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4日

千里傳音耳筒

千里傳音耳筒

✿✿✿ 非靈異故事 ✿✿✿

是咁的

以下呢件怪事,本來我當作《耐人尋昧》式故事,差唔多忘記左。但今日同同事吹水,原來佢都發生過幾乎一樣既事件,因此可能其實係幾「普遍」既現像,儘管寫出黎睇下有冇高人知道究竟係乜野一回事。

其實我發生呢個情況已經係兩三年前既事,記憶中近一兩年冇再發生。故事係,好多時深夜我仲會係度打緊機,因為太夜,好多時候會戴耳筒。相信絕大部份男網友都會熟悉呢種scene。
故事就在「耳筒」上。話說我唔係果d『耳筒達人』,我係幾乎冇要求果種,不嬲都係用d幾十蚊貨仔,最平凡既耳塞型耳筒,好粗用,用幾個月爛、壞、污糟就掉左佢再求其換過新既,IT雜架攤果d藥丸袋黑色廿蚊貨亦不拘。就算有時屎忽痕痕地想「買副靚d」,講緊既亦只係百零蚊貨色。簡單黎講,就係用極都係最最最平凡唔會有乜野奇怪功能既耳筒。(如圖,最普通既便宜貨)


咁係幾年前既某一個深夜打機既夜晚,係中間某d冇聲既空檔,我發現聽到d怪聲。仔細聽下,係好微細好微細、但係靜心聽就聽得出既,有個女人係度講野!!我即刻除左耳筒黎聽(我以為係外面既雜聲)但發現乜都冇;但係一戴返就又隱隱聽到… 只係慬慬聽到「講緊野」,而聽唔清講緊乜…我開頭以為會唔會收到d電台聲,但係總係覺得「個女人把聲好有印象」!

——— 本來可以繼續寫到好似鬼古咁,但係唔玩野喇,以下直奔主題:好快我就明白點解覺得有印象,因為呢個女人我知道佢係邊個!其實就係隔我兩三間(注意,隔左兩三間)果家人個師奶,呢個師奶平時教仔/鬧仔鬧得好大聲,熱天中意開門,就成日都會聽到佢又係度教仔,所以會一聽就覺得有d「耳熟能詳」。但係當時夜深,佢地本身都關左門,我放低耳筒既話亦聽唔到。
由耳筒傳來教仔聲時有時冇,終於有一次正好我自己有開住門打機,我一聽到耳筒黎料,就即刻靜靜地開門走出去,行埋去佢地門口。行到埋去就聽到入面的確傳來熟悉既教仔聲…即係話,我耳筒聽到既應該係live黎。
我係唔同時候,個耳筒分別試過
(A) 電腦sound card > 迷李hifi > 耳筒
(B) 電腦sound card > 耳筒   (部hifi仔壞左)
而前前後後出現「教仔之音」既呢段期間 (估計持續左年半左右),我先後應該換左兩三副耳筒,分別都有出現過呢個現像。

究竟點解會有呢種情況?空氣傳導?電線傳導?牆身傳導?超空間?蟲洞?M理論高維空間?重力鏡面效果?米諾夫斯基粒子?……通常我一同人講,大家會以為我講緊鬼古,但係我清楚知道肯定唔關靈異事,因為唔會有「鬼古」個內容係一個八婆師奶鬧仔。直到今日我先遇到第二個有相同經歷既人(我同事)…

2015年4月18日

捐書

捐書

「捐書」對我黎講,係一個老話題,而且從來冇解決過。

依家本來已經少買實體書(相對而言),而且同細個果時既心態唔同,依家睇完既書,會希望keep返係度既大概只有30%。雖然我都唔係狂買書果類人,但耐唔耐積出黎既書都唔少。

就咁掉又唔多捨得,送比人?我好快發覺,原來自己身邊認識「會睇書」既人比率極低,都仲未提閱讀口味係咪相近呢d問題。成撚日有d人會話賣左佢咪得…如果你話逐本賣,晒心機時間勞心勞力我真係冇你咁on9,你話二手書店段斤稱,我試過,一樣晒心機時間體力「搬」到去鋪頭當收垃圾咁仲要睇佢面色!

