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

小學畢業camp

小學畢業camp
《中坑回憶系列》

因為一d機緣巧合,偶然發現當年小學畢業時,學校搞既「畢業camp」既camp site既照片。其實多年前我曾經嘗試憑記憶係地圖上搵返呢個camp site出黎,但一直失敗。

只記得當年呢度,係一個好明顯既親台機構(將軍澳/調景嶺嘛),我已經唔記得當年係咪都係叫呢個名,記憶中唔係,但係睇返人地放出黎d相,又顯然呢個招牌係多年以來應該冇更改過…頂多重新油過。


要提呢個camp site,首先第一樣浮出黎要講既係:作為一名70's,呢度係我人生第一個直接接觸「親台機構」既經驗:當年係呢個hall入面,掛住一張孫中山照片,仲有d「三民主義,xxxx…」大牌扁;每次開飯前,大家都要大聲用「國語」讀一篇野(三民主義相關,我一句都唔可能記得)讀完先可以坐低食飯。

要記得,我呢d 70's老野,大概同大家唔同;果個年代,我地(專指香港出生既一代,而唔係同齡但係跟父母跑落香港既果一群)係連「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中華民國」兩者都分唔清楚既細路;係,冇錯,我地懂既分法係「大陸」同「台灣」,但係如果你講「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中華民國」我地就未必可以分辨既;當然更唔知道乜野三民主義xyz。因此對於小學六年班,第一次直接面對呢種政治學習 (唔唸冇得食飯),係一個相當大既衝擊。唔好笑,要明白果個年代,對細路黎講「政治」係完全唔存在既一回事。
(強調:呢個單純係呢個camp site既色彩同要求,同我間小學本身毫無關係。我間學校就係典型教出「分唔清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中華民國兩者既小朋友」既零政治色彩學校。)

即使係80年代中葉,由於我係典型既「基層市民」,對我黎講,「去旅行」指既係去沙田、大浪灣、西貢…果d;何況小學生,甚至「自己搭巴士去尖沙咀」已經係好需要勇氣既一件事。「去宿營」對當年既小六生,絕對係一件好大好大、天大既事情。

嗯,雖然對好多事情都仲係懞懞瓏瓏,但係都唔怕話比大家聽,其實即使係對屋邨小學生黎講,冇人會講出口,但係其實大家都隱隱對此有d期待、總係幻想,期待到時會有d野發生…。喂,雖然係細路,但係我地都睇過「青春片」、睇過果d「青春系」日漫架。

雖然事實上大家都只係小六生,一切一切頂多停留係咀巴上、腦海中,根本冇乜可能發生出乜野事。回頭睇,比較有趣既「現像」係:當我地切身處地,咀巴唔肯認、但係都心知肚明,唔會有d乜野「隱隱約約想像左好耐,又唔敢講出口」既事情發生係自己身上;但係呢種期待,係唔會消失。佢地會轉移到附近其他人身上:例如話,心裡面會同自己講,哦我仲細,但係旁邊果d「哥哥姐姐」就有可能哦 —— 係欲語還休你講一句我講埋互相想到既下一句咁樣,將大家心裡面果d幻想,投射到隔離果班認得但唔熟悉既其他班既同學身上 —— 但又忘記左,其實自己同對方係同級架 —— 人家根本並唔比自己「大個」;假如某d幻想並唔會係「我地呢邊」實現,對對方黎講亦一樣。但係我地會係想像中,將對方幻想成「比自己大一級既哥哥姐姐」,以便將d幻想合理化。

ok,呢個投射現像發展到camping後期 (其實只係四五日以內而已,但對一個小六生黎講,係好漫長既一段神奇時期),已經由同學身上,轉移到「先生們」身上… 回頭想想,非但一d都唔浪漫心跳,而係都幾噁心。

唔使幻想了,成個camping非但冇任何稍稍令人心跳面紅既事情出現過,當中我經歷過最「大膽」既一件事,就係幾個同學一齊搵到一個圍欄既破洞,偷走出去外面村士多,買左堆零食返宿舍。That's all.

2016年9月17日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內幕揭秘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內幕揭秘


中共狗急跳牆,籍趕走周永勤來求何君堯的必然入局,其真正目的是為了要對抗游蕙禎的青年新政。青年新政是一堆小集團的組合,其在選舉期間不可思議地得到了鉅量的選舉預算,而這些資金的真正來源,是來自美國的洛克菲勒家族。而洛克菲勒染指香港政圈的目的,乃是要在今次這一局對決裡面,擊敗他們的長期敵人:來自歐洲的聖殿騎士團。

聖殿騎士團在香港本地的代理人,就是過去經常發表反美暗示的國師陳雲。陳雲的大鵬金翅鳥、華夏聯邦等元素,其實是大約宋朝期間由西域(中東)傳入並揉合古亞利安人發源的佛教概念所產生,這些元素最初就是來自聖殿騎士團在所羅門王聖殿裡面所發現的秘藏。聖殿騎士團的參與,是需要籍由「華夏聯邦」構想,打通整個APAC的區域安全後,才能在東南亞多國的默許下,遣送目前在低空軌道的航天艦隊到亞丁灣的星門附近介備,然後才能在現今的埃塞娥比亞境內,把隱藏在地穴的「約櫃」重新出土,再由航天艦隊護送回耶路薩冷。

這次選舉,代表美國利益的洛克菲勒家族對聖殿騎士團的全面勝利;聖殿騎士團將在短時間內暫時從亞洲撤出,保存實力。而在即將來臨的小冰河期,洛克菲勒家族背後的New World Order將會籍著混亂的時期,啟動劇本上本應在2012年就進行的一些項目,包括蜥蜴人的公開面世、阿努那奇(Anunnaki)的真實歷史等等的全面公開。NWO選擇在這個時候啟動項目亦是為了要跟美國的大選同步,因為蜥蜴人希拉里的上任,是確保劇本完美演譯的重要關鍵;目前的希拉里已經是「替身」,其真貌就是能夠籍由吸取人類荷爾蒙來變型的高級蜥蜴人。

而許多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還是當大家視線停留在青年新政vs國師之戰的同時,卻出現了異軍突起的朱凱迪。朱凱迪以「環保」為其圖騰,其幕後老闆則是潛伏多年的玫瑰十字會。玫瑰十字會從共濟會分裂出來,致力於打擊New World Order。只待NWO一有動作,他們則會公開許多震驚全球四十億人的真相,例如Anunnaki就是「先行者」的人類歷史真相、道西戰爭、美國與蜥蜴人的秘密協議、都靈裹屍布等等真相。

說回原點,中共為何要狗急跳牆?因為事實上中國忍受著國際間的嘲笑,籍由假裝「玉免號登月車失去控制」而令多國的情報機關相信玉免號的失聯;而玉免號的真正任務卻已經完成:追尋「嫦娥」,即外國學者稱為"Mona Lisa on Moon"的遠古遺跡。這次的天宮二號任務刻意非常低調,而其實中共已經掌握載人登月技術,本次任務的真正目的,就是抵達「玉免」找到的古代超巨型星艦,並進入內部把嫦娥運回地球。假如成功解除嫦娥身上的封印,則可望控制月面的「天弩」超級兵器,來跟光明會發動的New World Order進行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