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

1985年買Apple II

1985年買Apple II

居然找到兩張1985年去高登買電腦(Apple IIe)和「磁碟機」(特登落括號)的單子。


注意我寫的是 Apple IIe ,因為當年估計95%以上的 "Apple兼容機" 都只是 II+,而我很清楚當時特意去一間標榜他們出的機是 IIe 的店子買,價錢也比當年標準稍貴,記憶中平常的II+應該大約$1200+- (不連mon)。事實上用下倒沒發現跟同學們那些II+有任何明顯分別或者任何軟件兼容的差別,唯一能辨認的差異就是別人的II+全部都只有48K RAM on board,都要另外加插一張16K RAM卡,而我的 "IIe" 則是確實已經64K on board (確實是空出了可以使用的#0還是#7,忘了,應該是#0,因為會插#7的通常是插電視機用的PAL卡)。

呀,還有一個應該跟「IIe II+」本身無關(?),但就是我這部機跟別人的明顯差異。普遍的II+的 [Reset] 鍵很容易誤碰 :Apple年代的鍵盤是沒有numpad更沒有那堆Insert、PgUP PgDn的,而Reset鍵卻就大概在你們現在看到Backspace的位置。所以許多人都直接把Reset鍵的蓋子拔掉減少誤碰。而我部機在當年已經有「要按Ctrl-Reset才行」的「新概念」。不過再後來許多新賣的II+機都帶這種Ctrl-Reset設計了。

下面那張是「磁碟機」,後來叫軟碟機,說的是五吋那些「大碟」,肯定許多正在看帖子的年輕人們現實裡面完全沒見過。注意一下,那時在4月買電腦、但到8月才買磁碟機;意思是開首玩的四個月裡面,我想玩game的話, 都是用卡式帶來load的 ,這種「體驗」絕對是大部份年輕人無法想像和理解的一種體驗。不,不是單指「慢」的本身,而是你們腦海中根本沒有那種「會覺得動手load一個程序,"load不到,要重新load過" 是一種尋常狀況」的這種心態。

磁碟機牌子叫Venus,算是很特別的,沒記錯當年普遍的磁碟機是Super5 (後來的Epson) 和Hitachi。我這個Venus牌很特別,比一般的貴50元左右,當年的磁碟機大部份是極厚身極醜樣的,而這隻Venus是第一代「簿磁碟機」,而且跟其他磁碟機相比它非常靜,接近無聲。那年代所有曾經來我家玩電腦的朋友同學,無一不羨慕我買到了這樣子的好貨。

本來應該同時把買mon的單子夾在一起的,但卻找不到;記憶中好像大約600元,這個真記不起來。那時代通常會買一個9吋單色mon來「入門」(比我再老再早的一群,很多會用一張「PAL卡」然後把電腦插到電視上看,但只要想想就明白那有多不方便)。9吋mon是甚麼呢,是很久以前大廈保安室那種四方箱子一樣的「閉路電視的監視器」,當然是單色的,80%以上是綠色,少數是橙色,更罕見但我見過是藍色。
(明白光三原色,就會理解為甚麼作為便宜的單色mon,是不可能給你「白色單色」的。能做出白色的話已經是全彩color mon了)

2015年11月4日

日遊消費FAQ

日遊消費FAQ

有人問我去日本的開支問題,因為她是首次去日本。想到這裡也很可能對網友們有用,索性當成小FAQ來寫一寫。
由於匯率常變,但在日本本地的價格卻往往常年不變 (對,十年前500円/¥的東西,今年還是500円,除了現在要加稅。吃東西的價格也幾乎沒有變化過),而且這裡不只有香港人,所以我只寫¥円價。有需要的網友請自行打開Excel來換算。由於不想誤導新手,所以我會適量round up,例如大概480円的話我會寫作500円。
機票不談,除了變化極大之外,買機票時通常也已經是用本地貨幣來訂。
酒店旅館價格,其實絕對可以獨立開題討論,不過如今用網站來訂,也可以使用本地貨幣顯示。

以下是一般常見的落地後消費sample:

交通
地鐵/電車:一般大約160-200円起跳。「同城內的單程」大概不超過350円,注意我說單程。Day pass是我最喜歡用的,關西(大阪、京都)是600-800円,相信東京或其他城市也不會超過這銀碼。
注意:這是地下鐵的價錢,不是JR 。JR的話貴得很,而且票券繁複,請獨立搜查。
跟許多人想當然的不同,鄉郊的小鐵路比「城裡的」更貴一些。
巴士:說在前面,如非「必要」,我根本不建議坐巴士 (這跟常見的「旅遊文青」告訴你的不同吧)。一般市內也是160-200円左右吧。
必需注意,巴士不一定是「便宜」的。不要想當然。
的士:地球人都知道日本的士昂貴。起錶約660円,深夜另加附加費。很難給予具體概念,我坐過數次的士,基本都在起錶價內就到,比較經典的一次案例是晚上「新宿回新宿」坐了大約1200円。

飲食   (提示一下,我個人從來不去找「名物」、也不會吃放題)
普通拉麵店,約600-700円一碗。900-1100円已經能吃到比較特別、比較優的了。
連鎖餐廳吃個丼(飯),約500-600円已有,700円比較優。通常50-150円能加點小料例如半熟蛋小沙律之類。這裡說的連鎖餐廳是指例如松屋、吉野家、CoCo之類。
壽司店(不是迴轉壽司),當然我不是說高級店,一般700-800円已有「一set」,1000円很不錯了,2000円已經非常豐富一個人吃不完那種。
居酒屋價錢差異太大,我並不熟悉,我自己也想知道這方面的資訊。
看上去很「傳統」的那種「日本料理」,即是那些木店面木欄柵門口那種,其實大約2000-2400円左右已經能吃到(當然仍是裡面比較基本的菜單),應該算是一般人還吃得起,不算離地的價錢。
麥當勞 KFC Lotteria 之類跟香港差不多。不要笑,某些情況下,你還是有機會去吃它們的。
街頭販賣機買一罐/一支飲品,通常是咖啡和支裝茶 120-130円。相信我,你在日本會常常幫趁它們的。偶有特價100或110。酒類貴些,170起跳。

購物   (只談一些給新手們「心中有數」的,否則這題目太大根本無法寫)
最常見的手信:各類鎖匙扣,通常看得上眼的400円up,一般不會貴過700円。
京扇,「很日本」那種,量產化到處都有賣的那些,不是高級品,1000円左右
扭蛋,一般200或300円。(有些100円,是你肯定不會有興趣的)
御守,一般500-700円,偶有較特殊的要800-1000円。繪馬通常500円。
不算購物照樣放到這裡:投幣洗衣機一般100円,乾衣機一般100円30分鐘(許多時候需要乾衣1小時,即是200円)。

