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8日

蛆蟲論2017

蛆蟲論2017

我大概早在2013年左右就認為,單是「蝗蟲論」已經不足夠。「蝗蟲」主要還是跟外在群體行為掛勾;而對於許多牆民的那副精神面貌,我以「蛆蟲」來說明之 (最初期我是用「蛔蟲」,後來覺得應該是蛆蟲才對)。數年以來都沒有把這個製圖以便流傳,卻注意到,許多網民都已經紛紛使用諸如「支蛆」這類型神俱備的稱呼了。

(我的《蛆蟲論》隨著時間,內容稍有變化。)
自己活在屎坑裡,卻嘲笑外面的人類沒屎食,會餓死;其實你們除了能夠噁心一下人之外,也就只能繼續在屎坑裡面食屎。
屎坑外面的人類避你們,不是因為害怕你們或者妒嫉你們,而是你們實在太臭,還令人非常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