最最重要係:我真心唔想用「賣」既方式黎解決、那怕係乜春慈善團體最中意搞果d乜鬼舊書義賣之類,限時限刻,而且同救世軍收書之類一樣係囉去賣。而我係希望本書可以「比到下一個人睇」(我發覺原來係冇幾多人明呢兩樣野有乜分別!)。有人(not me)試過直接捐比市政局圖書館,結果發現係根本唔可行既(人地仲當你麻煩傻佬)。

究竟香港有乜野真正可操作既方式黎送比真係會睇書既人、或者有需要既地方?咁多年黎我只真正試過一次,覺得係真係「滿足心願」既,就係舊年旺角佔領區果個「佔領圖書館」,其實我放左好多書落去架。呢次係唯一一次(其實我分好多次黎放,但姑且當佢一次)我覺得係接近我原意既捐贈,只有呢次。

有冇人試過其他做法?
(其中一個我目前心目中諗緊既係,香港d醫院,唔知會唔會有類似「圖書館」既地方(可能係非正式),放左d書黎比d住院病人囉去睇既。另外就係老人院,但係其實我相當懷疑老人院果d老人,仲會唔會睇書。而且我睇既書,相信亦唔適合d老野睇…)

2015年4月16日

軍事科幻系列:評價

軍事科幻系列:評價

這篇文章千頭萬緒,不知道應該怎樣落筆。過去一年到年半左右,我不定期地看了不少科幻小說,總結卻有點出乎自己預料。先旨聲明,我的英文並不好,都是看中譯版的,而且還是網上能找到的TXT版本(就這一點,如果你想攻擊請隨便,我對這點不作抗辯),因此評價上會否因為翻譯欠佳而引致偏頗,我不敢保證,請對此自行設「心眼」。

由於我閱讀這一堆小說,是由《Ender's Game 安達的遊戲》開始的,然後由此開始"See also"式引申下去;因此最後出現一個非常令人迷惑、卻又非常理所當然的結果 ——— 就是我發現看完這一堆,它們大致的格局竟然是非常相似的。

Ender's Game 安達的遊戲 (1977) ★★★★
Speaker for the Dead 死者代言人    (我沒有耐性讀完)
Ender's Shadow 安達的影子 ★★
Shadow of the Hegemon 霸主的影子 ★
Old Man's War 老人戰爭 (2005) ★★★★★
The Ghost Brigades 幽靈艦隊 ★★★★★
The Forever War 千年戰爭 (1975) ★
Orphanage 孤兒遠征軍 (2004) ★★★★
Orphan's Destiny 孤兒的宿命 ★★★
Starship Troopers 星河戰隊 (1959) ★★★★

以上排名根據我「大致上」的閱讀次序。注意:我列出的中文譯名很可能跟大家認識的不同,因為估計它們多半是大陸譯名。由於對它們的「評價」有直接影響,因此每個系列(而不是每本書)我都附加了其創作年份。出於某種近似「朝聖」的心態,我將它們所有人都一致提及的「參照物」,大名鼎鼎的《Starship Troopers 星河戰隊》放到最後才讀。

令人迷惑、卻又非常理所當然的結果就是:它們幾乎都不約而同地,是以主角的軍旅生涯為主、真正的星際大戰戰爭場面反而是次要的 (當然只是指「大致上」,個別作品不列。例如Shadow of the Hegemon,就完全跟外星人無關)。而且而且更迷惑的是,它們(除了Old Man's War)所描述的外星敵人,幾乎全部都是「蟲族」(雖然The Forever War裡面並非真是「蟲族」,但其描寫也就跟其他書裡面的「蟲族」沒多大分別)。而這些令人迷惑的近似性,估計是因為我在選擇閱讀時用了「引申」方式去選擇。

也由於幾乎所有這些書,都一致指向其參照的「遠祖」—— Starship Troopers,因此我稱這一堆書為「Starship Troopers 類型作」。等同雖然「盜墓」這回事古已有之,但近十年湧出來的各種中國式玄幻小說,都幾乎可以一口斷定它們是由《鬼吹燈》引爆出來的「類型作」一樣。

列表中的星號,是我個人對其的評價,1-5星。可以明確地看到,我的評價極其主觀,幾乎完全「冇面比」,例如許多科幻文青捧為上膳的幾本Ender's Game系列中的後續作,我就幾乎完全看不下去。那裡面同被經常奉為經典之一的The Forever War,我也評為「讀來只是浪費時間」級別。不過坦白說,我很快發現其實那完全就是「年代問題」,這一類「半軟不硬科幻」、又不像Star Wars那類Space Opera,這些可是非常非常受到年代因素而影響的。因此很明顯的就是,除了那本真正殿堂級的Starship Troopers之外,我的評價完全剛好就是愈舊的作品愈不好、愈近年的作品愈好看。