2015年10月25日

膠囊酒店初體驗

膠囊酒店初體驗

相信大部份人會用獵奇心態來看西成區的耆英旅館;但「膠囊酒店」,則更為「現實」也更有真實需要想了解的。我也有點出乎意料,因為當我問及身邊一些「日遊達人」,卻竟然沒有一人曾經住過,但想想也並不訝異,因為在正常情況下我也絕不會有興趣去住。
(先旨聲明,出於一些酒店方面的原因,因此我這個「初體驗」的心得,可能根本不能代表一般的其他膠囊酒店,理由你們會在後面看到。)

如之前西成區帖子所述,本來我整個行程都訂好住宿了,然後才發覺某間旅館其實並不歡迎外國人,於是急忙重新安排。那些過濾出來仍然有房間的,索價五千港紙(以下同)或以上那些就不談了,市區仍然有一些hostel床位,以及這間膠囊酒店。hostel床位大約百多元,而膠囊稅後是$210。你問我,其實兩種都不想住,但型勢不得不選,兩害取其輕之下,我最後還是寧願去體驗一下膠囊,至少至少還可以滿足一下好奇心,寧願這樣我都不願意去hostel……

這裡先給大家看看公開連結。我本身是慣用hotels.com的,但今天似乎網站打不開,我就發這個agoda的: http://www.agoda.com/ja-jp/sauna-capsule-spadio-hotel/hotel/osaka-jp.html
但更建議大家進去望一望其官網: http://www.spadio.net/

應該能看到了,這個「膠囊酒店」其實它的主業是溫泉業務,因此我相信在運作上 (以及作為住客的體驗),它不一定能代表其他標準的、純粹的膠囊酒店。劇透我的最終結論: 『事實上,它比起之前提及的西成區綜援旅館,更不方便。』

但強調,它所有「不方便」的元素,可能因為它是以溫泉為本業而不是酒店。我沒試過其他膠囊,不敢說。

膠囊區(睡眠區)的真實環境


究竟有甚麼不方便呢,主要是行李方面。在裡面你能隨時自由存取的locker是很細小的,於是你的主行李就 必需寄存在前台 ,而你只能抽取少量關鍵物品帶到locker。

這樣又有甚麼麻煩呢?想想,你是遊客而不是當地人嘛,於是你在早上出去玩了,當你回酒店的時候,你很有可能會帶著一些買回來的東西、紀念品blabla。你想收進行李嘛,你就要去前台拿回大行李,然後在大堂公開地弄你的行李 (就如同中國大陸人最喜歡幹的那樣),收好後又得寄回前台。

你說你去旅行都不買任何東西的,好。另一種情況是,你早上兩手空空很瀟洒地出去玩,甚麼都不買,沒東西帶回來。回酒店後洗澡準備睡了,然後你想起了,你手機的充電器還塞在行李喼裡面啊 — 除非你早在一開始存行李時就智者千慮早把這一切可能性都先想到了、早把這些(例如充電器甚麼的)都帶著隨身了,否則你還是得為此回去前台取行李。

我要說我就是那個「智者」好不好,我就是連這一切都先想到了,把許多會用的、不會用的,都弄到私人locker裡。但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我卻想不起,我還有一大袋幾日以來的臭衫,需要來到這裡洗呀(首幾日在耆英旅館,積存了幾日無法洗的臭衫)。結果還是要去弄一趟。

另外還有許多不方便。因為它本業是溫泉,因此在裡面你是沒有甚麼私人空間的,除非你窩在自己那個膠囊裡面 (確實許多日本人住客真是這樣)。但這也不要緊,因為這跟hostel沒甚麼兩樣。而原則上,你在裡面時是需要換上酒店浴衣,你說你堅持要穿自己的衣服也不是不行,但你就會變成一頭怪茄 (想想你在溫泉,大家全穿浴袍,硬是有個人穿便服走來走去)。而且你也不可以買小食回去吃了。幸而酒店裡販賣機很多,雪榚也有,可惜沒甚麼其他小食。

說完它的不方便,說說它的好。娛樂、消閒方面其實還不錯,就連角子老虎都有,有雜誌、也有個迷你漫畫圖書館(當然是日文)。也有公共電腦上網,當然也有wifi。它貌似也有小餐廳,但我沒有進去過。

它本來就是溫泉嘛,因此呢,這確實是它的最大優勢,因為它的大湯真是很棒、真是很棒、真是很棒,潮流興說三次。(嗯嗯,如《羅馬浴場》所說,浸完大湯出來喝冰凍的日本牛奶真是享受…)

居然還都沒有說膠囊本身。首先,膠囊裡面尚算寬倘,但是有幾個缺點:
- 它裡面的冷氣 (或者真的要說「空調」更合切) 很廢!這是我完全沒想過的!剛爬進去真是非常熱非常焗!但你又不適合打開「門口」來睡。在裡面要安待個十分鐘左右,才漸漸適應溫度。
- 剛提到了,拉上門口的簾子就會焗,但不拉的話,走廊燈光又令你難受。
- 聲音。不要誤會,日本人真的很乖很有操守,事實上很寧靜。但因此也表示,在膠囊裡面待的時候我覺得一點也不「輕鬆」,因為你即使塞在自己山洞裡面,依然時刻要小心不發出任何碰撞聲音。所以事實上,至少我自己沒事時是不想待在山洞裡面的。well,很多人擔心的問題:我住了兩晚,都沒有聽見任何鼻鼾聲之類的。真是很靜。不知道是運氣還是怎樣。

「山洞」的真實情況

右上角那個圓洞就是「空調」(還真不能叫它冷氣)。左下角可以看到有插頭,但因為你插上一大堆東西後就會堆放在你的頭的旁邊,睡眠時是感覺有點不安的。


而不談「焗」的問題的話,山洞睡得很舒服。我住「二樓」,爬上爬落也很輕鬆,沒有任何困難。
山洞裡面可以充電,但事實上會令你感覺很大壓力,因為空間有限,你插上一堆東西後,總是害怕睡著後手會碰到之類的。電視我沒有開過。

關上「門口」的簾子後。


綜合結論:關鍵問題還是出於「行李要寄存」這一點。其他各類問題,相比起來都算是小事。 單就這一點的不便,已經足以打消任何推薦的意慾,相信我。它的所有其他優點,都彌補不到這個巨大的問題。但,我不知道是否只因為恰巧這一間本來就是做溫泉的。假如其他「標準膠囊酒店」是可以自由存取行李的話,則好得多。但綜合來說的話,我仍然 不認為有需要特意去選擇住膠囊 ,除非像我這樣的特殊情況不得不租。






