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

大阪西成區 (3)

大阪西成區 (3)

今次說說西成區的一些整體印象。但在之前,也先說說一些跟旅館有關的小事情。

雖然不太合適,但女性還是可以住這些旅館的 (不過一個事實是在這附近住了幾日,我還真是沒有見過跟這些住民們類同的老年女人。不是說這區裡面沒有老女人,而是看不見有「同類型」的,估計女性的綜援老人都在另一個地區);「地下」1/F層的少數房間就是預留給女性的,因為前台可以直接看見她們的門口,顯然可以杜絕許多滋擾。

我住的那間旅館都有見過年輕漂亮的女住客,顯然都是「別無選擇」的住客,因為我出入幾次都看見她佔著大堂的公用電腦在研究agoda…。另外也看到有一對很夜才趕到的台灣男女,還是穿得美美的那種,顯然一進來就被嚇得不小。大半個小時之後我出去買東西,就見到他們把行李都搬出來,應該是女的承受不到,決定即時另找地方了。也有附近的同類旅館,大概恰巧入住的鬼佬backpacker多了,七、八個鬼佬鬼婆硬生生地把一間本來全是日本耆英的和式旅館硬是撐成「鬼佬hostel」全坐到門口啤酒薯片加英語對白。

雖然整體「氛圍」確實跟一般遊客腦袋裡面的「日本街頭」有分別,但這種感覺的來源相信主要只是因為大部份一般遊客,往往走的都只是「駅>景點」中間的主要幹道。因此在照片上其實也感覺不出來。

實際上,幾日下來,我自己對西成區所給我最大最深刻的印象,是來自「耆英居酒屋」

那是甚麼呢,就是街上,你會見到整個地區到處都散佈著一些門面招牌很街坊很「本地」的小居酒屋,散佈卻又密集。大白天都不開門,要到入夜才營業。管店的大都是一個或兩個中年女人(也有較「年輕」的二十尾左右的),然後就一群耆英阿伯坐著跟她們聊天、唱Karaoke。這種「耆英居酒屋」反倒是我對西成區的最大印象。偶而都會有些「真正吃東西」的典型居酒屋,這些從門面就能容易分辨出來。

我雖然一到關西就住進這裡整整三日,但到差不多回程時,才想起其實居然一直沒有把這個光景拍下來,於是在臨回程的最後一日,因為回到大阪,所以特意花時間回到西成區去拍 — 坦白說還有點怕,因為不知道本地人們對此在不在乎。所以其實這些照片也不能完全充份反映,因為我也只敢在旁邊斜斜地拍,不會站到門前直接拍那些唱著Karaoke的阿伯和徐娘們。

開始看照片說話。

從旅館窗口看到的光景。圖中的是阪堺電車的路軌,是在那附近最容易辨認方位的東西。


 我住的旅館《和香》。


白天的西成區街頭。看照片實在沒甚麼特別。


滿佈這樣子的「耆英居酒屋」,白天都不開門。我等到晚上又刻意跑回來再拍一遍。


這張照片最能滿足那些「旅遊文青」的想像和「需求」吧,他們都喜歡說些諸如「難以想像這裡是日本的城市裡面」blabla的


「動物園前一番街」,可以想像出來,這裡估計三十、四十年前還曾經繁榮熱鬧過的;而穿過這條街,就直到確實仍然算熱鬧的「新世界」區域了。


在這條街找到已經很難看見(?)的棋館。我依稀記得以前也曾經見過一次,忘記了在日本的哪裡了。肯定的是已經並不常見了。


還居然!找到!一間極之「古典」的「本格派電子遊戲中心」!你在香港也幾乎看不到了!!

還有還有!!這區居然還找到「50円機鋪」,即是等如我們以前的「五毫子局」了。你在香港還能找到「五毫子局機鋪」嗎?

走到天王寺動物園了,這裡已經算是「新世界」那一邊,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個風貌。這邊我就不寫了,因為大家能輕易找到許多人的遊記。


晚上再來一趟。接近地鐵站的,有一些像這樣子翻新過,當成「正常酒店」營業的旅館。


嗯,耆英居酒屋一景。
 
這兩間的招牌比較能表達這些耆英居酒屋給人的感覺。


晚上的「動物園前一番街」

 
嚴格來說,這條街也應該算是「新世界」部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