假如真要個別逐本小說來評價,就太花時間了;現在先給上述的概評。假如有人特別想聽聽我對某本作品的評語,告訴我,我再寫寫。

2015年4月12日

安息日公山羊

安息日公山羊

有一個屬於流行文化/次文化(因為不算「主流文化」)的奇怪現像,我發現了好些年,卻沒見到有其他人提及過(在華文世界),但我卻隱隱感覺到,這後面應該真是「有些有趣的東西」;誇張些說,我自己直覺這真是由「有型之手」做出來的。

年紀比較大的網友們,特指男性,我敢肯定幾乎必定認識/見過/對我發的附圖這個東西有印象。在香港來說,最尋常最普及的是把它稱作Demon("Demon"有許多種表現型式,但以往,通常以這個型像作為最具代表性的一種型像),亦經常將它作為Satan撒旦的一種主要型像。比較有研究的話,會具體一點,稱其為「安息日公山羊」Goat of Sabbath。也有人會說它其實是Baphomet。

但我現在並非打算跟大家研究它究竟是Demon還是Satan還是Baphomet ——— 這不是我要說的東西。(但無論如何,幾乎比較「通俗」的用法都是將之作為Demon或者Satan的型像之一)

這個型像,曾經非常熱門、屬於很常見的流行文化icon,在各種流行文化上經常出現,例如漫畫 (日本人特別喜歡它)、科幻/魔幻插畫、神秘學、電子遊戲、Heavy Metal products… (但是神奇的是似乎極少在「電影」裡面現身,至少我好像完全想不起)。我敢肯定任何年紀較大的男網友,都必定鐵定一定記得,至少在80年代90年代,它還是老是常出現的。

但是!但是!自從千禧年開始!這個安息日公山羊,就好像一下子完全從大眾的視線中消失。幾乎沒有再在新的流行文化中出現。但以它本來的那個為人熟悉而且熱門的程度而言,突然完全再沒有人使用它(這個型像),是應該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早已經有人探討過這個問題,只是我不知道?

(按:Satan經常以一個「頭上有角、有翼」的型像來表現,但請注意,那並不一定是「安息日公山羊」的變異型像。而這是很容易被誤判的。比較容易分辨的方法是:(一)「角」是短角還是長長的羊角。(二)「翼」是蝙蝠翼型、還是龍翼型。)













2015年4月8日

旅行用的「對價表」

旅行用的「對價表」

執舊東西,掉出了一張2011年去越南時用的「對價卡」(或者叫對價表比較容易理解),順便跟大家說一說我一般是怎樣做的。


通常去旅行,除非是一些非常容易換算的情況(可遇不可求),否則我往往會在出發前,自己print一張類似這樣子的「對價卡」,用途是在陌生城市時買東西、看東西時,不需要勞師動眾、或者花許多時間站在原地心算銀碼。 (大家知道站在地攤前,掏出手機/計算機出來弄一大堆功夫來算錢(往往還要花時間才找到計算機apps),有多傻和多妨礙人嗎?)
這張卡片直接放在褲袋或者衣袋。最初我是放在銀包裡面的,然後馬上就發覺每次看價錢都把銀包拿出來還要打開,非常不安全亦麻煩,直接放褲袋就好。

我通常是這樣做的

  • 先用EXCEL砌好這個表。
  • 我通常刻意用比較「保守」的匯率,即是比實際匯率要稍貴一點點的,因為你 實際上 要比銀行看到的匯率要損失更多,尤其是許多國家,你往往還要進行雙重兌換 (例如要用美元/歐元才能兌換當地貨幣)。
  • 跟據目的地的不同,可以有各種變化。例如越南我就額外加上USD來參考。另外像越南盾這種具體銀碼數字往往以萬、十萬計的貨幣,表格上以「千」(K)來方便自己。
  • 不需要精細到小數點後N位。其實像圖中我弄 .00 就已經無聊了,實際上 .0 已經很足夠。
  • Print出來大約一張普通名片大小。
  • 拿一張不用的卡片或者月曆卡,把表格貼上去。因為較硬身的手感比較方便。
  • 用隱型膠紙整個包起它。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