大阪西成區 (3)

大阪西成區 (3)

今次說說西成區的一些整體印象。但在之前,也先說說一些跟旅館有關的小事情。

雖然不太合適,但女性還是可以住這些旅館的 (不過一個事實是在這附近住了幾日,我還真是沒有見過跟這些住民們類同的老年女人。不是說這區裡面沒有老女人,而是看不見有「同類型」的,估計女性的綜援老人都在另一個地區);「地下」1/F層的少數房間就是預留給女性的,因為前台可以直接看見她們的門口,顯然可以杜絕許多滋擾。

我住的那間旅館都有見過年輕漂亮的女住客,顯然都是「別無選擇」的住客,因為我出入幾次都看見她佔著大堂的公用電腦在研究agoda…。另外也看到有一對很夜才趕到的台灣男女,還是穿得美美的那種,顯然一進來就被嚇得不小。大半個小時之後我出去買東西,就見到他們把行李都搬出來,應該是女的承受不到,決定即時另找地方了。也有附近的同類旅館,大概恰巧入住的鬼佬backpacker多了,七、八個鬼佬鬼婆硬生生地把一間本來全是日本耆英的和式旅館硬是撐成「鬼佬hostel」全坐到門口啤酒薯片加英語對白。

雖然整體「氛圍」確實跟一般遊客腦袋裡面的「日本街頭」有分別,但這種感覺的來源相信主要只是因為大部份一般遊客,往往走的都只是「駅>景點」中間的主要幹道。因此在照片上其實也感覺不出來。

實際上,幾日下來,我自己對西成區所給我最大最深刻的印象,是來自「耆英居酒屋」

那是甚麼呢,就是街上,你會見到整個地區到處都散佈著一些門面招牌很街坊很「本地」的小居酒屋,散佈卻又密集。大白天都不開門,要到入夜才營業。管店的大都是一個或兩個中年女人(也有較「年輕」的二十尾左右的),然後就一群耆英阿伯坐著跟她們聊天、唱Karaoke。這種「耆英居酒屋」反倒是我對西成區的最大印象。偶而都會有些「真正吃東西」的典型居酒屋,這些從門面就能容易分辨出來。

我雖然一到關西就住進這裡整整三日,但到差不多回程時,才想起其實居然一直沒有把這個光景拍下來,於是在臨回程的最後一日,因為回到大阪,所以特意花時間回到西成區去拍 — 坦白說還有點怕,因為不知道本地人們對此在不在乎。所以其實這些照片也不能完全充份反映,因為我也只敢在旁邊斜斜地拍,不會站到門前直接拍那些唱著Karaoke的阿伯和徐娘們。

開始看照片說話。

從旅館窗口看到的光景。圖中的是阪堺電車的路軌,是在那附近最容易辨認方位的東西。


 我住的旅館《和香》。


白天的西成區街頭。看照片實在沒甚麼特別。


滿佈這樣子的「耆英居酒屋」,白天都不開門。我等到晚上又刻意跑回來再拍一遍。


這張照片最能滿足那些「旅遊文青」的想像和「需求」吧,他們都喜歡說些諸如「難以想像這裡是日本的城市裡面」blabla的


「動物園前一番街」,可以想像出來,這裡估計三十、四十年前還曾經繁榮熱鬧過的;而穿過這條街,就直到確實仍然算熱鬧的「新世界」區域了。


在這條街找到已經很難看見(?)的棋館。我依稀記得以前也曾經見過一次,忘記了在日本的哪裡了。肯定的是已經並不常見了。


還居然!找到!一間極之「古典」的「本格派電子遊戲中心」!你在香港也幾乎看不到了!!

還有還有!!這區居然還找到「50円機鋪」,即是等如我們以前的「五毫子局」了。你在香港還能找到「五毫子局機鋪」嗎?

走到天王寺動物園了,這裡已經算是「新世界」那一邊,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個風貌。這邊我就不寫了,因為大家能輕易找到許多人的遊記。


晚上再來一趟。接近地鐵站的,有一些像這樣子翻新過,當成「正常酒店」營業的旅館。


嗯,耆英居酒屋一景。
 
這兩間的招牌比較能表達這些耆英居酒屋給人的感覺。


晚上的「動物園前一番街」

 
嚴格來說,這條街也應該算是「新世界」部份了。


大阪西成區 (2)

大阪西成區 (2)
《史上最強悍,自帶氣味的廉價旅館心得》


先不要急著看圖!因為照片可能令人感到不快!



(續)
不只是說住宿/房間,我還會綜合說說「西成區」整體給我的一些印象。先劇透發表結論:絕對遠遠沒有感覺到人家說的可怕 (我深信主要是,對於早就走慣了深圳東莞這種地方的香港人來說,說實話還真很難碰見令我們感覺「治安可怕」的地區),但,確確實實是看到了不少,嗯,比較沒有預期會見到的日本都市光景。(這裡要強調「都市」一詞)

本來前後會有五日分別留在西成區的兩個旅館 (想想還是用「旅館」比較好),由於第二個旅館因為外國人的關係,改往膠囊酒店;但第一間因為是在hotels.com訂的,因此維持不變。這個旅館租的是單人和室,稅後大約九十多元港幣一晚,公用廁所,公用大湯。

坐南海到新今宮下車 (新今宮動物園前,是同一個地方),走到比較老舊的街頭,並沒有任何「許多blogger們」所型容的「震撼」「難以想像大阪還有這樣的地方」balabala之類的爛文青感嘆。騙鬼呢,我他媽一頭港豬裝甚麼「難以想像」啊,跟深水埗相比,人家這個「最可怕最污衊的西成區」依然比我們乾淨十八倍到二十四倍左右。至於甚麼老人、遊民之類,挑,「咁乍下」?要說街頭令你感到惡意的人的話,香港隨便哪裡也要比人家這裡多十倍。

我還要說,走過街頭那些流浪老野身邊,氣味比咱們大香港的許多個身臭到冤的「普通死老野」還要好聞一點。

拖著行李走到旅館(對,我終於也拖喼了),前台老人雖然不懂英語,但也見慣「外國人」了,畢竟人家已經在hotels.com上註冊預訂。

這區遍佈此類旅館,一般其主要性質,是給那些拿綜援(類比)的單身老人們長期租用的褔利性住宿,所以在許多旅館的標示上都能見到相關的資料。當然也有不少像我這種「誤闖」的窮遊客,偶而也看到一些這樣子的鬼佬backpacker身影。另外,顯然比較接近地鐵站的一些同類型旅館,早就「聞到商機」翻新改裝得比較漂亮,變身成廉價的「標準酒店」。我看過,價錢大約是翻了一倍(依然便宜得可怕,這裡是大阪呀);只是當時我租不到吧。後面會有這類翻新酒店的照片。

