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

小學畢業camp

小學畢業camp
《中坑回憶系列》

因為一d機緣巧合,偶然發現當年小學畢業時,學校搞既「畢業camp」既camp site既照片。其實多年前我曾經嘗試憑記憶係地圖上搵返呢個camp site出黎,但一直失敗。

只記得當年呢度,係一個好明顯既親台機構(將軍澳/調景嶺嘛),我已經唔記得當年係咪都係叫呢個名,記憶中唔係,但係睇返人地放出黎d相,又顯然呢個招牌係多年以來應該冇更改過…頂多重新油過。


要提呢個camp site,首先第一樣浮出黎要講既係:作為一名70's,呢度係我人生第一個直接接觸「親台機構」既經驗:當年係呢個hall入面,掛住一張孫中山照片,仲有d「三民主義,xxxx…」大牌扁;每次開飯前,大家都要大聲用「國語」讀一篇野(三民主義相關,我一句都唔可能記得)讀完先可以坐低食飯。

要記得,我呢d 70's老野,大概同大家唔同;果個年代,我地(專指香港出生既一代,而唔係同齡但係跟父母跑落香港既果一群)係連「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中華民國」兩者都分唔清楚既細路;係,冇錯,我地懂既分法係「大陸」同「台灣」,但係如果你講「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中華民國」我地就未必可以分辨既;當然更唔知道乜野三民主義xyz。因此對於小學六年班,第一次直接面對呢種政治學習 (唔唸冇得食飯),係一個相當大既衝擊。唔好笑,要明白果個年代,對細路黎講「政治」係完全唔存在既一回事。
(強調:呢個單純係呢個camp site既色彩同要求,同我間小學本身毫無關係。我間學校就係典型教出「分唔清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中華民國兩者既小朋友」既零政治色彩學校。)

即使係80年代中葉,由於我係典型既「基層市民」,對我黎講,「去旅行」指既係去沙田、大浪灣、西貢…果d;何況小學生,甚至「自己搭巴士去尖沙咀」已經係好需要勇氣既一件事。「去宿營」對當年既小六生,絕對係一件好大好大、天大既事情。

嗯,雖然對好多事情都仲係懞懞瓏瓏,但係都唔怕話比大家聽,其實即使係對屋邨小學生黎講,冇人會講出口,但係其實大家都隱隱對此有d期待、總係幻想,期待到時會有d野發生…。喂,雖然係細路,但係我地都睇過「青春片」、睇過果d「青春系」日漫架。

雖然事實上大家都只係小六生,一切一切頂多停留係咀巴上、腦海中,根本冇乜可能發生出乜野事。回頭睇,比較有趣既「現像」係:當我地切身處地,咀巴唔肯認、但係都心知肚明,唔會有d乜野「隱隱約約想像左好耐,又唔敢講出口」既事情發生係自己身上;但係呢種期待,係唔會消失。佢地會轉移到附近其他人身上:例如話,心裡面會同自己講,哦我仲細,但係旁邊果d「哥哥姐姐」就有可能哦 —— 係欲語還休你講一句我講埋互相想到既下一句咁樣,將大家心裡面果d幻想,投射到隔離果班認得但唔熟悉既其他班既同學身上 —— 但又忘記左,其實自己同對方係同級架 —— 人家根本並唔比自己「大個」;假如某d幻想並唔會係「我地呢邊」實現,對對方黎講亦一樣。但係我地會係想像中,將對方幻想成「比自己大一級既哥哥姐姐」,以便將d幻想合理化。

ok,呢個投射現像發展到camping後期 (其實只係四五日以內而已,但對一個小六生黎講,係好漫長既一段神奇時期),已經由同學身上,轉移到「先生們」身上… 回頭想想,非但一d都唔浪漫心跳,而係都幾噁心。

唔使幻想了,成個camping非但冇任何稍稍令人心跳面紅既事情出現過,當中我經歷過最「大膽」既一件事,就係幾個同學一齊搵到一個圍欄既破洞,偷走出去外面村士多,買左堆零食返宿舍。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