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

膠囊酒店初體驗

膠囊酒店初體驗

相信大部份人會用獵奇心態來看西成區的耆英旅館;但「膠囊酒店」,則更為「現實」也更有真實需要想了解的。我也有點出乎意料,因為當我問及身邊一些「日遊達人」,卻竟然沒有一人曾經住過,但想想也並不訝異,因為在正常情況下我也絕不會有興趣去住。
(先旨聲明,出於一些酒店方面的原因,因此我這個「初體驗」的心得,可能根本不能代表一般的其他膠囊酒店,理由你們會在後面看到。)

如之前西成區帖子所述,本來我整個行程都訂好住宿了,然後才發覺某間旅館其實並不歡迎外國人,於是急忙重新安排。那些過濾出來仍然有房間的,索價五千港紙(以下同)或以上那些就不談了,市區仍然有一些hostel床位,以及這間膠囊酒店。hostel床位大約百多元,而膠囊稅後是$210。你問我,其實兩種都不想住,但型勢不得不選,兩害取其輕之下,我最後還是寧願去體驗一下膠囊,至少至少還可以滿足一下好奇心,寧願這樣我都不願意去hostel……

這裡先給大家看看公開連結。我本身是慣用hotels.com的,但今天似乎網站打不開,我就發這個agoda的: http://www.agoda.com/ja-jp/sauna-capsule-spadio-hotel/hotel/osaka-jp.html
但更建議大家進去望一望其官網: http://www.spadio.net/

應該能看到了,這個「膠囊酒店」其實它的主業是溫泉業務,因此我相信在運作上 (以及作為住客的體驗),它不一定能代表其他標準的、純粹的膠囊酒店。劇透我的最終結論: 『事實上,它比起之前提及的西成區綜援旅館,更不方便。』

但強調,它所有「不方便」的元素,可能因為它是以溫泉為本業而不是酒店。我沒試過其他膠囊,不敢說。

膠囊區(睡眠區)的真實環境


究竟有甚麼不方便呢,主要是行李方面。在裡面你能隨時自由存取的locker是很細小的,於是你的主行李就 必需寄存在前台 ,而你只能抽取少量關鍵物品帶到locker。

這樣又有甚麼麻煩呢?想想,你是遊客而不是當地人嘛,於是你在早上出去玩了,當你回酒店的時候,你很有可能會帶著一些買回來的東西、紀念品blabla。你想收進行李嘛,你就要去前台拿回大行李,然後在大堂公開地弄你的行李 (就如同中國大陸人最喜歡幹的那樣),收好後又得寄回前台。

你說你去旅行都不買任何東西的,好。另一種情況是,你早上兩手空空很瀟洒地出去玩,甚麼都不買,沒東西帶回來。回酒店後洗澡準備睡了,然後你想起了,你手機的充電器還塞在行李喼裡面啊 — 除非你早在一開始存行李時就智者千慮早把這一切可能性都先想到了、早把這些(例如充電器甚麼的)都帶著隨身了,否則你還是得為此回去前台取行李。

我要說我就是那個「智者」好不好,我就是連這一切都先想到了,把許多會用的、不會用的,都弄到私人locker裡。但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我卻想不起,我還有一大袋幾日以來的臭衫,需要來到這裡洗呀(首幾日在耆英旅館,積存了幾日無法洗的臭衫)。結果還是要去弄一趟。

另外還有許多不方便。因為它本業是溫泉,因此在裡面你是沒有甚麼私人空間的,除非你窩在自己那個膠囊裡面 (確實許多日本人住客真是這樣)。但這也不要緊,因為這跟hostel沒甚麼兩樣。而原則上,你在裡面時是需要換上酒店浴衣,你說你堅持要穿自己的衣服也不是不行,但你就會變成一頭怪茄 (想想你在溫泉,大家全穿浴袍,硬是有個人穿便服走來走去)。而且你也不可以買小食回去吃了。幸而酒店裡販賣機很多,雪榚也有,可惜沒甚麼其他小食。