進入和室房間,坦白說一切都在預期之中。事實上比我預期的要好,因為我根據直覺,會以為這種房間可能會有「up味」,但事實上房間很乾爽。我是首次嘗試住和室,坦白說,長期只能坐在地上(塌塌米)其實是活動得不舒服的,但這只是個人的習慣問題。

最大的問題,應該能想到了,就是廁所。怎樣說呢,其實是可以接受的,舉例說,我沒有預料到這種老人宿舍的公共廁所,地板雖然不能說乾淨,但至少保持沒有濕滌滌;廁格比起地下鐵等地的公廁廁格稍差些,但仍然可以接受,臭味還是有,不強烈。住了三日的廁格真實使用心得是:可以使用,但這裡是日本嘛,可以跑到外面的廁所更乾淨舒服。但沒有預料到,最髒的地方反而是洗手盤。

我太了解「讀者們」所真正要知道的東西了…因此,我非常噁心地將一些房間、尤其廁所裡面的一些部份拍照 ,以便給大家真真切切地明白, 實際上的狀況是如何。我知道這很噁心,非常痴撚線,但估計這樣更客觀,而不是「我話」它怎樣怎樣。(掛著衣服那個房間估計是長期租客)
【再三強調,照片可能令人不快】








 

 


至於浴室,我反而非常滿意。首先,這是我頭一次嘗試這種常在漫畫/劇集裡看到的,日式的公共澡堂;本來我是很害怕的(怕的是因為不懂而鬧出甚麼笑話),但膽粗粗試過之後,現在我非常喜歡大湯!(即使以往在大陸去過桑拿—我指那些很大間那種—我都是從來不會去浸它們那些池的)。可惜大湯無法拍照。

這裡最不方便的倒是洗衣服。大家都明白,洗衣容易乾衣難,而在這種沒有私人洗手間的旅館,就連洗衣都不方便。旅館是有入錢洗衣機,卻沒有乾衣機;小小和室裡面也不適合晾衣服。作為一個這樣子的綜援區,附近是有許多自助洗衣店—但全部都在晚上六七點就關門了。你不是長住這裡的老人,而是遊客,你可不會浪費寶貴的白天時間,跑去洗衣服的(因為一套流程下來至少要搞一個小時或更多)。我的解決方法:「沒有」,我還是把幾日的髒衣服全部打包,留到下一站(膠囊酒店)時一口氣洗……

(to be continue)

大阪西成區 (1)

大阪西成區 (1)

今天說些比較少人談論的「日本體驗」。可能這裡有不少遊日經驗豐富的日遊達人,但大概很少人住過在日本,在大阪市區,大約 港紙九十多元一晚 的房間。


那裡是「臭名昭著」的大阪西成區 — 當然我是事後才知道的。情況是,這趟旅程其實是相當倉卒的,正常來說我也不太可能才剛剛從泰國回來,就立刻安排再去關西玩,我的經濟情況絕對不是那麼離地的。總之,我決定行程時距離出發大概兩個星期,而選擇去關西的決定性原因之一就是HK Express (香港快運,不是香港航空)的$22機票(當然「實際上」埋單也要大約$1500)。

我沒有想到預訂酒店會是個惡夢。我知道日本酒店難訂,但我以為這個時候肯定是淡季,而且我以為還有兩個星期,雖然會難訂一點,可能會比較貴、可能選擇比較少…等等,但我沒想到的是「根本沒有」。事實上如果我願意拿五千元或以上港幣一晚的話還是有的……

其實還包括關鍵是期間裡面的星期六、日。本來我還想安排幾日直接住京都呢。我把hotels.com跟rakuten.co.jp同步搜查,所有住宿都是兩個網站交互完成的(結果還是出事了,後面會提)。沒有房間就是沒有房間,不要跟我淆,不要跟我說「應該」怎樣怎樣,我不是訂酒店的初哥。

由於還要不斷沙盤推演往後幾個城市的行程,總之較後的住宿都比較訂得輕鬆(也包括小城市本來就不太熱門),而最急趕的前幾日結果都逼得分別住大阪的幾間酒店。其中首兩間相互很接近,都是「動物園前駅」附近(即是西成區)。

當時我在hotels.com找到,看到其價錢時是不太放心的,但看看review,卻又似乎沒甚麼嚴重問題。其實同一時間我還是能找到HKD百多二百元的hostel,但是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對hostel是「抗拒」的(當然別無選擇的時候我可以接受)。只是我決定「賭氣」嘗試九十多元的和室,也不想去住hostel大床位。

預訂之後感到不放心,到處google相關的資料,這時候才知道有關西成區的種種傳聞。簡單來說就是大阪市內治安最差的一個區域,遊民很多云云。其實呢,對於也稱得上「走遍中國大陸」而且住慣大陸廉價住宿的我來說(這裡指人民幣100元以下),這類這樣子的「傳聞」不可能嚇到我吧?頂多就是令我咀角露出一個碇源堂招牌笑容一笑置之而已。

我才不擔心治安問題,「大阪治安最差的區域」有本事跟深圳東莞或者廣州流花相提並論?!但問題是我看到某些日本留學生的帖子提及的一些事情,有時問題不是我,而是人家。心血來潮預感徨徨,我直接用酒店名字google了幾間酒店的官網。由於其中一個預訂是用樂天訂的,因此就是出事了。一看官網,明明白白的寫著只歡迎日本人—也不是寫得這麼赤裸,它寫得很客氣,說的是只接受「能說日語的客人」。

我不會打算段鳩估、到時在酒店前台裝可憐扮誠意xxyy祈求一切順利(我肯定許多「華人」會選擇這樣「搏一搏」)—很簡單,也不是面不面子問題,一旦到時對方無論如何就不肯給你入住,你拖著大行李在街頭逐間問?假如現在還有兩個星期,你已經訂得如此辛苦,你就認為到時有把握拖著行李問得到即時有房間的住宿?

