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5日

阿姆斯特丹式紅燈區

阿姆斯特丹式紅燈區

文化往往是呈幅射狀傳染出去的。不過似乎聞名世界的「阿姆斯特丹式紅燈區」除了荷蘭本土之外,就只傳染了南方的比利時一國;雖然我沒去過德國和法國,但就我所知這兩國都不會有同類型的營運模式。
這兩國我共去過四個城市,其中三個都有這種Amsterdam式紅燈區;Brugge似乎沒有,又或者遠在我不知道的市郊。本帖的附圖都是我在Google StreetView上截的,我自己可不敢親身拍照啊。


Amsterdam紅燈區自是這一切的龍頭,作為城市的「主要名片」之一,「遊客」之多確實也超出我的預期。根本我估計90%都是純粹的遊客(即是連「潛在顧客」都不算)。比較令我反感的有二:
(1) 那些自己好奇,強要拉男友/朋友來看,但是卻偏要擺出一副『哼我是個良家婦女、跟"你們"這些出來賣的臭雞是不同的!瞧,看看你們這些死咸濕佬!』咀臉一面看一面刻意露出渺視神態的bitch,但其實她眼中的「死咸濕佬」裡面應該超過60%本質上跟她自己一樣也只是來看看的、20%則是被像她一樣的bitch強逼拉出來伴遊,還得被逼一面走一面陪著笑附和「係囉係囉~」的。
(2) 許多「華人」(不只是中國大陸人)顯然一下機還拉著大喼(行李牌都沒撕,是剛到步而不是準備去機場)就急著跑來紅燈區,看也算了,偏偏喜歡進入忘我境界一面看一面大聲點評、還流著一副連我這麻甩都看不下去、覺得好撚羞家、想過去大力昇一巴的猥瑣笑容。
Amsterdam紅燈區如大家所知「百貨應百客」,固然有重口味區,但我事前做功課也不知道的是原來在火車站西面的另一個分隔開來的「golden超熟女區」。
綜合起來,就遊客所能接觸到的部份來說(包括golden區),估計那些「非主流妓女」約佔30%+-。「主流」的70%裡面幾乎甚麼都有,其中「泛黑人」估計約佔這裡面的30%(刻意提黑人是有原因的)。但是相當令我驚訝的是,我沒有看見任何一個華人妓女——嚴格來說,是沒有看見任何"Asian"妓女,包括原先估計應該「佔一席位」的那種鬼佬特愛的東南亞女人。一個都沒見到(常見誤區:有一些歐洲美洲種族,驟眼看上去很容易誤判為Asian)。或者其實「亞洲區」也是被分隔開在另外某些沒甚麼遊客的區域而我不知道,更大機會是「中國大陸妓女」根本沒能力和「魄力」進入人家這個生態圈,而是繼續被「同胞」控制著在China town裡面,繼續躲在那些跟老家沒甚麼分別的按摩足浴店裡面賣。


Ghent根特很小,但居然也有一個迷你版的阿式紅燈區。當然總量大幅減少,而且最大的區別是顯然沒甚麼「遊客」—— 以我去逛的那時來說,那裡只有我一個遊客,而且從那些「店主」們看見我時的表情估計,那裡應該鮮有華人出現。但是有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Ghent的這個迷你紅燈區,有一部份卻弄得非常「優雅」,甚至有點名店街的風範……。人數總量少,基本是濃縮版Amsterdam,裡面依然有少量熟女和重口味,不過黑人妓女的比例高一些,印象中幾乎50%了。


Brussels作為首都,紅燈區(我深信不只那一片)範圍也廣,幾乎能跟阿姆斯特丹拼了。比較戲劇性的是原來就跟我訂的酒店只隔兩個路口,難怪左找右找那裡比較便宜。布魯塞爾這裡的成份跟其他兩個差異頗大,它只有一條「主街」上比較符合標準審美觀,甚至那一批裡面,平均年齡都比Amsterdam和Ghent的明顯大上一截,我所能看到的幾乎70%以上(只是說那條主街)都顯然是30歲以上的。而最關鍵的差別是,在其餘兩個城市呢,「黑人妓女」是屬於其中的一種分類/屬性;但在布魯塞爾這裡呢,就是「黑人妓女當中的各種分類/屬性」分佈在不同小街!直接些說,這裡佔了70-80%都是黑人,黑人妓女是這裡的「主流」…。不過也可能是sampling問題,當時裡面許多店子都正在辦事,有可能正正就是質素比較好的都在工作,而只有較差的仍然空閒給我看到。而且、而且、而且、而且,跟另外兩個不同,這裡的危機氣息相當高,一直感到「此地不宜久留」(另外兩個地方不會這樣)。所以那附近是否其實尚有其他,我不知道。當然,這裡更加沒有任何Asian的蹤影。