說完它的不方便,說說它的好。娛樂、消閒方面其實還不錯,就連角子老虎都有,有雜誌、也有個迷你漫畫圖書館(當然是日文)。也有公共電腦上網,當然也有wifi。它貌似也有小餐廳,但我沒有進去過。

它本來就是溫泉嘛,因此呢,這確實是它的最大優勢,因為它的大湯真是很棒、真是很棒、真是很棒,潮流興說三次。(嗯嗯,如《羅馬浴場》所說,浸完大湯出來喝冰凍的日本牛奶真是享受…)

居然還都沒有說膠囊本身。首先,膠囊裡面尚算寬倘,但是有幾個缺點:
- 它裡面的冷氣 (或者真的要說「空調」更合切) 很廢!這是我完全沒想過的!剛爬進去真是非常熱非常焗!但你又不適合打開「門口」來睡。在裡面要安待個十分鐘左右,才漸漸適應溫度。
- 剛提到了,拉上門口的簾子就會焗,但不拉的話,走廊燈光又令你難受。
- 聲音。不要誤會,日本人真的很乖很有操守,事實上很寧靜。但因此也表示,在膠囊裡面待的時候我覺得一點也不「輕鬆」,因為你即使塞在自己山洞裡面,依然時刻要小心不發出任何碰撞聲音。所以事實上,至少我自己沒事時是不想待在山洞裡面的。well,很多人擔心的問題:我住了兩晚,都沒有聽見任何鼻鼾聲之類的。真是很靜。不知道是運氣還是怎樣。

「山洞」的真實情況

右上角那個圓洞就是「空調」(還真不能叫它冷氣)。左下角可以看到有插頭,但因為你插上一大堆東西後就會堆放在你的頭的旁邊,睡眠時是感覺有點不安的。


而不談「焗」的問題的話,山洞睡得很舒服。我住「二樓」,爬上爬落也很輕鬆,沒有任何困難。
山洞裡面可以充電,但事實上會令你感覺很大壓力,因為空間有限,你插上一堆東西後,總是害怕睡著後手會碰到之類的。電視我沒有開過。

關上「門口」的簾子後。


綜合結論:關鍵問題還是出於「行李要寄存」這一點。其他各類問題,相比起來都算是小事。 單就這一點的不便,已經足以打消任何推薦的意慾,相信我。它的所有其他優點,都彌補不到這個巨大的問題。但,我不知道是否只因為恰巧這一間本來就是做溫泉的。假如其他「標準膠囊酒店」是可以自由存取行李的話,則好得多。但綜合來說的話,我仍然 不認為有需要特意去選擇住膠囊 ,除非像我這樣的特殊情況不得不租。






大阪西成區 (3)

大阪西成區 (3)

今次說說西成區的一些整體印象。但在之前,也先說說一些跟旅館有關的小事情。

雖然不太合適,但女性還是可以住這些旅館的 (不過一個事實是在這附近住了幾日,我還真是沒有見過跟這些住民們類同的老年女人。不是說這區裡面沒有老女人,而是看不見有「同類型」的,估計女性的綜援老人都在另一個地區);「地下」1/F層的少數房間就是預留給女性的,因為前台可以直接看見她們的門口,顯然可以杜絕許多滋擾。

我住的那間旅館都有見過年輕漂亮的女住客,顯然都是「別無選擇」的住客,因為我出入幾次都看見她佔著大堂的公用電腦在研究agoda…。另外也看到有一對很夜才趕到的台灣男女,還是穿得美美的那種,顯然一進來就被嚇得不小。大半個小時之後我出去買東西,就見到他們把行李都搬出來,應該是女的承受不到,決定即時另找地方了。也有附近的同類旅館,大概恰巧入住的鬼佬backpacker多了,七、八個鬼佬鬼婆硬生生地把一間本來全是日本耆英的和式旅館硬是撐成「鬼佬hostel」全坐到門口啤酒薯片加英語對白。