就是這樣,我急得馬上重新安排。偏偏原本預訂了那裡的還正是最難搞的星期六日,結果我的選擇變成了,要不是百多元住床位、要不是二百元住膠囊 (不過這兩個選擇都不再是西成區了)。膠囊和床位兩者我都是抗拒的,只是現在我已經是兩害選其輕的情況了;而最後,呵,我還是寧願去嘗試一下膠囊酒店,都不願意去住hostel   XDD 。因此我這次的旅程還包括了一個膠囊酒店的體驗報告 :o) ,不過那是另一個主題了。

(to be continue)

2015年8月15日

阿姆斯特丹式紅燈區

阿姆斯特丹式紅燈區

文化往往是呈幅射狀傳染出去的。不過似乎聞名世界的「阿姆斯特丹式紅燈區」除了荷蘭本土之外,就只傳染了南方的比利時一國;雖然我沒去過德國和法國,但就我所知這兩國都不會有同類型的營運模式。
這兩國我共去過四個城市,其中三個都有這種Amsterdam式紅燈區;Brugge似乎沒有,又或者遠在我不知道的市郊。本帖的附圖都是我在Google StreetView上截的,我自己可不敢親身拍照啊。


Amsterdam紅燈區自是這一切的龍頭,作為城市的「主要名片」之一,「遊客」之多確實也超出我的預期。根本我估計90%都是純粹的遊客(即是連「潛在顧客」都不算)。比較令我反感的有二:
(1) 那些自己好奇,強要拉男友/朋友來看,但是卻偏要擺出一副『哼我是個良家婦女、跟"你們"這些出來賣的臭雞是不同的!瞧,看看你們這些死咸濕佬!』咀臉一面看一面刻意露出渺視神態的bitch,但其實她眼中的「死咸濕佬」裡面應該超過60%本質上跟她自己一樣也只是來看看的、20%則是被像她一樣的bitch強逼拉出來伴遊,還得被逼一面走一面陪著笑附和「係囉係囉~」的。
(2) 許多「華人」(不只是中國大陸人)顯然一下機還拉著大喼(行李牌都沒撕,是剛到步而不是準備去機場)就急著跑來紅燈區,看也算了,偏偏喜歡進入忘我境界一面看一面大聲點評、還流著一副連我這麻甩都看不下去、覺得好撚羞家、想過去大力昇一巴的猥瑣笑容。
Amsterdam紅燈區如大家所知「百貨應百客」,固然有重口味區,但我事前做功課也不知道的是原來在火車站西面的另一個分隔開來的「golden超熟女區」。
綜合起來,就遊客所能接觸到的部份來說(包括golden區),估計那些「非主流妓女」約佔30%+-。「主流」的70%裡面幾乎甚麼都有,其中「泛黑人」估計約佔這裡面的30%(刻意提黑人是有原因的)。但是相當令我驚訝的是,我沒有看見任何一個華人妓女——嚴格來說,是沒有看見任何"Asian"妓女,包括原先估計應該「佔一席位」的那種鬼佬特愛的東南亞女人。一個都沒見到(常見誤區:有一些歐洲美洲種族,驟眼看上去很容易誤判為Asian)。或者其實「亞洲區」也是被分隔開在另外某些沒甚麼遊客的區域而我不知道,更大機會是「中國大陸妓女」根本沒能力和「魄力」進入人家這個生態圈,而是繼續被「同胞」控制著在China town裡面,繼續躲在那些跟老家沒甚麼分別的按摩足浴店裡面賣。


Ghent根特很小,但居然也有一個迷你版的阿式紅燈區。當然總量大幅減少,而且最大的區別是顯然沒甚麼「遊客」—— 以我去逛的那時來說,那裡只有我一個遊客,而且從那些「店主」們看見我時的表情估計,那裡應該鮮有華人出現。但是有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Ghent的這個迷你紅燈區,有一部份卻弄得非常「優雅」,甚至有點名店街的風範……。人數總量少,基本是濃縮版Amsterdam,裡面依然有少量熟女和重口味,不過黑人妓女的比例高一些,印象中幾乎50%了。


Brussels作為首都,紅燈區(我深信不只那一片)範圍也廣,幾乎能跟阿姆斯特丹拼了。比較戲劇性的是原來就跟我訂的酒店只隔兩個路口,難怪左找右找那裡比較便宜。布魯塞爾這裡的成份跟其他兩個差異頗大,它只有一條「主街」上比較符合標準審美觀,甚至那一批裡面,平均年齡都比Amsterdam和Ghent的明顯大上一截,我所能看到的幾乎70%以上(只是說那條主街)都顯然是30歲以上的。而最關鍵的差別是,在其餘兩個城市呢,「黑人妓女」是屬於其中的一種分類/屬性;但在布魯塞爾這裡呢,就是「黑人妓女當中的各種分類/屬性」分佈在不同小街!直接些說,這裡佔了70-80%都是黑人,黑人妓女是這裡的「主流」…。不過也可能是sampling問題,當時裡面許多店子都正在辦事,有可能正正就是質素比較好的都在工作,而只有較差的仍然空閒給我看到。而且、而且、而且、而且,跟另外兩個不同,這裡的危機氣息相當高,一直感到「此地不宜久留」(另外兩個地方不會這樣)。所以那附近是否其實尚有其他,我不知道。當然,這裡更加沒有任何Asian的蹤影。


2015年8月8日

中東Puzzle

中東Puzzle

曾經在Google Plus上問過有關「杜拜機場」的問題,現在簡單說一說為甚麼會問這樣的問題。其實也並不容易解釋,因為即使說完,表面上也似乎跟該問題沒有直接關係。
故事其實跟我說了好幾年的以色列之旅有關。當然我也並非馬上準備出發,純粹就只是做定功課而已(這是很好的消磨上班時間的好方法);許多事情我早就知道,但今天卻發覺:原來問題遠比我原先想的,要更複雜… 有些細節我還是現在(今天)才知道的……

先看看附圖,這是我為了容易描述而拿Excel粗制的「地圖」(對,是excel),當然並不按比例。中間「Puzzle四國」之間那些箭咀主要是指陸路的出入境



先說說一些「我直到今天才知道」的細節:

1) 一直以來的認知,是「Puzzle四國」裡面,對以色列來說約旦是相對比較溫和的,事實上約旦也是絕大部份「背包客」用來解鎖puzzle而取道的國家,我一直以為以-約之間的陸路口岸不會有甚麼問題,但我錯了。原來這裡面還是有橋妙的:假如你先到約旦,再(陸路)進入以色列、然後回約旦,沒問題(絕大部份成功例子都是這樣)。但假如你直接由以色列進入約旦,卻是不可以的。(以香港人來說)即使特區護照原則上約旦免簽,但在以約口岸也是不能通過。

2) 一般認知是,假如護照上有以色列入境記錄(包括那些約旦的陸路口岸),大部份穆斯林國家將不準你入境;不過相反地以色列就非常大方,不會介意你去過其他中東/穆斯林國家 —— 這個幾乎是「旅行者常識」了。但原來還是有例外的:唯獨是Lebanon,只要曾入境Lebanon,就「極大機會」無法入境以色列(不知道機率有多高)。