2015年8月8日

中東Puzzle

中東Puzzle

曾經在Google Plus上問過有關「杜拜機場」的問題,現在簡單說一說為甚麼會問這樣的問題。其實也並不容易解釋,因為即使說完,表面上也似乎跟該問題沒有直接關係。
故事其實跟我說了好幾年的以色列之旅有關。當然我也並非馬上準備出發,純粹就只是做定功課而已(這是很好的消磨上班時間的好方法);許多事情我早就知道,但今天卻發覺:原來問題遠比我原先想的,要更複雜… 有些細節我還是現在(今天)才知道的……

先看看附圖,這是我為了容易描述而拿Excel粗制的「地圖」(對,是excel),當然並不按比例。中間「Puzzle四國」之間那些箭咀主要是指陸路的出入境



先說說一些「我直到今天才知道」的細節:

1) 一直以來的認知,是「Puzzle四國」裡面,對以色列來說約旦是相對比較溫和的,事實上約旦也是絕大部份「背包客」用來解鎖puzzle而取道的國家,我一直以為以-約之間的陸路口岸不會有甚麼問題,但我錯了。原來這裡面還是有橋妙的:假如你先到約旦,再(陸路)進入以色列、然後回約旦,沒問題(絕大部份成功例子都是這樣)。但假如你直接由以色列進入約旦,卻是不可以的。(以香港人來說)即使特區護照原則上約旦免簽,但在以約口岸也是不能通過。

2) 一般認知是,假如護照上有以色列入境記錄(包括那些約旦的陸路口岸),大部份穆斯林國家將不準你入境;不過相反地以色列就非常大方,不會介意你去過其他中東/穆斯林國家 —— 這個幾乎是「旅行者常識」了。但原來還是有例外的:唯獨是Lebanon,只要曾入境Lebanon,就「極大機會」無法入境以色列(不知道機率有多高)。


出於上述兩點「我到今天才知道的事情」,令到這份功課變得異常困難,遠比我一直以來所想的困難得多。這個puzzle變成一個相當鮮明的「RTS選陣營」問題。對絕大部份人來說很簡單,他們只要忘記以色列就一切ok了;但偏偏要選邊的話,我卻肯定是給以色列站台的。
但偏偏,另外幾國我又真的還有想去的地方:大馬士革和貝魯特。而由於上述的(2),變成即使我花大錢來拆分兩套旅程,也不見得可行。

似乎還沒有解釋我為何要問DXB機場。其實這是個「引申」的問題 ——— 假如護照有以色列入境記錄(包括約旦的陸路口岸),其實要考慮的問題並不只是你有沒有打算去其他中東國家的問題,還得考慮將來選擇航空公司的問題 ——— 因為作為香港人,你實際上會選擇的許多航班,許多都會在這些中東國家轉機的,最常見是杜拜,第二是多哈。

解釋一下。我今早發問的時候,還是不知道DXB杜拜機場的轉機流程是怎樣的 —— 事實上不同的機場轉機流程確實是不同的,不能「想當然」。 因為「檢查護照」和「入境」並不是同一回事。 不入境也可能會被檢查護照(例:蘇黎世機場)

然後我實際模擬了一次大旅程。假如要一次解鎖puzzle四國,我的最佳取態是選擇Beirut貝魯特落地 (這還包括成本問題,選Syria成本會高太多)。先假設去程一切順利 (其實這中間已充滿變數,但先按下不表) Beirut > Damascus > Amman > Jerusalem…。然後回程。首先回程要通過共6個口岸,即使全部順利,在貝魯特成功上機,但由於在實際模擬中,能找到最好的航班不是杜拜轉機就是多哈,而杜拜轉機的機會最大。假如、假如DXB是那種轉機中途也會檢查護照的話,那我就可能會在杜拜被攔下來,然後就不知道可以怎樣了。

雖然人人都知道說「原則上」可以要求以色列的出入境人員另紙蓋章,但請記著「這不是必然的」, 而且事實是即使沒在護照上蓋章,仍然有可能會被發現 (我曾經轉貼過這樣的案例了)。因此我得考慮這類情況。而且即使不是該次旅程,將來選擇了杜拜/多哈這類穆斯林機場轉機的航班的機會還是非常大的,因此更需要問一問。

PS:許多會選擇「解鎖puzzle」的,都是那種時間大把、沒有工作、可以隨便中途停留十天八天來等待的那種人。而且他們為了解決「走回頭」的問題,許多還是選擇土耳其或者埃及這兩個100%溫和的國家放在行程迴圈外層,只是這樣幹的話只適合閒人,而不是仍然要請假上班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