雖然整體「氛圍」確實跟一般遊客腦袋裡面的「日本街頭」有分別,但這種感覺的來源相信主要只是因為大部份一般遊客,往往走的都只是「駅>景點」中間的主要幹道。因此在照片上其實也感覺不出來。

實際上,幾日下來,我自己對西成區所給我最大最深刻的印象,是來自「耆英居酒屋」

那是甚麼呢,就是街上,你會見到整個地區到處都散佈著一些門面招牌很街坊很「本地」的小居酒屋,散佈卻又密集。大白天都不開門,要到入夜才營業。管店的大都是一個或兩個中年女人(也有較「年輕」的二十尾左右的),然後就一群耆英阿伯坐著跟她們聊天、唱Karaoke。這種「耆英居酒屋」反倒是我對西成區的最大印象。偶而都會有些「真正吃東西」的典型居酒屋,這些從門面就能容易分辨出來。

我雖然一到關西就住進這裡整整三日,但到差不多回程時,才想起其實居然一直沒有把這個光景拍下來,於是在臨回程的最後一日,因為回到大阪,所以特意花時間回到西成區去拍 — 坦白說還有點怕,因為不知道本地人們對此在不在乎。所以其實這些照片也不能完全充份反映,因為我也只敢在旁邊斜斜地拍,不會站到門前直接拍那些唱著Karaoke的阿伯和徐娘們。

開始看照片說話。

從旅館窗口看到的光景。圖中的是阪堺電車的路軌,是在那附近最容易辨認方位的東西。


 我住的旅館《和香》。


白天的西成區街頭。看照片實在沒甚麼特別。


滿佈這樣子的「耆英居酒屋」,白天都不開門。我等到晚上又刻意跑回來再拍一遍。


這張照片最能滿足那些「旅遊文青」的想像和「需求」吧,他們都喜歡說些諸如「難以想像這裡是日本的城市裡面」blabla的


「動物園前一番街」,可以想像出來,這裡估計三十、四十年前還曾經繁榮熱鬧過的;而穿過這條街,就直到確實仍然算熱鬧的「新世界」區域了。


在這條街找到已經很難看見(?)的棋館。我依稀記得以前也曾經見過一次,忘記了在日本的哪裡了。肯定的是已經並不常見了。


還居然!找到!一間極之「古典」的「本格派電子遊戲中心」!你在香港也幾乎看不到了!!

還有還有!!這區居然還找到「50円機鋪」,即是等如我們以前的「五毫子局」了。你在香港還能找到「五毫子局機鋪」嗎?

走到天王寺動物園了,這裡已經算是「新世界」那一邊,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個風貌。這邊我就不寫了,因為大家能輕易找到許多人的遊記。


晚上再來一趟。接近地鐵站的,有一些像這樣子翻新過,當成「正常酒店」營業的旅館。


嗯,耆英居酒屋一景。
 
這兩間的招牌比較能表達這些耆英居酒屋給人的感覺。


晚上的「動物園前一番街」

 
嚴格來說,這條街也應該算是「新世界」部份了。


大阪西成區 (2)

大阪西成區 (2)
《史上最強悍,自帶氣味的廉價旅館心得》


先不要急著看圖!因為照片可能令人感到不快!



(續)
不只是說住宿/房間,我還會綜合說說「西成區」整體給我的一些印象。先劇透發表結論:絕對遠遠沒有感覺到人家說的可怕 (我深信主要是,對於早就走慣了深圳東莞這種地方的香港人來說,說實話還真很難碰見令我們感覺「治安可怕」的地區),但,確確實實是看到了不少,嗯,比較沒有預期會見到的日本都市光景。(這裡要強調「都市」一詞)

本來前後會有五日分別留在西成區的兩個旅館 (想想還是用「旅館」比較好),由於第二個旅館因為外國人的關係,改往膠囊酒店;但第一間因為是在hotels.com訂的,因此維持不變。這個旅館租的是單人和室,稅後大約九十多元港幣一晚,公用廁所,公用大湯。