出於上述兩點「我到今天才知道的事情」,令到這份功課變得異常困難,遠比我一直以來所想的困難得多。這個puzzle變成一個相當鮮明的「RTS選陣營」問題。對絕大部份人來說很簡單,他們只要忘記以色列就一切ok了;但偏偏要選邊的話,我卻肯定是給以色列站台的。
但偏偏,另外幾國我又真的還有想去的地方:大馬士革和貝魯特。而由於上述的(2),變成即使我花大錢來拆分兩套旅程,也不見得可行。

似乎還沒有解釋我為何要問DXB機場。其實這是個「引申」的問題 ——— 假如護照有以色列入境記錄(包括約旦的陸路口岸),其實要考慮的問題並不只是你有沒有打算去其他中東國家的問題,還得考慮將來選擇航空公司的問題 ——— 因為作為香港人,你實際上會選擇的許多航班,許多都會在這些中東國家轉機的,最常見是杜拜,第二是多哈。

解釋一下。我今早發問的時候,還是不知道DXB杜拜機場的轉機流程是怎樣的 —— 事實上不同的機場轉機流程確實是不同的,不能「想當然」。 因為「檢查護照」和「入境」並不是同一回事。 不入境也可能會被檢查護照(例:蘇黎世機場)

然後我實際模擬了一次大旅程。假如要一次解鎖puzzle四國,我的最佳取態是選擇Beirut貝魯特落地 (這還包括成本問題,選Syria成本會高太多)。先假設去程一切順利 (其實這中間已充滿變數,但先按下不表) Beirut > Damascus > Amman > Jerusalem…。然後回程。首先回程要通過共6個口岸,即使全部順利,在貝魯特成功上機,但由於在實際模擬中,能找到最好的航班不是杜拜轉機就是多哈,而杜拜轉機的機會最大。假如、假如DXB是那種轉機中途也會檢查護照的話,那我就可能會在杜拜被攔下來,然後就不知道可以怎樣了。

雖然人人都知道說「原則上」可以要求以色列的出入境人員另紙蓋章,但請記著「這不是必然的」, 而且事實是即使沒在護照上蓋章,仍然有可能會被發現 (我曾經轉貼過這樣的案例了)。因此我得考慮這類情況。而且即使不是該次旅程,將來選擇了杜拜/多哈這類穆斯林機場轉機的航班的機會還是非常大的,因此更需要問一問。

PS:許多會選擇「解鎖puzzle」的,都是那種時間大把、沒有工作、可以隨便中途停留十天八天來等待的那種人。而且他們為了解決「走回頭」的問題,許多還是選擇土耳其或者埃及這兩個100%溫和的國家放在行程迴圈外層,只是這樣幹的話只適合閒人,而不是仍然要請假上班的我。

2015年6月29日

科幻靈異派之二

科幻靈異派之二

繼續「科幻靈異派」猜想。

(1) 牛頓第一定律
因為有引力、慣性定律、還有磨擦力,因此我們站在前進的火車裡面,不會被拉扯壓縮到火車後面;地球自轉和圍繞太陽公轉,也沒有把我們遺留在太空裡面而它自己跑掉。
但無論中外,大家都一致公認,鬼魂「幾乎」不受物理影響,貌似也不受經典力學所困(有疑點)。地球重核心的引力按道理應該施加不到鬼魂身上,而他們無論有沒有腳,估計地面的磨擦力也對他們無視(沒聽說過鬼魂會在油污地面滑倒吧)。
但假如是這樣,他們是以甚麼方式來提供慣性「固定」(應該相反地,說移動)自己在我們面前?你在黑夜醒來,看見鏡前站著一個長髮鬼魂,為甚麼他並沒有定速地跟你距離愈來愈遠 (地球在自轉啊)??
(前面的疑點:他們根本不受力學和物理所限制,但事實上許多鬼故都是類似「在巴士上坐著個怪乘客原來是鬼」之類的。既然椅子和車門都不能對他們產生阻力,他們是怎樣「坐車」的?)

(2) Ghost-free 力場
鬼魂、靈魂的本質是甚麼,是個老問題;我很小的時候(70年代吧)華人社會普遍愛用個含混的詞「腦電波」云云,到近十年比較普遍換做另一個新潮些的詞,叫「能量體」云云。
這個假說按理說尚算是有根據的,例如說,我們都知道鬼魂雖然「幾乎」不會受物理規限,但無論中外,都有相通的諸如鬼魂怕陽光、華人社會說甚麼「人肩三把火」云云,都在暗示鬼魂對「能量」有反應。
這樣說的話,按邏輯,只要取樣足夠多,應該能發現某些類型的場所,是「絕對不會有鬼出現」的地方,如電廠、電塔、粒子發射器…或者類似的充滿某種能量場的地方。
因此,理論上應該能夠開發出,「用科技來進行Anti-Ghost的技術」;例如說,只要開動某種力場、散播某類電子負離子M粒子之類,鬼魂就絕對無法通過/進入;從而開發出像「保證絕對沒有鬼的酒店/小學」「防鬼豪宅」「Ghost-Free Meeting Room」等等的建築物。

2015年6月25日

又講鬼—科幻靈異派

又講鬼—科幻靈異派

(1) 鬼魂說法很多種類,只談典型中式(不求甚解型):既然鬼魂隨意飛翔也不受物理(如牆、窗、地心吸力)限制,甚或有些說法是能直接憑意念想去某處直接瞬間轉移過去;何以從沒聽過(那怕是擺明虛構的小說)有好奇的鬼魂嘗試一直向上飛飛出大氣層看地球?或者飛去看看月球火星?或者瞬移說,有鬼魂嘗試一下跳去月球背面、太陽表面、仙女座alpha二號衛星…看看?

(2) 經常有鬼故說靈魂/鬼魂能穿越,回去前生看看宿緣甚麼的。沒有靈魂好奇去看看軒轅黃帝甚麼東西、秦始皇那十二銅人怎麼回事、金字塔怎樣建、阿特蘭提斯是怎樣的、恐龍怎樣滅絕…?

(3) 中外都有「記起前世」之類案例。比較「有趣」的是外國事例裡,前世往往呈「半全球性」,美國人前世在法國德國西班牙…卻鮮有聽說記得前世是非洲南美土著之類。
而泛華人更奇妙,「華人」前世往往總是華人,怎樣找神通高僧漏盡通宿命通看來看去輪迴幾生都還在中國,即使輪迴做牛做狗卵生濕生也還是中國,想想還真是深深的恐佈嘛。為甚麼沒聽說過想起前世是xx星人的?
(事實上,還真是有的,只是按比例,即使放在同類故事裡面,也只屬極罕有的少數)


(其實我中學時聽過一個(1)既解答,大致係…
一般話鬼係夜晚出沒, 怕白天,其實原因一樣係因為太陽
因此飛唔出大氣層,因為飛出太空會直接受陽光直射...............(我稱呢種為「科幻靈異派」......) )

2015年5月31日

小時候對台灣的認知

小時候對台灣的認知

說給台灣網友聽的…

作為一名典型的、在香港出生、接受「港英政府」教育出來的香港人,我長期以來對台灣的認知,究竟是無知到哪個程度呢?

