢地嫌你多事唔識野;點解唔等佢地親身享受下自己求得之果?

你會話,喂,我地都一樣陪佢地受架喎。係架。但你地唔撚使依家就比人拉比人打丫,最重要係,「唔值得」丫嘛。
何況我講句唔好聽既,以目前情況,依家就算你地出黎犧牲完,你估情況會轉好?唔會,你地出黎死,之後一樣係輸,因為目前呢班港豬,根本唔將之當一回事。你地出黎犧牲左,佢地仲會哈哈笑。如果依家咁樣犧牲,就真正毫無價值。

保留力量、準備自己。身心都要準備。冷眼旁觀,由得呢班港豬享受下切膚之痛、等班港豬享受下「再無後生仔主動出黎幫佢地頂住」而佢地就安然返工對住個電視取笑辱罵你地,有事就等佢地學下親身企出黎抗爭、親身企出第一線面對下d特區爛坦警察。畢竟,本來最應該企出黎戰鬥既,一直都應該係呢班人,而唔係你地。

你地以為我講緊風涼話?其實咁多廢話,歸納都係叫你地唔好隨便犧牲,而不如等呢班冷漠港豬都願意成為行動者之時,你地至有真正足夠既支援同後盾。

瞌埋眼要人數,港豬從來都冇少過,六四奔喪十幾萬、年年七一中位數都十萬以上。但呢個「人數」毫無意義,因為呢十幾廿萬只肯做「溫和打坐者」,而唔係「行動者」。假如佢地係行動者,我地老早就乜都贏晒啦。而我既意見係:你地休息、放手,等呢班中壯港豬,親身比賤種特區政府刺激下,睇睇刺激到幾時都成為行動者。

(假如真係證實呢班根本係死豬,點用滾水碌都唔痛唔癢,咁到時個就唔再係咁玩喇,依家亦未適合講。)

2014年6月8日

大陸人還敢罵香港人「搞封閉」?

大陸人還敢罵香港人「搞封閉」?


看見有一些典型「平時轉轉翻牆六四裝民主反共,卻見不得香港人指責他的那些親愛可敬的大陸好同胞」的那些所謂「大陸民主網民」,居然還敢滾出來指責我們香港人「搞封閉」了

我們的家園正在被中國大陸蝗蟲侵蝕。我們不救自己的家,難道要把家園獻出來給中國大陸蝗蟲?
還他媽「封閉」,你走出家門時怎麼居然鎖門了?你搞封閉嗎?你信不過你那些好同胞?你怎不去罵銀行金庫搞封閉?
人家就理應打開家門口、任憑這些畜牲大陸蝗蟲搶掠?
封閉封閉,封你老母啦!

香港人,本來就不封閉。我們從來一直都在歡迎著世界各地的人,相安無事。只因為,別人大致都是「正常人類」。
唯獨是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打開它的地獄之門,噴出它裡面那堆畜牲國民、赤色蝗蟲之後,馬上就令香港出現如斯的蝗災了。
多說一句,遠不只是香港,但是香港所遭最甚。
香港人歡迎任何「像個人類」的、具有正常人類底線的人,就是不歡迎牠們、驅逐牠們這些下賤如畜、豬狗不如、食屎疴飯、吃碗反底、掠人家園、面不改容、顛倒是非、毫無廉恥的中國大陸人
這個畜牲族群假如想人家把你們當正常人類看待,先等你們慢慢「進化」成正常人類時,再滾出來人類社會吧。

哪一頭不服氣的大陸人,敢爬出來睜大屎眼,看一看你們中國大陸人這個族群,難道不是下賤如畜、豬狗不如、食屎疴飯、吃碗反底、掠人家園、面不改容、顛倒是非、毫無廉恥 ?
我還已經說得非常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