坐南海到新今宮下車 (新今宮動物園前,是同一個地方),走到比較老舊的街頭,並沒有任何「許多blogger們」所型容的「震撼」「難以想像大阪還有這樣的地方」balabala之類的爛文青感嘆。騙鬼呢,我他媽一頭港豬裝甚麼「難以想像」啊,跟深水埗相比,人家這個「最可怕最污衊的西成區」依然比我們乾淨十八倍到二十四倍左右。至於甚麼老人、遊民之類,挑,「咁乍下」?要說街頭令你感到惡意的人的話,香港隨便哪裡也要比人家這裡多十倍。

我還要說,走過街頭那些流浪老野身邊,氣味比咱們大香港的許多個身臭到冤的「普通死老野」還要好聞一點。

拖著行李走到旅館(對,我終於也拖喼了),前台老人雖然不懂英語,但也見慣「外國人」了,畢竟人家已經在hotels.com上註冊預訂。

這區遍佈此類旅館,一般其主要性質,是給那些拿綜援(類比)的單身老人們長期租用的褔利性住宿,所以在許多旅館的標示上都能見到相關的資料。當然也有不少像我這種「誤闖」的窮遊客,偶而也看到一些這樣子的鬼佬backpacker身影。另外,顯然比較接近地鐵站的一些同類型旅館,早就「聞到商機」翻新改裝得比較漂亮,變身成廉價的「標準酒店」。我看過,價錢大約是翻了一倍(依然便宜得可怕,這裡是大阪呀);只是當時我租不到吧。後面會有這類翻新酒店的照片。

進入和室房間,坦白說一切都在預期之中。事實上比我預期的要好,因為我根據直覺,會以為這種房間可能會有「up味」,但事實上房間很乾爽。我是首次嘗試住和室,坦白說,長期只能坐在地上(塌塌米)其實是活動得不舒服的,但這只是個人的習慣問題。

最大的問題,應該能想到了,就是廁所。怎樣說呢,其實是可以接受的,舉例說,我沒有預料到這種老人宿舍的公共廁所,地板雖然不能說乾淨,但至少保持沒有濕滌滌;廁格比起地下鐵等地的公廁廁格稍差些,但仍然可以接受,臭味還是有,不強烈。住了三日的廁格真實使用心得是:可以使用,但這裡是日本嘛,可以跑到外面的廁所更乾淨舒服。但沒有預料到,最髒的地方反而是洗手盤。

我太了解「讀者們」所真正要知道的東西了…因此,我非常噁心地將一些房間、尤其廁所裡面的一些部份拍照 ,以便給大家真真切切地明白, 實際上的狀況是如何。我知道這很噁心,非常痴撚線,但估計這樣更客觀,而不是「我話」它怎樣怎樣。(掛著衣服那個房間估計是長期租客)
【再三強調,照片可能令人不快】








 

 


至於浴室,我反而非常滿意。首先,這是我頭一次嘗試這種常在漫畫/劇集裡看到的,日式的公共澡堂;本來我是很害怕的(怕的是因為不懂而鬧出甚麼笑話),但膽粗粗試過之後,現在我非常喜歡大湯!(即使以往在大陸去過桑拿—我指那些很大間那種—我都是從來不會去浸它們那些池的)。可惜大湯無法拍照。

這裡最不方便的倒是洗衣服。大家都明白,洗衣容易乾衣難,而在這種沒有私人洗手間的旅館,就連洗衣都不方便。旅館是有入錢洗衣機,卻沒有乾衣機;小小和室裡面也不適合晾衣服。作為一個這樣子的綜援區,附近是有許多自助洗衣店—但全部都在晚上六七點就關門了。你不是長住這裡的老人,而是遊客,你可不會浪費寶貴的白天時間,跑去洗衣服的(因為一套流程下來至少要搞一個小時或更多)。我的解決方法:「沒有」,我還是把幾日的髒衣服全部打包,留到下一站(膠囊酒店)時一口氣洗……

(to be continue)

大阪西成區 (1)

大阪西成區 (1)