- 即使在港英時期,正統教育裡面都是刻意忽略台灣的。
- 我直到…大概2000年左右之後,才知道原來台灣是曾經受日本長期管治的。
- (在那以前) 每逢教科書、其他書籍上提及台灣的「日治時期」之類時,我們 (我肯定跟我同齡層的一代都是一樣) 是下意識將之視作跟「抗戰淪陷」相同的狀態。對,會有人提「台灣的日治時期」,但從來沒有人說明過那事實上是指甚麼。
- 對,我們當然也下意識以為抗戰時日軍「攻打」台灣。
- 我以前一直以為在國民黨逃到台灣之前,整個台灣是沒多少人的。或者這樣說:教育一直「誤導」讓我以為現代台灣人,幾乎全部都是49年從大陸遷過去的後代。
- (跟教育無關,但「成年人」常令小孩子這樣想) 我小時候以為國民黨逃到台灣之後,大陸跟台灣仍然長期在作戰、飛機互相炸來炸去那種狀態。
- 我小時候以為全台灣只有一座山(阿里山)…
- (非關教育,反而是讀者文摘) 我讀書時一直以為高雄是台灣首都,直到出來工作時被人恥笑才知道自己錯了。
- (跟同齡人無關,是我自己白痴) 我以前以為「西門町」是一個獨立的城市…
- 小時候不知道「台北」是一個城市,長期以為「台北」是單純的「台灣北部」的泛稱…這個錯誤認知,深刻到甚麼地步呢,九十年代優客李林《認錯》大熱,當中那句『一個人走在傍晚 七點的台北City』,我的「第一印象」仍然是以為他意思是「台灣北部的某個City」…

2015年4月24日

千里傳音耳筒

千里傳音耳筒

✿✿✿ 非靈異故事 ✿✿✿

是咁的

以下呢件怪事,本來我當作《耐人尋昧》式故事,差唔多忘記左。但今日同同事吹水,原來佢都發生過幾乎一樣既事件,因此可能其實係幾「普遍」既現像,儘管寫出黎睇下有冇高人知道究竟係乜野一回事。

其實我發生呢個情況已經係兩三年前既事,記憶中近一兩年冇再發生。故事係,好多時深夜我仲會係度打緊機,因為太夜,好多時候會戴耳筒。相信絕大部份男網友都會熟悉呢種scene。
故事就在「耳筒」上。話說我唔係果d『耳筒達人』,我係幾乎冇要求果種,不嬲都係用d幾十蚊貨仔,最平凡既耳塞型耳筒,好粗用,用幾個月爛、壞、污糟就掉左佢再求其換過新既,IT雜架攤果d藥丸袋黑色廿蚊貨亦不拘。就算有時屎忽痕痕地想「買副靚d」,講緊既亦只係百零蚊貨色。簡單黎講,就係用極都係最最最平凡唔會有乜野奇怪功能既耳筒。(如圖,最普通既便宜貨)


咁係幾年前既某一個深夜打機既夜晚,係中間某d冇聲既空檔,我發現聽到d怪聲。仔細聽下,係好微細好微細、但係靜心聽就聽得出既,有個女人係度講野!!我即刻除左耳筒黎聽(我以為係外面既雜聲)但發現乜都冇;但係一戴返就又隱隱聽到… 只係慬慬聽到「講緊野」,而聽唔清講緊乜…我開頭以為會唔會收到d電台聲,但係總係覺得「個女人把聲好有印象」!

——— 本來可以繼續寫到好似鬼古咁,但係唔玩野喇,以下直奔主題:好快我就明白點解覺得有印象,因為呢個女人我知道佢係邊個!其實就係隔我兩三間(注意,隔左兩三間)果家人個師奶,呢個師奶平時教仔/鬧仔鬧得好大聲,熱天中意開門,就成日都會聽到佢又係度教仔,所以會一聽就覺得有d「耳熟能詳」。但係當時夜深,佢地本身都關左門,我放低耳筒既話亦聽唔到。
由耳筒傳來教仔聲時有時冇,終於有一次正好我自己有開住門打機,我一聽到耳筒黎料,就即刻靜靜地開門走出去,行埋去佢地門口。行到埋去就聽到入面的確傳來熟悉既教仔聲…即係話,我耳筒聽到既應該係live黎。
我係唔同時候,個耳筒分別試過
(A) 電腦sound card > 迷李hifi > 耳筒
(B) 電腦sound card > 耳筒   (部hifi仔壞左)
而前前後後出現「教仔之音」既呢段期間 (估計持續左年半左右),我先後應該換左兩三副耳筒,分別都有出現過呢個現像。

究竟點解會有呢種情況?空氣傳導?電線傳導?牆身傳導?超空間?蟲洞?M理論高維空間?重力鏡面效果?米諾夫斯基粒子?……通常我一同人講,大家會以為我講緊鬼古,但係我清楚知道肯定唔關靈異事,因為唔會有「鬼古」個內容係一個八婆師奶鬧仔。直到今日我先遇到第二個有相同經歷既人(我同事)…

2015年4月18日

捐書

捐書

「捐書」對我黎講,係一個老話題,而且從來冇解決過。

依家本來已經少買實體書(相對而言),而且同細個果時既心態唔同,依家睇完既書,會希望keep返係度既大概只有30%。雖然我都唔係狂買書果類人,但耐唔耐積出黎既書都唔少。

就咁掉又唔多捨得,送比人?我好快發覺,原來自己身邊認識「會睇書」既人比率極低,都仲未提閱讀口味係咪相近呢d問題。成撚日有d人會話賣左佢咪得…如果你話逐本賣,晒心機時間勞心勞力我真係冇你咁on9,你話二手書店段斤稱,我試過,一樣晒心機時間體力「搬」到去鋪頭當收垃圾咁仲要睇佢面色!

