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5日

【十校長聲明 相關答問FAQ】

2017.09.15
【十校長聲明 相關答問FAQ】

(逍遙神父按:為了及時給大家提供彈藥,本文寫得很急趕,往後會作出修訂,或整理成「簡短版」等等。請隨便copy & paste或自行修訂作適合自己的用途)

(按2:「簡短版」已整理,放在本文之末。)


一、十校長聲明不支持港獨
一間學校的 校長不支持某種思想(例如港獨),並不代表學生就必需要跟隨他的意願。 區區「校長」,無權控制任何學生,對某項議題提出任何想法。
舉個例,某位王校長自己不贊成同性戀,學生絕不需要因此就必需站到同一立場、或者就不可以提出他支持同性戀的意見、以及任何相關討論。更不可能因為王校長自己不贊成同性戀,學生們就不可以張貼相關的標語。


二、違反基本法
違反「基本法」不是甚麼可恥的事情。 「基本法」或者「憲法」不是甚麼天條或者「神的話語」 ,所謂憲法從來都是可以修改的,當然港共狗官奴才們不喜歡的時候,就會公然欺騙市民,說「基本法不能修改」;假如你相信,代表你的智力低下即使不談港獨不港獨,只要在滿足一定條件時, 基本法本來就是可以被修改的。 多年前有關「港人非婚生子女」問題時就討論過是否修改基本法。
某件事情在今天 即使真是「違反基本法」,絕不代表就必需閉咀不能說。只要是有需要,更應該大說特說,大討論、大辯論。許多人的奴性深植在其人格認知裡面,容易給狗官一說,他就馬上覺得那些事情「連說也不可以」。


三、犯法行為不能討論或改變
「違反基本法(或憲法)」也跟一般說的「違法」是兩碼子事。當然絕大部份所謂的「成年人」對此一無所知、卻不懂裝懂。
我就是退一千萬步, 那怕是一項確實違法的行為,亦絕非「不能討論」 、或者一提起,某些人就要目露凶光、張牙舞爪。舉例說,行賄、爆竊是犯法的。但是即使我提出希望「行賄合法化」「爆竊合法化」並作出討論, 都絕不違法 。我特意拿這兩個「任何人都知道犯法、亦幾乎不會認同的行為」來作比喻,就是要大家明白「犯法行為」和「能不能討論/改變」兩者的分別, 不要傻傻的掉入特區政府狗奴才們用心設立的陷阱。
何況,讓我再重申,就是有人要提倡「香港獨立」也根本不犯法。


四、言論自由被濫用
「言論自由」本來就是針對「公權力」的東西 ;它所保障的,偏偏正好就是像現在的這種情況。現在的這堆所謂「校長」以及特區政府一眾奴才狗官們的所作所為,正正就是「打壓言論自由」的活生生例子。
大部份成年港豬愛把「言論自由」掛在口邊,可是偏偏絕大部份所謂成年人,其實屁兒不懂「言論自由」所針對的、所保障的究竟是甚麼。
「言論自由」保障的,是個人言論不會受到公權力一方(簡單來說就是政府)的打壓、攻擊和報復。 為甚麼是針對公權力?因為個人的言論對於其他「非政府」的個人/機構,本來就有其他「法律」來限制。例如無論是哪個國家,也並不表示你可以指罵某個人是「殺人兇手」、或者某間餐廳的食物「會毒死人」 —— 這些本來就有類似「誹謗」一類的法律來限制「言論自由」保障的,是你批評政府,並不需要擔心因此就會有警察因為這件事而抓你、然後利用法律來「治你」。
對,這也就是為甚麼說鄰國「沒有言論自由」的基礎。


----------------------------------------------------------------

【十校長聲明答問FAQ (簡短版)】
 「校長」不支持某種思想(例如港獨),並不代表學生就必需要跟隨他的意願、按照他的那一套想法。區區校長也無權控制學生,不能對某項議題提出自己的想法。
「違反基本法」和一般所謂違法/犯法是兩回事。「基本法」或者「憲法」不是甚麼天條,憲法從來都是可以修改的。即使某件事情違反基本法,亦不代表必需閉咀不能說。既然是有爭議性的,更應該大說特說,大討論、大辯論。
那怕就是某項確實違法的行為,亦絕非「不能討論」。 舉例說,即使我提出希望「行賄合法化」「爆竊合法化」並作出討論,都絕不違法。何況,談論「香港獨立」本來就不犯法。
「言論自由」本來就是針對「公權力」的東西。在談論這些問題而說「言論自由被濫用」本來就是偷換概念,居然還是大學校長說出這樣低級的指責。