今天說些比較少人談論的「日本體驗」。可能這裡有不少遊日經驗豐富的日遊達人,但大概很少人住過在日本,在大阪市區,大約 港紙九十多元一晚 的房間。


那裡是「臭名昭著」的大阪西成區 — 當然我是事後才知道的。情況是,這趟旅程其實是相當倉卒的,正常來說我也不太可能才剛剛從泰國回來,就立刻安排再去關西玩,我的經濟情況絕對不是那麼離地的。總之,我決定行程時距離出發大概兩個星期,而選擇去關西的決定性原因之一就是HK Express (香港快運,不是香港航空)的$22機票(當然「實際上」埋單也要大約$1500)。

我沒有想到預訂酒店會是個惡夢。我知道日本酒店難訂,但我以為這個時候肯定是淡季,而且我以為還有兩個星期,雖然會難訂一點,可能會比較貴、可能選擇比較少…等等,但我沒想到的是「根本沒有」。事實上如果我願意拿五千元或以上港幣一晚的話還是有的……

其實還包括關鍵是期間裡面的星期六、日。本來我還想安排幾日直接住京都呢。我把hotels.com跟rakuten.co.jp同步搜查,所有住宿都是兩個網站交互完成的(結果還是出事了,後面會提)。沒有房間就是沒有房間,不要跟我淆,不要跟我說「應該」怎樣怎樣,我不是訂酒店的初哥。

由於還要不斷沙盤推演往後幾個城市的行程,總之較後的住宿都比較訂得輕鬆(也包括小城市本來就不太熱門),而最急趕的前幾日結果都逼得分別住大阪的幾間酒店。其中首兩間相互很接近,都是「動物園前駅」附近(即是西成區)。

當時我在hotels.com找到,看到其價錢時是不太放心的,但看看review,卻又似乎沒甚麼嚴重問題。其實同一時間我還是能找到HKD百多二百元的hostel,但是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對hostel是「抗拒」的(當然別無選擇的時候我可以接受)。只是我決定「賭氣」嘗試九十多元的和室,也不想去住hostel大床位。

預訂之後感到不放心,到處google相關的資料,這時候才知道有關西成區的種種傳聞。簡單來說就是大阪市內治安最差的一個區域,遊民很多云云。其實呢,對於也稱得上「走遍中國大陸」而且住慣大陸廉價住宿的我來說(這裡指人民幣100元以下),這類這樣子的「傳聞」不可能嚇到我吧?頂多就是令我咀角露出一個碇源堂招牌笑容一笑置之而已。

我才不擔心治安問題,「大阪治安最差的區域」有本事跟深圳東莞或者廣州流花相提並論?!但問題是我看到某些日本留學生的帖子提及的一些事情,有時問題不是我,而是人家。心血來潮預感徨徨,我直接用酒店名字google了幾間酒店的官網。由於其中一個預訂是用樂天訂的,因此就是出事了。一看官網,明明白白的寫著只歡迎日本人—也不是寫得這麼赤裸,它寫得很客氣,說的是只接受「能說日語的客人」。

我不會打算段鳩估、到時在酒店前台裝可憐扮誠意xxyy祈求一切順利(我肯定許多「華人」會選擇這樣「搏一搏」)—很簡單,也不是面不面子問題,一旦到時對方無論如何就不肯給你入住,你拖著大行李在街頭逐間問?假如現在還有兩個星期,你已經訂得如此辛苦,你就認為到時有把握拖著行李問得到即時有房間的住宿?

就是這樣,我急得馬上重新安排。偏偏原本預訂了那裡的還正是最難搞的星期六日,結果我的選擇變成了,要不是百多元住床位、要不是二百元住膠囊 (不過這兩個選擇都不再是西成區了)。膠囊和床位兩者我都是抗拒的,只是現在我已經是兩害選其輕的情況了;而最後,呵,我還是寧願去嘗試一下膠囊酒店,都不願意去住hostel   XDD 。因此我這次的旅程還包括了一個膠囊酒店的體驗報告 :o) ,不過那是另一個主題了。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