最最重要係:我真心唔想用「賣」既方式黎解決、那怕係乜春慈善團體最中意搞果d乜鬼舊書義賣之類,限時限刻,而且同救世軍收書之類一樣係囉去賣。而我係希望本書可以「比到下一個人睇」(我發覺原來係冇幾多人明呢兩樣野有乜分別!)。有人(not me)試過直接捐比市政局圖書館,結果發現係根本唔可行既(人地仲當你麻煩傻佬)。

究竟香港有乜野真正可操作既方式黎送比真係會睇書既人、或者有需要既地方?咁多年黎我只真正試過一次,覺得係真係「滿足心願」既,就係舊年旺角佔領區果個「佔領圖書館」,其實我放左好多書落去架。呢次係唯一一次(其實我分好多次黎放,但姑且當佢一次)我覺得係接近我原意既捐贈,只有呢次。

有冇人試過其他做法?
(其中一個我目前心目中諗緊既係,香港d醫院,唔知會唔會有類似「圖書館」既地方(可能係非正式),放左d書黎比d住院病人囉去睇既。另外就係老人院,但係其實我相當懷疑老人院果d老人,仲會唔會睇書。而且我睇既書,相信亦唔適合d老野睇…)

2015年4月16日

軍事科幻系列:評價

軍事科幻系列:評價

這篇文章千頭萬緒,不知道應該怎樣落筆。過去一年到年半左右,我不定期地看了不少科幻小說,總結卻有點出乎自己預料。先旨聲明,我的英文並不好,都是看中譯版的,而且還是網上能找到的TXT版本(就這一點,如果你想攻擊請隨便,我對這點不作抗辯),因此評價上會否因為翻譯欠佳而引致偏頗,我不敢保證,請對此自行設「心眼」。

由於我閱讀這一堆小說,是由《Ender's Game 安達的遊戲》開始的,然後由此開始"See also"式引申下去;因此最後出現一個非常令人迷惑、卻又非常理所當然的結果 ——— 就是我發現看完這一堆,它們大致的格局竟然是非常相似的。

Ender's Game 安達的遊戲 (1977) ★★★★
Speaker for the Dead 死者代言人    (我沒有耐性讀完)
Ender's Shadow 安達的影子 ★★
Shadow of the Hegemon 霸主的影子 ★
Old Man's War 老人戰爭 (2005) ★★★★★
The Ghost Brigades 幽靈艦隊 ★★★★★
The Forever War 千年戰爭 (1975) ★
Orphanage 孤兒遠征軍 (2004) ★★★★
Orphan's Destiny 孤兒的宿命 ★★★
Starship Troopers 星河戰隊 (1959) ★★★★

以上排名根據我「大致上」的閱讀次序。注意:我列出的中文譯名很可能跟大家認識的不同,因為估計它們多半是大陸譯名。由於對它們的「評價」有直接影響,因此每個系列(而不是每本書)我都附加了其創作年份。出於某種近似「朝聖」的心態,我將它們所有人都一致提及的「參照物」,大名鼎鼎的《Starship Troopers 星河戰隊》放到最後才讀。

令人迷惑、卻又非常理所當然的結果就是:它們幾乎都不約而同地,是以主角的軍旅生涯為主、真正的星際大戰戰爭場面反而是次要的 (當然只是指「大致上」,個別作品不列。例如Shadow of the Hegemon,就完全跟外星人無關)。而且而且更迷惑的是,它們(除了Old Man's War)所描述的外星敵人,幾乎全部都是「蟲族」(雖然The Forever War裡面並非真是「蟲族」,但其描寫也就跟其他書裡面的「蟲族」沒多大分別)。而這些令人迷惑的近似性,估計是因為我在選擇閱讀時用了「引申」方式去選擇。

也由於幾乎所有這些書,都一致指向其參照的「遠祖」—— Starship Troopers,因此我稱這一堆書為「Starship Troopers 類型作」。等同雖然「盜墓」這回事古已有之,但近十年湧出來的各種中國式玄幻小說,都幾乎可以一口斷定它們是由《鬼吹燈》引爆出來的「類型作」一樣。

列表中的星號,是我個人對其的評價,1-5星。可以明確地看到,我的評價極其主觀,幾乎完全「冇面比」,例如許多科幻文青捧為上膳的幾本Ender's Game系列中的後續作,我就幾乎完全看不下去。那裡面同被經常奉為經典之一的The Forever War,我也評為「讀來只是浪費時間」級別。不過坦白說,我很快發現其實那完全就是「年代問題」,這一類「半軟不硬科幻」、又不像Star Wars那類Space Opera,這些可是非常非常受到年代因素而影響的。因此很明顯的就是,除了那本真正殿堂級的Starship Troopers之外,我的評價完全剛好就是愈舊的作品愈不好、愈近年的作品愈好看。

假如真要個別逐本小說來評價,就太花時間了;現在先給上述的概評。假如有人特別想聽聽我對某本作品的評語,告訴我,我再寫寫。

2015年4月12日

安息日公山羊

安息日公山羊

有一個屬於流行文化/次文化(因為不算「主流文化」)的奇怪現像,我發現了好些年,卻沒見到有其他人提及過(在華文世界),但我卻隱隱感覺到,這後面應該真是「有些有趣的東西」;誇張些說,我自己直覺這真是由「有型之手」做出來的。

年紀比較大的網友們,特指男性,我敢肯定幾乎必定認識/見過/對我發的附圖這個東西有印象。在香港來說,最尋常最普及的是把它稱作Demon("Demon"有許多種表現型式,但以往,通常以這個型像作為最具代表性的一種型像),亦經常將它作為Satan撒旦的一種主要型像。比較有研究的話,會具體一點,稱其為「安息日公山羊」Goat of Sabbath。也有人會說它其實是Baphomet。

但我現在並非打算跟大家研究它究竟是Demon還是Satan還是Baphomet ——— 這不是我要說的東西。(但無論如何,幾乎比較「通俗」的用法都是將之作為Demon或者Satan的型像之一)

這個型像,曾經非常熱門、屬於很常見的流行文化icon,在各種流行文化上經常出現,例如漫畫 (日本人特別喜歡它)、科幻/魔幻插畫、神秘學、電子遊戲、Heavy Metal products… (但是神奇的是似乎極少在「電影」裡面現身,至少我好像完全想不起)。我敢肯定任何年紀較大的男網友,都必定鐵定一定記得,至少在80年代90年代,它還是老是常出現的。

但是!但是!自從千禧年開始!這個安息日公山羊,就好像一下子完全從大眾的視線中消失。幾乎沒有再在新的流行文化中出現。但以它本來的那個為人熟悉而且熱門的程度而言,突然完全再沒有人使用它(這個型像),是應該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早已經有人探討過這個問題,只是我不知道?

(按:Satan經常以一個「頭上有角、有翼」的型像來表現,但請注意,那並不一定是「安息日公山羊」的變異型像。而這是很容易被誤判的。比較容易分辨的方法是:(一)「角」是短角還是長長的羊角。(二)「翼」是蝙蝠翼型、還是龍翼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